全球高武

心驚膽戰的邁過那個巨大的裂縫,陳凱他們才正式進入了這條岔道裡面。周圍的牆壁上遍布著大量的細小的裂縫以及各種歲月侵蝕的痕迹。一些黑乎乎的青苔乾巴巴的黏在牆壁上,遮掩著牆壁本身的圖案。那些原本鐫刻在牆壁上的壁畫浮雕此刻不是已經被歲月變成爛泥,就是破損的無法看清原來的樣子。不過按照陳凱的估計他們現在走的岔道應該是通往居住區,也就是過去神殿人員生活和休息的地方。

當然這也是陳凱依靠現有神殿的內部地形大致估計出來的,天知道建造這個神殿的工匠會不會改變神廟的內部結構,讓整個神廟的區域和其他現存的神殿出現不同。按照陳凱估計出現這種情況的可能xìng不會很高,但是也絕對不低,天知道那個偽神凱匹克羅會不會腦子壞掉想要讓自己的神殿和其他神明的神殿不同。

不過萬幸的是陳凱他們猜對了,因為在連續拐了兩個彎以後他們就見到了第一個敵人,而且還是最為期待的敵人。神廟守衛,也就是其他神殿中的普通神殿騎士。這些穿著銀sè盔甲的死亡守衛,在死亡以後依舊承擔著守衛神廟的重任,當然僅限於守衛騎士神殿和生活區而已,其他部分的保衛者則是那些牧師和祭祀以及部分高等的護衛騎士。


陳凱他們面前的這兩個神廟守衛等級不高,只有40幾級,可以說剛剛夠上神廟守衛這個門檻。也正因為這樣陳凱才很確定這裡是通過生活區的道路,不然的話陳凱他們面對的神廟守衛至少也應該是在50級以上的角sè,而不是40級的垃圾。按照費雲的說法這種等級的怪物他一個能打兩個,雖然事實上單打獨鬥的話兩個他也打不過一個神廟守衛,畢竟這些傢伙再怎麼說也是帶有精英屬xìng的怪物。

神廟守衛應該算是陳凱他們見到的最為虛弱也最為頑強的死亡生物了,這些並不是全是骨頭架子組成的怪物長著一張狀如乾屍的臉。每次發動進攻之前它們都會張開嘴巴大吼一聲,乾癟的嘴巴瞬間撕裂開來彷彿快要從腦袋上掉下來一般。同時它們的靈魂之火也不再存在腦袋上面,而是分佈在身體的各處,只有把它們完全打散才能徹底消滅這些傢伙。但是它們卻是陳凱見過的骨骼最為脆弱的死亡生物,同時異常的懼怕神聖力量,只要某一個地方被神聖力量傷害到那麼這部分的肢體就會損壞。

因此在這裡陳凱他們幾個具有神聖力量攻擊的神殿職業者變得如魚得水,沒有比這些神廟守衛更好的神術陪練了,即使身為它們同類的其他死亡生物對於神術的敏感度上依舊不能和它們相比。當然唯一可惜的是它們身體表面籠罩的盔甲可以阻擋神術的侵入,使得陳凱他們的戰鬥效率大打折扣。

如果不是那些附著著神術抵抗的盔甲的話,陳凱他們會在一分鐘內消滅一個神廟守衛,但是有了這些不知道由什麼材料製作的盔甲以後,陳凱他們消滅一個神廟守衛至少需要五分鐘。而且一旦遇到數量比較大的巡邏隊伍的話,他們就得更加小心的躲開,而是試圖衝上去全滅它們。

不過半個多小時的絞殺,陳凱他們倒是收集到了不少的破爛,這些東西都是從死亡的神廟守衛身上扒拉下來的。例如破損的頭盔、護甲以及各種雜七雜八的東西,但是所有的東西裡面惟獨就沒有一個金幣,哪怕是一個銅子都沒有。陳凱真不知道這些神廟守衛生前過的是什麼貧困的日子,全身上下竟然里連一個放錢的錢袋都沒有。

「頭兒你確定這裡是通往生活區得路嗎?」費雲第三次回過頭來問著陳凱,因為他發現越走周圍的怪物越厲害,而且竟然還出現了幾個穿著牧師袍的守衛牧師。

「你別說我覺得這周圍有點怪,好像我們繞到其他地方來了」陳凱舉著手中鑲嵌著閃光水晶的木杖仔細的查看了周圍的環境。現在他們所在的地方應該是一個走廊里的中心huā園,只不過原本應該生長樹木的地方此刻卻是一片荒蕪,地上別說老鼠了連一隻蟑螂這樣的小生命都沒有。但是陳凱翻找出晨曦神殿的內部地形圖對照了一下,發現這樣的中心huā園應該是連接神術殿堂和祈禱大廳的所在,而不是連接陳凱預想中的神廟守衛生活區。

不過他又發現似乎他們在先前的一個轉角的地方走錯了,也就是說他們沒有走進一個前往生活區的岔道,而是轉錯了一個彎跑到祈禱大廳來了,在他們的不遠處就是所有神殿神廟最重要的一個地方神術殿堂的所在。現在陳凱面臨兩個問題,一個就是選擇比較安全的道路也就是後退、轉向找尋前往生活區的真正道路,另一個就是冒著可能遇到大型的風險繼續前進。

兩個道路都有可能有豐厚的收穫,在生活區裡面陳凱他們可能會找到那些神殿守衛沒有使用過的武器,甚至找到他們過去的名字從來了解整個神廟的歷史。至於前往神術大廳這條道路,可能收穫會更加的豐厚,所有人都知道神殿的神術大廳存儲著大量的法術神術乃至於武技資料,而這些資料可能還很安全完整的保留在裡面。

因此陳凱他們有些猶豫了,一方面是可能比較安全的找到點東西或者資料,另一方面則是可能存在的豐厚的一塌糊塗的書籍和神術。所以他們糾結了,根本無法一下子做出繼續前進還是後退的決定。

「要不我們抽籤吧」何麗雯看著大家都猶豫不絕糾結不已的樣子,伸手從背包里掏出了一把竹籤。這個辦法並不怎麼好,但是在陳凱他們猶豫不絕的時候也是最好的辦法了。在稍微推舉了一下以後,倒霉的費雲被第一個踢了出來作為抽籤的人選,誰讓他第一個發現周圍情況的。他需要在一大把竹籤中抽出一個,藍sè簽是繼續前進前往神術殿堂,紅sè的則是轉身後退。一百多根竹籤里只有三十二根是有顏sè的,按照所有人抽出來的簽的顏sè數量來決定前進的方向。

陳凱最後一個把手伸向簽筒,當他緩緩抽出那一根竹籤的瞬間,所有人的呼吸都被屏住了。他們的眼睛睜得大大的,仔細的看著陳凱手中竹籤的末端,想要看到那個末端的顏sè。但是就在這個時候他們周圍傳來的咔咔咔的聲音,熟悉這種聲音的陳凱一行人自然知道那是什麼,除了那些移動的骨頭架子以外不會再有別的生物會發出這種聲音了。

「該死準備戰鬥」陳凱直接把竹籤塞到何麗雯的手裡,也不看那根竹籤是什麼顏sè就拔出了武器。所有的閃光水晶在這一刻都用鏡子把光亮反射到聲音傳來的地方,在那裡五六個穿著銀白sè帶著斑斑點點鏽蝕痕迹盔甲的神廟守衛真正緩緩的走來,同時在它們的背後兩個神廟守衛牧師敲打著權杖跟隨在後面。

「凱哥,你抽了一個藍簽,現在目標確定就是前往神術殿堂了哦」何麗雯晃動著手裡的竹籤說道,陳凱那一個紅簽直接讓藍簽得數量達到了4個,剛好壓過三個紅簽。

「別管紅簽藍簽了,快準備法術」蘇婉重重的拍了下何麗雯的額頭,讓何麗雯馬上去準備法術,因為那些數量眾多的神廟守衛和牧師已經感知到陳凱它們的存在了。當然對於死亡生物來說,數量如此集中的生命想不感受到都難,尤其是在距離如此近的情況下。

在那五個神廟守衛開始移動之前,陳凱就直接念動起了祈禱詞,在這種狀態下只有大威力的神術才能在一開始就幫助陳凱他們取得優勢。而一行人中唯一掌握這種神術的只有陳凱一個人,而且一人掌握了兩個,在這種情況下晨曦螺旋炮這個神術的效果應該是最強的也是最好的。巨大的純白sè的螺旋能量球在陳凱的手掌上快速的匯聚,為了達到重擊的目的,陳凱沒有姑息任何魔力直接把全身百分八十的魔力都注入到了這個神術中。

隨著陳凱的神術祈禱詞緩緩的沉寂,一個直徑超過四十裡面巨大螺旋型炮彈出現在他的面前,而那些變成死亡生物的神廟守衛和牧師也感受到了陳凱雙手上那濃郁的神聖力量bō動。兩個守衛牧師身上的死亡力量快速的bō動起來,兩個橢圓形的保護罩快速在它們面前形成,把它們兩個牢牢的保護起來。至於那些神廟守衛則快速的邁動著雙tuǐ,哐當哐當的朝著陳凱他們衝過來,乾屍一樣的嘴巴張的大大的一絲絲腥臭的氣息從裡面噴薄出來。

在它們的手上舉著一面面鏽蝕的金屬盾牌,同時另一隻手抓著斑斑點點的鏽蝕長劍。但是在這些神廟守衛衝過來之前,陳凱的晨曦螺旋炮已經率先發射出去,巨大的螺旋炮彈帶著濃郁的神聖氣息咆哮著沖向領頭的兩個神廟守衛。在對方還沒有舉起盾牌抵抗的瞬間,巨大的晨曦螺旋炮直接嘭的一下打中了其中神廟守衛的xiōng口,並且帶著它撞向後面的神廟守衛。

巨大的神聖力量在撞擊的瞬間直接在對方的xiōng口撞開了一個口子,大量的神聖力量從破口xiōng涌而入不斷的侵蝕著對方的身體。在神聖力量侵蝕到一定程度的時候,螺旋炮開始驟然爆發出來,濃郁的神聖力量一下子爆炸開來打的周圍神廟守衛全身冒煙,兩個守衛牧師的保護罩不停的亂晃。


「一個」陳凱輕輕的喘了口氣,在巨大的爆炸聲中那個被直接命中的神廟守衛連吭都沒吭一聲直接變成了他經驗槽中的經驗。同時周圍被螺旋炮爆炸bō及的神廟守衛也受到了500~1500點等大小不一的傷害,大量的白sè煙霧從它們身上升騰起來,那是神聖力量侵蝕它們身體里的死亡能量時產生的霧氣。

「是兩個」費雲重重的甩出一根繩索,直接套出一個被炸的全身冒煙的神廟守衛,在趙鐵柱的幫助下瞬間把它拽了過來。隨後三四把武器直接落到了它的身體上,在不到兩秒鐘的時間裡就破壞了它身體里的大部分靈魂之火。當這個神廟周圍存在於肢體中的最後一縷靈魂之火被消滅的時候,陳凱已經舉著巨劍施法者的支援下朝著那兩個骸骨牧師沖了過去。

這兩個守衛牧師穿著普通的白sè亞麻袍子,在歲月的侵蝕下這些亞麻袍子變得腐朽和破敗,只剩下幾根布條掛在它們的身上。不過它們手中的牧師權杖倒是保存的非常完整,上面的淡淡的法術靈光表面這兩件東西在歲月的侵蝕下依舊保持著原本的煉金武器本質。

在觀察到陳凱衝過來的瞬間這兩個守衛牧師直接舉起的手中的權杖準備反擊,但是在那之前它們卻要先驅散籠罩在周圍的神聖光環。這些光環在它們的保護罩上不斷的侵蝕著,削弱著保護罩的防禦力,同時也消耗著兩個骸骨牧師的魔力和死亡能量。因此對於陳怡散發出來的光環力量,這兩個神廟守衛牧師本能產生著厭惡,它們需要第一時間驅散她的神術效果。

一般來說想要抑制某個施法者施法,最簡單的辦法就是讓對方閉嘴,只要不能讓對方念動咒語自然也就沒有辦法釋放法術了。但是這個辦法只對於低等法師有用,高等導師級的法師都掌握了法術默發的技巧,也就不受咒語的限制。不過對於默發法術依然有一種辦法阻止對方的釋法,那就是法術遏制類的神術和法術。

這類法術神術的作用原理就是干擾施法者的精神或者魔力,亦或者直接擾亂施法者周圍的法術元素能量。通過這樣辦法來阻止施法者施法法術,乃至於短時間裡失去施法能力。這兩個守衛牧師在感受到陳怡的光環力量以後,第一件事就是準備了一個神術,這個神術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打斷目標的施法過程。

兩個骸骨牧師站在保護罩裡面沖著陳怡伸出了手指,兩根漆黑的手指骨隔著空氣在陳怡身上一點,隨即兩團纏繞在一起的灰黑sè氣團一下子衝出了手指。在陳凱他們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這兩個氣團變成一個黑sè光圈直接套在陳怡的脖子上,讓陳怡一下子說不出話來。要知道光環的釋放是以祈禱為主要手段的,陳怡無法說話也就不能祈禱,光環也就不能維持。因為包圍幾個神廟守衛和兩個牧師的神聖光環瞬間消失了,而陳凱他們也在這個時候直面了幾個骸骨生物。 第278章神術殿堂(二)

又晚了,哎每個月的月底都忙的要死,好想早點睡覺覺啊困

——求推薦求月票——

感謝所有書友的支持,謝謝你們

—–分割線————

漆黑的中心huā園裡此刻被數塊閃光水晶照的雪亮,大量乳白sè的光芒從水晶的尖端散發出來,使得周圍的環境變得如同黃昏一樣的光亮。在這種光芒的映照下,陳凱他們可以非常清楚的看清那些神廟守衛身上盔甲的huā紋,以及它們乾癟嘴巴中那如同枯枝一樣的舌頭。

只是這個長著枯枝一樣舌頭的腦袋此刻正被兩面盾牌夾擊著,伴隨著碰的一聲大響,胡蘭斯和費原同時用力把盾牌拍在這個神廟守衛的腦袋兩邊。一左一右的巨大力量瞬間把它的腦袋拍的爆出點點灰黑,它那腐朽乾癟的已經變成硬塊的眼珠在被敲打的瞬間直接爆了出來,lù出裡面充作觀察視野之用的真正的由靈魂力量構築的火光眼球。

在遭到重擊以後這對散發著淡淡紅光的能量眼球也瞬間一暗,近700點的生命值瞬間從它的腦門上飄散出來,而它的總生命值也在被打中的瞬間降低了近二十分一。在巨大的拍擊力量下,神廟守衛那原本就不大堅固的頭盔開始變形,把它的腦袋牢牢的擠在裡面,讓它無時無刻承受著腦袋被夾著的痛苦。不過這種痛苦很快就被xiōng膛穿透的痛苦所取代了,在它的腦袋被撞擊的時候,蘇星河直接tǐng著巨劍狠狠刺向了它的xiōng前。

巨大的劍尖在力的作用下重重的撞在它身體表面的盔甲上,腐朽的盔甲雖然外表還保持著光鮮,但本質已經腐爛,最多也就抵擋一下普通的劈砍撞擊而已。對於蘇星河這樣夾雜的鬥氣的突刺襲擊,單薄的盔甲只是稍微延緩了點武器刺入身體的速度以及距離而已,根本沒有起到多大的防禦作用。

或許這種盔甲對於神術傷害能起到一定的防禦作用,但是它對於物理系的傷害卻很難抗衡太多,因此在稍微抵抗了下一以後這個神廟守衛的xiōng膛就被整個刺中。巨大的劍尖狠狠的灌入它的身體,並且試圖破壞位於它xiōng腔中的幽藍sè的靈魂之火。這一團靈魂之火是整個神廟守衛眾多靈魂之火中最為龐大的一朵,它的位置相當於人類的心臟,維持著整個神廟守衛眾多部分的運轉。

只是蘇星河這一次攻擊並沒有直接毀滅對方的靈魂之火,只是讓對方的生命值再次下降十分之一而已。不過遭到三個近戰騎士進攻的神廟守衛顯然日子不會再好過了,尤其是當蘇星河拔出武器的時候,他那一腳重踹直接把對方踹的摔倒在地。倒地的怪物通常結局都很悲慘,它們可能永遠都無法再站起來,而蘇星河他們也不會讓這個傢伙再站起來。

在另外一面,血海峰和趙鐵柱分別用重手撞在剩下的兩個神廟守衛身上,而陳凱和蘇婉則長驅直入直接沖向剛剛施展完禁默神術的兩個牧師。再這兩個守衛牧師的靜默神術的作用下,陳怡的神術光環無法再次施展了。至少在半小時之內,她無法再說話或者使用光環和其他治療神術,也就是說陳凱他們的一個牧師廢了。而且最重要的是這個牧師的光環效果是範圍xìng的祝福,對陳凱他們來說陳怡一個人相當於兩個乃至三個牧師。

所以他們必須在陳怡力量消失以後整個團隊的缺陷暴lù出來之前結束戰鬥,不然拖得時間越久,對陳凱他們來說就越不利。尤其是他們根本不知道這兩個守衛牧師還會釋放什麼噁心的可怕的神術的時候,越早幹掉著兩個牧師對陳凱他們來說就越好。

因此陳凱和蘇婉兩個人一出手就是極端消耗鬥氣和體力的重招,陳凱直接是一記一成不變的聖劍重斬,只不過他在前進的時候已經直接把前兩次斬擊忽略了直接是重斬的第三招,被陳凱叫做金sè劍罡的一記狠劈。至於蘇婉抬手就是一記非常平常的直刺,只是這刺擊在擊出的過程中驟然爆發,形成三十多道淡淡的金sè光點。每一個光點都是凝聚的鬥氣力量,而這一招是蘇婉練習很久的百槍刺。

可惜龍槍的質地太過堅硬無法抖出太多的槍huā,即使以蘇婉本身的武術底子她也就只能把百槍刺發揮到刺出五十幾槍得境界,至於形成鬥氣槍尖這種攻擊現在更是只能產生三十幾下。其中大部分都還是只有影子的虛幻形象,只有少數十幾個才是真正具有攻擊xìng的鬥氣離體攻擊。不過誰都不敢小窺這十幾道細小的金sè光點,它們雖然細小但是穿透力卻極強,尤其是在龍槍本身那可怕的鋒利值作用下更是變得異常可怕。

在陳凱的金sè劍罡還在和守護牧師身體外防護罩對抗的時候,蘇婉的百槍刺已經直接貫穿了了黑sè的防護罩,並且刺中了神廟守衛牧師的本體。畢竟以點坡面永遠比以線破面來的更加快,尤其這個點還是異常尖銳並且堅硬的時候,那種貫穿力簡直不比捅破一張白紙來的輕鬆。雖然貫穿守衛牧師的防護罩的力量肯定不同於貫穿白紙所需要的力量,並且兩者造成的結果也不會相同。

被貫穿的白紙最多留下一個孔洞,但是被貫穿的防護罩會在瞬間崩潰,直接崩碎成無數的能量小顆粒。這些散碎的小顆粒很快的就變成一縷縷漆黑的死亡氣息消散在空氣當中,同時消失的還有這個守衛牧師身上上千點的生命值。當然還有那一縷縷從守衛牧師身體中被擊打出來的骨骼碎片,以及被蘇婉鬥氣擊中而消散的靈魂之火。

當蘇婉慢慢的把龍槍槍尖從骸骨牧師的身體中抽出來的時候,陳凱的巨劍才堪堪砍碎另外一個骸骨牧師的防護罩,並且和對方釋放出來的神術直接撞在一起。金sè的鬥氣光芒和灰黑sè的神術力量撞在一起,爆發出陣陣轟鳴聲以及濃郁的閃光。

「該死的」陳凱的看著巨劍劍刃前端那團灰黑sè的骷髏,他不知道那是什麼神術,但是他知道這個神術非常的討厭。因為它在不斷吸扯著他的鬥氣,使得劍刃前端的那淡淡的金sè劍罡出現歪曲。一絲絲淡淡的金sè鬥氣被吸收近那個灰黑sè的骸骨腦袋裡,結果就是陳凱的攻擊不但沒讓對方的神術潰散,反倒是讓那個神術變得更加強大。

在陳凱看來自己的鬥氣沒有消滅對方,反倒讓對方不斷強大,那簡直就是一種資敵的行為。尤其是隨著陳凱巨劍劍刃上鬥氣不斷被吸扯走,那個灰黑sè的骸骨變得原來越清晰,甚至在眼眶上還出現一絲金sè的邊框。如果不是許飛他們的法術及時支援,陳凱的鬥氣或者會被這個可怕的神術直接吸干,而且還可能會傷及鬥氣本源,那可是需要大量的金幣才能醫治的。

許飛他們在看到陳凱的臉sè以後就知道他出現了問題,尤其是他們看到陳凱巨劍表面的鬥氣竟然緩緩被那個灰黑sè的骸骨吸進嘴裡的時候更是嚇得呆掉。他們從來沒有聽說過一個神術能夠吸收別人的鬥氣,跟別提把別人的鬥氣吸收過來以後強化自己的神術。

因此他們毫不猶豫的出手了,直接把原本想要砸向蘇婉那隻守衛牧師的法術轉而砸向了陳凱那隻。大量的法術不斷的擊打在這個骸骨牧師的表面,把它身體表面纏繞的黑sè氣息打的陣陣亂顫,而陳凱也趁此機會抽身後退。

「呼呼~這傢伙的釋放的是什麼神術,怎麼那麼可怕」陳凱沉重的喘息著,他覺得對抗那個神術簡直比和一個黃金騎士守衛對打還要累,至少那重黃金騎士守衛不會吸走他的鬥氣。要知道自己的鬥氣不受自己控制被人吸扯走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那種感覺彷彿是有人在你的身體里用一個鉤子不停的掏著東西,彷彿是血液在被人吸食一般。

「不知道我從來沒在法術圖鑑上見過這種神術,更加沒有聽過有什麼神術或者法術能夠吸收別人的鬥氣。要知道鬥氣可不是法術能量,按照那些原住民的說法鬥氣就是人身體里的能量,而法術能量則是空氣中能量,兩者根本不能轉換。」許飛眼睛通紅的看著那個骸骨牧師,現在他的目光彷彿是一個邪惡科學家,而那個骸骨牧師則是一個研究對象。

「應該不會是禁術吧」何麗雯伸過頭來說道,在她說完以後所有的法師目光都變了,他們紛紛把目光集中到那個骸骨牧師的身上彷彿要把它徹底扒光一樣。尤其是他們看到那個骸骨牧師腰間掛著的一本青銅外殼的書本的時候,眼中的光芒更加熱切了。

作為一個施法者哪怕是像許飛他們那樣半吊子玩家法師都知道眾多法術中存在著一種被成為禁術的法術,它們往往釋放的代價極大,可能釋放一次就要犧牲一個法師的全部魔力乃至生命,但是相對的這些禁術往往擁有更加詭異的力量以及更加可怕的威力。而禁術提升到頂端那就是禁忌咒語了,也就是玩家非常熟悉的禁咒,那都是擁有毀天滅地或者瞬間摧毀生命甚至掌控靈魂的可怕能力。

但是大部分禁術不是被封存在法術協會的最深處,就是掌握在那些高等聖域法師和**師的手裡,即使是高等導師級的法師也難以看到或者掌握一個禁術。而現在許飛他們面前出現了一個可能是禁術的神術,怎麼能不讓這幾個法師瘋狂。畢竟對於玩家來說生命不過就是等級,等級沒了可以再練最多麻煩一點而已,但掌握和施展一個大威力的禁術的機會可是不是誰都有機會的。

因此許飛他們目光渴求的看著那個守衛牧師的腰間,彷彿要看穿那本青銅外殼的書本,把裡面的記錄的禁術給抄錄下來然後學會。所以這個骸骨牧師的腦袋在下一刻遭到了有史以來最為恐怖的法術打擊,法術的密集程度簡直可以媲美一次飽和的轟炸了。大量的法術光芒不斷在黑暗中亮起,一聲聲沉悶的撞擊聲和爆炸聲不斷的在空氣里傳播著。

在不到兩分鐘的時間裡許飛他們幾個施法著就朝著這個骸骨牧師的腦袋和上半身傾瀉了近二十幾個法術,而且有一半還是用捲軸進行的法術輔助攻擊。雖然每一個法術造成的傷害都不多,甚至部分連一點傷害都沒有造成就被那個巨大的骷髏頭給吃掉了,但是累計下來他們也給這個骸骨牧師造成了不下三千點的傷害。尤其黃道那最後一下的土元素之手,差點把這個骸骨牧師的上半身直接給拍斷了。

當然這一下沉重的拍擊最後還是沒有一舉殺死對方,反倒是把那個帶著淡淡金sè光芒的骷髏頭給滅掉了。巨大的爆炸直接摧毀了黃道的土元素之手,同時也讓其他人看到了這個神術的可怕。吸收眾多力量轉化成自己的力量進行防禦,而且還能引爆裡面的力量,這個神術對許飛他們的吸引力從原來的三顆心立馬上升到了五顆星。

「一定要得到一定要得到~水哥不管你用什麼辦法殺死對方,千萬不能損壞那本書,不然我跟你急」許飛對著再次衝出去的陳凱喊道,同時其他人也用和許飛相同的目光看著他,讓他原本準備砍向那個骸骨牧師下半身的巨劍瞬間調轉了個方向。

「靠你們這不是為難人嗎?」陳凱的巨劍重重的劈下,這一次沒有防護罩的抵擋也沒有骷髏頭的阻礙,陳凱的武器得以長驅直入直接朝著這個守衛牧師的本體砍了過去。它的上半身被眾多的法術摧殘的亂七八糟,大量帶有腐蝕xìng的酸液還黏在它的脖子上不斷的往下滴落。但是那本青銅書冊周圍卻一個法術轟擊的痕迹都沒有,幾乎是乾淨的和它剛出現一樣。

在陳凱的巨劍劈下來的時候,這個骸骨牧師剛剛從上一輪的法術打擊中回過神,它那沒能量衝擊到的靈魂眼光還沒有完全的恢復。等到它恢復視力和感知的時候,陳凱的巨劍已經快要劈到它的腦袋了,而這一刀原本是劈向它毫無防備的下半身的。畢竟比起被轟擊了很長時間的上半身,守衛牧師的下半身幾乎處於沒有防備的狀態,但是許飛他們所需要的那本青銅書冊也是掛在下半身那裡,因此陳凱只能選擇不是很有把握的上半身進行攻擊。

「鐺」陳凱的巨劍和這個骸骨牧師的權杖重重的擊打在一起發出了巨大的聲音,而他的腳在武器擊打在一起的瞬間狠狠的踹向對方的那骨質的大tuǐ。隨著一聲清脆的咔嚓聲,陳凱的一記重tuǐ沉沉的把對方踹的一個踉蹌,掛在它腰間的青銅書冊也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音。這個聲音讓幾個施法者差點從站著地方衝過來,好在最後他們忍住了。

至於陳凱本人可不管那本青銅書冊,在他看來這樣的書冊肯定不會因為這種輕微的撞擊而損壞,不然它早就在千年的時光中變成一堆垃圾了。因此他對於許飛他們的小心有種非常鬱悶的感覺,可惜他總不能不注意一下,畢竟要是真的損壞了許飛他們幾個施法者估計會活撕了他。所以能小心避開那青銅書冊,陳凱還是選擇小心避開。

在他踹了那個骸骨牧師的同時,其他人的戰鬥已經接近尾聲了,所有的怪物都被清理完畢只剩下蘇婉和陳凱面前得兩隻神廟守衛牧師。於此同時透過無盡的黑暗,費雲似乎看到了不遠處那一座散發著淡淡光芒的建築。在千年的時光侵蝕下依舊能夠散發著光芒的地方,不是存儲了大量的法術晶石就是存放著某些高等的聖造品。當然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類似於黃金三小強那種sāo包的全身散發金光的怪物。

不過費雲唯一可以確定的一點就是他們距離那裡很近,近到可以聽見那裡守衛著得死亡生物巡邏時發出的咔咔聲,以及幾個似乎發現這裡情況正在奔跑過來的怪物的跑步聲。

「頭兒動作快點,又有怪物來了」費雲朝著正在練習砍樹技巧的陳凱喊道,此刻的陳凱不斷的用巨劍進行劈砍攻擊,但是每一次都被那個守衛牧師用權杖擋下來。一人一怪之間的戰鬥不像是騎士欺負牧師,到和兩個劍士互相打鬥非常相似。只不過陳凱此刻處於攻擊的狀態,而那個骸骨牧師則是處於防守的狀態,而且防守的非常的狼狽。

但是很快這種戰鬥就結束了,因為聽到費雲的話以後剛剛結束戰鬥的蘇星河他們立刻衝到陳凱身邊進行支援。三個扛著巨大武器的近戰在瞬間就壓制住了這個骸骨牧師,它用權杖擋住一個人的攻擊但是卻擋不住另外兩人的攻擊,很快就被砍了不下六刀。尤其是它的腦袋,現在只剩下半個腦殼了,銀白sè的靈魂之火直接暴lù在空氣當中。

「死吧」陳凱的眼神中出現了焦急,他幾乎能透過灰暗的環境看到衝過來的那個怪物的形象。血紅sè的盔甲在黑暗中若隱若現,一把散發著寒光的巨大鐮刀竟然是第一個映入他眼帘的東西。在看到對方武器的瞬間陳凱就知道他們肯定遇到了,而且還是一個非常麻煩的近戰。因此哪怕攻擊可能毀壞那本青銅書冊,陳凱也必須儘快的殺死對方。

「咔嚓」伴隨著最後一塊頭顱的崩潰,這個守衛牧師的靈魂之火徹底失去了保護,同時它的生命值也瞬間降低了近七千點。在它靈魂之火消散的時候,一個白sè哀嚎人影出現在空中,然後一邊恐懼的咆哮著一邊消失在空氣里。這個神廟守衛牧師總算是在其他怪物趕到之前死掉了,變成了陳凱他們經驗槽裡面的經驗值。

「先撤退」陳凱直接抓起地上的青銅書冊,現在可不是對抗那些衝過來的怪物的時候。雖然陳凱他們消耗不多,但是陳怡還被禁默神術所籠罩著,無法說話和祈禱,整個團隊的戰鬥力和戰鬥持續力下降的力量。在這種情況下對抗一個可能是的怪物是最不明智的做法,在能夠撤退的情況下,陳凱絕對不會幹那麼笨的事情。因此他直接選擇了跑路這個非常果斷而又充滿實際意義的做法,並且瞬間把巨劍塞進背包從來的道路溜了。 第279章神術殿堂(三)

月底了,感謝所有支持本書的書友們,謝謝你們的支持最近寫作有點卡殼,因此寫的更加慢,加上上班又忙所以更新總是很晚。實在是對不起大家了

——-謝謝大家的支持———-

追趕在陳凱他們背後的那幾個怪物全身散發著淡淡的紅sè光芒,也正因為如此費雲才能在對方還有五六十米遠的時候看到它們。要知道在漆黑的環境下即使是費雲這個盜賊的視線也最多只有十幾米而已,依靠著閃光水晶他可以稍微把視野擴展一倍,也就是差不多三十幾米。如果不是這些怪物身上的紅光的話,費雲更本不可能在對方靠近之前看到它們。

只不過這些骨頭架子奔跑的速度不行,即使它們已經發現了陳凱一行人,但是等到它們衝到戰鬥過的地方時陳凱他們早就跑到百多米以外的地方去了。同時為了查探這幾個怪物的樣子,陳凱他們在逃跑的時候還點燃了周圍chā上去的火把,一隻只橘紅sè的火把照亮了整條通道,也照亮了這些怪物的樣子。

一套紅sè的散發著光芒的晶甲套在一具銀白sè的骸骨之上,彷彿青銅材質製作的頭盔竟然也散發著淡淡的微光。陳凱他們可以確認那個怪物身上的裝備至少也是藍sè高級品質,甚至還可能是一件聖造品的裝備。全身上下包裹在聖造品裝備之下,陳凱估計就算是聖階強者看到這個骷髏也會動心,然後把它給扒光了。

可惜大部分聖階強者沒事不會跑來這種廢棄的礦坑,自然也就不會發現礦坑下被掩埋的神廟,自然也就不會知道這裡面有這麼富有的骸骨生物了。所以現在陳凱才明白為什麼那些玩家不敢在網路上發布後面區域的內容,他們怕怕這麼一塊寶藏地被哪個傻bī玩家透lù給原住民,怕某些強力的原住民殺進副本裡面完成副本任務,最後玩家們只能喝上一點湯水而無法獲得神廟中眾多的寶藏。畢竟玩家在遊戲中生存的樣子是和原住民一樣的,原住民同樣可以進入玩家所在的副本,就像是當初巴斯他們進入陳凱所在的副本一樣。

不過追趕在陳凱他們背後的那幾個怪物,尤其是領頭的那位全身包裹在疑似聖造品裝備下的骷髏手中拿的可都不是制式的長劍,而是一把把可怕鋒利的鐮刀。尤其是領頭那位疑似的怪物,那把鐮刀在被陳凱他們看到的一瞬間就佔據了所有人的眼球。

妖yàn這是陳凱看到這把鐮刀時的第一印象,血紅sè的刀身包裹在銀白sè的金屬裡面,散發著類似粉紅sè的霧氣。在刀身下方則是紅sè的如同滴血一樣的長長的刀柄,整個刀柄通體彷彿由水晶打造一般,在昏黃的火光照耀下散發著動人心魄的光芒。

但是最讓陳凱感到心悸的則是那把妖yàn鐮刀的刀刃,鋒利這是隔了上百米的距離陳凱都能觀察到得情況,刀刃上那一線白sè的光線不斷的反shè周圍的火光,一如蘇婉那把龍槍的槍尖的情況。

「乖乖那鐮刀的鋒利值至少有7吧」費雲縮了縮脖子說道,七點的鋒利值足夠把陳凱他們身上所有人的盔甲都切開了。估計除了趙鐵柱能擋下這把鐮刀的劈砍而不死以外,其他人絕對是被劈到一下就變成兩半的樣子。

「別說話趕緊跑路」陳凱掏出一瓶體力yào劑往嘴巴里灌著,他另外一隻手拽著趙鐵柱,而且還是和蘇星河兩個一起拽著才行。不然以趙鐵柱現在的體力和速度,早就被那個骸骨生物追上然後劈死了。

「呼呼」趙鐵柱現在喘氣的彷彿是一個巨大的破損風箱,那聲音粗的估計只要有點聽力的人都能在幾十米外聽到。可惜他又停不下來,現在他是被陳凱他們輪流拽著在跑,腳步是不由自主的在邁動的。只是如果在這樣跑下去,估計不用那個怪物來殺他了,他自己就會直接累死了。

「老四放陷阱」許飛腳步不停的在前面引路,這原本應該是盜賊該乾的事情,但是現在費雲正在後面埋設陷阱帶路的工作自然也就落到負責繪製神廟地圖的許飛身上。

費雲在聽到許飛話得時候早就已經在地上埋設了不下十幾個陷阱,雖然都是簡單的牽制類得陷阱,類似夾子拌索這類。不過在那麼短的時間裡布置十幾個陷阱,費雲冒得危險也很大,尤其是當他發現那個骸骨生物竟然還會遠程攻擊的時候更是嚇得亡魂大冒。一道血紅sè的妖yàn刀光就那樣隔著幾十米得距離朝他劈了過來,要不是他躲得足夠快估計至少也得少上一個零件才行。

「xiǎo雯,油膩術快」蘇婉看到那一道差點把費雲劈死的刀光呆了一下,立刻朝著何麗雯喊道。她可清楚能把鬥氣斬凝聚成這樣,並且劈出幾十米遠的距離,其本身實力至少也在70級以上,而且可能還會更高。依靠費雲那些陷阱根本無法擋住對方,所以需要何麗雯的油膩術進行輔助。至少在這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上,油膩術的效果可以徹底的發揮出來,即使不能讓對方摔倒也可以暫時阻擋它們一下。

聽到蘇婉的話,何麗雯瞬間從口袋裡甩出兩個金黃sè的油罐,這裡面存放的油脂可是最頂級的潤滑油。在油膩術的作用下產生的潤滑效果更加驚人,據說大量使用的話還曾經讓一頭巨龍滑到過。雖然這種可能只是售賣人員的誇大宣傳,但是這兩罐油脂的價錢真的和宣傳一樣非常的不低,甚至可以說是昂貴。兩罐子油脂整整huā了何麗雯5000多金幣,換成現金就是五千多人民幣。不過這價格比起現實中的頂級潤滑油倒是便宜多了,據說那些用在航天器上的潤滑油一升就要幾萬塊。

兩罐金黃sè的油脂在落地的瞬間直接爆裂開來,金黃sè的油料在油膩術的作用下迅速的在大理石的地面上蔓延著。當然如果何麗雯的等級達到70級,成為一個導師級得巫師,那麼她就能夠憑空凝聚出油膩術,在法術元素的作用下直接釋放帶有非常強大潤滑作用的油脂團或者粘液。可惜現在的巫師大部分都需要依靠外物來釋放物理系輔助法術,而不能僅僅依靠魔力來塑造物品。

金黃sè的油脂在覆蓋在地面上以後馬上變得透明,幾乎無法從外表觀察到地面的變化。至於那些沒有視覺的死亡生物更是看不出地面有什麼特別,在它們的眼裡物理系的油膩術根本就沒有代表法術力量的光芒,或者說光芒弱得無法讓它們觀察到。因此這幾個恐怖的死亡生物毫無準備的踏上了油膩術,然後陳凱他們就聽到了跐溜幾聲,以及咔嚓咔嚓的骨骼撞擊聲。五六個死亡生物直接摔到在地撞成一團。不光如此,他們還被費雲布下的絆索給纏住了,短時間裡根本無法掙脫出來。

不過陳凱他們還是有一個麻煩,那個最可怕的鐮刀骸骨竟然踏過了所有的油膩術層,並且無視了那些地上蹦起來的夾子繼續追趕著陳凱他。在狂奔了幾百米以後,陳凱他們直接衝進了原來殺死三xiǎo強的神廟大廳。

漆黑的大廳里此刻點燃著三堆巨大的篝火,這是陳凱他們休息時故意燃起的,尤其是為了保持篝火燃燒足夠長的時間,他們還在篝火裡面放了大量的煤石。因此火焰在燃燒的時候不時散發出淡淡的藍sè高溫火焰,散發的光芒照亮了周圍大片的區域,只不過相對於廣闊的神殿大廳這些光亮實在不怎麼夠。至少神殿大廳的大部分地方還是那樣的昏暗,只有在陳凱他們過來以後在再篝火里加了一把柴才讓篝火旺盛的火光多照亮一些範圍。

陳凱他們在進入大廳以後不再逃跑了,因為他們知道除非用傳送石離開副本不然不可能躲開後面那個的追趕。因此陳凱打算在這廣闊的大廳里和那個拼一下,如果真的打不過那就用傳送晶石逃走,如果打過了那麼陳凱他們就有可能得到一整套的藍sè高等裝備甚至可能是一整套的聖造品裝備。當然這一切的前提是陳凱他們在打的過這個骸骨生物,同樣的要是打不過他們也要能夠逃掉。

因此在那個鐮刀骸骨追上來之前,陳凱他們必須布置下一個可以用來困住這個然後跑路的陷阱。一般來說構成陷阱最好的材料應該是金屬,可惜那需要消耗大量的時間,至於法術陷阱以費雲和許飛他們的能力暫時無法製作。而陳凱他們唯一可以短時間內布置出來的陷阱就是用蛛網術捲軸以及聖水布置的捆綁法陣,這種法陣其實並不能算是一個合格的法術陷阱,只能說是一種玩家發明出來的蛛網術捲軸釋放辦法。

這種在地上布置類五星芒的簡易法陣在法術通過xìng上並沒有多少能力,最多也就只能作為jī髮捲軸的力量而已。但是這個法陣最大的好處就是有多少節點就可以埋多少蛛網術捲軸,而且只要輸入魔力就能在瞬間jī發,然後法陣就會被大量的蜘蛛網所覆蓋。同時為了配合蜘蛛網陳凱他們還埋了一些聖水在下面,讓蛛網爆發的時候被罩住的目標也會被聖水灼燒到,讓目標更加的難受從而給陳凱他們逃跑爭取時間。

不過這種法陣被創造出來的時候是為了配合戰鬥使用的,因此在用來逃跑的法陣前面陳凱他們還設置了另外一個用來暫時xìng纏住目標的戰鬥蛛網大陣。只是陳凱他們只來及在法陣中埋設了三個蛛網術,那隻鐮刀骸骨就已經衝過來了。

鐮刀行刑者,這是陳凱他們面對的怪物在生前的職位,它們是神廟中處決背叛者得一群人,一直行走在yīn影和黑暗當中。在當初凱匹克羅傳教的時候,為了應對自己神殿中那些懷疑他神明身份的信徒而特意培養的暗殺部隊,因此它們都裝備了非常頂級的盔甲和武器。可惜鐮刀行刑者在培養出來之前,神殿就被神明發現並攻破了,只有這座沉睡在地下的神廟中才能看到這些已經死亡的鐮刀行刑者。而大陸上卻沒有這些怪物的記錄,也沒有這種職業的記錄,因為它們是凱匹克羅自己創造出來的新職業。

現在陳凱他們面對的就是一個鐮刀行刑者,而且還是一個jīng英首領怪。原本在遠距離觀察的時候就覺得這個穿的裝備夠華麗了,但是近距離觀察以後卻發現華麗已經不能形容這怪物身上的裝備了。至於那把鐮刀則很好的詮釋了陳凱那個妖yàn的感慨,無論怎麼看都覺得特別的妖yàn。尤其是當陳凱望向那把鐮刀的尖端的時候,竟然看到一滴粉紅sè的水滴在緩緩的滴落,那種彷彿是滴血一樣的冰冷感覺讓所有人都心裡一顫。

這種粉紅sè的水滴是因為鐮刀刀鋒過於寒冷而把空氣中的cháo起凝結而成的,同時武器刀刃上的法術保護層使得水汽無法凝結在刀刃上只能變成水滴滴落,因此才會有那一滴滴粉紅sè的水滴出現。

在陳凱他們觀察這個的時候,對面的這個鐮刀骸骨也在觀察著陳凱他們。它那紅sè的如同兩盞燈籠一樣的眼珠散發著淡淡的寒光,身上的盔甲也在洶湧而起的死亡能量的作用下變得若隱若現。而它骨質的雙手則緊緊的握著鐮刀橫在自己的身前,彷彿隨時都能把鐮刀劈砍出去一樣。

它的腦袋緩緩的轉動著,目光掃視著陳凱他們,那種目光彷彿是一個神明在看待一群螻蟻,又或者是一個屠夫在觀察著待宰的羔羊。這種赤luǒluǒ的目光讓陳凱他們非常的難受,全身上下的jī皮疙瘩都在不斷的冒起,汗máo都豎了起來。

這種感覺讓陳凱他們非常的不爽,哪怕是坐在地上粗喘氣的趙鐵柱也覺得有點難受,他慢慢的從地上爬起來並且往嘴裡倒了一瓶體力yào劑。至於陳凱此刻則是在往嘴巴里塞著東西,他可不想在戰鬥中又被飢餓的肚子搞得失去力氣。不過他必須趕緊吃完東西,不然等到戰鬥開始他就沒有辦法再吃了。而且這個戰鬥明顯即將臨近了,因為那隻舉著鐮刀的大已經開始邁動自己的兩足了。

鐮刀在過去是專mén用來收割糧食的,它的刀刃上布滿了鋸齒用來切割那些堅韌的植物根莖。不知道從何時開始鐮刀開始和死神畫上等號,一把巨型鐮刀就是死神最好的代名詞,而遊戲中鐮刀也作為一個異型武器深受玩家的喜愛。但是鐮刀並不好用,尤其是這種體型巨大的長柄大鐮刀,它的威力巨大同樣的武器的使用難度也異常巨大。

雖然玩家很想要揮舞著巨大的鐮刀耍酷,但是卻很少有玩家能夠使用好,至少陳凱沒有在網路上看到有高級玩家使用鐮刀。倒是有很多使用其他武器的,類似現實中的狼牙bāng,巨大雙面戰斧什麼。

不過陳凱他們對面這位肯定不會是一個不會使用鐮刀的玩家,而是一個把這種武器當做吃飯傢伙的高等怪物。它舉著鐮刀的姿勢要比玩家標準n倍,同樣施展武器的方式也比玩家厲害乃至詭異n倍。從它舉起武器到開始進攻,陳凱他們只看到兩道亮光,一道是鐮刀被舉起時產生的,一道是武器劈下時散發出的反光。

陳凱只看到那兩道閃光就發現自己面前多了一個人,或者說一個怪,它正舉著鐮刀向他的脖子劈來。這種可怕的移動速度根本不是這個鐮刀骸骨在追趕陳凱他們是擁有,而是在戰鬥時特別爆發出來的。

陳凱只來得及用自己的巨劍擋住脖子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之間劈了出去,要不是他的巨劍足夠堅硬估計已經成為第一個掛掉的玩家了。在這一刻陳凱發現自己沒有第一時間讓何麗雯觸發蛛網術是一件多麼愚蠢的事情,因為他們根本不可能擋住這個鐮刀骸骨爆發出來的速度。

但是這世界上並沒有後悔yào這種東西,即使是在遊戲里過去的時間也不會倒退。因此陳凱只能祈禱其他人能夠擋住這個鐮刀骸骨的攻擊,從而給何麗雯觸發蛛網術爭取時間。

「鐺」伴隨著的一聲脆響,陳凱的武器再次遭到一次重擊,巨大的撞擊力讓陳凱如同陀螺一下子翻滾出去。在這一刻陳凱悲劇的想要哭泣,因為他發現被一個怪物蹂躪是一件多麼痛苦的事情。但是另一方面陳凱也比較開心,至少那個怪物連續攻擊了他兩次讓其他人有了喘息的機會。

在他被chōu飛的瞬間,十幾張巨大的蜘蛛網瞬間升起,然後把這個剛剛停頓下來的鐮刀骸骨一下子罩在裡面。大量的聖水在蛛網術爆發的瞬間爆裂開來,使得地面上出現了一層聖水組成的水窪。這些聖水在瞬間粘附上這個鐮刀骸骨,在它的身體表面的死亡氣息上面腐蝕出大量的缺口。

「xiǎo雯雙重蛛網術」害怕十幾個蛛網術捲軸的威力不夠,蘇婉再次朝著何麗雯叫了一聲,後者雙手一揮直接甩出了十幾個黏膠罐。在爆炸的瞬間釋放出十幾個層層疊疊的rǔ白sè蜘蛛網,把剛剛用鐮刀撕裂蛛網準備掙脫出來的鐮刀骸骨再次黏在了地上。

「揍他」費雲大吼一聲直接朝著那個鐮刀骸骨丟出了兩瓶子聖水,雖然這是最耗錢的攻擊方式,但是對付一個高等級的死亡生物沒有比聖水這種東西更好的武器了。 第280章神術殿堂(四)

一縷縷白sè的煙霧不斷的從鐮刀骸骨的身上飄散出來,但是它的本體依舊沒有受到多大的傷害,即使何麗雯特地用最好的粘著劑作為施法材料也是無法阻擋這個鐮刀骸骨的掙脫。它不斷的扯斷,用鐮刀的刀刃斬斷身上的蛛絲,在短短的兩秒內就破壞了五六個蛛網。

它那把巨大的鐮刀實在是太過鋒利,在自身死亡能量的引導下可以發揮出極其恐怖的力量。即使是在堅固在粘著的蛛絲也能瞬間斬斷,如果不是它的身體被纏的比較徹底的話,估計只要不到兩秒鐘這個就能從蛛網術中掙脫出來。

如果不是何麗雯不斷的試圖用蛛網術纏住那個鐮刀骸骨的武器,估計它早就揮動著鐮刀把身體周圍的蛛絲全部斬斷了。即便如此在遭到聖水侵襲以後,這個鐮刀骸骨的掙扎力度不斷的上升,幾乎是在用蠻力在掙脫那一根根粘著異常的蛛絲。

在另一邊許飛他們都在不斷的掏著自己的家底,他們知道自己估計只會有一個攻擊的機會,如果不能在短時間裡給這個以重創,那麼除了轉身用晶石跑路以外他們就想不到其他的辦法了。


所以大量的法術結晶被放置到地上用來構築法陣,這種許飛曾經用來釋放奧術閃電的法陣現在則被用來加快法術的形成以及增加威力。按照系統的判斷,這個法陣的大概能增幅法術百分5到8的威力,不過等級越高的法術增幅越差,到了6階法術基本上沒有任何增幅力了。畢竟按照系統判斷,許飛所布置的法陣只是一個最為低級的普通增幅法陣。

在迅速的布置完法陣以後,所有的施法者都站在法陣中央準備自己威力最大的法術,大量的魔力迅速匯聚並且jī發著法陣中的魔紋。魔力的震dàng讓嵌在法陣節點的上法術晶石和魔晶不斷的閃光,並且發出咔咔的震動。當許飛他們的法術完成的時候,所有的晶石在瞬間爆炸成一堆沒有任何用處的粉末,同時一個個金sè的魔紋不斷的從法陣上跳動出來沒入許飛他們手中的法術之中。

當那個鐮刀骸骨最後一鐮刀掃dàng開自己身上的蛛網術的時候,許飛手中的奧術雷電已經瞬間爆發,一條碗口粗的巨大彩sè閃電在眨眼之間就劃過了短暫的空間。在它的後面更著一紅一紫兩個不同的法術,一個是王學文的秘法雷電,同樣是碗口粗大的閃電但是比許飛的要慢上一點。另一個則是何麗雯的爆炎火球,這個四階高級的法術是她掌握的一個單體威力最大的法術,同樣也是現階段她無法完全控制的法術。如果不是許飛的增幅法陣,估計這個黑紅sè的火球會在形成的瞬間自己爆炸開來,而是不現在這樣朝著鐮刀骸骨shè過去。

兩道巨大的雷電一前一後擊中的剛剛掙脫出蛛絲的鐮刀骸骨,巨大的光芒和閃電瞬間在它身上爆裂開來,演變成一條條不斷纏著對方身體的閃電蛇。雖然骸骨生物沒有血ròu,因此閃電的麻痹效果根本對它們不起作用,但兩個法術中的魔法力量卻不斷的抵消著鐮刀骸骨身體表面的死亡能量。一個個10點,20點傷害不斷的從的身體上飄散出來。

同時還有幾道閃電不斷的試圖侵入鐮刀骸骨的頭盔中,朝著他顱骨中可能存在的靈魂之火衝去。一絲絲閃電不斷的擊打著鐮刀骸骨的眼眶和嘴巴等縫隙,想要穿過阻擋在那裡的死亡能量,但是卻都失敗了。直到白莎莎的那一枚凝聚了上千點魔力,以及一顆三階火焰寶石能量的巨大的爆炎球。

「轟」伴隨著一記巨大的爆炸聲,整個神廟大廳瞬間閃過一道紅光,所有原本黑暗的地域在這一刻徹底被照亮。而靠的最近的陳凱他們則一下子閉上了眼睛,尤其是倒在地上的陳凱。他原本在鐮刀骸骨兩次重擊之下差點沒了半條命,而現在因為沒有注意結果直接正視了爆炸火焰的展開,眼睛在短時間裡陷入了目盲的狀態。直到周圍淡淡的紅光散去,陳凱的眼睛才留著眼淚慢慢的恢復視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