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後悔嗎,或許有些,但更多是憤怒。

一個無名鄉巴佬,還沒完沒了了。

「哼,宇文少主要殺他,有的是辦法,挑釁宇文家,只有死路一條。」

「我們也不是吃素的。」青羽正宏也說道,家族大了,有時候有不同派系,站在他們這邊的也有不少,可不是他們兩個。

「小子,你是逼迫我們殺你!」冀寒雲臉色微微扭曲。

很多認識的,不認識的,敵我都有,都有關注,議論紛紛,不止千星,星辰榜上的每個人都有很多議論。

「我兒若還活著,肯定也能進入前百前十,可恨啊,這些人都該死……」有人憤恨,嫉妒,發瘋。

這些千星都沒有在意,走自己的路,管他別人如何,他們在努力,這些人在嫉妒詆毀,以後差距只會更大。

院內,一群人聚在一起,最後贏無雙提議切磋,首先看向千星,他最喜歡與千星交手,如今龍劍吟與真誠也不錯,都能與他硬碰硬。

但相比兩人的猥瑣,他還是喜歡千星的戰意。

龍劍吟不滿排名,斜著眼看向千星,真誠念著佛號,看樣子也不服,青羽淡笑,然後大家都看過去了。

一時間都有相同的想法。

「老大,你太牛了,要不你單挑我們所有人?」無影小眼睛溜溜。

「這個……不好吧,青羽,你也不站我這邊?」千星說道。

「哼哼。」青羽低哼,眼神意思明顯,早想打你了。

「嗷嗚,上啊,干他。」龍劍吟大笑。

一群人齊上,千星也是意氣風發,毫不退縮。

開始還行,很快他便退了退去,然後有些被虐的架勢,一群人太猛了。

龍劍吟與他不差多少,青羽贏無雙真誠他們也是,墨風也很強,給他稍許時間,會越來越強,還有無影偷襲,賀蘭,帝英……

這是一群天驕,聯手都快再次引發質變,千星再強,也沒有質變突破,時間稍久,根本擋不住。

「嘎嘎,小子,你也有這一天,龍早想狂爆你了。」

「哈哈,我也是揍過星辰榜前三的人了。」

「阿彌陀佛,師弟你追我幹嘛?」

千星敗退,卻在慢慢適應。

他們交手激烈,都是巔峰英傑,都有控制力道餘波,小範圍內爭鋒,千星雖下風,愈戰愈勇。

幾人也不服輸,戰意很足。

一戰很久過去,還沒有停歇,最後還是無影真誠幾人率先叫苦。

「阿彌陀佛,變態啊,師弟,師叔來了,你要不要見見,師叔覺得你很有慧根,可入我古寺……」

「千星兄,過癮,我很快會趕上來的。」贏無雙嗡聲道。

千星也戰的很痛快,但總體他還是不敵所有人聯手。

贏無雙真誠他們都絲毫不差,論起背後勢力,比水雲夢她們所在的都還排名高。

並非他們遜色,他們成名晚,本來就落後些,如今都剛進步上去,他們還稍有不及,再幾次應該就會不差。

千星也成名晚,他進步快,無數次血戰,飛上去的。

都是壓力逼迫出來,他迎難直上。

八方學院內都很激動,千星師兄名列大陸最強星辰榜三人之一,是所有人的偶像。

學院不乏精英,但缺乏最巔峰的,如今誰還敢說沒有,都不入流?

帝豪老頭也頗滿意,誰說老夫弟子不行。

這小子還不夠啊,要不要敲打一下,下次弄個第一回來?嗯,去敲打。

千星白天被群毆,晚上又要挨揍了,這老頭心情不錯,準備活動筋骨。

千星正有疑惑,主動出擊,反而戰意十足。

名聲傳出,這次引發很多關注。

各方都在議論,那些大勢力還好,就像他們說的,星辰榜一屆屆多了,聖人就那麼一些,每個都能活無數年,是以萬年計數的,除了殺戮隕落的一些,也證明聖人極其難成。

古老勢力都有聖人,星辰榜前十每百年能出多少,這些人幾個能成聖,有時候一個都沒,所以並不在意。

但對普通勢力又不同,星辰榜前十突破上去,不成聖,往往也能是道境中的強者。

諸如之前的趙家,現在很慶幸,如今的千星滅他們十個都夠。

還有一些,平靜下來,深入回想,星辰榜前三是他們能得罪的嗎?之前糊裡糊塗的跟著出去追殺,不由暗自抹把冷汗。

一些年輕人成長起來,已經需要他們仰望。

道境實力,說高不算高,說地也不算低了,在很多地方都是一方高手,何況千星還不是普通道境實力。

慢慢的,一些人已經不敢挑釁。

修行之餘,千星也修到很多邀請。

這次與上次不同,上次他排名星辰榜前百,收到的多是稍微普通些勢力,這次十大中一些都有邀請。

甚至青羽族還有邀請,表明了善意,但相對別家,也就是意思下。

青羽族有不同的聲音,哪怕不同派系的,有些老輩都還是把他當成與青羽一樣的小輩,好像他加入都是應該,報酬也不需要太多,偏偏還沒有承諾他與青羽什麼。

千星看的頗為膩歪,一些老者活的久了,被尊敬慣了,都習慣理所當然。

在他看來,青羽族存在很久,規則不與時俱進,有些地方已經慢慢腐朽。

青羽父母當初不錯,本來還要傳承家主,可惜出事了。

相比別家大多都很會說話,言語間表明欣賞之意,希望加入自家,還許諾很多利益,把他捧得很高。

星辰榜前三,足以讓各方爭搶,這是人才。

當然也有一些勢力驕傲的很,言語間生冷還有命令威脅之意,這主要看他們在八方城交際的人性格如何。

哪怕帝豪老頭幾次強調這是他弟子,很多勢力還是不以為意,學院弟子從來都是自由隨意的,不受約束,可以加入別的勢力,很多學院弟子也都是這麼選擇的。

他們自信自家底蘊,不是學院共同資源能比的。

讓千星納悶的是,古寺竟然真的來了邀請,說他與我佛有緣,很適合做佛門弟子,千星臉色黑的很,適合你大爺呀。

還有廣寒宮,她們不收男人,是幫屬下勢力收的,擺明讓他做奴才,有羞辱之意。

靈魔族藍曦親自來信,這女人倒是城府夠深,彷彿上次的不快已經揭過,一副很誠意的言辭邀請他加入靈魔族,還暗示誘惑,可以做駙馬哦,藍曦就是靈魔公主。

千星自然不會信,這女人翻臉比翻書都快,嬉笑間能把人閹了。

「千星?前三,用槍的,疑似壓制水雲夢……有點意思,傳出話去,老夫願意收他為親傳弟子。」神域深處,一個老者聲音傳出。

「是,聖者。」外面童子恭敬應道。

千星受歡迎也在情理之中,星辰榜前三的天驕不爭搶,什麼還是人才?

誠然前三乃至第一將來都未必如何,但畢竟更有希望,這樣的多了,早晚能培養出合道,培養出聖人,這才是大勢力底蘊積蓄,永遠傳承。當然也需要培養忠誠。

對此,很多敵對勢力都很不爽,殺心更重了。

青羽正宏夫婦也聽說了,他們心中無法安定,多有關注,一時間也是緊張的很。

千星是學院的人,他們還可以小覷,雖然不知道哪裡的自信。而若是加入十大級別,殺了他們可能都沒人報仇。

千星自然沒有這方面打算,學院不錯,老頭也很不錯,這裡就是他的家,就算加入,蝶谷那邊也是更好選擇。

修鍊閑暇,他都一一婉拒了,那些人不滿也好,惱怒也罷,遺憾也算,都與他無關,難不成都要加入?加入一家,依然會得罪其他。

風聲傳出之後,很多人嗤笑,羨慕嫉妒恨,青羽正宏冀寒雲更是大笑不已,覺得腦子有問題,這樣便好了,可以隨便派人襲殺。

八方城神域的據點內,一個紫袍老者勃然大怒。

這次門中聖人想收徒,他出面的,很自負,財大氣粗,任何方面都沒有能和他們神域相比的,不論實力名聲武學資源,他們不爭便罷,若是爭了,誰都得靠邊。

他很自信,覺得這任務太簡單,沒想到竟然第二日就被婉拒,人都沒露面。

「豈有此理,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兒。」老者鬍子一抖一抖,眼中散發寒意。

「不能為我所用,便是該死。」老者哼道,上面聖人已經傳過話,那小子想來便來,不想來聖人不在意,他這一關卻不行。

他還不知道上次他查的事情沒有進展,正是千星所為,若是知道,更會狂怒。

不止千星,這次很多人脫穎而出,星辰榜大洗牌,很多都受到各方邀請。

還有一些活下來的,經歷千錘百鍊,只要沒有被嚇出心結,都會被留意到,會引起重視。

很多人都加入了新勢力,人往高處走,沒有什麼對錯。

千星已經有頂級傳承,若是沒有,他或許也會選擇加入。

****** 八方城很熱鬧,來人很多,時常都有切磋,挑戰,星辰榜高手,或者不是的,千星也有很多人挑戰。

一些是大勢力不滿,想打壓氣勢的,有的派出都是已經提升上去些的星辰榜,還有一些確實不服,很自信實力,要來挑戰,還有很多就是帝豪老頭惹來的,小子,不是說合道之下都能挑戰嗎。

千星晚上修鍊,白天時而去應戰,不亦樂乎。

敢來的都是有著不錯實力,有資格讓他出手,畢竟是擂台,還是八方學院,有幾個聖人坐鎮,沒什麼人敢胡來,又不是暗裡,真正老傢伙也不好意思出手。

年輕人哪怕有的突破上去,千星一樣壓制。

隨著交手,他在進步,挑戰的人也少了起來,顯然千星不是浪得虛名。

他不在乎這些,有些年輕人還是很在乎的,沒有信心,輸了也丟人。

一處院落里,大家從擂台回去,真誠非要拉著過來,千星進入后,臉色頓時黑起來。

有個大和尚熱情的迎來,還笑眯眯的,「千星,你來了,阿彌陀佛,你想通了,準備皈依我佛……貧憎這就擺酒席慶祝,哦口誤,是焚香禱告。」

「歸個毛。」

「阿彌陀佛,施主你太浮躁了,佛說一念天堂,一念地獄,皈依我佛,成就大自在,沒有世俗煩擾……」

「說人話。」

「你是不知道我們,等你去了你會喜歡上的,不做和尚,要不先做俗家弟子,阿彌陀佛,貧僧很有誠心的,你與我佛前世有緣。」

「那是前世的事。」

「我古寺有很多巔峰神通。」

「哦?這個可以有。」千星淡笑,「話說俗家弟子可以找女人嗎?」

千星說著看了一眼旁邊青羽,青羽輕啐。

「實力足夠,也是可以的。」大和尚嘴角抽動一下。

「多少實力?」

「聖人吧。」大和尚說道,「貧僧是為你好,想要成就大自在,大逍遙,首先要不近女色……」

「算了,我喜歡女人。」千星笑道,讓一旁青羽大翻白眼。

「你真不考慮一下?要不我讓師兄來,他佛法高深,肯定能度化你。」

「你們不是講究緣分,還非要強求嗎?」

「這你就不懂了,我們與施主有緣,這事要追溯到五百萬年前,話說當初……」

「你說點別的吧。」千星說道,「對了,你說你們不近女色?」

「這是自然。」

「真誠昨晚還去醉春樓了。」

「什麼,你這個逆徒,我要宰了你……清理門戶。」

「師叔,淡定,他挑撥我們,再說我只是去喝茶,感悟紅塵道。」

「我打不死你。」

「師叔,戒嗔戒躁,你著相了。」

千星玩味看著,趁勢拉著青羽走了。

「喂,別走啊,你們幾個誰想入我古寺的,我古寺普度眾生,海納百川……」

無影他們也跑了。

幾人很快發現,真誠也跟著跑在旁邊,倒是跑得快。

「你們就是這麼收人的?」

「我們也不容易,現在的年輕人啊,都心浮氣躁,貪圖富貴,唯利是圖,不願普度眾生……」真誠說著,還暼著幾人。

幾人都想揍人,真誠縮了縮脖子,念著佛號閃人。

遙遠的大陸某處,百里雲飛風塵僕僕走過,仰望遠空。

「星哥,我就知道,你到哪裡都不會落人之後。」百里雲飛輕笑,他剛剛擺脫敵人也得到消息,這次星辰榜千星已經站在最巔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