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後來,天朝海軍強勢出擊,將神秘機甲連同各國軍隊驅趕出國境,大批軍隊在國境上對峙開來,大陸上的大批遠程武器緊緊鎖住聚在國境上的異國軍隊,強大的蘊武底蘊暗藏於支援位置,異國軍隊不敢再踏入國境線,天朝終於鎮守住國境!

經過一番談判,每個強國可以派遣五個頂級高手進行遺迹的「科學探索」,這已經是天朝最大的讓步,不同意則唯有一戰!各國懾於天朝強大的武力威脅,只能同意。

┈┈

遺迹中,歐陽林他們一路擊碎各類機器人,走到了一個藍色的大廳裡面,眾人停下腳步稍作休息。

「小林子,『戮神』的威力那麼大,裝備上它后你豈不是無敵了?」上官月影拿根機械臂碰了碰被歐陽林以唐刀「斬雪」砍成兩半的重型機器人,那機器人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化作碎屑,寒意透過機械臂傳遞上來,嚇得她立馬扔掉機械臂。更讓她驚嚇的是,在機械臂離手后,她的手心凝了薄薄一層寒冰,看向那機械臂,那沒落地的機械臂已經變成一冰坨!

面罩消除,歐陽林快步走過來握住上官月影的手,幾乎是貼著她說:「哪有那麼容易天下無敵?先不說我現在只能操控火力全開的『戮神』僅僅十分鐘,九層蘊武的實力與『戮神』全力攻擊時不相伯仲,一旦遇上九層蘊武,我們就在劫難逃了!」

雖然覆蓋著一層機甲,歐陽林手心的溫度卻透過機甲傳遞到上官月影手上,融化了那一層薄薄的冰晶,還以蘊力恢復上面的凍傷,讓上官月影一陣耳紅。

「『斬雪』的絕對零度攻擊效果不是蓋的,以後不要冒險去動被『斬雪』攻擊過的物體,只要沒有觸動被攻擊過的物體,那效果就只會封鎖在被攻擊物體內部,不會出現傷及自己的情況。被凍住了也要及時跟我說,『戮神』可以吸收掉冰封效果,知道了嗎?」歐陽林一副教導小朋友的樣子,遠比平時看上去要成熟。

「小林子不要這樣子說話,我會不小心迷上你的!」上官月影心裡抗拒著,怎麼也不想喜歡上這小自己三歲的小弟弟,嘴上卻嘟囔著:「知道了,跟個老太婆似的,不就是稍微凍傷了一下嗎?」

「別不在意!『斬雪』的凍傷效果根本就不是三層蘊力武者的蘊力可以驅除的,頂級高手都會覺得棘手,以後一定要小心,知道了嗎?」歐陽林的語氣很重,擔心之意濃濃,看得上官月影眼神一陣迷離,這姑娘似乎要淪陷了。

「咳哼!小林,趕緊告訴我們接下來該往那邊走?」上官明月不合時宜地出聲打破曖昧,指了指大廳處入口外的四個門口。

「等等,我先想想我師傅是怎麼交代的。」歐陽林回了一句之後就靜等腦海中八尊的佳音。

「往哪邊都一樣!不過,你們後面好像已經有追兵靠得很近了!這樣子,你先帶這四人到最左邊的門口裡去,冰封一段安全地帶。安置好他們后,你趕緊退出來,往右邊倒數第二個門口裡打一段,鬧得越凶越好,最好在右邊的門口裡的通道先別動用『斬雪』,靠你的拳頭開路!」

「也就是要把追兵都引到右邊通道里,對嗎?可是,那樣一來,先不說追兵會不會上當,就算他們上當了,分兵別處還是會的吧!」

「笨蛋!你『斬雪』的內封效果忘了?不會留下一大堆的冰封機器人陰死那些雜魚嗎?」八尊對於這笨蛋徒弟很失望,不會充分利用環境對付敵人,又怎麼能以弱勝強?

┈┈

「老姐,小林不會有事吧?」上官月影窩在上官明月的懷裡,身邊時上官雄和燕夢,他們的身前和身後的通道上都堵著一大堆一動不動的機器人。

「怎麼了,真喜歡上那小混蛋啦?小林小林的喊得多親,以前不是一直喊小林子的么!」上官明月調笑上官月影。

「哪有的事?我們都長這麼大了,老喊他小林子的也挺像是在喊太監似的,不吉利!」上官月影在不知不覺中就被上官明月分散了注意力,完全沒有注意到上官明月眼中那濃濃的擔憂。

旁邊的上官雄大大咧咧地抱著燕夢休息,他們在遺迹中都沒有星光恢復蘊力,只能是依靠食物補充體力、休息恢復精力,上官雄平時就大心大肺的,哪裡會因為這樣的環境就睡不著?

唯一注意到兩女兒神情的就是燕夢,熟知兩女兒品性的燕媽媽有點慌了:「這兩丫頭…算了,她們的事情還是她們自己才能解決,兒孫自有兒孫福,管不了那麼多了…小林一定要沒事才好啊!」

┈┈

歐陽林所處的通道中,一隊機甲緊緊吊著歐陽林不放,要不是歐陽林在速度上佔據優勢,將大部分堪比頂級高手的機器人怪都扔給了他們,他早就被追上了!

突然,一條熾熱的光線從背後狠狠擊向歐陽林,歐陽林回頭雙手格擋,被推得撞飛身後的重型機器人!

「我說,你不會是皇甫家那個冰山將軍吧!?那個暴力妞應該讓我給坑自爆了才對呀!不過,我直覺告訴我,你有點像那暴力妞!那麼,我今天就不能放過你了!」看著蓄力準備射出第二次攻擊的紅白色相間的機甲,歐陽林狠狠吐出這一句,加速攻了上去。 沐菱被嚇得退了幾步差點一屁股坐地上,時星天傻傻地看著失魂的沐菱:

「清羽,到底發生了什麼?」

沐菱顫抖著手抽出鞭子憤憤地指著他:

「回你的房間去!不許再過來!」

時星天糾結地看了看凶神惡煞的沐菱,撓撓頭走了,縮了縮背,那兩鞭子有點疼啊。

安靜了,沐菱鬆了手,鞭子啪地一下掉在了地上,沐菱又開始全身顫抖,她已經不能直視時星天了,她不能面對他,她想走……

沐菱撿起鞭子,狼狽地蹭了出去,她扶著冰冷的牆,抬頭看著暴雪驟降,紛紛揚揚地灑下,輕落在她肩上,涼意襲遍了她全身。

天際流淌著無盡的思緒,光線偏暗琉璃燈影晃,遠處有一個朦朦朧朧的影子,像盛了她所有情感的一個巨大的酒樽,昂首忘憂酒灼烈入喉間,燃燒了那芳華。

飄飄然的笛聲夾雜在雨雪紛飛中,沐菱應聲而倒,但願她的長夢中,再沒有讓她恐懼的片段。

再醒來的時候,沐菱已經在顛簸的馬車中了。隱隱約約看見了前面車夫的玉笛一角,和那俏皮的側顏,被新出的日光染色,很是好看。

「貓,你要帶我去哪?」

沐菱撐著頭,沒睡好覺有點頭痛。

「大半夜出房門,你要去哪?」

李肥貓沒回答,反問了她一句。

沐菱想起了昨夜的霜雪與時星天,感覺坐著屁股疼換了個姿勢,跪在馬車裡靠著窗:

「我也不知道我要去哪。」

自從確定了舜哥哥把時星天派過來的用意,沐菱就覺得不能跟時星天好好相處了,昨天還做那樣的夢……她需要出去冷靜冷靜。

「喂,你怎麼知道我半夜出去了?還有你還沒告訴我你要帶我去哪呢。」

李肥貓回頭看了她一眼:

「皇上怕你身上疼晚上睡不著,讓我去催眠你,再帶你去九水國找凌寒神醫治治你的臉。我說姐姐啊,你還真是慘,自從我認識你,你就沒清凈過幾天。」

沐菱笑了笑:

「習慣了,能活著就很好了。」

不知道那個真的洛清羽要是知道她的身體被禍害成這麼個鬼樣子,會有什麼想法。

「對了,」李肥貓遞過來一樣東西,「皇上說看了這個你心情能好點。」

影后的總裁助理 沐菱狐疑地接過,原來是一封信,信上的字她覺得有點熟悉,是現代中文的一種標準化寫法——簡體中文。字跡是皎月大學2013級校草蘇煒的,現在是軒霖國渝清王爺蘇景玄。

菱兒,吃了嗎?

沒有手機真是太不方便了,他們說這封信從軒霖國寄到你那要好久,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金闌應該都落雪了吧。

你是不是已經被封了長公主呀?從這以後你是皇上妹妹,我是皇上弟弟,我們兩個更般配了呢。哎,你那麼暴力,是不是把自己變成了一個刁蠻公主呀?還是活成了段子?舜哥哥有沒有被你氣哭?打不著我了,最近你在打誰啊? 獸性總裁潛規則 你這一鞭子沒輕沒重的,因為打人被載入史冊了咋辦,我也不能幫你改歷史去呀。雖然是個公主你也勤快點,藍沐菱變成了懶沐菱可咋整。

想跟你紅帳春宵里翻雲雨足纏綿啊……

喵,你想沒想我呀?不許說沒想!我不信!你必須要想我,聽見沒!為了見你我特意建議舜哥哥明年辦個瑤琮宴會,就當是慶祝玉翎公主回歸邀請各國皇室參加,這樣我們就能見面啦!哈哈哈快誇我聰明!

菱兒,你是不是哭了?別哭,哭多了會變醜的。雖然你現在也不好看……

等我們再見面,一起唱白石溪好不好?遙遞佳信知否知否?

都說了讓你別哭,你怎麼不聽話呀?你再哭我可不做腐竹燒肉給你吃咯。……

看到這,沐菱已淚流滿面。

信從她手上悠悠飄落,她久久地跪在車裡,想著他,想到了不久之前他在虹城外沐著風雨替她採藥,他在荼靡種白菜給她吃,他們一起打陳七,她冤枉他偷井蓋,他在金闌跳湖為她撈出雕花玉墜,全身是水看著別的男人抱著她也能沖她微笑。

遠方驟雨多安靜,打濕舊日回憶。

「喂你別哭了,現在我駕著馬車可沒法吹笛子給你聽啊。」

李肥貓的聲音從前面飄來。

沐菱:

「那你駕著笛子就能吹馬車給我聽?」

李肥貓:「……」

吹泥煤啊!吹泥煤!

九水國也已落雪,和金闌一樣下得不多卻很壯觀,掛在翼角飛檐上,鋪著屋頂,霜雪結樹,凌梅傲然。

玉城街上倒沒有雪,那雪落地即化,就算不化掙扎一下也被熙熙攘攘的人群踩化了,活不了幾秒。

沐菱覺得精神好點了,身體也還行,能走了。她帶著葫蘆就衝到了酒館去,一眼就看見了天子笑。

天子笑!天子笑哎!

開開心心地裝了一葫蘆,還沒出酒館就一滴不剩了,澀酒入喉,難道這天子笑是假貨?還是她最近心情複雜……

李肥貓:

「姐姐你變戲法呢?喝下去的酒怎麼從眼睛里出來了?」

沐菱:「……」

她掏出手帕擦了擦眼淚:

「這酒太好喝了,感動哭了,我再買點去。」

李肥貓:

「姐姐你少喝點吧,萬一醉了,你這麼重,我可拖不動你。」

「……」

沐菱又裝了回酒,這回沒有一口氣幹了,好好地存著,找了個飯館準備和李肥貓下一頓館子。

地上都是雪水和土混在一起的泥水,大家踩在上面鞋邊黏了一層泥也絲毫不見憂愁,全都吃得興高采烈、滿面紅光的。

沐菱還是坐不了,屁股疼,只好站在那吃。

燒鴨在面前,沐菱撕下了一隻鴨腿,邊吃邊問李肥貓:

「貓,你的笛子是不是能控制人的心智?」

李肥貓夾起了一片黃瓜片,可惜筷子滑黃瓜片掉了下去,他又夾起來又掉了下去,第三次李肥貓吃奶的勁兒都使出來了,結果啪地一下把黃瓜夾斷了,他氣得用手抓起來扔在了嘴裡:

「控制不行,催眠還是可以的。」

沐菱猛地咬下了一大塊肉,香氣四溢,油蹭了她一臉,她也不顧形象,臉上這麼大一塊傷痕還管什麼形象:

「照理說你應該很厲害呀,洛樺禹謀反的時候你吹個笛子讓他們全睡著不就好了,你怎麼不出來啊?」

李肥貓撕了一段鴨脖子下來,砸吧砸吧嘴:

「忘調了。」

沐菱:「……」 第二十四章我靠,八尊個坑貨

激烈的碰撞在近百米的通道中不斷重複,歐陽林未曾竭盡全力,黑白機甲也不敢全力戰鬥,一是害怕遺迹會受到影響,二是兩人都想保存實力,歐陽林不想暴露「斬雪」,黑白機甲則害怕沒有星光補充的機甲在持續運轉後會在全力戰鬥中出現停頓。

二者沒盡全力的情況下倒是打了個平分秋色,黑白機甲厲害在稍稍拉開距離后就可以使用光學重炮攻擊,「戮神」則厲害在拉近距離后恐怖的力量攻擊和十倍反傷。

兩人你來我往,速度達到了音速的兩倍,人眼已經難以捕捉他們戰鬥的身影,只能看到兩團光影在交織著爆炸開來的火花!

其餘的機甲都在全力清除不斷冒出來的機器人,八尊選擇這一條通道作為反擊地點就是因為這裡面的機器人夠多,而且是比第一遺迹所有機器人更難纏的通用型機器人!速度快、裝甲厚、反擊狠、數量多,這通過難度比第一遺迹高了數十倍,而且,裡面似乎還有大傢伙!

「喂喂,你到底是不是皇甫家那個暴力妞將軍?一句不說就開打,我都問了你那麼多次了,真心不會說話嗎?」歐陽林一邊閃躲光炮一邊衝上去,嘴裡還不斷騷擾對手,想要搞清楚對方的真實身份。

「轟轟轟!」黑白機甲連射將歐陽林擊退,又想要拉開距離。

「算了,不跟你鬧了,時間剛好,我要撤了!」歐陽林腦海中響起八尊的提醒,主動拉開距離撤往通道門口。

一見歐陽林要走,黑白機甲馬上吊了上來,其他機甲也紛紛上前阻攔。

歐陽林腰間銀光一閃,「斬雪」唐刀出現,歐陽林拔刀狠狠一斬,瞬間將面前的三架機甲攔腰斬斷!兩架機甲後退得較快,只是受到刀尖的碰擦,還沒來得及慶幸呢,機甲立馬就覆蓋上冰層,兩駕駛員沒有來得及緊急脫離就和機甲一起化為碎屑!

對手這麼恐怖,誰會主動上前攔截?歐陽林輕鬆跑出通道,後面的黑白機甲根本追不上「戮神」全力發揮出來的二十倍音速!

歐陽林飛出通道那一瞬間,整個通道突然傳來強烈的重力增幅,所有的機甲都被壓到了地面上!這還不算最糟糕的,那些機器人還能夠自由活動,對於行動不便、駕駛員蘊力消耗劇烈、機甲能量消耗超出內循環補充的一群人而言,這才是最致命的!

「全員防禦姿態準備!」歐陽林解決掉大廳里斷後的幾架機甲,剛剛沖入第一通道,隱約聽到了這一句,然後就聽到了巨大的爆炸聲!

「像是『閻羅地獄』的簡化版吶,那傢伙果然是暴力妞嗎?生命比小強都硬,到底是怎麼做到的?」歐陽林感受著爆炸的威力,做出了這樣的判斷。

繼續深入,歐陽林看到了幾堆碎屑,搖搖頭說:「不知死活,『斬雪』的效果一天都消除不了,誰碰誰倒霉!」

尋找到安排上官一家的地方,他們果然乖乖待在那裡,正在努力休息,憑藉著營養藥劑補充不到一丁點的蘊力。

「小林子回來了!」上官月影一聲驚呼,吵醒了呼呼大睡的上官雄。

「小林你回來了啊,有沒有受傷?蘊力消耗大不大?需不需要休息一下?」燕夢把膝蓋上的上官雄一扔,拉著歐陽林就問這問那的,讓上官兩姐妹想問的話都咽回嘴裡去了。

「沒事沒事!你們休息好了就動身吧!不知道追兵會不會放棄那一條通道過來追擊我們,還是加快前進的好。」歐陽林給了四人一個安心的眼神,身先士卒地沖向通道更深處。

┈┈

卻說歐陽林誘敵的那一條通道里,黑白機甲從一片火海中艱難爬出,裡面的駕駛員不斷咒罵著:「該死的通道,五十倍重力效果這樣都消除不了!歐陽林,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在這一次的爆炸中,毀掉了五架機甲,其主人都化作冰冷的屍體,加上被歐陽林砍殺的十架,已有十五人隕落,這些都是精神天賦的寶貝蘊力武者啊!

「隊長,我們探索先鋒隊伍損傷慘重,是不是與後續隊伍匯合后在繼續前進?各國的機甲代表和頂級高手代表已經快抵達我們的位置了,他們的力量也許可以應付那黑色機甲。我們就不信了,那傢伙的機甲不用補充星光、身體蘊力不會消耗!」一眾剩餘機甲的代表向黑白機甲提出建議。

「那傢伙沒那麼容易對付,剩下還能全力戰鬥的人跟我走,傷者和損耗太大者留下來與後續隊伍匯合!走!去那傢伙去的通道!」

┈┈

歐陽林在的通道里,歐陽林左手夾著上官姐妹,右手夾著上官夫婦,口中咬著唐刀拼了命地往裡鑽,心裡大罵道:「我靠,八尊你果然是個坑貨,個大坑貨!」

給讀者的話:

《漂流武士》這部動漫還不錯,雖然有些人物的思想與中國主流思想衝突較大 「我的笛子不是什麼時候都有效的,」李肥貓邊吃邊補充道,「如果人家專心對抗,就不能產生效果。而且對練過的人不能產生效果,還有就是我真的吹錯了、笛子裂了也不會有效果的。再說如果我沒吹完就被人家整死了怎麼辦啊?」

沐菱:「……」

說的也有道理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