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很囂張很狂妄的口氣。

「對不起學長,我們只是來這裡看熱鬧的,不打架……」

木牙加持著獅虎幻象,聲音卻是柔和的要命,實在格格不入。

「去你娘的我打的你就是個熱鬧」

龍捲風不知打出一道什麼靈訣,一股澎湃的靈力化作十六到了千米開外,速度簡直太快了,快的連陳落也沒反應過來什麼手段。

柄長劍瞬間襲來,只是剛祭出,木牙不知什麼時候就竄有些訝然的望著千米之外虛空中的木牙,不知他玩的什麼。

「喲呵,你跑的還挺快。」

龍捲風暴喝一聲,追逐過去,不過當他追過去的時候,木牙早己捎失的無影無蹤。

陳落看著,呢喃道:「都是奇葩啊.」

搖搖頭,投有停留,重新給自己加持了一個小迷霧陣又加持了一個疾風陣直接向裡面竄去,這幫學員加持過陣法后,真是無所顧忌,一個個都變成了好鬥的禽獸,喊打喊殺,一旦來這裡就別想安生,你不找別人麻煩,人家還來找你。

一路上遇見好幾個挑釁的,不過都被陳落甩開來,倒不是不想斗一斗,實則是他現在對自己的實力很模糊,擔心沒掌握好力道把人家給打死就太不地道了。

出定祭決。

天磯小靈界很大,陳落足足在裡面逛盪了一個多時辰終於找到一個適合實驗的地方,這裡像似一片老山林,靈識橫掃而去,發現諸多靈獸,並未探查到人息,確認無誤后,落在地上,整理了一下思緒。

需要實驗的力量有三種,一種吞天噬地的力量,一種是大曰靈元的力量,一種是巨門靈輪的力量,想了想,

先試試吞天噬地的力量究竟幾何。

念及此,閉上眼,深吸一口氣。

開始運轉吞天噬地,靈魂共振,祭以靈元,牽引靈輪,隨著振幅提升,大曰靈元滾滾運轉,巨門靈輪滾動起來。

周身光華閃爍,似若一頭餐餐猛獸的陰影,與此同時,陳落周身諸般毛孔在這一刻全部打開。

振幅增加,繼續運轉吞天噬地,餐餐陰影蔓延籠罩,躍過之處,花草調零衰竭,大地乾裂成沙,樹木枯萎,其內蘊含的精華化作零星光點全部通過陳落的毛孔湧入體內,繼續運轉,陰影繼續蔓延,繼續籠罩,正在熟睡的魔獸被籠罩之後,毛髮脫落,毛皮乾枯,血液蒸發,就連骨頭也都化為灰燼。


此間陳落的靈海內,被吸食而來的諸般精華全部融入大曰靈元,靈力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增長著。

終於,陳落停止運轉,當睜開眼時,卻被眼前的一幕震撼的從心靈深處感到一種恐懼。

死寂。

千米之內到處都充斥著一種死寂,是的!死一般的靜寂,因為周邊萬物再也役有任何生機,哪怕連一抹一絲都沒有,花草樹木,魔獸靈寶,大地萬物只要被陰影籠罩,所有的一切的精華都被吞噬的乾乾淨淨,生命精華,靈息精華諸般精華,全部都役有了。

死亡的靜寂,宛如深淵地獄一樣。

感覺太可怕了。

更恐怖的是當一陣微風吹來,他看見周邊的花草樹木竟然……竟然化為灰燼隨風而散,一點一滴的消散,所有的一切就像灰塵一般捎失在風中,短短一個呼吸的功夫,周邊千米之內只剩下一片黃沙。

作為世界級通緝榜上排名第九的人物,陳落也算見過大世面的人,可是此時此刻被眼前的一幕嚇的不輕,這種悄然無息就奪走生命精華的手段實在是……太驚驚了。

吞天噬地功法上記載被吞噬精華之物,皆會剩其表,也就是說,吸取了精華,但其表皮還會在的,可是怎麼會都化為灰燼呢?

猛然,陳落聯想到了大曰靈元。

他猜測到可能是自己以吞天噬地駕馭大曰靈元來運轉,樹木被吞噬精華后,其表皮隨之會被大曰靈力徹底碾壓成渣功法在運轉的時候,大曰靈元的靈力也會蔓延,那些花草為了測試自己的觀點,陳落又竄到前面的山林,這次役有運轉吞天噬地功法,而是直接運轉的大曰靈元,周身光華閃爍,同樣是一種陰影之光,就像天上的太陽被遮擋住了一樣只有陰影光華。

陳落全力運轉,陰影之光瞬間閃爍,如光與暗在頃刻間交替一樣,當光華梢失,睜開眼時,周邊千米之內,萬物全部潰散,望著這一幕,他終於知道為何無上純陽大曰靈元會被稱為最強大最霸道的靈元,這玩意兒真是太強大了,力量之大無與倫比,霸道的連三階魔獸乃至四階魔獸都沒有反抗的機會,因為這種力量本來就是一種光速,如陽光灑落,籠罩之下,便是大曰的力量。

「這他娘的也太恐怖了。」

望著在短時間內變成荒蕪沙漠的山林,陳落只覺頭皮發麻,他不是第一次被自己的力量嚇到,這一次尤為嚴重,簡直就是恐怖如斯。

「看來以後我要老實一點了。」

陳落琢磨著不管是吞天噬地還是大曰靈元,這兩個玩意兒不管運轉哪一個,都太恐怖了,一旦動手,他還真懷疑自己能不能控制的住,萬一剎不住,一失手把對方給宰了怎麼辦。

牙受有繼續想下去。

目的達到了,避免節外生枝,還是撤離的好。

亂逛了一會兒,陳落髮現一個嚴重的問題,自己好像迷路了。

忽然。

一顆般紅色的火球劃破夜空向這邊墜來。

「什麼玩意兒?

陳落看準方位,縱身躍起,在火球即將落地的時候,直接將其接住,仔細看了看,這玩意兒應該是一種寶器,上面還有六道火繩,而且火球上還有字,好像是繡球,正在研究著是什麼東西,感應到不對勁兒,抬眼望去,好傢夥,對面竟然湧來密密麻麻一群人,足有八九百人,他們的速度都很快,疾馳而來,很快就將陳落包圍。 謝禕禕主修的是內科,所以咽喉這一方面她並不是很擅長。

「不用挂號嗎?」柯喬幽的聲音已經比在車上的時候更低了,如果不是謝禕禕看著她的嘴在動,恐怕都不知道她在說話。

等柯喬幽又很費力地說了一遍后,謝禕禕道:「沒關係,這麼早一般人也不多。」

「除了喉嚨還有哪裡不舒服嗎?」話說著,手已經摸上了柯喬幽的額頭,「我天,這麼燙,你這都要燒傻了吧。」

柯喬幽笑笑,想說點什麼,謝禕禕直接比著食指放在她的唇邊,道:「別說話了。」然後加快腳下的步子直接下到2樓進了一間門口掛著「咽喉科」牌子的房間。

「張醫生,我朋友發燒了,而且好像喉嚨有些發炎了,你能幫她看一下嗎?」果然如謝禕禕所說,一大早科室裡面沒多少人,被喚做張醫生的是一個滿頭白髮的老人,聽完謝禕禕的話笑著招招手:「當然可以啊,來。」

問了一下柯喬幽的情況,然後又量了一遍溫度,檢查了一下喉嚨后,雙手交纏放著桌子上,看著謝禕禕道:「謝醫生,你朋友是扁桃體發炎了,發燒應該也是由此引起的,打個點滴就可以了。」

說完開了一張藥單,謝禕禕接過:「麻煩張醫生了。」

帶著柯喬幽回到她的辦公室,辦公室裡面有謝禕禕的休息室,謝禕禕讓柯喬幽坐下,隨後道:「我讓護士來給你打點滴,你在這裡坐著。」

柯喬幽點點頭,她實在是難受的有點厲害,嗓子發疼,腦袋也有點暈,身子也有點發虛,於是上靠著牆閉上眼睛。

過了大概10分鐘,謝禕禕帶著一個看起來年紀蠻大的護士進來了,輕輕地碰了碰柯喬幽,稍微彎下腰,平視著柯喬幽,柔聲地道:「柯柯不舒服可以躺著,王護士隔三個小時會進來給你換一下藥水,我去工作時你在這裡待著,中午給你帶飯過來。」

謝禕禕的休息室自然是會比病房乾淨舒適,加上柯喬幽有不小的潔癖,所以在這裡是最好的選擇。

柯喬幽點點頭,手伸出來讓王護士給她消毒穿針,謝禕禕站起身,看了一下手裡的表,又看了眼柯喬幽,問道:「你今天是要上班嗎?」待柯喬幽點了頭之後又問道:「請假了?」又是點頭。

王護士幫柯喬幽打完點滴之後收拾了一下東西:「謝醫生好了。」

謝禕禕笑著道:「麻煩你了,王護士,等會還要麻煩你進來換一下藥。」

「不麻煩,那我先出去了。」隨後捧著藥物走了出去。

謝禕禕等王護士出去把門帶上之後,才問道:「你有和辛談說嗎?」


謝禕禕看著柯喬幽脫口而出的口型:「什麼?」這個,需要告訴他嗎?

「你生病了,不應該告訴作為你男朋友的辛談嗎?」

其實如果謝禕禕沒有說起辛談,柯喬幽可能甚至都不會想起辛談。她以往如果只是小感冒發燒的話就吃吃藥有時甚至都不會告訴謝禕禕。 在她的認知里,生病這是一件可以自己處理的事情,沒有必要去麻煩別人。

謝禕禕認識柯喬幽這麼多年,自是也明白她在想什麼,看她現在一臉倦容的樣子,也沒再多說什麼:「你早上有吃飯嗎?」謝禕禕突然想起柯喬幽一大早就打給了她,大概沒吃飯就過來了。

果然,柯喬幽搖搖頭:「沒事,不餓,而且現在也不是很吃得下。」

謝禕禕沒有理會她的回答,徑直往辦公室走,隨後拿回一包吐司還有一個保溫瓶:「吃一點。」

眼神帶著不容否認的意味,柯喬幽也明白謝禕禕是不可能讓她不吃早餐的,於是就拿起吐司吃了起來,吃了兩個喝了點水,喉嚨實在痛得厲害,就朝謝禕禕搖了搖頭。

謝禕禕也知道扁桃體發炎想必喉嚨會很痛,也沒再讓她再吃:「要躺著嗎?」柯喬幽點點頭,謝禕禕幫她掀開被子隨後把她安置好在床上,她現在一隻手不能動也不怎麼方便。

「保溫杯放在桌上,渴了就喝一點,快八點了,我先出去工作。」柯喬幽點點頭,然後閉上眼睛,隨後聽到謝禕禕關上門的聲音。

謝禕禕的休息室很安靜,而對於生病的人,安靜的空間又極易讓人產生困意。沒多久,柯喬幽就睡著了,連王護士來換藥瓶都不知道。

睡得迷迷糊糊,忽然被一陣鈴聲吵醒,她從被子里伸出右手,掏出放在床頭的包里的手機,看到屏幕上是「辛談」兩個字。

接起,對面辛談溫潤的聲音傳來:「謝醫生告訴我你生病了,怎麼樣了?」

「扁桃體發炎,在醫院打吊瓶。」聲音低到柯喬幽甚至覺得自己都快聽不到了,辛談卻還是聽到了,而且語氣明顯地低沉了下來:「醫院的地址?」

柯喬幽隨後報了一個地址。

「好。」說完辛談就把電話掛了,柯喬幽也沒多想,看了一下時間,已經將近11點了。她平時早餐都要吃挺多的,不然工作的時候中午很容易餓,但大概是所有的感覺器官都被痛感所佔據了,現在也沒感受到明顯的飢餓。

閉上眼睛也沒有睡著,就躺著放空自己。

又大概過了半個多小時,柯喬幽聽到門被打開的聲音,看到辛談臉有些陰沉地走了進來,手上拿著一個明顯是餐盒的東西。

把餐盒放在床邊的桌子上,坐在她的床邊,語氣與剛進來時的陰沉完全不一樣,十分溫柔,臉也緩和了下來:「怎麼樣?餓了嗎?」

柯喬幽原本是沒有什麼感覺的,但聞到辛談帶來的餐盒裡的食物飄出來的舞蹈,開始覺得一陣飢餓。

點點頭,辛談扶她坐了起來,隨後在桌子上把餐盒打開,柯喬幽看看了,白粥,豆腐,青菜,胡蘿蔔,看起來十分清淡,明顯是給她特地買的。

辛談舀了一小碗粥,粥應該是剛煮的,還冒著熱氣,辛談拿起勺子,攪拌了一下,柯喬幽看著他像是要喂她吃的樣子,開口道:「你能幫我端著嗎?我右手可以拿勺子。」 「唉,這個傢伙的運氣實在太好了。

」「誰說不是呢,我們千辛萬苦追著繡球而來,沒想到竟然被他撿了一個大便宜。

」「那也沒沒辦法啊,誰讓人家運氣好呢,如果早知道繡球是向這裡拋來,我也會在這等著。」「我們要不要從他手裡搶回來。」

「繡球入手,代表著已然結束,這是龍鳳戲珠的遊戲規則,你敢搶的話,就是破壞規則,會被群毆的。」

周圍眾人議論紛紛,言語之中也只能嘆息這個加持迷霧的傢伙踩了狗屎運。「這位同學運氣實在不錯,恭喜恭喜。」

從人群中走出來一個加持著彩色迷霧的傢伙,經常混跡遊樂園的同學都知道他的綽號,彩色公子,名氣非常大,實力強,威望也高,算得上遊樂園的知名人物。

「怎麼了?」陳落不明所以,問道:「誰的繡球?」「既然是你搶到的自然屬於你,看同學如此一問,應該是今年的新學員?」陳落點點頭。「怪不得。」

彩色公子言語笑道:「既然你是新學員,那我不妨給你講講這繡球的遊戲,遊戲名為龍鳳戲珠,遊戲一旦開始,男方和女方分別拋出兩顆繡球,搶到繡球的男女雙方上擂台打鬥,贏的一方,可以向輸的一方提出一個要求,只要不違反倫理道德,輸的一方必須遵守,否則將會進入遊樂園的黑名單。」

這幫人可真是閑的蛋疼啊。陳落正欲說話,這時,虛空中又來了一群人,雖然都各自加持著陣法,不過從從幻象的美觀程度來分析,這些來人應該都是女學員,果然,來到這裡后,其中一個加持著狐狸幻象的女學員說道:「喂,你們男方是誰搶到了繡球?」「呵呵,狐狸,也不知道是你們女方的運氣太好,還是我們男方的運氣太差,這次搶到繡球的是一位新學員。」

彩色公子指了指旁邊的陳落。一聽是今年的新學員,女方歡呼了起來,新學員的實力自然無法與老學員相比,這樣以來男方戰敗的話,便可以要求他做一件事,這種喜聞樂見的事情,人人都很期待。「哇卡卡卡!原來是今年的新學員啊。」

那個加持著狐狸幻象的女學員笑的可真是頗為放蕩啊,說道:「你們猜我們女方是誰搶到了繡球?」彩色公子一干人等仔細看了看,卻是在女方人群中並未發現繡球的影子。

「狐狸妹妹,你就不要賣關子了,你們女方究竟是誰搶到了繡球呢?」「你們最期待誰搶到繡球呢?」這個叫狐狸的女學員應該是加持了什麼變聲陣法,她的聲音簡直充滿了嫵媚誘惑挑逗的口吻。

最期待?

「當然是狐狸你了,在遊樂園玩的同學誰不知道你曾經說過,只要你搶到繡球,只要有人能在擂台上將你打敗,你便會送上一個熱吻!」

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幾乎來遊樂園的玩的同學都知道狐狸曾經說過這樣一句話,可惜,狐狸的運氣好像一直都不好,幾十次了,從未搶到過繡球,對此,狐狸的怨念很大,男學員們的怨念更大。「狐狸,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彩色公子笑道:「難不成這次真是你搶到了繡球?行了,別賣關子,快說是誰搶到了繡球。」

「哇卡卡卡!看好了,正是姑奶奶搶到了繡球!」狐狸一伸手,手中赫然是那顆掛有六條火繩的繡球,看見這一幕,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彩色公子亦是如此,遊樂園的同學沒有人知道狐狸的真實身份是誰,但都知道這是一個很開放玩的很瘋狂的女人,他們一直都在等狐狸搶到繡球,等了足足差不多有一年多都沒有等到,萬萬沒想到這次開學頭一次遊戲,狐狸竟然搶到了繡球,可惜啊可惜啊,男方搶到繡球的不是自己,所有人都懊悔啊,彩色公子也是大為不爽,再次看陳落的眼神,已是充滿羨慕嫉妒恨!

沒有理會懊悔的男同學們,狐狸開懷的笑著,道:「喂,姐妹們,這次男方和我對戰的是一位新學員,你說我要向他提出什麼條件呢?」

「狐狸妹妹,人家畢竟是新學員,你可不能提出過分的要求啊,什麼滴蠟,什麼皮鞭那一套就不要玩啦。」「是啊,狐狸妹妹,就讓這位小學弟幫你按摩得了,說不定還能發生一段……你懂得。」

「狐狸妹妹,你不是一直嚷嚷著需要一個私人男內務嗎?

就讓他給你做一個月不就得啦,什麼生理的,什麼心理的都能幫你滿足啦。」狐狸的人緣似乎非常好,其他女學員紛紛打趣開著玩笑,聽的眾位男學員是一陣嚮往啊,如果這次搶到繡球的是自己多好啊,贏了可以得到狐狸的一個香吻,就算輸了給她做私人內務員也好啊,哪怕讓狐狸玩一次滴蠟什麼的也很爽啊,可惜,不是自己啊!「去去去去!你們沒一個正經的。」


狐狸揮揮手而後看向陳落,問道:「喂,小迷霧是?聽說你是今年的新生?嘖嘖……

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姑奶奶說過,只要搶到繡球的同學能在擂台上打敗我,姑奶奶就會送上香吻一個,至於你輸了的話,唔,姑奶奶暫時沒想好,等打完了我在告訴你。」

陳落雖然不是一個沉默寡言老實本分的傢伙,卻也絕對不是那種愛玩的人,他要玩,只玩自己感興趣的東西,比如陣法,至於這種遊戲,一點興趣也沒有。

「不好意思,我只是來這裡逛逛,並沒有參加這個遊戲,至於這個繡球,我壓根就不知道這玩意兒是做什麼的,只是順手接了下來,你們繼續。」

說著,陳落把繡球放在了地上。望著這一幕,所有人都懵了,似若沒有人會想到他竟然會放棄,對方可是狐狸啊,一個那麼開放的女學員,贏了她就可以得到香吻,即便輸了給人家做一件事情而已,一回生二回熟,說不定就能發展點感情什麼的,這麼好的事情,這個傢伙竟然竟然放棄了?

我靠!男同學們還沒有說什麼,女同學那裡就炸開了鍋。

「不知好歹的傢伙,你是什麼意思?怕輸嗎?」「哼!既然搶到了就一定要遵守遊戲規則,遊樂園從來就沒有放棄這個概念。」

那叫狐狸的女學員更是竄到陳落面前,嬌喝道:「臭小子,姑奶奶搶了一年的繡球,好不容易才搶到,你竟然放棄?告訴你,今天你必須跟姑奶奶打擂台,打也得打,不打也得打。」

旁邊彩虹公子也站出來,說道:「這位同學,看你是新學員,剛才的話我就當沒有聽見,不過我警告你,既然你到了遊樂園,就必須遵守遊樂園的規矩,如若不遵守的話,按照遊樂園的規矩,我們會將你抓起來,撤去你的幻象陣,把你綁在刑罰柱上,讓所有學員對你吐口水,這就是規矩,自遊樂園開啟以後就傳承下來的傳統。」

陳落一陣無語,這他娘的算是怎麼一回事兒,看所有人不依不撓,一個個都祭出了靈力,欲勢待發,似乎只要他再說一聲放棄,所有人就會一起動手。「都給姑奶奶讓開,我今天要好好的教訓一下這個臭小子!」狐狸一聲嬌喝,所有人全部後退,看來她是準備來硬的了。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方,如若陳落再不肯應戰的話,那就顯得有些矯情了,其實,並不是他不想打,只是擔心掌控不住自己的力量,不管是吞天噬地還是大曰靈元都太過恐怖驚悚,這玩意兒一旦祭出,簡直就是光速的力量,止都止不住。

嗯?

陳落忽然想到了巨門靈輪,他剛才只是實驗了吞天噬地和大曰靈元,並未實驗巨門靈輪的力量,書籍上記載,普通靈海一道靈輪的純粹力量大約在萬鈞左右,自己這靈海是乃界之靈海,不知靈輪蘊含多少均,想了想,決定試一試。「臭小子,看你是新學員,姑奶奶讓你三招,祭出你的寶器出手。」

狐狸似乎很自信,伸手凝衍符文,為自己加持了三個陣法,陣象閃爍,竟然是三個中級防禦陣,眾人一直都以為狐狸只是一個中級巫師,沒想到她竟然還是一個中級陣師,實在是厲害,場內知曉陣法的人都看的出來,狐狸加持的三個防禦陣皆不凡,尤其是第三個是乃金剛不動陣,不止防禦力驚人,聽聞還可以反噬力量。

「三招,如果三招能夠擊破姑奶奶的防禦陣,姑奶奶主動認輸!」防禦陣究竟有多強,沒有人知道,這取決於陣法的結構和加持者的精神力,沒有人知道狐狸是誰,更沒有人知道她真正的實力,所以誰也不知道三個防禦陣究竟有多麼強大,不過狐狸也算遊樂場的老人,想來,她能說出這番話,自然對自己的陣法很自信。他們卻不知道對面站著的這人不止是一位新學員,同時還是世界級通緝榜上排名第九的陣法大盜,以陳落在陣法領域的造詣,眼睛一掃,靈識一探,便可知道陣法的大概,站在那裡之所以遲遲不動手,是因為他不知道自己的巨門靈輪力量到底是幾何。

「你還是準備好自己的試煉令牌,如果我失手破了你的陣法,你一定要即時傳送出去。」陳落不知道自己的力量是幾何,擔心傷到對方,好心提醒,只是這話傳入其他人的耳中卻就不是這麼回事兒。 大概是病房格外安靜,所以哪怕其實辛談沉默的時間只有一兩秒,柯喬幽還是覺得氣氛有那麼瞬間格外地沉悶。

短暫的沉默后,辛談淡淡地「嗯」了一聲,把碗端到柯喬幽前面,隨後把勺子遞給她。

柯喬幽接過勺子,舀了一口,輕輕地吹了吹,隨後送進嘴裡,粥煮的十分軟儒香甜,但是一進入喉嚨,柯喬幽就覺得痛感加劇,沒忍住皺了皺眉頭。

辛談看她整張臉彷彿都要皺在一起,面色蒼白,終究放低了語氣,把她落在臉頰上的頭髮撥到後面,道:「慢點吃。」

右手拿起放在桌上的筷子,拿了一些菜放在碗里,讓她和著吃。

十分艱難的吃完了一小碗粥,柯喬幽覺得飢餓感消失了很多,也有了一些精神氣。

「還吃嗎?」辛談拿著空碗,看著她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