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影人,身死。

「死了?」王劍的心中很難受,他雖然沒有和影人說過一句話,但是他感覺和影人和默契,兩人一起為了贏得最後的勝利在血殺擂台上奮勇殺敵,可是眼下,影人死了。

雖然死了很多的屬下,但是影人的死,還是無法讓王劍釋懷,心中莫名悲痛。

「該死啊!」王劍目光帶著寒光,盯著甲仁,他要殺了此人,不顧一切,不管是為了影人報仇,還是為了最終的勝利。

……

「他,死了……他真正的做到了,為了獲勝,拼盡自己的一切!」麥羅城上,曲星大元帥看到這一幕,眼角落下了傷心的淚水。

之前還因為王劍射殺對方兩大頂尖好手而高興不已的克萊斯王國一方的人,這一刻,都是黯然神傷。

影人,死的好慘。

這一戰能獲勝嗎?那個甲仁的實力實在是太強大了!

而王劍之前接連大戰,消耗過度,甚至受傷了。

就在所有的人都是忐忑不安的時候,王劍動了,他朝著甲仁瘋狂的掠去。

他收了弓箭,因為他看出了甲仁的強大,弓箭對其無用,衝殺過去的過程中取出了無痕劍,他要殺了甲仁,為影人報仇,再也沒有一刻,王劍有這樣的衝動!

哪怕暴露無痕劍也在所不惜。

「為了影人而戰!」王劍紅了眼,低吼著。

「統領,小心。」看到這一幕,羅大河等所有的人都是驚呼了起來,他們每個人都是傷痕纍纍,但是都義無反顧的殺了過去。

他們要為統領保駕護航。

「來的好!」看到王劍殺來,甲仁的眼中帶著無盡的冷笑:「殺了我這麼多好兄弟,我正想為他們報仇!而且殺了你,這一戰,也要落下帷幕了!」

嗖!


甲仁也是朝著王劍衝來,王劍對甲仁有著無盡恨意,甲仁對王劍同樣如此。

兩人的成敗對高棱和羅天湖的戰局有著極大的影響,獲勝的一方,將有巨大的希望幫助自己的將軍取勝!

嘭~~~

甲仁手中的巨斧和王劍手中的斷劍碰撞在了一起。

轟~~~

恐怖的威力在這一刻爆發,王劍吐血倒飛了出去,而甲仁只是退了數步而已,這一次交手,在力量對拼中,王劍落於了絕對的下風。

「他的力量好強,他手中的巨斧材質也很不凡,雖然不是入品法器,可我不能催動入品法器的所有威力,也無法斬斷他的巨斧。」王劍一個翻身落地,虎口再次裂開鮮血流淌而下,他的心中一片陰沉。

「比剛才被我斬殺的影人強大一些,但也有限!小子,給我去死吧!」甲仁爆喝一聲,朝著王劍衝殺而來,氣勢如虎,彷彿可吞一切。


「口出狂言的傢伙,誰死還不一定,殺!」王劍也是爆喝一聲,不顧流血的虎口,迎了上去,這一劍,他用上了摘花式。

出劍若摘花,快狠准被王劍詮釋到了極限!

可是甲仁這一次出手也用了強大的招式,巨斧橫劈而下,碾壓以下,蠻橫霸道。

轟隆,猶如巨石裂開,帶著恐怖的巨響。

接著只見兩人都是閃電般的倒飛。

這一次,兩人鬥了個旗鼓相當。


「噗!」王劍口吐鮮血。

甲仁也是嘔出了幾大口血,甚至他還捂住了胸口,眉頭皺了幾皺,臉色難看了不少,這一幕被王劍看到了。

「看來你殺死影人,也不是一點傷都沒有受啊!」王劍擦掉嘴邊的血,冷笑道。

「哼,我雖然受了傷,但是斬殺你足夠了!」甲仁也摸了一把嘴,咬牙道,接著,提著斧頭再度朝王劍殺來。

他殺了影人,但是他也的確被影人給傷到了,而且還不輕,只是他一直咬牙忍耐,但是,他沒有想到王劍的實力會這麼強,竟然再度震傷了他,逼的他無法忍耐。

「是嗎?」王劍不屑譏諷,不願在口舌之爭上弱於對手:「我倒是要看看你還有什麼本事?!」

嗖!

王劍也是再度衝殺向對手。

甲仁有傷,他王劍就是全盛狀態嗎?當然不是。他消耗太大,已經超出極限了。

現在,他完全是憑藉不屈的鬥志再苦苦堅持著!

他不願輸,也不能輸!

因為在這裡輸掉,就代表著死亡!

不但自己死,夥伴也要死!

嘭!嘭!嘭!

王劍和甲仁在死拼,羅天湖和高棱也在死拼,其他的雙方士兵也在死拼。


王劍渾身傷痕纍纍,他催動了自己拈花劍法第二式——飛花式,但是甲仁也有恐怖的底牌。

「嘶!」王劍被斬中了胳膊,差點被斬斷,露著骨頭,獻血橫飛。

甲仁低吼,面色猙獰,也不好過,因為他被王劍刺中了胸膛,鮮血飛濺,只差一點就刺中心臟了,那樣的話,哪怕對方五臟六腑之中的心臟,煉成了金剛鐵骨也是要死。

因為王劍的長劍之中帶著恐怖的威力。

「去死!」甲仁咬牙忍痛怒吼,他的雙眼彷彿有無盡的火焰在燃燒,他手中的巨斧朝著王劍的腦袋猛地斬下,要將王劍給劈死。

「不!」無數人驚呼,這些人都是克萊斯王國一方的人,他們的眼中充滿了不甘和悲傷。

因為他們認定王劍要被斬殺了,和之前的影人一樣!

可是,下一刻所有的人都驚呆了,因為甲仁的巨斧並沒有劈在王劍的腦袋上,而是被王劍右手中的無痕斷劍輕飄飄的擋住,竟再也劈不下去了。

因為王劍的另外一隻左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了一把長劍,並且神不知鬼不覺的刺進了他的咽喉。

這是后發制人,更是——絕地反擊! 王劍絕殺對手,這引起了巨大的轟動,克萊斯王國一方將士,不管是麥羅城上的將士,還是擂台之上還存活的將士,此時都是振奮莫名,激動異常。

「他絕地反擊殺死了對手!」

「真是太好了,這一戰,我們應該勝了!」

「是啊,我們必定會獲勝!」

「不得不說,統領王劍實在是太強大了,連如此可怕的對手都被他給殺死了。」

「這樣要是還不勝,真是天理不容啊!」

「哈哈!打死這些王八羔子們!」

「殺啊!」

擂台之上的將士,都是士氣大振,對驚呆了的對手開始了大屠殺。

「不會的,不會的。」

「甲仁統領怎麼會死?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我們怎麼會敗?」

「這血殺擂台可是我們副元帥利用珍貴異常的捲軸召喚出來的啊!我們勝券在握的局面,怎麼會演變成這個樣子?」

「不!」擂台之上,一聲聲慘叫,哀嚎,他們統領的死,讓他們的心靈受到了巨大的打擊,因為甲仁統領是他們心中的支柱,是他們的信仰。

支柱坍塌,信仰破滅,他們也隨之崩潰了。

撲哧!撲哧!

一聲聲慘叫聲中,血殺擂台之上,很多巴沙特王國的戰士開始死亡。

不過也有人不願就此認輸,妄圖殺死王劍,來扭轉戰局,可是還沒有靠近王劍就被王劍的護衛團隊給搏殺了。

「刺花式!果然恐怖,雖然僅僅小成,但是威力就是大!當然也幸好我有空間戒指,可以瞬間召出另外一把長劍對敵,可以讓對手防不勝防。」王劍喘息著,眼中帶著慶幸,刺花式要是早點施展,被對手放備的話,不一定能夠成功,沒有空間戒指隨時召出另外一把劍,施展這一招,也是不能成功。

這一戰能否獲勝,王劍明白,關鍵是自己用好自己的所有底牌。

雙手都可以用劍,外加對手沒有空間戒指,這是一記很好的底牌,事實證明,這個底牌果然成為了絕殺對手的關鍵。

接著,王劍的目光掃向四周,看著屬下進行的瘋狂屠殺,他點了點頭,明白這一戰,想要獲勝,不難了!

他雖然也想動手,但是連番大戰,他已經消耗到了極限,渾身酸痛無力,彷彿要散架似的。

而且,他的重點是最為關鍵的戰場,也就是兩大將軍的戰鬥,這才是決定性的。

只有高棱死掉,才算是真正的勝利!

「哈哈,高棱,你們敗了!」羅天湖一邊和高棱大戰,一邊哈哈大笑。

「不到最後,還說不定!」高棱面色陰沉,他不願意就此認輸,瘋狂的爆發了。

他要在那些士兵死光前,不顧一切的殺死羅天湖。

轟!!!!

高棱目光猙獰,渾身出現滔天血氣,彷彿有火焰在灼燒,氣息比之前強大了數倍,只見他爆喝一聲:「殺!」

「你竟然燃燒了精純金血!」高天湖眼中帶著震驚:「你想拚死一戰?」

「看看是我燃燒精血而死,還是你先被我給殺死吧!哈哈!」高棱猖狂大笑,他的笑容之中帶著悲哀,帶著置之死地而後生的絕然。

其他的人不給力,他現在只能靠自己來扭轉大局,燃燒精純的金血,就算最後獲勝,也將對自己的身體造成巨大的傷害!

「我就算是死,也要拉你墊背,勝利終究會屬於我們!」羅天湖咬牙,眼中飈射出恐怖的光芒,轟!只見他渾身的氣血也是在瞬息之間旺盛了數倍。

羅天湖也燃燒了精純金血。

嘭!嘭!

兩人不顧一切的衝殺向對方,希望先殺死對方,兩人瘋狂大戰,血氣衝天,餘波肆虐周邊。

噗!噗!

兩人隨著血拚,受傷也是越來越重,一開始的時候,兩人的氣息都極為的恐怖強大,但是隨著大戰的進行,卻是在減弱,顯然,燃燒的精血太多,實力也是開始降低。

而這個時候,在擂台之上還剩下一百三十多人,這一百三十多人,除了高棱這個大將軍之外,其他的人都是克萊斯王國一方的。

雖然克萊斯王國一方,還有一百三十多人,但是這些人,傷勢都是無比的嚴重。

這些人看著瘋狂血拚的兩人,心情沉重。

「劍兄,請救我父親。」羅大河來到王劍身旁,臉上帶著痛苦,懇求道。

他很矛盾,他知道王劍消耗過度,要是再出手,怕是會有生命危險,但是他的父親……。

可他知道,此時能夠救他父親的只有王劍,其他的人就算一起上,想來也靠近不了兩人身邊,就被旺盛的血氣,或者戰鬥的餘波給轟殺了。

「我正準備出手。」王劍深吸一口氣,笑著點了點頭。

這一會,其他的人都在大戰,他在休息,雖然沒有恢復多少,但是,干擾到高棱和羅大河的戰鬥了。

所有的人都是看著王劍,很心疼,但是他們卻是沒有開口,因為他們都知道,只有王劍出手才能夠影響到兩人的大戰,其他的人全部死掉,也是沒有王劍一個人出手有效果。

羅大河低下頭,對王劍,他感覺很慚愧,同時他心中暗暗發誓,這一輩子追隨王劍,可以為其而死。

嘩!

只見王劍的手中光芒一閃,一把閃爍著點點雷光的長弓出現在了他的手中,這是從倉庫之中取得的威力最強的一把弓箭——驚雷弓!

需要二十石弓以上的力量才能夠拉開,比青雲弓還要恐怖一些的驚雷弓!

因為驚雷光耗費的力量和精力太大,而且,拉開的過程還要承受其中封存的雷電打擊,所以,王劍之前才沒有使用這把弓。

現在為何使用驚雷弓,而不是之前使用的青雲弓,這是因為青雲宮雖然能威脅到此時的高棱,但是效果不大,一旦失敗,到時候高棱有了心理準備,怕是再出手也不一定能夠成功。

為了保險起見,為了一擊斃命,王劍考慮了片刻,最終還是決定使用這把驚雷弓,早點殺死高棱,也是防止再有想不到的驚變。


因為王劍被一次次的驚變給弄怕了,或者的話,他還是不會在現在這個糟糕的身體狀態下使用代價巨大的驚雷弓! 嘩!

一支青色的羽箭出現在了王劍的手中,這支羽箭不是普通的青銅羽箭,而是加強版的青銅羽箭。

這種青銅羽箭,王劍手中的數量也不是太多,只有十支!

這是因為加強版的青銅羽箭不好打造。

每一支都價值連城!

王劍盯著瘋狂大戰的兩人,主要是盯著高棱,怒拉驚雷弓,弓成滿月,突然只見他眼眸一縮,下一刻,嗡!弓弦急顫,轟鳴聲起,青銅羽箭飈射而出。

只見青銅羽箭之上,雷光乍現,猶如一道驚雷憑空出現,射向高棱。

噗!

下一刻,青銅羽箭命中目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