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張貴妃笑笑道:「你明白就好,這後宮里的女人,心機可是比你們這些朝堂上的大臣還要深,她們若是真要藏這麼危險的東西,是絕對不會藏到自己身邊的。」紀剛恭敬的回道:「貴妃娘娘說的是,微臣也是這麼想的,所以,微臣才想徹查皇宮中的每一個角落,包括那些不起眼的地方。」

張貴妃笑笑道:「怪不得陛下一直都誇紀大人做事他最放心,現在看來確實是不假,能偵破如此大案,也的確是非紀大人莫屬了。」紀剛連忙謙遜的說道:「多謝貴妃娘娘的誇讚,也是陛下垂愛,微臣只能盡心竭力,不敢絲毫懈怠。」

當這群仍然在圍著錦衣衛吵鬧不休的老太妃看到一身鎧甲手扶刀柄的張貴妃領著一隊挎刀宮女走來時,也不由得愕然了。張貴妃也的確像個出征的將軍一樣來到陣前,面色肅然的環視了一圈眼前的女人們。

人群被她的眼神逼視的漸漸安靜下來,張貴妃才大聲說道:「各位老太妃且聽我說,如今陛下不在南京,我就只有替陛下管好內宮,既然賊人已經潛入南京圖謀不軌,連漢王殿下都已經遇刺了,那此事就絕對小不了,更何況,徹查內宮也是為整個皇城的安全。」

張貴妃說道這裡,倉啷一聲拔出了長刀慨然說道:「這是當年陛下賜給燕山護衛的特製長刀,我有幸也得了一把,還用它殺過敵!今日我便告訴所有人,賊人已經潛入皇宮,皇城也是危機四伏,那這內宮就是我的戰場,所有膽敢阻撓排除隱患的便都是我的敵人,那我就只有用這燕山護衛的長刀和她說話了!」

這話一出,老太妃們面面相覷,也無人再敢出言反駁,紀剛也不由得在心裡暗嘆,還真是一物降一物啊!張貴妃最後冷冷說道:「如果老太妃們沒有意見了,就請速速回到自己的居所靜候,也千萬不要有什麼異動,否則都將視為通敵!」

這一下,人群中很多人的臉色就不太好看了,張貴妃看在眼裡冷冷一笑道:「我會讓紀大人保證不損壞你們的財物,至於有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只要不在此次的搜查之列,紀大人也會當做沒看見的,紀大人,是否如此啊?」

紀剛連忙躬身回道:「貴妃娘娘說得極是,微臣一定遵命執行。」張貴妃點點頭道:「好,既如此,為顯公允,就請紀大人從我的萬安宮開始搜吧!」

——未完待續,敬請關注——

~~~~本文為篇長歷史小說《大明危局》第五卷「大明危局前傳」章節,如果覺得還不錯,敬請點擊下方書名加入書架訂閱更新~~~~~

###現在所廣為流傳並讓大家深信不疑的說法是明太祖朱元璋處死了自己所有的嬪妃陪葬,還給出了具體的數字——四十六個嬪妃,但這在任何一部史書上都沒有記載,按《太祖實錄》和《大明會典》中所記載的孝陵中陪葬嬪妃,有兩人是早已經過世先入孝陵的,只有三人(小李賢妃、李淑妃和翁妃)是朱元璋駕崩前賜死陪葬的,而其他有子嗣的嬪妃則是在壽終正寢死後才入孝陵從葬的,至於現在流傳的四十多個嬪妃殉葬的說法,大概是將和這三位妃子一起自縊陪葬的四十個宮女也算成嬪妃了#

另:受影視劇影響,現在一般人都覺得明清時期的貴妃是住在翊坤宮,但其實翊坤宮是在明朝嘉靖時期才改的名字,而此前一直是叫萬安宮。還有,后妃們從來不會自稱「哀家」或是「本宮」,更不會自稱」臣妾」,皇後會自稱「吾」,而其他嬪妃都是自稱「我」。###

。 不過規模小,老爺子完全不看在眼裡,而現在,自己就要被打發到非洲了。

非洲是什麼地方,他當然知道了。

老爺子這一下,是徹底的不會信任自己了。

但是,能夠繞自己一命,估計已經是陸懷國念及多年感情,跟自己一隻眼睛,才鬆了口。

他看著坐在沙發上的陸卿寒,心裡依舊發憷。

陸卿寒,給他的感覺,跟陸老爺子一樣,帶著強勢的壓迫力,他說道,「達叔對不起,達叔養了這樣一個兒子,有愧與陸家,我這就清理門戶!」

陸卿寒站起身,英俊的臉上彷彿像是凝結的冰「既然江旭是你的兒子,自然是交給達叔處理了。我還叫你一聲達叔,完全是你為了爺爺瞎了一隻眼睛,你兒子做的事情,哼,足夠讓他,徹底的從北城消失了。」

他說完,送秦久嵐去了房間。

客廳裡面,江旭趴在地上,似乎已經知道了自己的結局,他哀求的看著父親。

哭的臉上鼻涕眼淚都有。

事已成定局。

陸庭瑋萬萬沒有想到,秦久嵐舉辦慈善晚宴,水晶燈砸落,也是江旭跟沐舒羽搞的鬼。

他嘆息一聲,「江達,你好自為之吧。」

江達看著陸璟榕。

陸璟榕似乎也是很失望。

江達一怔,唇瓣顫抖。

陸璟榕臉上的震驚已經褪去了,這一場戲,她覺得荒唐而震驚,自己的家裡,竟然有這樣的人,沐舒羽啊,真的是騙了所有人。

江達跟江旭,讓她失望極了。

她一句話沒有說,走了。

江達帶著江旭回到了地下賭場,江旭以為自己沒事了。

「爸爸,我真的沒有想到沐舒羽竟然什麼都敢說,我真的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個樣子?你說陸老爺子是不是不會放過我們啊,你可以救我啊!我們現在回到賭場了,是不是已經安全了?我聽不懂是什麼意思,你以後要去非洲嗎?」

江達帶著江旭來到了賭場裡面的一間暗廳裡面。

這一間暗廳,是專門處理不聽話,或者欠了賭債不還的人。

手段有點殘忍。

一進去,就一股子鐵鏽味。

江旭之前也在這裡折磨過其他人。

江旭有些意外的看著江達,「爸爸,我們來這裡做什麼?」

「江旭,你知不知道,我這幾年,為了培養自己的勢力,付出了多少努力?」

沒等江旭說。

江達冷笑,「可是,這一切,就在今天,全部都毀了。」

江旭很天真,「我們不是都好好的回來了嗎?以後你東山再起就是了,我保證,不會在跟那個沐舒羽聯繫了。」

江達拿起來鐵棍,這一根鐵棍,粗2厘米,長一米,甩在人身上很疼,打下去最輕的都是淤青一片,重則骨折內臟出血。

此刻,他重重的掄在了江旭的身上。

「都是你!我怎麼樣了你這樣一個廢物!」

「你這樣的廢物怎麼會我是江達的兒子!我當初就應該掐死你!現在我什麼都沒有了,還要被分去非洲那種鳥不拉屎的地方,每天被陸氏的去監視著。」 第二百二十九章草率了

「登上第六級台階就能省下後面所有關卡了?」

等到聽完中年男子的介紹,雲逸凡的眼神猛地一亮,心下開始思索起來。

「小傢伙,你現在可以開始了,祝你好運。」中年男子的聲音再次傳來,打斷了雲逸凡的思緒。

「那個……石前輩,弟子斗膽問一句,如果能夠登上最後面的三階台階,那麼是不是會有更多的好處?」

雲逸凡略作沉吟,突然張口問道。

「最後三階?」聞言,中年男子搖了搖頭,「好處自然是有,既然你問到了,那就跟你說說也無妨。」

他的面色正了正,繼續道:「這十級台階,前面的六級單純就是對力量的考驗,只要你的基礎足夠紮實,那麼登上第六階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可從第七階開始,考驗的就不再是力量了。」

說到這兒,他的目光閃了閃,「如果能登上第七階台階,並且在上面停留超過半刻鐘,那麼就能獲得加入執法隊的資格,到時候成為執法隊的一員,基本上就是半個核心弟子的身份了,今後的成就不可估量。」

「執法隊?那又是什麼?」

雲逸凡眼神一亮,下意識地繼續問道。

「執法隊乃是天命宗的特殊機構,執法隊成員的地位,介於內門弟子與核心弟子之間,待遇要比內門弟子好很多………」

說到這兒,他突然搖了搖頭:「行了小傢伙,你也用不著問這麼多,只要你能夠成功進入內門,屆時自然什麼都知道了,現在問再多也是毫無意義。」

「是晚輩唐突了。」

雲逸凡聞言,趕忙正了正神色,目光重新看向面前的台階。

「前輩,晚輩開始了!」對著中年男子知會一聲,他最終不再遲疑,這便直接邁動腳步,朝著台階上面走了上去。

輕輕地踏上第一級台階,頓時,一股大力猛地從台階下方傳來,力量差不多在八萬鈞左右,並未達到靈力境的標準。

不過這突然間的一個加力,著實讓人有些難受,看來,這應該就是給接受考核之人熱身用的,畢竟,一下子把力量加到最大,肯定會讓人有些受不了的。

雲逸凡沒有遲疑,直接邁過第一級台階,輕鬆地來到了第二階!

「嗡!!!」

就在他的兩隻腳全都踏上第二級台階之時,恐怖的吸力瞬間包裹全身,那種感覺,就像是有一座山突然從頭頂壓下來一樣!

「十萬鈞!這就是靈力境一重天的最低標準了啊!」略一感知,他就已經感受到,這第二級台階的吸力剛好是十萬鈞,而這正是武者進入靈力境之時的最低力量!

「再來!」

區區十萬鈞的力量,對於他來說當然什麼都不算,想都不想,他這便直接邁動腳步,登上了第三級台階!

「嗡!!!」

雙腳踏上第三級台階,周圍的力量再次加磅,卻是直接增加了一萬鈞,達到了十一萬鈞的級別!

十一萬鈞,雖然只比靈力境的最低標準多了一萬鈞而已,可這一萬鈞的區別,可謂是天差地別,只要基礎稍稍差那麼一點兒,這一關基本上就得跪了!

「咦?不錯么,竟然這麼快就登上第三階了?看來這小傢伙的基礎相當的紮實啊!」

眼見雲逸凡這麼快就登上了第三級台階,一旁的中年男子眼神一亮,不由得暗暗點頭。

能登上第三級台階之人有不少,可能像雲逸凡這樣,這麼快就直接上到第三階的還真不多,由此可見,雲逸凡的基礎的確很紮實。

「嗡!!!」

就在這時,台階上的雲逸凡又動了,幾乎連停頓都沒有,他便是直接邁動腳步,登上了第四級台階!

「十二萬鈞!果然不出我所料啊!」

雙腳踏上第四級台階,雲逸凡嘴角一挑,心下閃過一絲瞭然。

正如他所猜測的那樣,這第四級台階又增加了一萬鈞的力量,這一級的力量,恐怕足以壓垮大多數靈力境一重天之人!

「第四階了?這就上第四階了?!」

一旁,中年男子的面色微微一呆,卻是沒想到雲逸凡竟然這麼快就登上了第四階!

能夠登上第四階的一樣有不少人,可多數人都會在第三級台階緩上半天,這才敢登第四階,而像雲逸凡這樣停都不停直接上的,實在是太少太少了。

「嗡!!!」

然而,就在他心下驚異之時,台階上的雲逸凡竟然再次邁動腳步,居然已經到了第五階!

這還沒完,登上第五級台階之後,雲逸凡只是稍作停頓,然後直接邁動腳步,登上了第六級台階!

「什麼?!第………第六階?這小子直接上到了第六階?!!」

雙眼猛地瞪圓,中年男子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短短數息的時間,雲逸凡竟然一口氣登上了六級台階!這一刻,他突然感覺有些口乾舌燥,心下不受控制的興奮起來!

登上第六級台階意味著什麼?

別人不知道,可他是知道第六級台階上的壓力有多恐怖的!

十五萬鈞!

這第六級台階,正是以靈力境二重天的標準設置的!

一個靈力境一重天之人登上第六級台階意味著什麼?

當然是意味著,這個人有著越級挑戰的能力啊!多少年了?天命宗已經多少年沒有出現過能夠越級挑戰的人物了?

「天才!這小傢伙居然是一個能越級挑戰的天才?!」

越級挑戰!

這是所有武者都夢寐以求的天賦,而但凡能夠做到越級挑戰之人,那就是當之無愧的武學天才!

天命宗歷史上出現的越級挑戰天才,哪一個不是驚才絕艷之輩?

別看在靈力境之時,越級挑戰似乎顯得無關緊要,可到了後面的境界,尤其是到了元丹境,那個時候,一個能夠越級挑戰的天才,區別可就一下子完全凸顯出來了!

要知道,從化海境到元丹境,武者的力量可是一下子會提升十倍的!

而不同的基礎力量,提升十倍之後會是什麼區別?相信是個人都能想象的到。

「草率了啊,這第六級台階的力量竟然達到了十五萬鈞?」

就在中年男子震驚之時,台階上的雲逸凡嘴角抽搐,心下不難免有些無語。

他萬萬沒想到,這第六級台階的壓迫力,居然達到了十五萬鈞的地步!十五萬鈞之力,那豈不就是靈力境二重天的實力了么?

說白了,他這一下,竟然直接暴露出了靈力境二重天的力量,如此一來,他恐怕想低調都低調不成了!

「哈哈哈,好好好,恭喜小兄弟,你現在已經是天命宗的正式成員了!」

就在這時,一聲長笑突然響徹整個大殿,卻是一旁的中年男子已經從震驚中回過神來,滿臉親切地對著雲逸凡道!

「小兄弟?這就成了小兄弟了?!」

聽到中年男子對自己的稱呼竟然一下子變成了平輩論交,台階上的雲逸凡臉皮一抖,心下頓時瞭然。

。 儘管藕州聯盟已經竭盡全力撤離方舟上的人員。

可是因為方舟上的人員實在太多。

哪怕藕州聯盟發動了所有的資源,依然遠遠不夠。

此時,距離超級海嘯來臨還有兩個小時,可是方舟上滯留的人還有一億五千萬。

也就是說,藕州聯盟在兩個小時之後,也就撤離了五千萬人而已。

當然,兩個小時撤離五千萬人,也與方舟上人員不配合有很大的關係。

每當有直升飛機落在方舟之上,定然會引起混亂。

無數的人湧向方舟,想要率先登上飛機。

也正是因為這樣,導致飛機起飛的次數逐漸減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