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張艷聽見張琴的話后,也沒有停住腳步,也沒有回頭的離去了。

張琴想著剛才張艷說的話后,要把牛哥交給自己和倩倩,心裡瞬間變的愉快起來,艷姐姐放棄了牛哥,自己不就有機會了嗎?

張琴走到牛亮身邊,伸手牽著牛亮的手呵呵笑道「牛哥!艷姐姐生氣走了,不過你放心吧!還有我和倩倩呢?」。

牛亮手被張琴一握,張琴的手很有肉感,很柔軟,很有溫度,輕輕一碰上就有一種舒服的感覺,牛亮想甩開張琴的手,但聽了張琴剛才關係自己的話后,心想算了,才剛剛得罪張艷,現在如果自己甩開張琴的手,那麼肯定會得罪張琴,牛亮想想自己的任務,想想阿鳳姐姐還在她們掌控著,不能太絕情了,一個大男人,吃點虧算什麼呢?又不會要自己的命。

張琴見自己主動牽牛亮的手后見牛亮沒有拒絕自己,心裡甜蜜起來道「倩倩……你也過來啊!我們三個人一起逛一下海邊得回去了!晚上還要聽課呢?」。

倩倩呵呵笑著,牽著牛亮的另一隻手,牛亮也沒有拒絕,一起走了一會後,發現從自己身邊路過的男男女女投來不友善嫉妒羨慕的目光后,牛亮發現自己這樣左擁右抱的會不會太囂張了一點,不行啊!

自己得低調一點,不能惹麻煩上身。

走了一會,牛亮突然道「琴琴,倩倩,天太熱了,我們還是放手各走各的吧!」。

牛亮話出口后,才甩開二女的手,這叫先禮後兵。

。 巨大的力量直接掀飛了村上野。

丈米之遠,他重重的砸了台階之上,

落地之後,他只感覺手臂上傳來陣陣的巨疼。

低頭一看,那根帶著血肉的斷骨,正明晃晃的顯露在空氣之中。

「啊!」

痛苦的嘶吼下,村上野滿頭儘是汗水。

「給我宰了他。」

一聲令下,手下們便立馬朝著林漠,圍攏了上去。

就在林漠圈踢之時。

得知這邊消息的吳玄與長樓也趕了回來。

雖然暴走族的一眾打手,也都是練家子。

但三人都是武學高手。

一番手腳之後,上百人的大隊伍,便全被林漠三人干趴。

戰鬥落下帷幕。

林漠便立馬衝進了房間。

看到癱坐在沙發之上,滿臉蒼白的敦煌聖女。

林漠便猜到了,這肯定是因為突破的關鍵時刻被打斷。

體內靈氣便開始肆虐的衝擊經脈與內臟。

用行活來說,就是走火入魔了。

「怎麼樣,感覺還行嗎?」

一邊說著,林漠直接將手指搭在了她雪白細嫩的手腕之上。

聽到林漠的話語,敦煌少女緩緩睜開雙眼。

雙目之中已然漸漸失去了神色。

林漠看著對方這副模樣,自知情況危機。

「你身體情況不容樂觀。

體內這股紊亂的靈氣必須要馬上施針,將其引導出來。」

此時,敦煌聖女顯然也想到了,即將發生的事情。

只是情況危急,已經由不得她選擇。

無奈之下,她也只能羞澀的點了點頭。

得到對方的同意。

林漠一把將雪蓮從沙發上抱了起來。

「小和尚,守好大門。

我要為雪蓮姑娘療傷,任何人不得打擾。」

說著他便抱著敦煌聖女走進了後者的閨房。

然而等到林漠將雪蓮放置在床上之時,這才意識到了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

此番施針,大部分關鍵穴位都在雪蓮的小腹與胸口。

若是想要施針,就必須破除對方的衣服。

而其他幾名隱宗弟子中,同為女性者寥寥無幾。

並且都因為戰鬥的牽連,也是有傷在身。

男性之中,最適合之人,也只有小沙彌。

然而經歷過一番搏鬥,此時的小沙彌也只是強撐著而已。

哪還有精力為雪蓮施針治病。

時間緊張,想要請外援也明顯來不及了。

林漠想來想去,似乎也只有自己的適合。

如此也只有自己動手了。

「雪蓮小姐,情況危急,我只能得罪了。」

這個時候,躺在床上的雪蓮也明白事情的嚴重性。

便也是輕輕的『嗯』了一聲。

不知道是因為害羞,還是虛弱。

經雪蓮同意。

林漠便取過了一把剪刀。

小心翼翼的為敦煌聖女一一退去外衣。

等他放下剪刀,此時的雪蓮上半身便只剩下了一件薄薄的內衣。

而那潔白若雪以及傲人的雙峰,便明晃晃的出現在了林漠眼前。

看著眼前這漣漪的一幕。

林漠再次深吸一口氣,驅散了腦海中的各種雜念之後。

這才將銀針取了出來。

到了這個時候,房間之內便沒有任何的話語。

林漠對應著雪蓮幾處穴位一一落針。

丹田之處以及其他部位也還好說。

畢竟林漠還能依靠真銀針的長度,避免觸碰到雪蓮的肌膚。

然而等到開始為胸口施針之時。

有些特殊的部位卻讓林漠極其尷尬。

雖然他已經極力控制,但或多或少的手背和指尖。

總是不可避免的觸碰到了雪蓮的敏感部位。

而每每出現這樣的接觸,雪蓮的身子也總是忍不住的微顫。

這邊讓林漠更加的尷尬,更加的窘迫。 青年氣呼呼地走到沙發邊坐下。

一個脖子上有紋身的男子走了過來,低聲道:「公子,這姓林的,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竟然與咱們萬家為敵,這簡直就是尋死嘛!」

「要不要通知家族高手,直接解決了他?」

青年直接瞪了紋身男一眼:「願賭服輸,他打贏了我,帶走他妻子,這有什麼問題?」

「你通知家族高手殺他是什麼意思?讓外人覺得我輸不起?」

紋身男連忙道:「公子,我不是這個意思。」

「只是,這林漠號稱廣省之尊。」

「您這樣輸給他,豈不是顯得咱們萬家連一個廣省都搞不定。」

「這要是傳出去,恐怕就會辱沒了咱們萬家的名聲……」

青年面色一寒,直接摔了手裏杯子:「你這是在教我做事?」

紋身男匆忙躬身:「屬下不敢,只是……」

青年憤然道:「不敢就閉嘴!」

「該如何做事,我心裏有數,用不着你來教!」

「滾出去!」

紋身男一句話不敢說,弓著身子離開了。

走出大廳,紋身男終於直起身體,眼中閃過一道怨毒。

他憤然瞥了大廳的方向一眼,轉身走到了後院一個房間。

房間里有一個身材矮小的男子。

紋身男走進來,他連忙走到門口,四處張望一番,見沒人注意,這才關上房門。

「豹爺,事情辦的怎麼樣了?」

「那姓林的,死沒死?」

矮小男子興奮地問道。

紋身男面色鐵青,搖了搖頭:「沒有!」

矮小男子面色一變:「怎麼沒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