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廖依玲上次在養老院裡面讓他拜師,難道是為這個事情來的?他並沒有答應廖依玲啊。他那只是抵抗不過,沒有反對而已。李鑫岩不知道廖依玲和林子聰之間的關係,自然猜不到這一層的緣由。

廖依玲拂了拂額前的髮絲,仰頭道:「具體來說呢,我還可能還欠你點,這些呢,小意思,我用不上的廢物,算是上次事件的補償。這兩天看你挺忙,所以沒來打擾你而已,今天看你這邊情況好一點就送過來了。明天吧,我會來找你,嗯……還剩下的人情,還得還你。好好準備下,一定要收好。」

「人情?」李鑫岩詫異問道。他有這反應過來了,他被奎音弄暈過去,一定是林子聰沒有發作廖依玲,廖依玲把這當做了欠李鑫岩的人情。

廖依玲一把拉過正想跟李鑫岩套個近乎的奎音,將他甩到副駕駛位置,自己跳上車,拋下一句「明天你就知道了」就消失在國地道中。

李鑫岩看著車開走,也沒完全想明白這其中的邏輯關係,隨後搖了搖頭,隨她去吧,自己手裡還有一堆事,管不了那麼多了。有人送東西,反正都是承林子聰的情吧。

回到行動組的組建這件事上來,李鑫岩留給自己的事務,一個是訓練,一個是指揮模式的組建。

無論物資如何、單兵戰力如何,打仗的時候必須所有力量攥成拳頭,才能發揮隊伍的全部能力。普同通軍隊如此,特種部隊亦是如此,而指揮模式的建立跟指揮官的性格息息相關,所以沒有人這個問題上能夠替代李鑫岩,也就是說,如果李鑫岩想要建立自己的行動組,就必須自己來制定行動組的戰鬥模型,不能假借他人之手。與指揮模式相配合,訓練就是戰鬥指揮模式的演練。

對於這個問題,李鑫岩在吳坤的記憶裡面翻了很久,最終得出一個結論,在這個問題上,吳坤的理解或許不夠全面。或許是受到林子聰組建行動組的原始思想的影響,他將訓練和指揮的重點放在了單兵的能力上。而這基本上是12支中絕大多數行動組的一致觀點。這一點在李鑫岩一進去第十二行動組就體現出來了,李鑫岩的棧道攀爬能力十分突出,讓行動組的隊員們很是羨慕,這便是典型的個人英雄主義的體現,更是單兵戰力思想的體現。

但是,打仗不是個人行為,靠單兵戰力面對無窮無盡的敵人,怎麼看都是笑話。這世間,沒有神。所以,在偷襲機械部隊基地的事情上第12行動組尚能打敵人個出其不意,但是到了z市廢墟之上,行動組基本上就沒有用武之地,只能躲在後方!

在對抗機械城的硬仗中,絡海城的方式似乎更好一些。但他似乎走向了另一面,過於強調力量和對抗,缺少了機動靈活性。畢竟,林子聰手底下的是行動組,是單兵力量稍強而總體個數劣勢的一種戰鬥團體,每少一個人那都是令人心疼的損失,所以他的這種組隊方式、戰鬥模式、指揮方式也是有問題的。李鑫岩覺得,他應該找出新的指揮模式來建立自己的戰鬥團隊,否則後面還會面臨更大的危機。

十一月十一日終於到來了。

而這一天,也是林子聰跟軍部總部的特派員攤牌的日子。

考慮到跟特派員們扯皮大概是這一天都完不了的事情,林子聰自己就決定不參加重建第十二行動組的儀式了,而是全權委託龍翼去完成這件事。他雖然是副官,但也是將軍級別,自然也沒什麼問題。況且這麼多年來行動組事無巨細都是他在後面一手操持,深得所有人的尊敬,除了林子聰也沒有人能比他更合適了。

。 虛空之水。

看到這滴水的瞬間,蕭越便確定了它的來歷,正是虛空之水。

其水滴上時刻溢散出的空間能量,他在小哈開僻傀儡工場時曾經感受過。

只是虛空之水的空間能量雖然更純粹,卻如同無根之木,明顯不如小哈的力量那般雄渾。

此物正是蕭越及需的。

金絲帛中,蕭越只修鍊了不朽之錘,後面的內容被加持了三道封印。

要解封,需要三樣東西,其中一樣就是虛空之水。

「看來這次交易真是賺大了。」

蕭越暗暗感慨,再次看向孫建業:「這滴水,可以換三枚儲物戒指。」

依舊是那麼心黑,而孫建業依舊是那麼滿意,簡直超值。

他不是沒想過討價還價,但最終還是決定求穩,萬一把蕭越惹怒了轉身走人就麻煩了。

等劉姓軍人記錄好。

蕭越直接拿出記載著不朽之錘的金絲帛,取過虛空之水倒在了上面。

咔嚓。

一聲只有蕭越能聽到的聲音傳來,金絲帛明顯發生了一些發生,肉眼可見的有更多文字在金絲帛上顯現出來。

現在不是察看的時候,他不理會孫建業好奇的眼神,不動聲色的將之收好。

之後蕭越沒再找到心動之物,只是用七枚儲物戒指將那塊火紋精鐵交易到手,便捧著星辰之樹走出了二號地庫。

孫建業滿臉遺憾,寧清茹事先通知過,蕭越手中有三十枚閑置的儲物戒指。

如今只換到二十枚,明顯沒有達到目的。

就在他的失望之際,蕭越後面的話讓他體會到了什麼是驚喜。

「孫師長,我這裡還剩十枚儲物戒指,換你這第一地庫所有的凶獸晶核。」

「真的?」孫建業確認蕭越沒有開玩笑,大笑道,「沒問題。」

晶核而已,雖然現在國家正在研究晶核的作用,而且出了一些成果,日後晶核的作用必定越來越大。

不過晶核換出去可以再從凶獸身上得到,儲物戒指卻沒辦法通過其它方式弄到。

何況蕭越要的只是北方戰區的晶核,華夏還有其它幾大戰區呢。

第一地庫的所有晶核被蕭越收了起來,在戒指內堆成了一座小山。

蕭越不禁感慨人多力量大的好處,他殺凶獸很容易,卻不像軍方這樣時刻面對凶獸。

凶獸才降臨一個多月,國家就積攢了這麼多好東西,他準備以後沒事的時候,就拿出點東西找軍方交易一下。

「孫師長,能幫我找個安靜的房間嗎?我要閉關修鍊一段時間。」

蕭越手捧星辰之樹,感覺它的生機時刻都在溢散,心疼的不得了。

從這裡回烽煙用不了十分鐘,他可一秒鐘都不想再等了,再說天使傀儡的事情還沒和軍方達成一致,不能急著回去。

……

一間安靜的屋子裡,蕭越盤膝而坐,周身散發出熠熠生輝的星辰光芒,在他身前擺放著星辰之樹。

陡然,他手臂一揮,一股濃郁的星辰之力飛出。

星辰之樹一顫,九片彷彿道盡了宇宙運轉規律的葉子刷刷作響,一片金黃色的光芒溢散開來,充斥了整個房間。

蕭越眼中一喜,有效果。

果然,星辰之樹需要吸收真正的星辰之力才能生存下去。

此樹傳聞紮根於宇宙星空當中,時刻吸納純粹的星辰之力。

放在地球上,星辰之力稀簿,根本不足以讓星辰之樹完好的存活下去。

好在蕭越修鍊的是純粹的星辰族功法,星辰之力要多少有多少。

翁翁!

隨著星辰之樹吸納的星辰力量越多,表面的金芒愈加強盛,九片葉子上的景象,似乎都活了。

像是其中一片葉子,上面描繪著山川湖泊的景象,之前雖然神異卻透著呆板,眼下如同擁有了靈魂,透著非凡的靈性。

據說真正成熟的星辰之樹,會生出八十一枚葉子。

每一片葉子都代表了一種宇宙間的法則,若是長期坐在星辰之樹旁,哪怕悟出一絲皮毛,必將受用無窮。

蕭越手中這顆星辰樹,明顯還處於幼生期,未來能否生出八十一枚法則樹葉,就看他如何陪養了。

看似不大的星辰之樹,卻如真正的無底洞,無論多少的星辰之力都被吞噬一空,它的狀態亦是越來越來,很快便一改此前的萎靡。

「差不多了,收。」

蕭越眼中閃過一絲喜色,紫府丹田湧出一股吸力,將星辰之樹向丹田空間拉去。

星辰之樹沒有絲毫的抗拒,許是感應到丹田中濃郁的星辰真氣,居然樹身一閃,主動向丹田中飛入。

轟。

星辰之樹剛進入丹田,蕭越便全身一顫,體內發出劈啪炸響,一身本就驚人的氣血之力,再次澎湃了數倍,每寸皮膚都散發出玉石般的光芒。

尤其胸口處的不朽之錘烙印,更是轟然顯化出來,懸浮在他的頭頂發出一道道敲擊諸天的震響,聲音之隆如同洪天巨鍾,振聾發聵。

這聲音直接傳出了房間,整個基地都聽得清清楚楚。

一聲聲錘擊聲,彷彿是大道的具現。

一時間基地眾人沉迷其中,隨著每一次敲擊聲,肉身自然而然的跟著顫動,隱隱與敲擊聲保持著同步的頻率。

每一次身體顫動,眾人的皮膚毛孔都會排出黑色的油膩物質。

直到十多分鐘后,突然有戰士渾身一振,從凡胎八重突破到了凡胎九重,這才陡然回神,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不只是他,很快基礎內又有人陸續突破當前修為。

哪怕是幾名聚氣境的高手,都感覺渾身氣血比從前旺盛了許多,隱隱來到了突破的邊緣。

之後只要稍加修鍊必能突破。

就在眾人陷入美妙的感悟時,彷彿大道隆音般的聲響突然消失了。

眾人陡然回神,不舍之餘吃驚的看向某個方向。

「二叔,蕭越是不是在那邊。」

寧清茹看向孫建業,剛才那番神妙的敲擊聲中,她也得到了巨大的好處,感覺突破在即。

孫建業神情鄭重道:「不錯,他說要找一個安靜的地方修鍊,我讓人帶他去了我平日休息的地方。」

「他是怎麼做到的?單單是奇怪的聲音,就讓基地的戰士全都提升了一重修重。」

寧清茹有些失神,感覺那個男人越來越看不透了。

吼!

就在全基地的人,還陷入到修為突破帶來的喜悅時,一道道震天的咆哮聲自基地周圍響徹長空。

「不好,是凶獸。」孫建業臉色一變,「應該是蕭先生弄出來的動靜,引來了凶獸的燥動,全體都有,準備作戰。」

嘩啦~~

整個基地隨著孫建業的命令快速運轉起來,很快進入到緊張的作戰狀態。

蕭越並不清楚,因為收取星辰之樹引來的一系列變化。

此時他正感受著體內一股龐大力量,在全身各處不斷的傳遞蔓延,好似每顆細胞都在接受這股力量的洗禮。

蕭越的感知很敏銳,他的肉身強度又提升了,雖然不像肉身蛻變那樣明顯,提升同樣不小。

不僅是肉身,渾身真氣都比以往更加的精純了,隱隱發生了某些變化。

再有便是識海,蕭越無奈的發現,識海的直徑又擴大了近乎一百公里,總面積相當於擴大了數倍。

這下要掌控元靈就更難了。

他內視丹田,就見一片朦朧的世界中,星辰之樹紮根其中,九葉樹葉散發神妙的氣機,不斷與丹田中的星辰真氣相互交融。

原本只是略帶銀白的真氣,銀色光芒變得更加深沉。

隱隱發生了一些超出蕭越掌控的變化。

他感覺這是好的變化,也許等真氣徹底完全改變,會給他一個巨大的驚喜。

「先出去吧。」

星辰之樹的收穫足夠讓他驚喜了,金絲帛新解封的內容還沒來得及看。

蕭越準備回到烽煙再說,也許又有什麼驚喜在等著他。

吼!轟隆隆。

突然,外面一道道凶獸的震吼和炮火轟鳴的聲響傳來。

蕭越眉頭輕蹙,閃身來到外面。

一出房間,他便聞到了炮火硝煙的味道。

基地外至少幾百頭凶獸正在發起瘋狂的衝擊,大片的樹木被生生撞倒,天空中滿是煙塵。

「發生什麼事了?」蕭越走到寧清茹身邊問道。

「你總算出來了。」寧清茹欣喜道,「之前你修鍊時傳出一些奇怪的聲音,不少戰士莫名的突破了修為。

沒想到引來了凶獸群的注意,二叔說平時這些凶獸不會輕易靠近基地附近。」

蕭越點點頭,之前收取星辰之樹的時候,確實造成了不小的動靜。

不朽之錘的烙印顯化,引動了一片範圍的道韻顯化,但別人從中得到好處是他想不到的,更想不到把凶獸都引來了。

此時基地四周炮火轟鳴,各種自行火箭炮車發出如雨的攻擊,一座座山坡都被轟平。

凶獸群留下大片的屍體,攻勢不禁一滯。

吼。

突然,極遠處一道凶獸震吼傳來,原本攻擊減弱的凶獸群再次瘋狂起來,更多凶獸受到召喚,加入到攻擊基地的行列。

「後面有強大的凶獸在指揮。」聽到遠方的震吼,蕭越抬頭向天空一揮手,「小金,過去看看。」 在樹林中一路朝裡頭行走,姜汪總感覺後面有人在跟著,所以就會不時回頭。

可他卻只看見空蕩蕩的叢林而已,其它的什麼也不見。

咕朵看到姜汪如此頻頻回頭,於是就伸手搭上他的手臂,小聲地問道:「怎麼了,是不是覺得有人在跟著我們啊?」

姜汪聞言驚訝地看向她,低語道:「你,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的?」

這猜的會不會也太准了一些,就像是在肚子里的蛔蟲。

咕朵靜色著開口:「因為我也是這麼感覺的啊,要不就召集迷霧出來再走吧。這樣不僅安全,還會快上很多呢。」

姜汪急忙搖頭重聲道:「不可以,這樣不會安全,只會更危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