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幾秒之後,便落入水中,井下的水並不深,而屍體早已經隨著打開的暗格飄走了。

「去找一條繩子,我們下去,你們三個跟上!」這時候,獵手們的頭領發話了,對於眼前的三人,他有種異樣的看法,決定讓他們寸步不離自己的視野。

獵人們將繩索固定在附近的樹上,確定牢固后,一名先鋒順著繩索下到井底,他涉著齊胸的水位查看了四周,水中原本有兩扇可以打開的鐵柵欄,也就是屍體堆積的位置,由於震動的關係年久失修的鐵柵支點鬆動,便和十幾具屍體一齊落到水底,現在已經隨著水流被帶到了地下水脈深處。

「這裡有個通道!!只能從水下通過!!」這名獵手朝井口喊道。

收到消息的獵殺者頭領決定帶六名手下和羅格等三人一起前往探索,一行十人皆順著繩索下到了水井中。

一段時間后,一行人潛入水下,從水底穿過了約有十米的障礙,來到一個中空的通道中,這裡依然有著齊胸的水位,而且光源嚴重不足,眾人只能隨著水流不斷向前移動。

大約三分鐘后,在黑暗的通道中照射進了一束微弱的光線,而且水位也變低了。

一行人緩緩走上了岸,發現了被衝下來的屍體和一個通往更深處的洞穴,而更前方就是整個巴吉赫特地下水脈最深的地方。

此時由於衣服被浸濕,巨劍的輪廓慢慢的從羅爾夫的斗篷下露出來,他輕聲對兩人說:「沒辦法,這樣下去只會被發現,我們幹掉他們吧!」

羅格制止了他,悄聲道:「現在還不行,如果這個藏寶地有陷阱,那麼就讓他們去踩。」

這些暗黑獵手想都沒有多想,抖了抖鏈甲衫上的泥沙,推開了他們三人,闖進了洞穴之中。

「情況是對我們越來越好了啊!」三人暗喜,也跟了上去。

來到通道之中,四壁都是用齊整的方磚所搭建,牆上的鐵架中插著不少火把,此地乾燥的環境使得這些擁有數百年歷史的火把依然可以引燃,獵人們便擦著了火點燃火把,整條過道中所有的火把都如同鬼魅一般亮了起來,為他們照亮了前進的路。

沿著這條通道走到了盡頭,走在最前面探路的獵手失足踩到了一塊突起的地板,磚牆裡突然刺出十數根鋼刺將觸動陷阱者殺死。

「你說得對,真的有陷阱!」見識了這個,羅爾夫開始慶幸他們沒有被派去開路。

暗黑獵手們沒有理會自己同伴的屍體,繼續向前移動,但每一步都變得十分小心,生怕又觸動了某種殺人陷阱。

走出這個通道,出現在他們眼前的是一個天井,他們所站立的地方是在最上層,有寬敞的環形階梯通往下層的一個入口,周圍的石壁上棲息著許多蝙蝠,似乎是那深不見底的深淵在迎接著他們。

在環形梯上走了一段距離,腳下傳來了震動,一名獵手立即大喊著提醒眾人。

不料他這一聲大叫卻使得腳下的兩層台階鬆動,與塌方的石階一齊墜入了黑暗的深淵。

「白痴!不知道高音會造成塌方嗎?活該。」險些被連累的另一名獵手諷刺了一句,便跳過了掉落的那兩層階梯,繼續向前移動。

羅格他們幾個也感覺到自己即將暴露,便決定在下層的平台處消滅這些暗黑獵人。

最終,他們膽戰心驚的走完了最後幾節石梯,來到了下層入口前的平台,這裡的光線更加陰暗,幾個暗黑獵手都在平台中間集合了。

「那枚徽章就在這個墓室深處,如果我們得不到它,那就別想重見天日了,快走吧。」獵殺者領隊鼓舞著最後幾名獵手的士氣,準備向更深處前進。

「很遺憾不能讓你們這麼做,這是屬於我們的東西!」羅爾夫在這時行動了,他將手中的大劍刺入地面,將暗黑獵手們的眼光都吸引了回來。

獵殺者領隊感到莫名其妙,但也察覺到了危險,便握緊了手中的長槍,最後問了一句:「你們在胡說什麼?快跟上,否則把你們這些廢物統統扔下去!」

三人哼了一聲,一把扯下了身上的朝聖袍,揮舞著各自的兵器殺了過去。

被迫偽裝的這段時間,羅爾夫已經受夠了,他一劍斬向地面,巨大的重力強行壓倒了面前之敵,在一瞬間便斬殺了兩個敵人。

特雷沃也不費吹灰之力用鞭術絕技擊敗了剩下的幾人,兩位執行者在此大展拳腳,卻沒給羅格留下一個對手。

檢查了地上的屍體堆,羅格發現了一名倖存的獵手。

羅爾夫立即捏住了對方的肩頭的傷口將其拎到眼前,怒道:「我明白了,這裡是聖王的地下陵墓!你們這些邪教走狗來這裡妄想奪走英雄徽章?別做夢了,快說出你們真正的目的!」

他的手越攥越緊,將此人肩頭的劍傷創口硬生生撕開,見對方還是死不開口,羅爾夫一拳將他的鐵盔擊打的變形,頭昏眼花的暗黑獵手這才打算開口,不料還未等他出聲,一團火焰便從深處的通道中襲來,直接命中了他的背門。

三人立即後退幾步取出了武器,被燒焦的暗黑獵手在落地后化成了灰燼,洞**傳來震耳欲聾的咆哮聲。(未完待續。) ?在下層洞穴的入口處,羅格和兩位執行者們聽到洞**傳來驚天的巨吼。

「那是什麼?是來滅口的嗎?」險些陪葬的羅爾夫仍是驚魂未定,大劍一揮擺開了戰鬥架勢。

「顯然不是,那是聖墓的守衛,看來我們的到來打攪到它了……從現在起,我們必須保持安靜!」

特雷沃示意二人都悄聲移動,並讓羅爾夫在前面。

三人在這曲折迷離的迷宮過道中並肩前行,出於對前面那些危險機關的顧慮,他們不敢有絲毫鬆懈。

在狹長的迷宮通道中走了一段時間后,羅爾夫察覺到腳下的地面機關被觸動了,在感受到一絲火星之時便立刻一劍捅進了牆壁,被大劍刺出的裂縫中流出了許多棕綠色液體。

「額……是麥芽酒和橄欖油的混合物,易燃且危險……看來是防禦入侵者的陷阱。」

羅格用手套沾上了一些液體,拿到鼻前嗅了嗅,緩緩後退了一步,卻不幸觸發了第二個機關。

「二位,如果這時候遇到明火會怎麼樣?」易爆物已經流遍了他們四周的所有角落,羅格不安的問著。

「快!你們快走,」特雷沃急促道。「在機關啟動之前離開!」

由於特雷沃尚未離開陷阱觸發點,且堅持自己留下為二人爭取逃離的時間。

羅格和羅爾夫快速跑到液體還未波及的地帶,前方十幾米處的通道拐角,再回過身向特雷沃投去急切的眼光。

特雷沃不願意向命運低頭,點頭算是應了一聲,長筒靴猛的一踏將這塊連著機關陷阱的地磚直接粉碎,在四壁噴射出的火焰中飛奔起來。

不料火焰卻早早的點燃了火油,引發了一場大爆炸,巨大的震動使四周的牆壁開始出現裂痕,漫天的塵埃在洞穴中瀰漫開來。

「咳咳!可惡!」爆炸產生的震動使羅格搖晃著向附近撞去,終於靠在了牆壁上,隨即脫下風衣以驅散四處飛揚的灰塵。

當視野稍稍清晰,他背後的通路已經被堵住,似乎是剛才發生的爆炸使後面的通道崩塌了。

「他被困在後面了,」羅爾夫說。「不過不必擔心,他身上的傷痕足以證明他是在常人無法想象的環境中生存的。」

由於特雷沃沒能衝過最後一段路,羅爾夫只能祈禱自己的搭檔從爆炸中倖存了下來。

羅格重新穿上風衣,他猛地一腳踹在坍塌的石壁上,卻紋絲未動。「看來要打穿這個通道很難,我們不能丟下特雷沃!」

「我說過了,不必擔心特雷沃,」羅爾夫堅稱。「那傢伙肯定會想辦法和我們會合,現在我們只能繼續前進,設法找到其他出口。」

經過數百個呼吸時間的快速移動,他們不知觸動了多少殺人陷阱,才得以在命懸一線之際離開了迷宮迴廊。

爆寵萌妻:腹黑老公消停點 他們來到一個無比巨大的地下大廳,只見破碎的地磚上布滿了巨大的足印,似乎是某種巨獸留下的。

盡頭處還有一條可容納一支騎兵隊並排通過的寬敞過道,它通往這個大廳的另一側。

羅格沿著向下的石階來到了房間地面,朝四周望去。

他發現這裡不僅有剛被點燃不久的火把,還有極其古老的石桌,抬頭望去還能發現幾盞銹跡斑斑的銅吊燈。

「這裡似乎……」羅爾夫跟在他的後頭。「看來那些邪教徒說的沒錯,這裡就是聖王的陵墓。」

「這麼說我們找錯地方了?這兒不是藏英雄徽章的地方?」羅格問道。

「英雄徽章當然在這裡,正因為這裡是利昂的陵墓所在,德魯亞教團的走狗們想奪走英雄徽章和其它寶物,才會不惜一切闖入危險的地宮深處。」

寧靜的地宮中突然落下一陣灰塵,大廳另一側傳來巨大的呼吸聲,不停的咆哮著靠近了此地。

察覺到威脅的二人立即向後跑去,在兩個石室連接的過道上空出現了一個暗色的巨大身影,伴隨著一條高速接近的火焰柱。

死命奔跑中的二人相繼躲開了擦身而過的高熱火焰,轉過身向火焰噴射出的位置看去。

只見被火焰燒灼的地面都留下了漆黑的熏煙,伴隨著一聲驚天巨吼,一條雙足飛龍猛地降落在地面,漆黑的巨大鱗片包裹下的身軀高達數米,再一次仰天長嘯。

還未等二人反應過來,巨龍的口中已經充滿了火焰,在一瞬間向二人噴吐出高熱火焰,他們急忙朝兩邊躲避,火焰命中了身後遠處的牆壁,瞬間被燒灼的一片漆黑。

羅格目瞪口呆的望著那具龐大的身軀,他的面部表情顯露出震驚不已的神色。他從未見過身軀如此龐大的生物。

這是一條真正的巨龍,傳說中大陸最強大的智慧種族。他暗嘆,自己悲催的命運,恐怕就要葬送於這條魔龍的尖牙利齒之下。

羅爾夫同樣感到震驚,除此之外還有不停加速跳動的心臟,那是惶恐不安的反應。

任何人面對如此恐怖的生物,他的內心都會感到生畏和恐懼,但並不代表所有人都會退縮和屈服。

「好險!我引開它,你想辦法反擊!」說著羅爾夫揮動著巨劍,只見一道肉眼可見的紅色劍刃憑空而現。

巨龍的左腳被劍氣命中,劃開了龍鱗傷到了內部。憤怒的巨龍再次噴出龍焰,擺動頭部鎖定了目標,火焰慢慢的逼近了羅爾夫。

趁著這個絕無僅有的機會,羅格沖向巨龍,來到其巨大的雙足邊,巨龍的皮膚很粗糙適於攀爬,羅格從一邊跳上了它的左腿,扒著鱗片攀上了巨龍的後背,可惜他手中的利劍根本無從貫穿堅硬的龍鱗和龍皮,無奈之下他只好沖向巨龍的頭部。

當羅爾夫被火焰逼到了牆邊,便全力揮起巨劍,使出一記氣擊將巨龍噴吐出的火焰柱從中間斬成兩半,成功從火焰攻擊下倖存了下來。

婚期77天 巨龍也在此時飛上了空中,這使它背上的羅格措手不及,從巨龍身上重重地掉了下來。

羅格在落地翻滾後站了起來,沒來得及注意空中的巨龍,便沖著羅爾夫喊道:「這不行!我的武器對它起不了作用,換我來引開它的注意力,由你來消滅它!」

巨龍在空中盤旋著,毫無預兆的便向地面上的二人噴吐出熾熱的龍焰,兩人立刻從原地跳開。

原來的站立位置已經被火焰烤焦,此時的火焰遠比前一刻的強得多。

兩人只能在大房間里四處奔逃,以躲避龍焰無情的燒灼,頃刻間石室內剩下的除了正在戰鬥的人類和飛龍,就只有漆黑的熏煙。(未完待續。) ?當他們無計可施之時,附近突然響起一個女人的吶喊聲,在房間高出的一個平台上,三支紅色羽箭經由一張弓同時射向巨龍的頭部,在空中迴旋的三支箭直線命中了巨龍的眼睛。

而後高處的平台上飛出一個鉤爪掛住了大房間頂部的一盞吊燈,一個苗條的身影從平台上跳了出來,順著繩索盪向空中的巨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抽出腰刀對著龍眼連斬數刀,使巨大的飛龍從空中墜落下來。

見此情景,地面上的羅格和羅爾夫立即跑向房間的邊緣。

當巨龍重重的撞落在地面之時,擴散出巨大的震蕩波使周圍的地面再次發生了巨大震動。

一條繩索從高層被拋了下來,剛才攻擊巨龍的人影順著繩子上滑下,來到了二人面前。

此人身穿皮衣,從她苗條的身材可以輕鬆分辨出她是一個年輕女子,其腰上帶著一把華麗的腰刀,還攜帶了一張硬弓和一小袋羽箭,但一條灰色頭巾將她的容貌完整的隱藏了起來,二人只能看到她魅力四射的眼睛。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在這裡?」

面對羅爾夫的問話,蒙面人沒有回答,只是用手指了指不遠處的巨龍。

「行了……我們知道你是女人,不說話也沒用!」

對方終於開口了,就是剛才神秘的女聲:「男士們,我救了你們,但是我不奢求你們的回報,失陪了!」

蒙面人轉身準備離去,羅爾夫卻將巨劍一橫,將她攔了下來。

「說清楚你來這裡到底有什麼目的,是不是和那些德魯亞教團有關!說清楚之前你不能走!」

「我為了財富而來,作為一個來自境外的財寶獵人,我要發掘卡拉迪亞神聖國王所有的寶藏,哪需要如此多的解釋!」她一腳踢在羅爾夫要害上,這個偉大的戰士便捂著要害倒下了,她上前踩著羅爾夫的肩頭一跳抓住了空中的繩索,盪向了遠處的另一條繩索後向上爬去。

羅格趕緊把羅爾夫扶了起來,壞笑著問:「你沒事吧?」

「可惡的女人……下次遇到她我一定會討回來……」羅爾夫咬牙切齒的撿起腳邊的大劍。

地面開始了輕微的震動,兩人感覺不妙,隨後向巨龍倒下的方向望去。被認為已死的巨龍再次站了起來,沖著眼前的二人怒吼著。

巨龍龐大的身軀飛撲而來,那雙寬長的羽翼在周圍捲起一道旋風,將地上的泥土颳得四處飛揚。

雖然瞎了一隻眼睛,但是卻使它更加具攻擊性,僅靠單足踐踏大地引發的震動就已經使二人身形盡失,在那之後更噴吐出高熱高密度的火焰球妄圖將二人直接轟成焦炭。

可惜由於失去一隻眼睛,巨龍的命中率下降了不少,但是火焰球的殺傷力明顯超越了持續噴射的火焰,只一下就將二人身後的牆炸開。

在地震中失去重心,再加上爆炸的氣浪,羅爾夫和羅格被掀翻在地,兩人一齊罵了一句,快速站了起來,但巨龍猛地一甩脖子,堅硬的頭骨便將二人從地上撞飛,重重的跌落在幾米外的地上,轉眼間又有三個火球向他們飛來。

在被火球轟斃的前一剎,羅爾夫從身上內取出了黑磁石,神奇的事情發生了,三個巨大的高熱火球就像被抽去了力量一般被引爆,而爆炸產生的火焰則統統被黑磁石吸了過去。

羅格有些不敢置信的望著羅爾夫手中的黑色菱角石塊,那塊黑色的石頭居然能夠將火焰吞噬。

巨龍龐大的身軀飛撲而來,那雙寬長的羽翼在周圍捲起一道旋風,將地上的泥土颳得四處飛揚。它伸長利爪抓向地面的人類。

羅爾夫高舉利劍,只見一道銀光從他體內散發,然後聚集在他手中的利劍上,耀眼的銀光將整個劍身照亮。面對襲來的尖利龍爪,他揮力一砍,附裹在劍身上的銀光就猶如一道無堅不摧的利刃迅馳而去。

巨龍直接從二人身旁閃了過去,一頭撞在了石室牆壁上,頓時整個房間又開始了劇烈搖動。

羅格不敢置信的望著那道直飛衝天的耀眼銀光,他忍不住驚呼一聲,「聖銀劍芒。」

強大的騎士能夠將虛無縹緲的劍氣轉換成無堅不摧的劍芒,而這是大騎士才能夠掌握的劍技。

羅格至今為止只見過凱教官能夠使出這招,卻沒曾想到這位聖教執法者的實力已經達到了大騎士。

銀光繼續閃耀在羅爾夫手中的利劍上,他能夠將劍芒揮斬出去,便等於擁有了遠距離攻擊的能力。

羅爾夫以大劍點地保持平衡,並拖刀直衝向巨龍的雙足,揮起手中的白色大劍連砍數下,血花四濺中羅爾夫卻著了道,巨龍將它那條粗壯的龍尾橫掃過來,將羅爾夫狠狠地打飛了出去,撞碎了十幾米外的一張石桌。

碎石堆下傳來一聲暴喝,一道紅色氣焰形成的劍氣從底下出現,直線飛向巨龍的龍尾並瞬間將其斬斷,龍血再一次如泉水般噴涌而出,滿臉嚴肅的羅爾夫若無其事的從廢墟中起身,提著大劍向巨龍走去。

這時,羅格偶然間發現鮮血以極快的速度消失在地面,便喊:「這間石室的地基似乎撐不住了!我們必須讓這個大傢伙平靜下來!」

誰知巨龍完全沒有停下的意思,它再次跳起用雙足一齊踐踏大地,擴散的震蕩波直接掀飛二人,而地面也自它落地的位置裂開了一道細縫,並隨著它的動靜逐漸擴大。

「不行,必須讓他停下來,讓我來搞定這個!」羅爾夫揮起大劍擺開架勢。

羅格自知攔不住他,便識相的後退幾步。

羅爾夫在最後時刻調整全身的氣力動向,他的腳邊浮現出一陣金色的氣焰,沐浴在超強氣勢中的羅爾夫完全沒有被巨龍奔跑而引起的震動所影響,將大劍刺入地面準備施展最後一擊。

那一瞬,羅爾夫使出一式升龍斬,大劍從地面暴升的位置形成了一陣金色龍捲,颶風帶著毀滅性的殺傷力貫穿了巨龍突進而來的身軀,消失在它身後。

巨龍停了下來,它的身體開始從內部發出陣陣火光,在自燃中重重的倒向地面。

這次的震動使周圍的裂開的地面瞬間崩塌,二人在沒有任何逃跑方法的情況下與巨龍的屍體隨著塌方的地面一起墜入了地底的深淵。

隨著地面的崩塌,羅爾夫和羅格墜入深淵之際,一條繩索從上空垂下,那個神秘的蒙面女抓住了羅格的手,面對這條最後的救命稻草,他立即抓住了處於自己下方的羅爾夫。

「抓緊!把黑鬼甩到另一條繩索上!」

順著她的眼神望去,羅格發現了另一條繩索,在蒙面客支撐不住二人重量的前一刻,成功將羅爾夫甩了過去,隨後自己也抓住了繩索。

確認兩人都抓穩后,蒙面客將繩索一擺,房頂的吊燈應聲轉了起來,將兩條繩索旋向了附近的牆壁。

成功抵達房間的巨大過道后,三人都喘著粗氣坐在地上休息,險些就成了巨龍的陪葬品,這讓羅爾夫有夠受的,他將巨劍插在地面,再回過頭去俯視著底下無盡的深淵,過了許久才傳來巨龍摔落在坑洞底部的聲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