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帝者戰靈,哪怕只有一絲一縷,其爆炸的力量也是恐怖至極。

可惜的是鹽痴無法操控這種力量,只能任憑戰靈爆炸的能量四處宣洩開來,大部分都浪費掉了,落在林銘身上的少之又少。

而林銘人槍合一,又以螺旋勁盪開了戰靈之力,所以最終他只是受了輕傷。

封神眼裡非凡,自然看出了林銘躲開戰靈之力的玄機,這讓他更加欽佩,林銘在實力恐怖的同時,又有冷靜的頭腦,在關鍵的時刻選擇最恰當的戰術!

「我……不是他的對手。」

封神自愧弗如,他自信能戰勝鹽痴,但是想戰勝全盛狀態的林銘,卻是不可能。

別說是全盛狀態,就算現在讓他上場,與消耗了不少體力的林銘一戰,他自認贏林銘的概率也不過五五之數。

在擂台之上,林銘不動聲色的收起鹽痴的須彌戒和寶器黑劍,與此同時,鹽痴身上的血煞之氣分出一半湧入了林銘的體內,他肩膀上天魔紋身的第四對翅膀再度伸展,達到了八翼天魔的頂點,距離十翼天魔只有一步之遙。

然而這一步之遙,想要跨過並不容易,除非擊殺天魔七星等級的人物,否則天魔紋身根本無法成長了。

「可惜。」林銘搖搖頭,就差那麼一點!

「哼!」

尊位席上,黑暗尊主冷哼一聲,封神能想到的,他自然也想到了,他沉著臉站了起來,沒有半分興趣再呆下去了,轉身便要離開。

而就在這時,林銘抬起頭,笑道:「黑暗,這就走了?你不下來玩玩么?」

什麼?

黑暗尊主身子一震,僵立在當場,而在場其他武者,全部都愣住了,不可置信的望著林銘,剛才……他說什麼?

…… 下來玩玩?

林銘要挑戰尊主!?

如此隨意的語氣,分明沒把黑暗尊主放在眼裡。

實在太張狂了!

十二尊主,雖然天賦不如封神,甚至不如鹽痴,但是年齡擺在那裡,他們當中,實力最差的也能勝過所有的試煉者。


當初盛傳封神能比擬最弱的尊主,但也只是比擬而已,真正的生死相搏,封神多半還是要輸。

更何況,黑暗尊主根本就不是最弱的尊主,他成為尊主多年,實力甚至能排到十二尊主的中上游!

而反觀林銘,實力強勁是不假,但是他剛剛經歷三場戰鬥,真元已經消耗了不少,這時候挑戰黑暗尊主,不是找死嗎?

「林銘在經歷了車輪戰之後又要戰黑暗尊主……他瘋了嗎?」

「三場戰鬥,受的傷雖然不算什麼,可是他少說要消耗四五成真元,找死啊?」

「你當林銘傻子,這一年來,林銘應下來這麼多次戰鬥,你幾時見他輸過?」有人不服的說道。

「沒輸過確實了不起,但也算不得多誇張,封神也沒輸過,在三層輸過的人,大多數已經死了!你難不成僅憑林銘沒輸過就認為他能勝過黑暗尊主?」

經此一反問,先前說話的武者不吭聲了,在通天塔,尊主的地位可謂是根深蒂固,他們在通天塔的至高點多年,手裡掌控大量的資源,特殊修鍊地。帝者之路,甚至……大量的魔神之骨!

在擁有這些資源的情況下,又經過時間的積累,他們的實力可想而知!

十二尊主已經許多年不出手了,挑戰他們?沒人敢這麼想!

黑暗尊主看了林銘足足十幾個呼吸的時間,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林銘竟然敢挑戰他,他正愁沒有一個正當的借口擊殺林銘,可是他卻自己送上門來了。

這小子在剛才的戰鬥中隱藏了實力了么,黑暗尊主嘴角彎起一個弧度。對這一點他根本不擔心,作為尊主,這些年他幾乎可以任意使用通天塔包括帝者之路在內的所有資源,再加上他的年齡和修為,他怎麼可能輸!

「你要挑戰我?」

「是!擊殺鹽痴之後,我的天魔紋身還是未能突破十翼。」

天魔紋身未能突破十翼?

他的意思是要用黑暗尊主來補全自己的天魔紋身?

周圍的武者都驚呆了,這是何等的張狂!

「天魔紋身?哈哈哈哈!」黑暗尊主肆意的大笑,「既然如此,本尊成全你!」

隨意的一步踏出。沒有人看清黑暗尊主的動作,下一刻。他已經出現在擂台之上。

邪少强歡:惹火小嫩妻 ,槍尖直指黑暗尊主,面色平靜,在與鹽痴、摩訶交手時,他始終有所保留,就是為的這一戰。

此戰,他將全力以赴!

就理智而言,現在挑戰黑暗尊主有些冒失,因為林銘根本就不知道黑暗尊主的全部實力。可是他卻抑制不住心中的戰意,他想酣暢淋漓的打一場,以自己的巔峰狀態,真正的檢驗出自己通過王者囚籠后的實力提升。

這一刻,武鬥場的氣氛凝重無比,所有的觀眾都屏住的呼吸,目不轉睛的盯住台上的兩人。唯恐錯過了什麼。

在尊位席上,封神下意識的握緊劍柄,挑戰尊主……這個想法他也有過,但那也只是針對兩個剛晉級不足三年的尊主。至於挑戰黑暗尊主,他可沒這麼瘋狂。

擂台上,黑暗尊主只是負手而立,沒有出武器,一副隨意之極的樣子,「我且看看你能否逼我拔劍!」

說話間,一股無形的氣勢從他身上散發出來,如滾滾浪濤,肆意而出!

「這氣勢……」

「可怕!氣勢根本就不是針對我們,可是我卻覺得自己似乎被卷進了暴風中,喘不過氣了!」

「僅僅是籠罩在這股氣勢中,我怕是就提不起反抗的勇氣了,這還怎麼打。」

黑暗尊主尚未出手,僅氣勢就如此強大,正面面對這股氣勢的林銘該承受多大的壓力?

「逼你拔劍?」

林銘微微一笑,對籠罩在他身上的氣勢渾若未覺,右手斜持紫鉉槍,槍尖在地面上徐徐畫出一輪圓月,天魔武意之修羅力場開啟!

「轟!」

壓抑在林銘體內的天魔力場爆發開來!林銘在帝者囚籠中早已經習慣了天魔力場的壓力,黑暗尊主這點氣勢又算得了什麼!

天魔力場猶如沉重的水銀,直接將黑暗尊主的氣勢完全撕裂開來,以勢不可擋之勢,吞沒掉黑暗尊主的氣勢,籠罩整個武鬥場,不單是黑暗尊主,包括武鬥場最前排的武者們也被籠罩在這股力場之中。

「噗!」

一個實力最弱的武者當場吐出一口鮮血,臉色蒼白如紙!

「快退出去!」

「這是怎麼回事?」

「心跳都要停了。」

在天魔力場之中,無論靈魂、精神、真元、肉體,都要承受恐怖的壓力,實力太差的武者,直接被天魔力場鎮殺也不足為奇!

距離林銘最近的武者紛紛臉色蒼白的往後退,即便是三層排名前五十的武者,也呆不下去了,雖然他們在這股壓力下還不至於受傷,但是時間久了,也是承受不住!

「是天魔力場……」

封神望向林銘,眼神中有一絲複雜之色,進入過王者囚籠的他,當然不會忘記天魔力場。

當初,封神就是因為這天魔力場越來越強大,最終承受不住,不得不退出王者囚籠的。

「沒想到,林銘進入王者囚籠之後,竟然領悟了天魔力場嗎……」封神微微搖頭,別人進入王者囚籠,都是費盡心機的抵抗天魔力場的壓力,而林銘進入王者囚籠之後,竟然能將其中的天魔力場領悟為自己所用,這是何等的妖孽!

同是進入王者囚籠,自己只堅持了二十八天,林銘卻可以承受一百零八天。

村霸農女:傲嬌夫君來種田 ,實力增強之外,再沒有其他收穫,而林銘不但領悟了時空意境,而且還領悟了天魔力場。

這已經不是一個層次了。

將來林銘進入帝者之路的話,實力又該提升到什麼程度?

想到這裡封神有些可惜,林銘是不可能進入帝者之路了,十二尊主不會容許這種事情發生。

這一戰之後,如果林銘能僥倖不死,他怕是也要離開通天塔了。

這裡已經沒有他的容身之地。

在擂台之上,黑暗尊主身處天魔力場之中,面沉如水,周圍的武者只是被力場波及到,而他是首當其衝的承受天魔力場的全部壓力!

即便他在這種環境下,也感受到了體內魔元流轉不暢。

「進入王者囚籠,竟能領悟天魔力場,我承認,你有資格逼我出劍了。」

黑暗尊主手指輕撫須彌戒,從戒指中抽出了一柄暗紅色的長劍,劍身只有兩寸寬,不足三尺長,劍脊並非筆直,而是帶著詭異的扭曲,看起來就像是一條遊動的紅色毒蛇。


「這柄劍……」

林銘看到這暗紅色長劍之後瞳孔微縮,這劍的品質,絕對要比他手中的紫鉉槍還要高!

要知道,紫鉉槍是以萬年聖火梧桐,萬年紫電神竹,再加上各種珍奇材料,由赤炎老祖出手,以上古陣法為輔助煉製而成。

即便這樣,也比不過這柄劍的品質,難道它是……天階寶器?

林銘唯一見過的天階以上的寶器,就是乾坤熔日爐,當然,乾坤熔日爐甚至可能已經超出天階寶器的範疇了,最少也該是天階上品寶器。

真正的天階下品寶器,林銘沒見過,無法判斷眼前暗紅色短劍的級別。

深不可測的修為,任意使用的修鍊地,包括魔神之骨在內的大量資源,再加上一柄疑似天階寶器的暗紅色蛇劍……

黑暗尊主的實力可想而知!

在觀眾席上,連一向相信林銘實力的墨古也是心裡發虛,面對強大到如此程度的黑暗尊主,林銘怎麼贏?

「死在我的深紅暗蛇下,你也該知足了。」


黑暗尊主劍尖直指林銘,他動了,沒人看清他怎麼出手,只聽「哧」的一聲輕響,空間彷彿被撕裂開來,黑暗尊主的劍已經出現在林銘的面前!

詭異的一劍!沒有翻湧的魔元,沒有絢麗的劍光,只是樸實無華的一劍,但是即便是封神,面對這一劍也沒有擋下來的把握!

林銘目光一凝,腳踩金鵬破虛身法,身影如一股青煙一般消失。

將越來越純熟的空間意境融入到身法中之後,他的身法已經如同鬼魅,不可捉摸。

一劍刺中林銘的殘影,黑暗尊主冷笑一聲,手中蛇劍一轉,蘊含在其中的意境爆發出來。

毀滅意境!

一瞬間,空氣都被粉碎了。

再刺一劍,黑暗尊主的速度爆發到極致,林銘的身影剛剛出現,黑暗尊主就已經刺到了林銘的面前!

林銘瞳孔微縮,一槍刺出的同時,再度施展金鵬破虛身法!

呼——

林銘一瞬間出現在幾十丈遠的地方,而後,他的右臂之上,青布袖子無聲無息的化成粉末,消散於虛無……

電光火石的交手,黑暗尊主只出了兩劍,沒有任何華麗的真元對撞,然而在場武者全部都有種喘不過氣的感覺。

剛才的交手顯然只是試探,無法想象真正的激戰又會達到何種程度!(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黑暗尊主的兩劍,林銘全部躲開了,然而他右臂的袖子卻化成了碎粉,這是毀滅意境所致。

「速度不錯,我看你能躲到幾時!」黑暗尊主單手捏了一個劍訣,虛空一指,隨之一條黑色的流光射出,圍繞黑暗尊主纏繞一圈,幾息之後,凝化成了一條黑色的蟒蛇。

蟒蛇有誠仁胳膊那麼粗,渾身布滿紅色花紋,詭異的是,這些花紋在不斷的改變著,顏色和形狀都在變,讓人看起來眼花繚亂。在蟒蛇的頭部,有一個如同魔鬼的印記,竟然與天魔紋身有幾分相似之處,而在印記的正中央,是一根獨角,螺旋狀的獨角,寒光森森。

「契約獸?」

部分武者會培養一隻契約獸增強自己的戰力,比如牧千雨的朱雀,巫神遺留在南疆的眼貘,都屬於契約獸。

契約獸的培養並不容易,首先要找到一個成長品級極高的契約獸,這已經非常難了,其次想要讓其成長起來,也需要投入大量的精力和資源,否則契約獸跟不上主人的步伐,那就沒什麼用了。

「那契約獸是什麼,典籍上沒見過啊……」

「我也沒見過……」


在場武者九成以上出身大宗門,都是眼裡過人之輩,然而他們依舊沒有見過黑暗尊主手身上纏繞的蟒蛇,包括封神,也沒見過。

到了黑暗尊主這個級別,坐擁通天塔這麼多資源,他擁有的契約獸自然不是凡品,一般那些傳說中的頂級契約獸,典籍上或多或少的會描述一些,即便不算準確,但也能看出個大概來。

可是黑暗尊主這個契約獸,沒人見過。黑暗尊主多年不出手,很少有人知道他的手段到底有些什麼。

林銘望著那條黑色的蟒蛇,同樣不知道它到底是什麼品種,他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這條蟒蛇身上散發出的滾滾煞氣,竟是與魔神之骨有幾分相似。

天魔紋身,魔神之骨,難道是……林銘心頭一跳,他莫名其妙的就聯想到了萬古魔坑,這有沒有可能是萬古魔坑中出現的生物?

萬古魔坑與世隔絕,其中又有恐怖而濃郁的煞氣,孕育出什麼頂級妖獸來不足為奇,黑暗尊主統治極星通天塔這麼多年,而每十年通天塔都會組織一些人手去探索萬古魔坑,如果弄到了什麼荒洪異種的奇獸,也是正常之極的事情。

萬古魔坑中孕育而出的上古凶獸,會有什麼厲害之處?

林銘不禁暗暗提防。

黑暗尊主嘿嘿一笑,突然伸手向前一送,那條黑色蟒蛇沿著黑暗尊主的手臂飛竄出去,下一刻,讓全場觀眾目瞪口呆的一幕發生了,那條黑蟒發出一聲尖銳刺耳的嘶叫,身體如液體一般融化開來,竟是融入了虛空之中,消失不見了。

「嗯?這是……」

林銘突然感覺,自己周圍的空間之力被封鎖了,以他對空間法則的理解,竟然無法調用空間之力!

不但如此,連他的天魔力場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壓制,那是來自於那消失在虛空黑蟒的壓力,與他的天魔力場相互抵消著……「封鎖空間?」

林銘心中驚駭之極,凶獸的智慧有限,它們幾乎不能參悟意境,尤其還是空間之力這樣虛無縹緲的意境法則,那麼只有一種可能,這條黑蟒天生便懂得空間法則,這種凶獸,林銘以前聞所未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