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已經到了考核的日子。

他很好奇,還有期待,號稱最強的組織玄盟到底是怎樣一個地方,隨便走出一個人,都是精英實力。

雖然他現在已經突破,但也是從精英走過來的,並沒有小視任何人。

這是一座城郊的莊園?可以算是莊園,也可以算是學府,千星有些古怪。

至少在外面看外圍,乍一看就和學府差不多,只不過有些幽靜,清涼,透露著古樸,看樣子根本就是存在很久,而不是近期才興起的。

還有無形的氣勢,雖然並未散發,千星還是隱隱感覺到,普通人或許也能感覺到奇異,忍不住敬畏,不敢大聲說話。

旁邊的路上有不少人,都安靜的很。

門口有門衛,看似是學府保安,實則千星已經看出,絕對是最頂級的特種軍人,只看眼神都能看出。

千星出示考核憑證,然後就有一個軍人帶著千星去往考核地點。

一路上千星都很奇異,和其他第一次來考核的年輕人一樣,左顧右盼的觀察。又沒有來過,好奇一下不丟人。

進入這裡面,千星就感應到靈氣驟然變得濃郁,像是有一層無形的陣法,在外面雖然也很清新,但就沒有這種感受。

只是這點,這裡就是修鍊的好地方。

路過幾幢大樓,千星看到,竟然真的有一些年輕人在那兒上課,或者學武,捉對切磋等等,充滿著青春活力。

看了幾眼,還不算太離譜,想來上次出去的年輕人,都已經出師,最少都是精英實力,前面的那些人大多都還沒有,不過普遍也都是六七段之上,隨便到一個普通小城市都是一流強者。

有的還很年輕,千星看到一個十來歲的孩子也在其中。

莫名的,千星想起孤兒院的小依依,若是這裡真的可以,或許可以讓女孩也來,女孩有著很強的覺醒天賦,這是天生的財富。

這都是后話,如今他的身份還不如這些小傢伙呢,至少他還要去考核,人家顯然是早就考核通過,已經正式加入的。

路上還有同樣來參加考核的年輕人,看著遠方,都有羨慕,同樣很多人也很自信,很激動,緊緊握著拳頭。

那個軍人把千星領導一個院子,然後就回去了。

千星進入院子,臉色不由更古怪。

院子很大,根本就是一個小廣場,熙熙攘攘的,竟然有不少人,看樣子都是來參加考核的,想來剛剛外面道路上等著的都是送人的家長?

是他孤陋寡聞了,原來世界上還是有很多天才的,也有很多人開始修鍊。眼前這些,他能夠看出,都還不錯。

不過修行路艱險,想要成為紅色精英,都很難。

千星加入,有人發現千星,看了幾眼,並沒有理會。

摸了摸鼻子,千星有些納悶,來時還想著玄盟多神秘呢,結果竟然是這樣,這是等著面試考試?外面還有等著結果的家長。也不知選上的比率是多少,想來肯定是很低的。

這些人要麼出身不凡,有資格知曉這裡,要麼真有潛力,被玄盟挖掘,不然普通人誰知道來這裡考核。

他很想弄清楚,究竟有什麼辛密,為什麼不公開。

想著,千星又皺眉,感應深處,那裡充斥著異樣,或許深處才是真正的神秘所在,隱隱有著凌厲,千星都心生危機感。

這是強大的壓力,實力非凡。

隨便想著,好奇的觀察著,周圍有驚呼傳出。

千星也看過去,只見走來一個年輕人,很多人都熱情的圍攏過去打招呼,年輕人也很溫和,一一回應。

還有一些人不清楚狀況的,旁邊有人解釋,「他是羅平,據說是羅家槍傳人,已經是王者實力,曾經和超凡交手從容退去,絕對是我們這批的種子選手,可能會被元老看上收為弟子的。」

旁邊很多人都很羨慕,這等超凡戰力,已經足夠很多人仰望,哪怕玄盟,很多普通弟子一輩子都達不到這種成就。

「羅大哥這次肯定能第一。」

「那是,羅兄又有突破……」

羅平微笑搖頭,倒也平和,「不要這麼說,聽說這次還是來了一些高手的,期待和大家比一下,能有對手切磋交流,就是樂事一件。」

這是一個穿著普通運動服的年輕人,看樣子應該和江憶起差不多年紀,千星有些好奇,不為別的,這人是用長槍的,已經近乎悟出槍意。

聽著周圍人的談論,他也聽出來,羅家槍傳人?

還真是不可小視天下英雄,此人雖然比他大兩歲的樣子,但已經和他之前的實力差不多,再進一步,一樣能夠是很強的超凡。

羅平在眾人的圍攏中,好似也察覺到千星的目光,詫異看去,微微點了點頭。

千星微笑,而接著又有驚呼傳過來。

這次進來的是一個美女,如玉石般潔白無瑕的精緻臉龐,身材也很好,穿著武者緊身裝,前凸后翹堪稱火辣,扭腰擺臀的走來,眉宇之間又有些冷艷,與身材氣質不符,這身材往往應該熱情似火的,她卻讓人不敢輕易接近。

「這又是誰?」

「林思佳,據說是天賦水靈體,聞名不如一見,一看就真水靈……哦。」差距到清冷目光,那人訕笑著連忙轉口,「她也很厲害,潛龍榜王者實力,比羅平絲毫不差,一樣能和超凡交手的人物。」

「這次真是熱鬧了。」

「可對我們不是好消息啊,每次的名額都是有限制的,最多不過十個,他們肯定能佔兩個。」

「還真是,我怎麼這麼倒霉?上次我那死黨過來,他可是沒有遇到一個知名高手的,大家都差不多。」

「希望不要再……哦。」那人說著,愣愣看向院外,又來了。

這一次羅平和林思佳兩人都看過去,有些驚訝。

這是一個高冷的男人,確實也長得很高,神色很冷,一副倨傲,誰都懶得搭理的表情,大步走來,就那麼當仁不讓的站在最前面。

人群也都自覺讓開道路。

「宮玉,超凡境界,曾斬殺超凡……」只是這一條,就讓無數人嘩然,風頭也壓過剛剛兩個種子選手,當然他的年紀看著又要大一些的樣子。

****** 超凡實力,和能斬殺超凡,這是不同的檔次,後者要讓人忌憚的多。

千星看了幾眼,倒也沒有什麼太奇異。

在他眼中,那個羅平才是讓他最好奇的,同樣修槍。其次是林思佳,這個女人有著獨特天賦,東方天賦高手,他還是很少遇到的。

這個宮玉,確實也很強。

時間緩緩,千星百無聊賴。

林思佳眼珠子飄動著,竟然邁步走了過來,讓千星詫異,哥魅力怎麼到哪裡都這麼好?這一下他也終於吸引到很多目光了,不過大多都是羨慕嫉妒恨的。

「美女,我知道我很帥,但你這麼看我,我會不好意思的。」千星淡笑。

林思佳一愣,接著咯咯笑了起來,原來她也不是那麼冷艷,「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你在調戲我?」

「我還覺得你在勾引我呢,是你上看下看,左看右看,還走過來的。告訴你,別痴心了,哥是有女朋友的人。」千星道。

林思佳有些無語,她還算是小有名氣吧。敢這麼和她說話的一些輕薄傢伙,一般最少會躺上半個月的,這傢伙是不認識她,還是自信?

她倒也沒有什麼別的,她同樣等得無聊,那個宮玉高冷驕傲,她懶得搭理,羅平身邊人多,她自然也不想湊過去,其餘人難入她眼,然後就看到千星。

大家都興緻勃勃的,充滿期待,這可是玄盟選拔。這傢伙竟然在打哈欠,是有多大條,還是多自信,還是根本不珍惜這難得的機會?

她觀察,但還是沒有發現千星有什麼奇特之處,讓她好奇。

沒想到半天都沒有人敢靠近她,這傢伙竟然敢出言調戲?就算之前不知道,剛剛也從旁人議論中聽到她的名聲了吧?

「小弟弟,你叫什麼名字?」林思佳嫵媚一笑,這一下就和她火辣身材氣質匹配了,不過附近的人都忍不住縮了縮脖子,感覺有些冷的不自在。

千星無所謂,淡定的很,「不要和我套近乎,我看著很小嗎?」

林思佳張了張口,她已經暗自氣勢壓制,竟然發現千星依然如常,難不成還真是個高手?

千星嘴角微翹,他也轉頭看過去,不得不說還真是個尤物,聽說是天賦水靈體,還真是如水似火的誘惑,好像還懂魅惑幻術,不過他心智堅定,對他毫無影響……說起來他還是黑暗王者,在外名聲上,現在還沒有升級為黑暗界超凡。

這女子是潛龍王者,豈不是正好和他敵對的那種?一個潛龍前十,一個暗龍前十。

說實話,之前還真沒有見過潛龍前十王者呢。

林思佳發現千星也開始看她,還頗為『肆無忌憚』,頓時有些暗惱,加大壓力,但千星彷彿根本沒有察覺。

這讓她吃驚,她忘了,她也在一直觀察千星,一樣的『肆無忌憚』。

這在外人看來就更不一樣了,就連宮玉和羅平都注意到這邊,羅平有些詫異,宮玉則是依然淡漠,看了一眼便不再多看,好似只對這次的考核有興趣,充滿信心。

「喂,美女,別看了,開始了。」千星提醒道。

林思佳莞爾輕笑,「小弟弟,希望你能通過考核,到時候姐姐找你切磋。」

千星搖頭,向前走去。

「怎麼,剛剛不是很大膽嗎,現在沒信心了?」林思佳跟上去。

「我是怕我拿了第一,你更無可自拔,說過了,我有女朋友,我這人最專一。」千星走著說道,「不要沒人的時候找我切磋,我怎麼說得清。」

林思佳張著小口,無言以對,接著想到什麼,又嬉笑出來,「你要是能超過前面那個傢伙,我叫你師兄。」

「我比他強,自然也比你強,當然是你們所有人師兄。」千星理所當然。

林思佳被噎住了,好像還真是這樣。

說話間兩人已經到了前面,剛剛來人宣布開始登記,大家依次過來的。

拿出考核憑證交上去,這是一個帶著大黑框眼睛的老頭,一臉的嚴肅,「名字。」

「千星。」千星說道。

「沒有姓嗎?」

「張吧。」千星想了想,和張奶奶一樣。

「你叫千星?哼哼,姐姐記住你了。」林思佳伸著腦袋看過來,有著促狹,早晚找你切磋,教你做個好人。

「林思佳。」林思佳也去登記,老頭這才抬頭,笑呵呵的點了點頭。

能讓他欣慰示意的,好像也就宮玉羅平還有此女。

這都是真正的好苗子,他很看好,就像是長者對好學生的認同。

千星看著頗為納悶,哥看著很像壞學生嗎?

這只是一段小插曲,反正閑著也是閑著,有個美女在旁邊,也是賞心悅目,千星無所謂。

接下來就是真正的考核了,考核有幾關,每一關不合格都直接失敗,倒也簡單明了。

第一關首先是測試骨齡,這點不知是什麼手段,虛報也沒用,做不得假。

一般二十歲之下,七段往往才夠格,六段選上的幾率就不高,六段之下只能算是凡俗最普通的拳腳功夫,七段才勉強進入覺醒強者範疇。

三十歲之下,九段實力才算可以,再低的也較難選上,年紀太大,境界不夠,過了巔峰期,很難進入超凡。

至於年齡更大的,也得更強,而且已經不用跟著年輕人一樣學習,不同的待遇準則,這次考核就是考核年輕弟子。

當然這是基本準則,還有很多變數,總體來說還是看個人的,選拔形式也有很多關,某一關表現的特別好,也可能被破格收入。

千星是聽旁邊議論聲知道的,總得來說,難度還是很大的。

若是沒有大機緣,沒有世家資源,想要突破,也是很難,每一步都難,九段在一個普通城市都是第一高手了,可見其難度。

他自己一步步走上來,歷經千辛萬苦,身經百戰,已經極快,達到王者實力,也用了不短時間。

還有江憶起,非常努力,資質也很好,這麼多年也沒有進步太多。

有天賦覺醒的人,往往會容易些,不過九段之後,一般也都會慢下來,除非特別逆天的天賦。

玄盟不是人人都能進的,只收精英。

千星自然也夠格,他還不到二十二歲,比起林思佳三個種子選手都還小些。

這一批竟然還刷下去兩人,一人還有些懵,顯然他的出生年月錯了,自己都不知道。戰亂年代成長起來的人,很多還真是這樣。

然後進入下一關,這才是真正考核。

進入一個房間,房間內有著很多鼎,每個重量都不同,最多千鈞,立舉三百斤大鼎是入關底線。

****** 除此之外,進入者骨齡不同,受到的壓力也不同,很奇特的房間。

這也不算離譜,能夠入選的,至少也得七段實力,哪怕不擅長力量,也能做到,一些年齡大的,也是更強些,壓力下也可。若是不及,那就是不夠格了。

除非一些年紀太小,有著真正天賦的少年,才能破格錄取。

他們這是普通考核,走的都是這規則。

一個個的考核者進入,有的出來滿臉通紅,很興奮,顯然已經過關,有的出來一臉的沮喪,甚至不甘,有的只是差一點。

「王慶,四百斤,過關。」

「張元,六百斤,良好。」

「秦茂才,二百八十斤,失敗……」

「羅平,千斤,一秒舉起,九十五分。」羅平進去,很快出來,很輕鬆的樣子,讓無數人羨慕。

不論如何,在這裡就是看實力的。

對很多人來說,玄盟是極好,讓他們十分期待的聖地,迫切想要進入,就是一些普通世家子弟,也很火熱,玄盟有很多資源,功法,都是他們難求的,在外面都是殺破天的東西,在這裡就有機會得到,一步登天。這是很大的一次人生機遇,憋著一股勁。

「宮玉,千斤,零點七秒舉起,超過一秒界限,九十九分。」宮玉進入,成績更好。

遠處的房間內,一群人看著這邊的視頻,也是紛紛稱讚。

「宮老哥,你家小子又進步了,怕是過不了多久就能趕上我們了。」

「呵呵,他還差些,想要趕上來還得需要時間。」宮老頭捋著鬍鬚,一看也很滿意,「上次龜靈山那邊,這小子去晚了,不過也和一個超凡後期交手,那人已經受了些傷,還是沒有留下那人的。」這分明是自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