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巨劍斷裂,魔掌消失!

一場巨大的衝擊波在高空中轟然出現,向著四周戶呼嘯而去。

衝擊波狠狠地撞擊在白羽的胸口上,使得的身體快速向後飛去。好不容易將自己的身形控制住,白羽只感到自己的嗓子一甜,嘴角處溢出一縷鮮血來。顯然已經受到內傷!

而反觀黑袍,在著對決下,他的身體雖然也有所影響,但是他的速度卻依舊沒有減慢下來。

」這魔頭的實力,越來越恐怖了!「白羽驚嘆道。

唰!

千鶴子的攻擊這時,也是出現在黑袍的眼中,牢牢的將他的去路阻擋住。

一道金色的光罩,形狀如同大鐘。宛如一座巍峨大山,氣勢磅礴向著黑袍鎮壓而去。

大鐘之內,鐘聲不斷。化作一道道音浪湧入到黑袍的耳中。

黑袍感覺到每一擊都彷彿都敲在自己的心中一般,讓他感覺一陣心悸!同時,大腦之中更是一陣劇烈的刺痛。彷彿千萬根鋼針在扎般。

黑袍的速度漸漸緩慢下來,身影也是重新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

就在這時,千鶴子眼中閃過一道金光。大手直接揮下,那口金鐘也是直接將黑袍鎮壓在其中!

一時間,金鐘表面金光大盛,牢牢的的黑袍封印在其中!

見到黑袍被鎮壓在其中,還未等兩人鬆一口氣。

鐺!

一聲巨大的鐘響聲從內部傳出!

一時間,千鶴子與白羽的好不容易微微放下心,再一次的懸浮起來。

穿越回去做殺手 鐺!

又是一聲巨響!

不止如此,整個人巍然如山的金鐘在空中開始劇烈的搖晃起來。似乎是其中的黑袍在不斷的掙扎!

咔!

這時,一道細小出現在鐘面之上。

裂痕雖小,但是出現的一瞬間,千鶴子在第一時間內清晰的察覺到。手中連連數十道複雜的手印落在那口金鐘之上。想要修不上面的裂痕!

但是,這樣並沒有起什麼作用。鐘面上的裂痕不斷的產生,並且每一次都要比之前的還要大。

漸漸的,千鶴子的臉色變得越加凝重,額頭上也是浮現出密密麻麻的細汗來。

砰!

隨著一聲轟響,那口金鐘表面一處,直接被黑袍從內打穿。

通過那道缺口,可以清楚的看到黑袍臉上那恐怖的表情!

千鶴子的身體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

轟!

一拳揮下。

原本牢不可破的金鐘,直接分裂成數道碎片。向著四面八方如同子彈般呼嘯而去。

金鐘被破,千鶴子也是受到反噬。一口深紅的鮮血從他的口中噴出,整個人臉色蒼白,身體一陣顫抖。險些從高空上墜落下去。

千鶴子抬頭向前看去,黑袍的身影再一次的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

「這黑袍的實力,果然有些恐怖。看來我的需要需找一個幫手了!」

黑袍之前輕易的將兩人的攻擊化解掉,這些全部都被下方的葉楓看在眼中。面對如此可怕的魔頭,葉楓在心中飛快的計算起來。

「哈哈!」

黑袍張狂的大笑起來。

下一刻,他的笑聲戛然而止。他沒有去理會此刻身受重傷的白羽鶴千鶴子兩人。而是將自己的視線再一次落到下方的葉楓身上。 黑袍看著下方的葉楓,眼中的充滿寒意!

唰!

下一刻,黑袍的身影化作一道黑芒,向著葉楓閃電般掠去。雙掌之上,元氣涌動,猛的勁風,呼呼作響!

「該死的,黑袍,你給我住手!」

葉楓此刻處境變得極其危險,白羽心中一驚。當即大吼一聲,身影連連閃動,向著黑袍直追而去。

千鶴子也顧不上擦去自己嘴角處的血跡,深吸一口氣。強壓住自己體內的傷勢,緊緊的跟在白羽的身後,前去救援葉楓!

「千羽鶴落功」!

而就在黑袍有所動作時,葉楓的身體同樣在也是快速行動起來。一股股氤氳白氣從他的身體內釋放而出。

只見,一隻巨大的白鶴幻現出在葉楓的頭頂之上,一聲聲清脆嘹亮的鶴鳴聲響遍場上!

咚!

葉楓一腳踏地,身體直接一飛而起。停留在白鶴胸口位置!

熾盛的靈光映照在葉楓的臉上,神氣十足!

葉楓雙眼緊閉,雙臂緩緩張開。而隨著他的動作,他身體後方的白鶴同樣也是緩緩張開自己的雙翅,一根根潔白如雪的羽毛展現在眾人的眼前。

」千落如雪!「

隨著葉楓的一聲怒吼,他猛的張開自己的雙眼。白鶴身上所散發出的靈光越加熾盛。

鶴聲嘹亮,響徹全場!

葉楓全身的氣勢一變,如同寶劍開鋒,凌厲無比!

白鶴先前看似輕柔的羽毛。一瞬間如同千萬把散發著陣陣銳利之氣的寶劍般。密密麻麻,向著黑袍的身影激射而去!

一時間,鋪天蓋地的羽毛如同一條銀河一般,直接將整個空中遮蔽。

瞬間,將黑袍的身影淹沒在其中!

嗖嗖嗖!

宛如竹哨般的尖銳破空聲不斷響起!

唰!

看到這一幕,白羽猛的停下自己的身影。眼中露出欣喜之色。

」千落如雪!「

白羽的口中喃喃道。

對於千鶴落羽功,沒有修鍊過的他,其實並不是很了解。大部分都是從宗門先輩所留下的古典中看到的。

千落如雪,就是其中一式武技。

也是裡面最為複雜難懂的一種武技,天鶴宗所得到的傳承的人很多,但是可以領悟到這一招的卻是少之又少。大多數人領悟到的都是其中一些簡單的武技。

而葉楓可以在獲得傳承后這麼短的時間裡,就可以領悟到。並且施展出來。這讓比啊魚內心震撼的同時,也是極為的激動。

這一切足可以證明葉楓的天資有多麼的妖孽,有葉楓的存在,天鶴宗定可以恢復到昔日的光輝。這也讓白羽下定決心,不惜一切代價也是在黑袍的手中保住葉楓。

」白光漸漸消散,高空中的羽毛也是逐漸消失。將之前被攻擊所淹沒的黑袍身影顯露出來。

很快,一團不斷涌動的黑氣出現在幾人的視野中。

「砰!」

黑氣爆炸,化作一道巨大的衝擊波在空中向著四周呼嘯而出。

其他人情況還好,但是葉楓卻是不同。這股衝擊破如同一柄攜帶著萬斤巨力的大鎚般,重重的轟擊在他的的胸口上。鮮紅的血液直接從他的口中噴出,身體如同脫線的風箏一般,快速從空中墜落下去。

就連空中那隻白鶴的,也是一陣渙散。險些消失!

「哈哈哈哈!」

黑袍那瘮人的狂笑聲傳出。

在剛在的攻擊中,黑袍毫髮無損!

看到這裡,葉楓不免感到有些無奈。還是因為自己實力的原因,如果自己的實力與黑袍相當,哪怕低一個境界。情況都絕對不會像現在這個樣子。

「實力!」

葉楓心中暗自下定決心!

「妄想用如此低微的攻擊還想要傷到我。實在是不自量力!現在我就讓你看看什麼叫做強者才應該有的實力!」

黑袍獰笑一聲后,他的掌心處快速凝聚出一直恐怖的骷髏頭來。一股股浩蕩的氣勢從他身上散發出來。

「不好!」

白羽心中一驚,也是連忙施展出的武技。想要幫助葉楓擋住黑袍的這一擊!

不過,此刻的葉楓眼中毫無懼色。他緩緩的站起身來,伸手將自己的嘴角的血跡擦掉。目光冷冷的看著黑袍。

「聖靈復甦!」

葉楓雙手朝天,體內元氣化作一道靈光,直衝天際。

就在這時,一聲更加嘹亮的鶴鳴聲傳來。

不過,並不是此地白鶴所發出的身影。而在是宗門廣場上那座四靈陣中發出。

一時間,廣場處轟隆聲如同滾滾悶雷不斷發出。整個人天鶴宗也是一陣晃動。

四靈大陣自己運轉,四大聖獸的虛影在上方來回飛動。

唰!

剎那間,一隻渾身上下散發著燦燦金光的虛影白鶴從四靈陣中展翅飛去。

一股龐大的神靈之息,鎮壓全場。

看到這裡,葉楓嘴角出一絲淡淡的笑容來。

召喚聖靈!

這是白飛當初在葉楓離開時告訴他的。不過此法有一個缺陷那就是只可以在天鶴宗內使用,一旦離開天鶴宗範圍,那麼此法也就回失效。

「聖靈祖師?」

看到這一幕,白羽整個人徹底的呆住了,體內正在運轉的元氣都在這一時間裡,緩緩停止下來。他連連眨動的眼睛,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但那股熟悉的神靈之氣,卻是實實在在的存在。這讓他的心中掀起驚濤駭浪!

不知是他,其他場上的天鶴全體上下,都是有些震撼。

而至於那些天魔教眾,在聖靈所散發出來的磅礴威壓下早已是惶恐不已。有得索性直接丟下自己手中的兵器,向著外界逃跑而去!

白羽有些艱難將自己的視線從聖靈的身影上,轉移到下方葉楓正在淡淡微笑的身上。

召喚聖靈!

這種方法他還真的重來都沒有聽說過歷屆弟子中有誰可以做到。但是葉楓卻是真的做到了,而且就在自己的眼前。

這一刻,葉楓必須要天鶴宗少掌門的念頭。在白羽的身心快速生根發芽!」

黑袍雙眼微米,看著遠處高空中,正在向這邊緩緩飛來的聖靈,感受到充滿威壓神靈之氣。心中雖然有些震驚。但是隨後,他的臉上一變,露出一個殘忍笑容! 「區區一個殘缺的靈魂,還膽敢在我的面前放肆。今日老夫便讓你魂飛魄散!我看你們天鶴宗還有什麼能力處於此處。我黑袍將會是你們心中永遠的夢魘」

黑袍口中冷冷的說道。

的確,隨著聖靈將自己體內的神魂之晶傳給葉楓后,他的魂力便已經大大的下降。所以此刻的黑袍才會有如此大膽的想法!

「放肆,黑袍!」此話一出,白羽一臉慍色。

而其他天鶴高層在聽到這話后,臉上同樣是露出憤怒之色。看向黑袍的眼神中充滿著殺意。膽敢侮辱聖靈,這已經不是用罪過可以形容的。

」千落如雪!「

燦燦金光從聖靈的身體上釋放而出。如同一輪小太陽般,將原本漆黑的天空照耀的如同白晝。

千萬道金色羽毛匯聚成一道粗壯的金芒,向著黑袍所在的位置爆射而去。

一時間,空氣中充滿蕭蕭寒意。

相比較葉楓所施展的出的威力,聖靈所產生的威力更加的強大,恐怖。已經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

」滔天魔掌!「

黑袍大吼一聲,身體上魔氣比之強盛數倍之多,黑氣縈繞。

一道道巨大的掌印向著前方轟擊而去,進行抵擋聖靈的這一擊!

雖然黑袍口中說要將聖靈斬殺,但是對於聖靈,與他的心中還是充滿著謹慎。想要試探一番聖靈的實力究竟如何。

」黑袍,借我一招!「

唰!「

白羽渾身的氣勢一震,身體之內爆發出萬丈霞光。

這時,一柄輕巧細小的軟劍出現在白羽的手中,手臂連連揮下。

一道道劍光快速劃過天際,眨眼之間,又是匯聚成一道無比粗壯的劍芒,如同一天九天銀河,從天而降。無可匹練的斬向黑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