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岳風徹底嚴肅了起來,他抱著雙臂在胸前,看向岳飛只是語氣低沉道:「家裡,有家裡的規矩,國家,由國家的規矩來管控,國家這個天下人的大家庭才能太平統一,如果人人都想當皇帝,今天把他拉下來,明天我殺了你當皇帝,你覺得,天下的人能跟他們的家人,他們的愛人安定生活嗎?」

「這……」岳飛徹底愣住了,這實在不是他這個年紀能體會的概念,但他也明白了個大概道理,不知道什麼時候,一顆小小的大樹已經在他心裡紮根發芽。

「知道了這個道理,你就能走上正路了,要知道,只有心找到方向,你才不會迷茫啊。」岳風笑著拍了拍岳飛的頭,又拿起酒葫蘆往遠處走去,一邊只是說道:「記好了,按我說的去做,成就一個堂堂正正的男子漢,頂天立地的國家大將軍!」

父親……小岳飛看著父親的背影,不知道為何,也感到了一種危機感。

父親他這樣有本事的人,跟我們一家住在這種小村子里,會不會遇到危險?

父親是被小人所害,我以後……又該怎麼跟那些小人所對抗?

越來越多的謎團沒有壓垮岳飛,反而是讓他的內心越來越強大,越來越堅定。

「哥哥,你怎麼還在這,趕緊陪我去玩吧。」岳玲跑了過來,抓著岳飛手臂搖晃著說道。

「好。」岳飛隨意地一笑,就準備起身離去。

「喂,鵬舉,別急著走。」

「嗯,父親,怎麼了?」

「把我的酒……還有色字帶過來,還有,你好好練武別急著走,到時候我還要送你去周桐師父那裡學習來著,別到時候門檻都進不去,對了,你還有個師兄比你大兩三歲,他好像叫什麼董雙來著,務必好好相處啊,等會,我好像還要去賭場來著……」

「……」

這是什麼時候,又來個師兄……

小岳飛按著臉,只覺得有些壓力巨大,看樣子練武做大將軍也不是容易的路啊……

時光飛逝,當初的那個少年,不知不覺已經成長為了大宋天下的棟樑住,曾幾何時,整個龐大帝國的壓力和重擔幾乎都落在了這個少年一人身上,他憂國憂民,連自己的終生大事都來不及考慮,幾乎是對自己要求嚴厲到了極限。

而眼前,岳飛正面臨著,這二十年的人生中最痛苦的抉擇。

自己的兄長,要當著他的面,殺了這個叫趙構的仇人,他岳飛的君主。

岳飛痛苦抉擇,面對忠和義之間痛苦的,他曾經想過一切,但又通通否定了。

他拿不出兩全其美的解決方案。

不過,現在,他找到了出路。

看著手中那閃爍寒光的劍刃,岳飛只是苦笑一聲,然後,他動了。

罷了,兄長,未未,來世再會吧,希望下一世,我們還能認識……

抬起頭仰望著皇宮大殿的天花板,苦笑一聲后,岳飛只是大喊道:「陛下,父親,恕岳飛不能忠義兩圈,今日且以命償還陛下君恩,祖宗莫要怪罪後人不忠!」

話音剛落,岳飛猛地抬起劍往脖子邊抹去,眼看那劍刃已經要刺破皮肉,只在一瞬間!

那一剎那,董雙也猛地回過了頭,岳飛的決定,實在讓他已經沒了鬥志,而武松魯智深獨自面對王重陽,雖然也不落下風,但大大給了王重陽喘息的機會,這麼繼續下去,王重陽或許最終能反殺也說不定!

「岳飛,給我住手!」

董雙大吼著,但他心裡也再明白不過,今天無論如何,也來不及救人了!

瞳孔猛烈放大著,看著眼前幾乎讓自己窒息的一幕畫面,董雙死死咬著牙,指甲幾乎都要嵌入了肉里,他只覺得這個世界都在束縛自己,恨不得砸爛一切衝過去阻止岳飛。

那傢伙,又在犯什麼傻了,楚江樓猛地回過頭一看,剛把趙構徹底殺敗的他原本正在大口喘息,他消耗也不少,但一看岳飛要自刎,他頓時腦海中響雷般炸裂。

無論如何,也要救下這傻小子!

就在這短短一瞬間,大殿內的眾人卻是許多完全不同的反應。

文官們看岳飛要自殺,欣喜之餘也有些可嘆,岳鵬舉這等百年難得一見人才如此隕落,實在是可悲可嘆。

而武官們就是冷笑不已覺得大快人心了,能除掉岳飛這個跟他們絕大部分意向不合的異類,絕對是大好事,尤其是今天這個岳飛這麼不聽話,雖然還未造反,但也已經不受控制了。

楚江樓還沒有放棄,就在他反應過來的一瞬間,他已經取出了腰間的神鵰弩。

往事如雲煙,浮現在了他的腦海里。

「在下姓楚,名重樓,不知閣下怎麼稱呼?」

「多謝兄弟今日相救了,你叫我岳飛便是。」

「唉,你莫非就是大宋少年將軍岳鵬舉,如此英雄人物,久仰久仰。」

「哈哈,都是虛名而已,來,先喝酒吧,不過我就以茶代酒了。」

「我說,把我董雙忘了是吧,我看我們三人志同道合,也是有緣,今天就結拜為兄弟如何?」

「好啊,這如何不好!」

楚江樓,董雙跟岳飛同一時間站了起來,三個人舉起了手中滴血酒,一飲而盡,只是笑而不語。

岳飛,可別給我死了!

腦海中當初和董雙岳飛在上黨相識結拜兄弟,以及在大名府共同經歷生死的一幕幕畫浮現在腦海中,楚江樓咬著牙,拼盡全力把神鵰弩對準了岳飛的寒星隕鐵,試圖能在最後一刻成功攔截住他。

就這麼死了,你可是個懦夫!董雙衝鋒到了極限的速度,他只希望能改變眼前的結局,這麼多年的戰爭以來,他已經不想再看到任何一個兄弟死在自己眼前了。

尤其是,這樣毫無意義地去死。

「鏘!」

隨著一道弩箭墜落於地上大理石地磚的清脆聲響,董雙和楚江樓都是一愣,然而還沒反應過來,岳飛那劍確實是被撞擊偏斜了不少,但還是對著右臂,斬了過去。

誰發射的弩箭?

楚江樓頓時眼神猛地一顫抖,自己都還沒扣下扳機,這一道弩箭又是來自於誰?

然而,寒星隕鐵寶劍是何等鋒利,只是斜撞上去,一樣把整條手臂給砍了下來,岳飛受到這種重傷,整個人都栽倒在了地上神識不清,傷口處瘋狂噴涌著鮮血,讓人看的膽戰心驚。

「岳飛兄弟!」

「岳飛兄弟!」

楚江樓和董雙同一時間向著岳飛衝去,眼看到了身邊,居然一道嬌小的身影率先衝過來,遠遠看著岳飛的模樣,她直接癱在地上丟開手中弩機抱住了岳飛,沒讓他的腦袋砸到地上,以至於再一次受到撞擊。

「南宮賢妹?」董雙眉頭一皺,他剛蹲下來再一看那個地上的風翎弩頓時看清楚了,這個人居然是南宮未,想必剛才那道弩箭是他發出去的。

「岳飛哥……你為什麼……要這麼傻……」那少女哭著,看向已經徹底沒有意識的岳飛,他哭的梨花帶雨一般,仍舊不甘心道:「我們只想你好好活著啊,你為什麼要去送死。」

「呵呵,未……未未,是你來了啊。」岳飛一愣,隨後勉強笑著開口說道:「你……你來這麼危險的地方做什麼,不知道我會擔心你嗎?」

「我能保護自己的,你不要擔心我。」南宮未擦了一把眼淚繼續說道:「你還沒回答我呢,你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啊,難道你不知道你如果死了,我……我一定……」

「妹子,先下去吧。」董雙眉頭一皺,只是語氣低沉道:「鵬舉,你這是何必呢,你把我們做兄弟的當什麼,你也別說話了,我這就讓人送你回去。」

岳飛卻搖搖頭不說話,南宮未抱著他也只是淚流滿面道:「我不准你死,不准你死,聽到了沒有,要是你死了,我一定也會去死,永遠不和你分……分開的……」

「你這麼說,我就死而無憾了。」岳飛只是勉強一笑,隨後突然大口鮮血噴出,捂著胸口難受不已。

「趕緊走吧。」楚江樓抱起岳飛,就想把他背走。

「不,我還有話要說,在那以後,就算死了也無所謂。」岳飛咬著牙推開了楚江樓,一邊只是看向趙構說道:「身體髮膚,受之父母,我今日若死,也就不再欠先帝什麼了,就算不死,我這一臂,也足夠報答陛下恩義。」

「你到底想說什麼。」趙構此刻的情況也沒比岳飛好到哪裡去,他氣息虛弱說著話,根本就動彈不得,多虧大廳安靜了下來,沒人再廝殺,岳飛才能聽清。

岳飛看著趙構,半天過去,他才一字一頓地說了出來。

「從此,我們再無君臣之義!」

岳飛的眼神堅定而沉重,他看著趙構,就好像在看一座泰山那樣,半天不曾動搖一下,把所有的話都交代在了目光之中。

趙構什麼也沒說,他只是閉上了雙眼,不再有任何話語。

到了此刻,岳飛再也無法支撐,口子血噴數尺,再一次暈死了過去。

「岳飛哥!」南宮未大哭著,只覺得淚水難以控制般而流出。

「江樓,你帶鵬舉去徐小姐那裡治療吧,我叔父自己病體都日益嚴重了。」董雙拍了拍楚江樓的右肩,聲音低沉道。

楚江樓點了點頭,他什麼也沒說,背起楚江樓就往外走去。

南宮未沒有急著走,她看向趙構,眼中卻儘是幽怨的神色。

趙構打了個顫,也不知道該怎麼做。

「要是岳飛哥死了,我絕不會放過你。」南宮未丟下這句話,轉身就離去了跟著楚江樓的背影而走,很久已經消逝不見。

楚江樓背著岳飛,帶著南宮未一路走出皇宮,皇宮內外和路上聚集的無數御林軍看著這一行三人,硬是不敢阻攔,讓他們走出了皇宮。

而如今,皇宮大殿內。

董雙搖了搖頭,他走向了氣喘吁吁,幾乎到了強弩之末的王重陽,只是語氣低沉道:「你大勢已去了,王先生,你也是個民族英雄,為了抗金大局大義不顧一切,把自己的家產變賣來資助抗金,你要是願意和我一同平定亂世,我很樂意交你這個朋友。」

「幸好南宮未突然趕到,用神鵰弩撞偏了岳飛的寒星隕鐵劍。」盧俊義看局勢差不多要平息了,他也只是嘆了口氣道:「只可惜最終鵬舉他還是砍斷了自己左臂昏死過去,說什麼身體髮膚,受之父母,自己從此不再欠先帝什麼了,唉。」

史進道:「哎,盧員外,安神醫能救好斷臂嗎。」

盧俊義搖了搖頭:「安神醫倒是有這本書,問題他如今自己也重病數月了,怎麼可能給人接斷臂啊。」

誰知道,王重陽只是冷笑一聲道:「笑話,董雙,我王重陽自十五歲起為大宋第一劍客,一路殺來拚死一搏十餘年,何曾怕過誰!」

話音剛落,王重陽手持承影雙劍再一次衝上前,怒吼道:「陛下,準備逃走,臣這就前來接應!」

說著,王重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率先繞過武松,猛地一劍砍開魯智深,居然目標正是史進!

很明顯,他王重陽今天是要擊殺史進,幹掉了這個最弱的點,就能帶著趙構走,或許全身而退,捲土重來也不是難事。

「哈哈,好,王先生,這個大宋天下雖大,果然還是只能依仗你!」趙構大笑著,突然站起來就硬要衝出去拚命。

但是,讓王重陽意外的來了。

眼看他的刺殺術發揮了最大作用,他自問有極大幾率瞬間擊殺史進,卻被史進以絕技青龍鎖截住了承影雙劍的必殺一擊!

雖然下一瞬間,青龍棍的三截加上棍體都已經盡數瓦解,但同一時間,至少五把兵器也刺入了王重陽的身體。

「王……王先生……」

看著近在咫尺的這個王重陽,趙構也有些愣住了。

誰能知道,一切來的這麼突然。

正是林沖和武松,魯智深,董雙,盧俊義五人其上,亂刀一起襲向對後方全沒防備了的王重陽,趁著史進賭命攔下王重陽一招的時候,成功徹底擊殺了王重陽!

五人抽出兵器,一旁的大宋四將也愣住了,他們怎麼也沒想到,王重陽,這個大宋第一劍客,居然就這麼死在了他們眼前!

王重陽往前踉踉蹌蹌走了幾步,突然仰天大笑道:「我王重陽生不能保護陛下,今日為趙家殞命,在所不辭,但願群賊早晚千刀萬剮,必無倖免!」

口子血噴三尺,王重陽再也控制不住身體,猛地一下已經砸在了地板上。

大宋第一劍客,整個天下屈指可數的高手,「金幽冥」王重陽,在林沖跟武松,魯智深,盧俊義,董雙五人的合力圍攻下,隕落於大宋皇宮,死在了他終生為之效忠,保護的皇帝面前。

而此刻但我大殿內,隨著一個個重量級人物但我退場,局勢可謂是急轉直下,誰都看得出優勢方是誰,大宋四將看情況不對,早就迅速逃走了,他們想出動大軍跟董雙交戰,開玩笑,董雙這一夥這麼多怪物如今全都騰出了手,自己這邊就算幾千人,又怎麼可能擋得住董雙?

「該死,這群叛國的畜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