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就這容貌和身材哪個不是令得男人火熱一片的。

「嗯,今日怡琳導師和學長遠道而來我定當會盡到地主之誼。」

這美艷女子並未察覺到俊俏男子眼中的灼熱之色,微微點了點螓首看向領頭的美麗背影和俊俏男子,輕聲應道。

「好,既然學妹都這樣說了,那學妹可要帶我好好領略下這天錦城的風光啊,聽說這天錦城的發家史還不簡單呢。」

俊俏男子哈哈一笑,笑著說道,那看向美艷女子的眼神光芒更甚,只是美艷女子依舊毫無察覺。

「我們到了。」

不久后,馬蹄聲停了下來,那領頭的美麗女子望著城門之上那天錦城三個大字緩緩開口道。

「我們進城。」

旋即,美麗女子朱唇開啟,再次說道。

嗯?

而就在他們一行人騎馬就要朝著城門走去時,那美艷女子突然察覺到一道目光直直的看著她,柳眉微蹙,於是轉過頭去尋向那道目光的主人而去。

美艷女子的突然停住也令得其他人頗感奇怪,於是紛紛朝她看去。

只是在他們的目光還未落到她身上時,只感覺到一陣疾風呼嘯而過,一道身影朝著另一處疾射而出。

「小雲子,你回來了?」

就在這時,一道激動而喜悅的輕柔之聲從不遠處響起。

……………………………………! 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之下,只見那美艷女子竟是沖向了一個白袍男子跟前,一雙玉手輕撫著男子那俊郎的面孔。

枕上偷心:惡魔先生來敲門 而這個男子就是在等待吳焰馨的謝傲雲,這美艷女子自然也就是吳焰馨了。

「嗯,焰馨姐,我回來了。」

謝傲雲看著這眼前的佳人,柔和的笑道。

說完謝傲雲便一手摟住吳焰馨那不堪一握的細腰,一手輕捏著她那嫩滑的臉頰。

雖然不介意謝傲雲這樣,但是想到身後還有導師和其他人在看著,繞是吳焰馨那潑辣的性格也會嬌羞起來。

「小雲子,別這樣,有人在看著呢。」

吳焰馨嬌嗔地說道,嘴上是這麼說,可是卻沒有一點阻止的意思。

「我捏我老婆怎麼了,他們想看就讓他們看唄,羨慕死他們去。」

謝傲雲看著吳焰馨那嬌羞的模樣,令得他微微一愣,對於吳焰馨的性格他可是十分清楚的,在他人看來絕對是一個暴脾氣的主,雖然在謝傲雲面前表現得很溫柔,而且對謝傲雲可謂是關愛有加,但是也從未有過這幅表情啊。

於是謝傲雲便微微調笑說道。

「哼,誰是你老婆了?」

吳焰馨如何聽不出謝傲雲是在調笑她,撇著嘴一副賭氣的模樣說道。

「不就是焰馨姐嗎?你可是我心裡公認的老婆,不把你娶到手,我就白活這一世了。」

謝傲雲趁著吳焰馨不注意在其嘴唇上快速的親上一口,笑著說道。

「哼,走吧,我給你介紹下我的導師和學長。」

吳焰馨輕輕一哼,嗔怪地看了謝傲雲一眼,不過其內心卻是異常的高興,隨即拉著謝傲雲的手朝著那美麗女子和青色錦袍男子等人走去。

「來,小雲子,這是我的導師,方怡琳,漂亮吧!」

吳焰馨拉著謝傲雲來到那個美麗的女子跟前,對著謝傲雲乏著美眸笑著說道。

「怡琳導師這是謝傲雲,我叫他小雲子。」

就算吳焰馨性格潑辣,但也不好意思在別人面前說謝傲雲是他的未婚夫。

「怡琳導師,你好。」

謝傲雲首先抱拳說道。

這是一位清冷美麗的女子,女子青絲稍作梳理,而後便猶如瀑布般順著肩膀和後背直披而下,潔白的肌膚,秀美的鵝蛋臉,柳葉般的黛眉,清麗的雙眸,誘人的紅唇,加上那一身淡青色裙紗包裹的高挑玲瓏的身材,一股清淡的香味飄散而出,這是一個恬靜的美女。

這是謝傲雲眼中看到的方怡琳。

雖然看上去這怡琳導師並不太愛說話,給人一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感覺,但是也只有對她頗為熟悉的吳焰馨才知道,她這位導師並非讓人難以接近,只是由於性格使然,所以使得她看起來不太愛理會人,其實對於眼前這位怡琳導師,是一個很好相處的恬靜美人。

「嗯。」

方怡琳看著謝傲雲露出一副甜美的笑容點頭應道,看著謝傲雲眼中沒有其男人看向她的那股灼熱和佔有慾,方怡琳第一眼就對謝傲雲產生了好感。

「這是我的學長,何天翼。」

吳焰馨又向謝傲雲介紹那青色錦袍男子說道。

「天翼學長這是我弟弟,謝傲雲。」

吳焰馨挽著謝傲雲的胳膊向何天翼介紹道,雖然嘴上說謝傲雲是他的弟弟,可是任由誰都看得出來他們倆的關係不一般。

「天翼兄。」

謝傲雲微微抱拳看著馬背上的何天翼緩緩而道。

「呵呵,傲雲兄弟倒是好福氣啊,有學妹這麼一個美麗的女子傾心真是讓我等好生羨慕啊。」

何天翼本是眯著的雙目緩緩睜開,笑呵呵的說道。

不過其眼中卻是有著隱晦的怒火和厲色一閃而逝,他之所以來天錦城可不是為了遊玩這麼簡單,他這次來的主要目的是在吳焰馨身上,對於吳焰馨的美艷何天翼早就有了覬覦之心,早就想嘗嘗這美艷而又火辣的吳焰馨身子的味道了。

初次見面時,何天翼本以為以自己的天賦和身份想要拿下吳焰馨根本不是什麼難事,可是在相處之後,他才知道,眼前的美艷女子卻是始終沒有太將他的暗示放在心上,甚至每次他想要表達出對吳焰馨的愛意時,總被她轉移話題給攔在嘴邊說不出來,這令得何天翼心裡十分不爽,可想到吳焰馨的導師他又拿她沒轍。

而這次天錦城的招生卻讓他看到了希望,他想利用吳焰馨家族的關係將吳焰馨拿下手,在他眼裡天錦城不過是二級勢力王朝的一個城市而已,吳焰馨所在的家族更不被他放在眼裡。

所以他想利用他的身份來威逼利誘吳焰馨的家族從而逼迫吳焰馨乖乖就範,就算被她的導師方怡琳得知也拿他沒有辦法,因為方怡琳只負責這次的招生和學員的生命安全,卻管不了學員家族之事。

至於最後如何,他也只不過是抱著玩玩的心態而已,玩完了之後就將吳焰馨給扔了便是,他可不會真的將從小家族出來的吳焰馨娶回家的,吳焰馨在他眼裡就是一個玩物而已。

可如今他卻看到他盯住已久的獵物在他眼前與別的男子動作親密,這如何不讓他怒火中燒,在這一刻謝傲雲成了他的必殺對象。

何天翼那怒火和厲色雖然隱晦,但卻依舊被謝傲雲給捕捉到了,謝傲雲雙目微眯,同樣其眼睛深處有著一抹危險的精芒閃動著。

他自然感覺得到何天翼看向吳焰馨時的那股微弱灼熱和貪婪之色,這傢伙既然打起了他未婚妻的主意來,一抹冰冷而淺淡的弧度漸漸地浮現在其嘴角之上。

至於其他三人人,吳焰馨也沒必要介紹了,因為這三人謝傲雲都認得,其中兩個是曾家之人分別叫曾凌和曾毅,最後一個則是李家之人名叫李鳴。

旋即,謝傲雲則與吳焰馨乘坐一匹馬一行人進城而去。

進城之後,一行人則直接朝著內城而去,方怡琳拒絕了吳焰馨的相邀獨自一人前往了此次聖武靈院招生的臨時據點。

至於何天翼則被曾家兄弟熱情相邀去了曾家,原本按照他的意思是不願去曾家的,可是在天錦城他人生地不熟的,而且想要徹底拿下吳焰馨還需準備一下,而曾家兩兄弟的熱情,何天翼正好也可以了解一番吳焰馨和謝傲雲兩人所在家族的情況。

到那時不僅可以一舉拿下吳焰馨,還可以將謝傲雲死死地踩在腳下,膽敢與他看中的女人如此親昵,他要謝傲雲知道死字怎麼寫。

看著謝傲雲和吳焰馨兩人離去的背影何天翼的眼中儘是佔有之欲和強烈的殺機。

「天翼學長對吳焰馨如此傾心,她卻如此不領情,真是不知好歹。」

在何天翼身旁,曾凌故作一副憤恨的模樣說道。

「不打緊,聖武靈院在天錦城招生有五天的時間,這五天時間足夠我拿下吳焰馨了。」

何天翼擺了擺手輕輕一笑,一副自信地說道。

「不知學弟我倆能夠為天翼學長做些什麼,只要我們能夠辦得到的定當竭盡全力。」

曾凌面露諂媚的笑意,恭敬地說道。

對於身旁的這何天翼,他可是清楚其來歷的,而且其本身在聖武靈院內院有著極大的號召力,實力在內院雖然排不上名,但是其背景卻是相當可怕。

若是他們能夠傍上這位學長,那麼他們以後在內院也有著一席之地,同樣的,如果他們的關係處理的好的話,那麼今後他們曾家能夠傍上何天翼所在的家族也不是不可能的,這也是他們為何如此熱情邀請何天翼的原因所在了。

聽到曾凌的話,何天翼面露喜色,一股傲然之意自其身上瀰漫而出,在他看來這天錦城能夠比得過他的身份的年輕一輩是不可能存在的。

「嗯,那我就不客氣了,以後在聖武靈院,學長定然不會虧待於你們。」

何天翼笑著微微點頭,拍著曾凌的肩膀說道。

「這是我們應該做的。」

聽到何天翼的話,曾凌和曾毅的臉色大喜,如今被何天翼看重,若是將吳焰馨的事辦好的話,他們兄弟倆相信今後在聖武靈院外院和內院絕對可以橫著走了。

「那我們先去曾家,我還得向兩位學弟了解下吳焰馨和那個謝傲雲所在的家族如何呢?」

何天翼緩緩說道,在說道謝傲雲時,其雙目中的殺機就不由自主地轉動起來,看來他對謝傲雲與吳焰馨如此親昵還是耿耿於懷啊。

隨後,何天翼便隨著曾凌曾毅前往了曾家。

……

「焰馨姐,那個何天翼此次來的目的不純啊。」

另一邊,謝傲雲虛眯著眼緩緩說道。

「嗯,此人表面上看上去十分謙和,很有風度,但只要稍微了解他的人就知道,這人內心極為狹隘,容不得他人搶了自己半點的風頭。」

吳焰馨點了點螓首微微說道,對於何天翼,吳焰馨並不感冒,雖然知道對方這次來的主要目的是自己,但是吳焰馨卻不想與他有任何的接觸,即便是在聖武靈院內她都是見到何天翼就想躲的。

「呵呵,這傢伙不僅容不得別人搶他半點的風頭,而且還容不得他人與未婚妻相處。」

謝傲雲呵呵一聲,輕笑而道,對於何天翼這種虛偽之人謝傲雲極為不屑。

「你吃醋了?」

吳焰馨看向謝傲雲嫣然笑道。

「那還用說嘛,你可是我的未婚妻,我不吃醋那還了得,不過這傢伙竟然敢把主意打到我女人的身上來,那就得好好的教訓教訓他。」

謝傲雲轉過身來,一本正經地說道。

看到謝傲雲這幅模樣,吳焰馨忍不住噗呲一聲笑了起來,那美艷的笑容瞬間令得周邊的花草黯然失色起來。

公主嫁到:腹黑將軍喜當爹 不過聽到謝傲雲那『我女人』三個字,其內心卻是異常甜蜜。

這些年來的思念並沒有讓吳焰馨白白等待,這三個字徹底的將吳焰馨內心那微許的幽怨化作煙雲消散而去。

「走吧,我們先回家去。」

說著吳焰馨緊緊地挽住謝傲雲的手臂朝著吳家走去。

…………………………………………! 回到吳家后,吃了個飯,謝傲雲便與吳焰馨來到了南區的一座高峰之上,這座高峰是他們倆小時候經常來的地方,這裡可以說是他們小時侯『幽會』的聖地。

「呼,自從你十歲那年離開天錦城之後便再也沒來過這個地方了吧。」

在一處陡峭的石壁上方,吳焰馨望著下方的天錦城微微說道。

「嗯。」

謝傲雲點了點頭應道,看著下方整個天錦城的樣貌,謝傲雲的眼中流光婉轉,嘴邊掛著一抹開心的淺弧。

小時候這天錦城的大街小巷,吳焰馨都帶著謝傲雲走過一遍,而他們到過最多的地方就是他們所在的這座高峰。

想到小時候與吳焰馨的快樂時光,謝傲雲的心中也忍不住感嘆時間過得真快啊,這轉眼間他就已經邁入二十的人了。

「我大哥他們怎麼沒跟你們一起回來?」

謝傲雲轉過頭去問道。

這吳焰馨都回來了,而他大伯、兩位旁系叔叔的兒子和吳家老大卻還沒回來,謝傲雲疑惑起來。

「他們近期有個試煉所以回不來了。」

吳焰馨吸著山間新鮮的空氣微微開口道。

「不過他們的變化都挺大的,經過這些年的努力都已經進入內院了。」

隨即,吳焰馨再度開口說道。

「還不錯,不過這天錦城依舊如此繁華,並沒有太大的變化,而我們卻漸漸地展翅,迎接新的天空。」

謝傲雲點了點頭,對於自家大哥和吳焰馨大哥等人的天賦謝傲雲還是十分認可的,旋即,他的眼睛望向那廣闊而蔚藍的天空之下的天錦城,微微而道。

「可不是嗎,這充滿著小時候美好時光的天錦城也只是我們的一個起點而已,外面還有更為寬廣的世界等著我們去探索。」

吳焰馨兩手撐地,身子向後微傾,一道凹凸有致的完美身材被完全勾勒而出,迎著徐徐而來的山風,青絲飄揚,閉眼而道。

「不過我們無論在哪裡,內心的初衷都不可更變。」

謝傲雲同意吳焰馨的話,不過還是補充了一句,說道。

「小雲子,你這是在向姐姐保證嗎?」

謝傲雲所說的初衷肯定包含了很多,但是她卻知道這其中定然也有她的一份,所以她睜開美眸,看向身旁的謝傲雲飽含柔情地問道。

「可不是嗎,焰馨姐你那麼漂亮,我可是很擔心你會被搶走的,不向你保證可不行啊。」

謝傲雲也是雙手撐地,迎著山風看著吳焰馨笑嘻嘻地說道。

這確實是謝傲雲初衷的一部分,而且是他們小時候的約定,雖然看似兒時的戲言,但是經過多年的相處,他們都知道對方在各自心裡的地位和自己跟對方是存有何種的關係。

「這麼多年過去了你還是這麼油嘴滑舌,說說看,我不在你身邊的這麼多年有多少女孩子被你騙到手了?」

吳焰馨心裡高興,但是裝作一臉幽怨的眼神看著謝傲雲幽幽而道。

「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