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就是唐悅自己也沒想到。

當唐家倒下之後,變成醜女視力也不好的她被人嫌棄,以前所謂的閨蜜們也都不接納她。

名偵探柯南之MARTINI 就是連唐家的人,因爲是她招惹林羽的緣故,唐家的人都責怪唐悅,畢竟要不是唐悅,他們唐家怎麼會招惹林羽?

這期間,一直有神祕人接濟着她,可是那點錢基本上都被她花在了臉上了,女人都是這樣,哪怕變醜了,也想恢復過來。

唐悅其實知道,那是她弟弟接濟着她,由於某種原因,她弟弟唐三一直沒有現身。

走投無路之下,唐悅找到了這個養雞場的工作,一個月兩千塊,放在以前,兩千塊只是她理一次頭髮的錢罷了。

但是現在沒辦法,她視力不行,洗碗都沒人要,只能乾乾養雞場的活,可以說悽慘之極。

“我可和你說,我知道你以前是千金大小姐,但是現在不一樣,就你這樣,出去賣也沒人要,我不管,丟的兩隻雞就從你工資里扣。”吳大嬸潑辣的罵道。

唐悅只能點頭哈腰的說對不起。

這時候,一輛豪車停了下來,唐悅當看到車輛之後,精神一振,因爲她認出來了,那輛車是她以前的座駕。

緊接着,林羽和唐若南下車了。

“上車吧,帶你去聊聊。” 欠君一世情 林羽面無表情說道,對於唐悅,他實在生不起同情心,要不是現在真的用得着她,他可不會過來。

唐悅一愣,雖然很想狠狠的上去打林羽,但是她不敢,還是乖乖的上車了。

“我知道你們是來看我笑話的。”上車後,唐悅苦澀一笑,“現在看到了,我很慘,滿意了吧,很多人都過來看我笑話,我已經習慣了,呵呵呵……”

唐若南嘆了一口氣,自己之前也和唐悅一樣啊,哎……

“是這樣的,我準備給你一個機會,你作爲我的代理人,替我管理唐氏集團唐若南是你的副手。”林羽說道。

說實話,林羽其實明白,唐若南對管理公司沒什麼作用,唯一的作用就是他能夠幫着看唐悅。

唐悅若是有異心,敢陽奉陰違,他林羽第一時間能夠知道。

這就叫攻心戰術。

這兩人以前就不對付,現在一起合作,表面是輔佐,其實就是互相監視,讓他們誰都不敢有異心。

已經吃過這一次苦的他們林羽相信,之後他們絕對不敢再放肆。

“什麼?給我……機會?”

唐悅嬌軀一顫。

“去你們以前的家吧。”林羽指揮司機,隨後車輛行駛了出去。

很快來到唐家,在衆多傭人震驚的目光中,林羽和唐悅進入房間。

唐悅不可思議的說道:“你……不恨我嗎?”

“恨你?”林羽笑着搖頭,“說實話,你還不夠資格,你有什麼資格讓我恨得?”

唐悅低着頭,“謝謝你給我機會。”

“嗯,你好好幹,我可以保證你安然體面的活下去,沒人敢欺負你,但是,若是你敢有異心,你就再去那個養雞場上班吧。”

林羽面無表情的剛剛說完,唐悅直接跪下了。

對唐悅來說,現在是她最後的一次機會,自從沒有了唐家,自己也變得醜陋之後,她失去了一切。

以前所謂的那些閨蜜不幫忙也就算了,竟然還嘲笑她,奚落她。

另一些以前追求她的男人在看到她的模樣之後,一個個都對她敬而遠之。

就是連她的父母,因爲這一次事件是唐悅惹出來的額,所以之後和她斷絕了父女關係,所以林羽這一次給她的機會,是她最後的救命稻草…… 隨後,林羽拿出了自己熬製的美容膏。

這美容膏正是給了秦嬌嬌她們用的,因爲多了一些出來,所以就存放在玉瓶裏。

“這是……”唐悅驚訝的看着林羽手裏的東西。

“這東西叫美容膏,你塗抹在疤痕處,幾小時後你就會恢復容貌,至於你原本的修爲,我會賜你一些丹藥,能不能好,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林羽說道。

唐悅小心翼翼的接過林羽的藥膏,然後很珍惜的護在胸口,“謝謝你。”

“不用謝我,若不是我需要用你,我絕對不會救你。”

“是,我以後一定好好工作。”

“那好,你塗抹吧。”

林羽說完走了出去,這一天他沒有回酒店,秦嬌嬌她們三個女孩也要塗抹這種藥膏,需要很長時間,所以回去也見不到她們三人,當天晚上林羽就在唐家住下了。

第二天,林羽就進入唐悅的房間,此刻唐悅已經完全恢復了原本的容貌,變成了和以往一樣的大美女,並且由於藥膏神奇的力量,唐悅的肌膚比起以往更加光滑。

只是,此刻唐悅渾身上下沒有穿一件衣服,看到林羽進來,便下牀跪下。

林羽有些小尷尬,這唐悅什麼情況,看到他進來也不知道穿一下衣服。

“唐悅,你怎麼不穿衣服?”林羽皺眉問道。

唐悅突然跪了下來,“林先生,是你給我重新的機會,以後我整個人都是你的。”

復仇千金:老公禽有獨鍾 現在的唐悅可以說已經完全臣服了林羽,對於林羽來說,她已經絲毫提不起任何的反抗之心,說完了這句話,唐悅便站起來躺在牀上,閉上眼睛說:“請隨意……”

請隨意……

林羽眼睛瞪得老大,什麼情況?要不要這麼離譜?

林羽很尷尬,他沒想到自己現在把唐悅控制的如此聽話。

此刻的唐悅咬着嘴脣,她深深明白自己對於男人的吸引力,以往的男生哪一個不垂涎她的美色?

就是在她變醜的那段時間裏,還有不少人放不下她還過去看她,等到看到她真的變得無比醜陋之後,那些人才失望離去。

所以唐悅很清楚,林羽對她一定也有想法,與其等他開口,還不如自己主動獻身,留下一個聽話的好印象。

不過這時候,一道牀單飛了過來,將她整個人罩住。

“大清早的我可沒空和你幹這事,收拾收拾自己,馬上要去公司了,我要你三天之內帶公司走上正道,要不然你還是滾回你的養雞場。”林羽說完便是霸道的離開了。

唐悅不可思議的看着林羽,震驚不已,他竟然在自己的誘惑下離開了。

不過,很快唐悅露出笑容,三天麼,我一天就能搞定!

很快,司機開車將林羽和唐悅送到了唐氏集團。

此刻,唐氏集團頂樓的會議室內,已經坐滿了人羣。

根據林羽的祕術所說,林羽今天會過來,此刻,這些人臉上都是浮現着無所謂的樣子。

他們當然知道林羽的厲害,可是這又如何?他再厲害,如何能夠掌控這麼龐大的公司?

要知道,這麼大的公司就怕人心不齊,一旦那樣,恐怕整個公司都會土崩瓦解。

到時候,底下的職員一定會被敵對公司挖牆腳,離職,所以這些人都有自信,林羽一定會倚重他們。

他們甚至已經考慮着趁這個機會要求升職和加工資。

這些人都是唐氏集團的元老了,不管是財富還是社會地位,都有很高的價值,他們有自信能夠把林羽玩弄於股掌之間。

當然,林羽也可以玩硬的,結果就是唐氏集團被他們搞垮,然後這些人就聯合外人收購唐氏集團。

一些相熟的人都是相視一笑,顯然已經想好了,他們聯合起來對林羽發難,想來爲了唐氏這麼大的集團,他不敢硬碰硬吧?

正想着,門口的幾個祕書走了進來,她們臉上一片震驚之色,然後說道:“林總和唐……悅經理了。”

“什麼?”衆人皆驚。

不過很快他們都是冷笑不已。

“那個醜八怪來了麼?”

“呵呵,一個醜八怪罷了,聽說眼睛也被廢了,還能怎麼樣?”

幾個經理冷笑說着。

這些人一開始都是唐悅的手下,心中對唐悅也都癡迷着,後來唐悅毀容之後,他們還特地看了一下。

在看到唐悅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之後,這些人已經不再對唐悅感興趣了。

大家正說着,卻看到一個高挑的女子走了進來,女子猶如高傲的女生,傲然的看着衆人,然後清冷說道:“你們好,我唐悅,又來了!”

隨後,林羽也跟了進來,朝衆人說道:“我知道大家很吃驚,也很奇怪唐小姐爲什麼恢復了,我只想說,我想要做的事情,目前還沒有做不到的。”

聞言,一些人震驚不已。

早就聽聞這個新上任的林總有神鬼莫測之能,看來傳言果然非虛,不但如此,恐怕還要更甚。

一時間,房間裏的人對林羽更加驚恐了。

“諸位,以後我將是林先生的代理人,相信大家都認識我,我就不做自我介紹了。”唐悅傲然的說道,現在的她對待外人依舊是那麼自信,但是由於心理受過林羽的摧殘,她變得無比珍惜這一次的機會。

林羽點頭道:“大家都聽到了,唐悅擁有我所有的權利管理公司,誰要是不聽她的話,那麼可以出去,唐氏不歡迎你們。”

沒人說話,開玩笑,唐悅都回來了,也就是說她東山再起了,現在誰人敢走,那就是被封殺的結局!

畢竟唐悅管理公司這麼多年,論手段,絕對要比林羽高的。

在一片震驚之中,唐悅開始開會,很快,整個公司再次行駛到了正常的軌道。

這一點讓林羽挺高興的,想不到唐悅的手段這麼厲害。

而此時,在秦嬌嬌她們的酒店之中,經過一天的護膚之後,三個女孩的皮膚變得無比潤滑,打掃衛生的大媽進去之後都驚呆了。

而就在這時候,酒店的電梯之中,馬東緩緩的朝電梯中走出,看着三個女孩的房間,露出冷笑。

“林羽,你實力厲害又如何?等我抓了秦嬌嬌,你到哪裏找我?” 此刻,酒店大門處。

郭影和音艾夢,唐三,戴着口罩從門口入內。

“大師父,二師父,我查過了,那三個女的就住在這裏面。”唐三眼中露出寒光,“等我們抓了這三個女的再要挾林羽就範,絕對馬到成功。”

不得不說,這三個“大壞蛋”的想法非常簡單,絲毫不考慮這樣做的後果。

音艾夢裝作深沉的模樣說:“嗯,徒兒,你做的不錯,不過你實力太弱了,待會站遠一點,免得爲師發功傷到你。”

音艾夢向來和林羽一樣愛裝比,不過唐三就吃這一套,臉色肅然道:“我知道了。”

郭影說:“不過不要掉以輕心,這三個女的和林羽待了這麼久,一定學過一些招式,所以儘量小心。”

“放心吧,在我強大的魔笛面前,一切反抗都是徒勞的。”音艾夢很囂張的說道。

唐三看了振奮無比,心想大師父就是大師父。

而音艾夢渾然忘記了那天被林羽破了音功,然後被打PP的事情。

郭影無奈搖頭,她這個師傅雖然很厲害,但是就是太年輕了,性格一點也不成熟,很容易衝動。

所以別看她實力比音艾夢弱,其實兩人在一起的時候,大部分音艾夢都聽郭影的。

“好了,我們上電梯吧。”

郭影說完走入電梯。

三人來到秦嬌嬌樓層的時候,就驚訝看到此刻大門開着,裏面傳來了秦嬌嬌的驚怒聲:“馬東,你這個混蛋,想要幹嘛?”

“我早就說這個馬東不是好東西了,看到了吧,果然如此。”沈靜嬌罵道。

“哼,隨便你們怎麼說吧,秦嬌嬌,只要你跟我走,我會放了她們,否則的話,都殺了!”馬東森冷說道。

一時間,三個女生面色一變,有些着急,因爲馬東的實力一看就很強大,她們很可能不是對手,哪怕一起上都恐怕不行。

這裏實力目前最高的,恐怕就是謝婷婷了,其次是沈靜,不過沈靜都是一些格鬥技能,對方馬東完全打不過,而秦嬌嬌的話,就完全是渣渣狀態。

門外,郭影面色一變,肅然道:“沒想到還有人想要對付她們。”

“哈哈,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誰讓那林羽這麼討厭。”音艾夢開心道:“也好,那個人抓秦嬌嬌,我們抓其她兩人,急死林羽。”

“嗯,大師父果然神機妙算,徒兒佩服。”唐三拍馬屁說道。

不過,郭影面色有些不好看,喃喃道:“我們這樣……會不會太壞了?那個馬東很可能是修煉了邪術的邪修,否則爲什麼單獨要抓秦嬌嬌呢?很可能他看上了秦嬌嬌的某種體質,所以他要和秦嬌嬌修煉,一般這種邪術會把女子弄得很慘……”

音艾夢面色一白,顯然也想到了這一層,肅然道:“很有可能。”

屋裏,馬東已經對着謝婷婷攻擊,馬東的實力分明已經是通仙境巔峯了,很是強大。

若他不是邪修,恐怕這個時候已經忙着位列仙班的事情了。

“砰”的一聲,馬東一掌把謝婷婷拍飛,冷哼道:“不自量力的東西,就你也配和我動手,啊哈哈哈……早就看你們幾個女的不爽了,處處維護那個什麼林羽,還有你,秦嬌嬌,我一心一意對你,你倒好,竟然處處和我作對,我哪裏對不起你。”

隨後,他突然拿出了一把長劍,冷哼道:“也罷,謝婷婷你這麼標誌,我就玩了你,哈哈哈,想必那林羽看了之後一定很酸爽。”

“你這個混蛋,我和你拼了。”沈靜衝上去就要動手,沒想到馬東只是隨手揮了一掌,沈靜便被拍飛了出去,落在地上哀嚎不止。

“小靜。”秦嬌嬌連忙扶起沈靜,沒想到沈靜猛地噴出一口鮮血,然後恨恨喊道:“林羽不會放過你的。”

“哈哈哈,等他找到我再說吧。”馬東囂張的大笑着,然後朝沈靜冷冷道:“放心,我不會殺了你,因爲我不喜歡玩死屍,等我把你和謝婷婷都幹了,再殺。”

這一刻,三個女生都是臉色煞白。

尤其是秦嬌嬌,她一直以來就只是一個普通罷了,何時看到過這種恐怖畫面。

“爲什麼,你爲什麼要對付我?”秦嬌嬌恐懼說道,她實在想不通,馬東在第一次見了她之後,就對她猛烈追求。

“很簡單,秦嬌嬌,你真以爲我喜歡你嗎?我之所以追求你,因爲你是聖女體質!”馬東貪婪的看着秦嬌嬌,“聖女體質,我馬東做夢都沒想到會遇見你,只要我睡了你,得到你的初夜,我的實力就會成倍增長,當然,聖女體質的人必須要自願和我在一起,才能讓我功力增長,這也是我之前追求你的緣故,只有讓你愛上我,才能成功。”

“那你現在這樣對我,你的目的不會實現。”秦嬌嬌恐懼說道。

“是啊,我這樣睡你,效果確實會大打折扣,可是我已經沒辦法了,我必須要得到你,雖然這效果不會成倍增長,但是也會讓我實力大進。”

門外,音艾夢聽了這些,小小的身軀不停地顫抖着。

“實在是太壞了,這個傢伙比林羽還壞。”音艾夢咬牙切齒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