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就在林羽滿心震驚的思索之際,溫布衣再次幽幽的開口,「最開始,那場大戰確實沒有一絲勝算!但在大戰的前兩天,崑崙神族的人闖入了我的營帳……」

在溫布衣的述說下,時間彷彿回到了十年前的那個夜晚。

「這個犟驢!他這是在拿我北境狼軍幾十萬將士的性命開玩笑!」

營帳中,溫布衣大發雷霆。

想著跟滕戰的爭吵,溫布衣就氣得直跺腳。

他想阻止滕戰,但滕戰才是主帥,他只是軍師,根本無法改變滕戰的決定。

一想到推演的結果,溫布衣就心疼得要命。

那可是幾十萬活生生的生命啊!

溫布衣越想越氣,猛然站起身來,咬牙道:「不行,就算拼了這條命,我也要阻止這個犟驢犯渾!不能讓我北境狼軍葬送在這裡!」

正當溫布衣準備再去找滕戰的時候,一個鬼魅般的身影突然出現在營帳中。

溫布衣定睛一看,才發現是個從未見過的陌生中年男人。

溫布衣微微一愣,立即厲聲喝道:「你是誰?竟敢擅闖我的營帳!」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誰!你只需要跟我走就是了!」

神觀瀾呵呵一笑,傲然道:「能為我效力,那是你的榮幸!」

「為你效力?」溫布衣滿臉疑惑。

雖然知道對方來者不善,但他卻並未呼叫衛兵。

他心中清楚,這人既然能毫無顧忌的站在這裡,說明自己的衛兵已經被他解決掉了!

現在的首要目的,就是要弄清他到底是什麼人,為何又要讓自己為他效力。

「你很幸運!」

神觀瀾露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淡淡道:「我的老管家快要不行了,我現在缺少一個管家,你還算聰明,能將偌大的北境狼軍的事務處理得一絲不亂,定然也能勝任管家的位置!」

管家?

溫布衣愕然的看著神觀瀾。

過了好久,才放聲大笑道:「我放著堂堂北境狼軍的軍師不當,去給你當管家?你覺得,我會答應你?」

「答不答應,可由不得你!」

神觀瀾冷哼一聲,「我是來通知你的,不是來跟你商量的!」

「好狂的口氣!」溫布衣搖頭笑笑,正色道:「你能悄無聲息的來到這裡,想來也是個厲害的人物,溫某來一介文人,定然不是你的對手!溫某無法選擇要不要跟你走,但可以選擇死與活!」

聽到溫布衣的話,神觀瀾頓時微微一愣。

溫布衣的話,倒是說到他的心坎裡面去了。

他需要的是一個可以為他處理瑣事的管家,而不是要一具屍體。

溫布衣如果死了,那就沒有任何意義了。

靜靜的思索片刻,神觀瀾的臉色陡然垮了下來,冷哼道:「你若敢死,我會讓你全家所有的人給你陪葬!」

「哈哈,你威脅不了我的!」

溫布衣大笑道:「我若背叛北境狼軍去給你當管家,對我的家人來說,本就是奇恥大辱,也許,用不著你動手,他們都會無顏苟活於世!」

「恥辱?」

神觀瀾微怒,怒斥道:「能成為崑崙神族的管家,那是你的榮幸!」

「崑崙神族?」溫布衣皺眉,鎮定道:「聽起來,倒是挺厲害的啊!」

神觀瀾微微頷首,傲氣十足的說道:「當你了解我崑崙神族后,你就會明白,你的想法有多麼的愚蠢!」

「是么?」

溫布衣心中一動,默默的思索起來。

神觀瀾能避開重重關卡來到這裡,本來就足以證明他的實力。

如果他背後的崑崙神族真的有他說的那麼厲害,或許,可以利用一下!

想到這裡,溫布衣立即正色道:「你想讓我給你當管家,不是不行!只要你答應我一個條件,從此以後,溫某這條命就是你的,任你驅使,絕無二心!」

「你沒有資格跟我談條件!」神觀瀾想也不想的拒絕。

「當然有!」

溫布衣保持鎮定,笑呵呵的說道:「我說過,我可以選擇死與活!」

神觀瀾再次沉默。

默默的思索一番后,神觀瀾才咬牙道:「說說你的條件!」 在車上,亞洛皺著眉用後視鏡看著後座的陸夕寧,緩緩開口。

「小姐,或者我暗中派人保護您?」

陸夕寧看著窗外的景象。

「你覺得他感受不出來?話說回來,這Y市變化也太大了,才幾年就發展成這樣。」

亞洛嘆了口氣,確實,那個男人的能力不亞於自家小姐,不過…那個男人到底要和小姐談什麼?

到了店門口,陸夕寧下車后便抬頭看著招牌,恩,「天下無雙」挺好的名字,聽說這是Y市最好的餐館,有錢都不一定吃得到。

陸夕寧笑著轉過身對憂心忡忡的亞洛說。

「我沒事,你快回去吧,我身上有帶定位器和武器啦。」

亞洛聽到后便一步三回頭的離開了。

陸夕寧進入店裡,服務員便帶她去往包間,到了門口,果然看到了那個「秀色可餐」的男人,一舉一動都透露著高貴和素養。

陸夕寧眯了眯眼,走進包間。

「你好,雲先生,讓您久等了。」

雲墨謙聽到好聽的聲音后,放下手中的茶杯然後站起身來。

「不久,陸小姐。」陸夕寧笑著入座,然後服務員便開始上菜。

「不知陸小姐的口味,便隨便叫了些。」

「我不挑食。」

「恩,和你一樣。」

陸夕寧挑了挑眉想著這男人在外不是說是冷麵殺手嗎,怎麼說起話來話中有話呢。

「那麼陸先生這次找我吃飯是要談什麼生意呢?」

陸夕寧吃了幾口后便放下筷子擦了擦嘴看向雲墨謙,雲墨謙喝了口茶后,便拿起一份文件遞交給陸夕寧。

「陸小姐在國外的名聲我很清楚,也知道貴公司正在進攻房地產產業不是嗎?」

陸寧夕看著雲墨謙的眸子。

「恩,雲先生果真厲害,連我的公司都查到了。」

「過獎了,動用了一些人脈罷了,不過你真的藏的很好,還是…某些人特意把你藏起來呢?」

「您多想了,今天就到這裡吧,文件我會帶回去參考,這是我的聯絡電話,再見雲先生。」

陸夕寧起身,看了眼桌上新上的茶壺,回想起剛剛服務員緊張的神色和自己聞到的奇怪的味道,陸夕寧轉過身突然打翻雲墨謙手裡的茶杯。

「別喝!有毒!」

雲墨謙也站起身來,附近的保鏢站了出來

「爺。」

保鏢聞了聞茶壺裡的茶,恭敬的說。

「茶里確實有奇怪的東西,不過…這東西不知是不是毒。」

陸夕寧皺著眉,按了幾下手機,過了不久一個穿著斗篷的神秘人押著一個服務員進來。

「大人,就是他。」

「恩。」

服務員顫顫抖抖的跪在腳邊。一看到被打翻的茶杯就知道事情敗露了,趕緊解釋。

「不是我,不是我,是有人指使我,裡面應該是那種葯,這種事在合作上經常有呀!我真不知道是誰啊!」

陸夕寧拿出小刀,一改親和的表情,表情陰冷的將刀抵在服務員的下顎。

「誰指使你的?」

「我,我不知道…是個女的,很年輕,身上的香水味很濃!」

「拖出去,關著先,查清楚附近所有的監控攝像頭。」

「是!」

男人面不改色的將不斷求饒的服務員拖了出去,而雲墨謙旁邊的保鏢一臉驚訝,雲墨深則一臉輕鬆的開口。

「全世界最精英的人,監情所。」

保鏢驚訝著看著剛剛明明戾氣全開,而現在又好像事不關己站在那裡。這就是統領監情所的陸大人…

陸夕寧靜候著外面的吵鬧慢慢平息,然後準備走出去,雲墨謙則上前輕輕拉住陸夕寧的手腕,可是沒想到這暖暖的手感在一瞬間消失,讓雲墨謙不滿。

「雲先生,您什麼意思?」陸夕寧眯著眼看著眼前的男人。

「請小心前面的碎片。」

男人的提醒讓陸夕寧一愣,再回頭看看地板,果真,剛剛茶杯的碎片就在眼前,差點就踩下去了。

「不好意思…」陸夕寧尷尬的笑道。

雲墨謙笑了笑,牽起女孩的手。

「我帶著你走吧,這裡你不熟而且餐廳里的裝潢比較昏暗,我送你回家。」

陸夕寧皺了皺眉剛想開口說亞洛來接才發現忘記發信息給亞洛了。而這裡她確實不太熟,就任由男人牽著了。

男人低頭看了眼嬌小的女孩子,完全沒有剛剛的冷酷和反抗,便勾唇繼續牽著手向前走。

後面的保鏢三觀崩塌,他家boss竟然碰了女人?!而且還牽手了,到底是怎麼回事!

一走到門口,就看到監情所的侍衛過來,沒想到就看到自家小姐被一個男人牽著。

以為小姐是被綁架了,正要殺過去,就被陸夕寧踢了一下小腿。

「這是雲墨謙,別毛毛躁躁的。處理完事情就快走吧,我沒聯繫亞洛,等會兒坐雲墨謙的車回去。」

被踢了小腿的侍衛疼的厲害,一直點頭。

雲墨謙看著這個陸夕寧,心裡不禁油然而生一種感覺:

這就是保護的感覺嗎,恩,還挺不錯。

想完就對上陸夕寧的眸子,然後繼續牽著陸夕寧向前走。

「這裡燈光比較暗,陸小姐小心。」

「恩好。」

「陸小姐穿著高跟鞋不方便,或者…我抱你?」

陸夕寧被嚇到,趕緊像撥浪鼓一樣搖頭。

「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雲墨謙被陸夕寧的模樣逗笑。

後面的保鏢一臉詫異,這個…大魔王在笑?

身旁的這個女孩子到底是誰…第二個大魔王?

不不不,應該又是像之前的女人一樣,只是想要爬上床而已。

畢竟之前發生的那些事也是層出不窮。

想完保鏢對自己自信的點點頭,然後繼續跟著雲墨謙二人,沒想到…

保鏢看著眼前的景象,差點三觀沒有崩塌。

雲墨謙牽著陸夕寧的手,從一開始的握手,變成了十指相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