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就在大皇子與三皇子似乎就卧龍鎮的事情達成了協議的時候,門外響起了軍部護衛的聲音:「恭迎狂雷侍衛長。」

一聽到此聲,頓時原本還在嘈雜的大廳就安靜了下來,然後眾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狂雷的身上。

狂雷舉步上前,先是向著大皇子,三皇子與軍部諸位老臣點了點頭,之後這就開口道:「唐皇口諭。」

狂雷這般一說,所有軍部的大臣包括大皇子,三皇子全部都忙跪了下來,然後是一幅無比恭敬的樣子敬候皇旨。

「唐皇有令,二皇子卧龍鎮一戰有功,著即日調迴風雲城,重新進入軍部議事,同時官復原職,有關叛軍李正道一事,不得在予追究,不然按造謠罪論處。另卧龍鎮主事人龍武與守將楚陽輔助有功,各賞人品罡石一百萬,以表軍功。卧龍鎮升為卧龍城,可准召收軍兵百萬,為帝國鎮守南大門,其大小諸事可由主事人全權定奪,欽此。」

狂雷這番話一說,頓時那些跪倒在地的老臣都是互相望視,顯然他們對於唐不落如此器重龍武有些意外。 倘若只是褒獎二皇子,他們倒是可以理解,那畢竟是唐皇的兒子,怎麼賞都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可龍武是什麼人,之前不過就是一個三皇子封地下的主事人而己,前不久才晉陞到的三品武將,這在他們這些一二品老臣的眼中根本算不得什麼,可現在他竟然可以成為百萬軍兵的統治者,這地位明顯是蓋過了普通的城主,可謂是權勢滔天了。

當然,大家都有些意外,但確無人會出言說些什麼,畢竟這是唐皇的命令,誰敢不敬,那與找死無異。


而在狂雷說完之些,便連忙將眾位老臣扶起,同時還走到了大皇子與三皇子的面前問道:「兩位皇子,唐皇的口諭宣讀完了,不知兩位還有什麼事情沒有?」

「辛苦狂侍衛長了,是這樣的,我們感覺到龍武是一個大才,所以我與三弟商議了一下,想請他進入到風雲城當一名副將,讓他們主管軍兵訓練,即然他能將卧龍鎮那般的彈丸小地都打造的如此強大,想必來到風雲城更應該有他施展的空間才是,所以想請狂侍衛長待帶稟父皇。」大皇子呵呵一笑,看似恭敬有禮的說著,而在說完之後還將目光看向了三皇子,顯然他也想讓其表態。

三皇子知道推脫不得,不然就會讓兩人的關係進行惡化,所以他也是點了點頭道:「沒錯,狂侍衛長,龍武原是我看中的人,我當時只以為他能力不錯,可是沒有想到有如此的大才,想著帝國利益高於一切,所以還是將他召回來,做更多的貢獻吧,這樣才是物盡其用。」


看到大皇子與三皇子都是這般的態度,狂雷也就點了一下頭:「好的,兩位皇子的意見我一定會稟告唐皇,請放心。」

。。。。。。。。。。。。

卧龍鎮。

卧龍府內,龍武正與二皇子對戰而弈。

玩的是圍棋,這些東西之前的龍武就有涉及,先不說在地球的時候就玩過,單說在靈藥谷的十幾年,英姑也沒少教他,而在神龍山莊內,他更與青龍下過不止一次,美其名曰是修身養性。

所以,這讓龍武與二皇子對弈起來並不困難,甚至還是穩穩佔著上風。

「龍公子實在厲害,我又輸了。」一會之後,二皇子拿著棋子就搖了搖頭,然後張口認敗。

「呵呵,今天二皇子有些心不在焉呀,莫不是前兩天的勝戰讓你如今還興奮不己?」龍武呵呵笑著,揮手讓護衛將棋盤收了,然後接過了好茶就慢慢喝了起來。

「哎,有什麼興奮的,仗並是我打的,這一點我們都清楚,倒是龍公子,偏偏要在戰報上寫全是我的功勞,這對你不公呀。」二皇子想到那天晚上的戰報之後,就不由搖頭。

本來按他的意思是無論如何要將龍武寫進去的,雖然說他的確是出了力,可畢竟指揮權一直在龍武手中,事實也證明聽他的沒有錯,不然那一天晚上的結果就不是大勝而是大敗了。

可是偏偏的龍武非要在戰報上將二皇子立為首功,甚至從頭到尾都沒有寫過他的名字,只是在最後一筆帶過,說是卧龍鎮很配合二皇子的行動。

這些都讓二皇子感覺到很不好意思,像是自己搶了誰的功勞一般。

「哎,二皇子莫要這樣說,我沒有要任何功勞的意思。說實話,什麼所謂的幾品武官都不是我的志向,我這個人就喜歡自由,當然,誰欺負我了,我也會小小的還擊一下,至於其它的人,都沒有什麼興趣,所以你不必心中難過。」龍武呵呵笑笑,他可以感覺到二皇子的誠心。

從事情發生到現在都好幾天過去了,此人至少纏過自己十幾回,甚至有一次還讓人寫好了新的戰報,那份戰報之中很大程度突出了龍武的作用,可確是被他發現,給燒掉。

這讓二皇子似乎更為內疚一般,這讓龍武心中很高興,至少此事可以證明對方並不是為了利益無所不用其極之人,此人還有底線,那就是好事情,還有機會成為自己真正的朋友。


「龍公子莫要這樣說,以你的才能如果只做一個散人實在是太浪費了,我看你不如和我聯手吧,你放心,那天晚上的承諾我依然做數。」二皇子信誓旦旦的說著。

龍武確是擺了擺手:「二皇子不可在這樣講了,什麼國師,說實話那都不是我的志向,而好在那晚所在之人全是我的護衛,讓他們聽去也無所謂,可同樣的話我不希望你說第二遍,一旦被有心人聽到在傳了出去,那個時候不僅僅是形勢會對你不利,就是我也不會有什麼好處的。」

二皇子說讓龍武當國師,那便表明他想當皇帝了,而在唐不落還存在的時候,有這般的想法就是大逆不道,這如何不讓龍武緊張。

儘管他現在手下也有了罡佛的存在,可是龍武清楚的很,真面對唐不落那般的龐然大物,他是不會有一絲僥倖過關的,說句難聽的,對方現在想捏死自己和殺一個螞蟻沒有太大的區別。

沒有絕對的實力之前,龍武也不會主動去招惹這樣的人。

「好,我以後不說就是了,但我還想表示一下我的心情,我對龍公子真是求賢若渴呀。」面對著龍武,二皇子還做想做著最後的努力。

「好了,我再一次拒絕,也希望是最後一次的拒絕,以後我不想在聽到這樣的話,不然你以後就休想在進入到卧龍府來。對了,想來軍部的命令快下來了,你也應該可以回到京都了,想過有什麼打算沒有嗎?」龍武怕二皇子繼續的鑽著牛角尖,所以便話音一轉,提到地另外一個問題。

一說到要迴風雲城這個風雲帝國京都的事情,二皇子的臉色上就是一喜:「嗯,想來父皇應該下旨了吧,只是龍公子真的認為我可以重新的回到軍部嗎?」

「怎麼?你還有懷疑?」龍武笑了笑。

「不是,不是。」二皇子連忙擺了擺手,然後似又是想起來了什麼說著:「怎麼說李正道也是我推薦的,如今他成為了叛軍,我怎麼說也難辭其咎,再說有人還巴得不借著這事情做文章,又怎麼會心甘情願讓我回去給他們添堵呢?」

此時的二皇子早就沒有了龍武第一次所見之時的囂張,更沒有那時的狂傲,有的只是小心翼翼。

對於二皇子的改變,龍武還是很滿意的,此人能夠在經受了重大挫折之後,沒有沉淪,反而是主動的去改正自己,這樣的人一旦翻了身,便會有著大作為。

而與這樣的人保持著良好的關係,也是他所希望的,甚至在關鍵的時候他不吝嗇去幫人家一把,畢竟有了付出,將來才會有回報。

與青龍的聊天之中,讓龍武捕捉到了不少的消息,其中一條便是龍武的覆沒原因之一便是沒有好的盟友,這也是為了什麼當初龍有著那麼多的高手還會被滅掉,想想若是有盟友肯在最關鍵的時候幫上一把,或許情況就會改變了。

有了這個前車之鑒,龍武自然就會注意,凡是遇到可幫之人,可成器之人他都會有所留意,以期往投資有所價值。

而現在來看,二皇子似乎是可投資之人,為此他還有意讓小萬事通弄來了很多關於風雲帝國的資料,從中他看得出來,唐不落似乎對這個二兒子還是不錯的,這從他犯了這麼重的錯誤確一直沒有被真正的逐出軍部就可見端倪。

想一想,若是唐不落真正的對二皇子失去了信心,那就應該借李正道叛變一事給他重擊,至少在旨意中言明不在讓此人回京不是更好嗎?可確沒有寫,這本身就能證明很多事情了。

這也就是為什麼龍武斷定二皇子很快就可能回到軍部的原因。

「不,二皇子,其它人的意見都不重要,事實上,你父親的意見才是最重要的,請相信我,最多三兩天之內,關於你新的任命就會下來,那個時候你就會知道我分析的對不對了。」龍武呵呵笑了笑,傳聞唐不落被人襲擊,身體不是很好,而這個時候他就更需要特色一位合適的接班人,至少從卧龍鎮一戰的表現來看,他還是合適的人選。

「龍公子說是,那就一定是了。」看到龍武如此篤定的態度,二皇子的臉上也充滿了喜色,不知道為什麼,他在心底中就是十分的相信龍武,儘管此人論年紀比自己還要輕,論修為也才是聖者,可他就是在心底中相信。

其實不僅僅是二皇子相信龍武,就是現在全卧龍鎮的百姓與將士都十分相信他,就比如這一次要召護衛吧,這一戰龍武的護衛戰死一百多人,那天他也當著全軍的面說了這件事情,回頭就有無數人前來報名,也不知道為什麼卧龍鎮就突然多出了很多的九仙巔峰武者,當然,隨之而來也是鎮中所有可提升修為的靈丹妙藥也都被搶購一空。

足有數千人來應徵這一百多名位置,最後在龍武的考驗之下,足有五百多人成為新的護衛,而幾乎是一夜之間這些人都由罡仙升為了罡聖,那一晚卧龍府的上空依然是電閃雷鳴,不知道多少九仙突破到了一聖。 而在這之後,龍武除了收下一百多人補足護衛外,也將餘下的四百人分成了兩批,兩百人給了楚陽,兩百人給了二皇子,讓兩人身邊的護衛等級明顯加強了不少。

龍武的這些能力都足以讓二皇子驚訝,至少在他的認知中還沒有誰有這般的能力。

當然,他也清楚,龍武一定有秘密在瞞著自己,不過這無所謂,誰心底沒有屬於自己的秘密呢?更不要說這一次他還因此賺了不少的便宜,兩百名聖者衛隊呀,就連大皇子也只是勉強能湊夠而己,但如今卧龍鎮一行,他確有了,這如何讓他不去高興?

就在二皇子還想著要進一步與龍武加強溝通,讓他為自己所用,至少也不要成為敵人的時候,門外楚陽哈哈大笑的走了過來,「二皇子,二弟,軍部的信函到了。」

說著話,楚陽還揚了揚手中的一份信箋然後向著二皇子道:「恭喜呀,恭喜二皇子可以得償所願,可以回到軍部了。」

「真的嗎?」二皇子也是臉上一喜,這就伸手搶過了那信箋,仔細的看了起來。

倒是龍武一點也不意外的樣子笑了笑,然後指著一旁的空座道:「來,大哥,過來喝杯茶。」

楚陽笑著點了點頭,他對這個二弟可謂是十份的滿意,尤其是來到了卧龍鎮之後,他不僅做事順利,心情暢快,現在身邊還有了兩百聖者的衛隊,甚至就連修為都所提高,他只知道那天卧龍鎮之戰後龍武給他一個玉瓶,然後讓他去好好修鍊,隨後三天的時間,他在從房間中走出來,修為就突破了一層,到達了五聖後期,最重要的是他還可以感覺到丹田內仍然有力量,玉瓶內還有充足的罡氣沒有用完,他相信只要給足他時間,他還可以在進行突破。

想到這裡,楚陽看向龍武的目光之中充滿了一絲感激神色。

龍武似乎知道楚陽心中想的是什麼,這就呵呵一笑道:「大哥千萬不要說什麼見外的話,即然是兄弟,有好東西自然要一起分享了。」

「是,是,我不與你客氣,呵呵呵。」楚陽哈哈一笑大聲的說著。

「又有什麼開心的事情?」二皇子此時己經看完了軍部的命令,然後這就笑著來到了兩人之間,一切都如龍武意料的那般,軍部要求他早些回去議事,並且保證以後不會在有人談論他推薦李正道上位的事情。

看著這些,二皇子就知道他的人生又有了新的轉折,有了新的希望,而這一切都是拜龍武所賜,他又如何能不感謝,能不高興。

「沒什麼。」龍武笑著搖了搖頭,然後看向二皇子道:「怎麼樣,這一回應該放心了吧。」

「放心,放心,龍公子的話我怎麼可能不信。」二皇子笑而答著,隨後又像是想起了什麼一般的說著:「對了,你也要恭喜龍公子,軍令有令,以後卧龍鎮改成卧龍城,你就是這裡的主事人,允許城中召兵百萬,切一且都按你的想法做事。」

不等龍武訝然的時候,二皇子又道:「同時軍部還請調你去風雲城任副將,主要的職責就是訓斥帝國兵士。龍公子,這可是好事情呀,你應該好好的想一想,雖然說一名副將看似權力不大,而風雲城也並不是一位副將,且是很多,可我相信以你的能力一旦去了那裡,用不了多少時間就會散發自己的光彩,那個時候我們兄弟齊心,一定可以有一番大作為的。」

聽到這些,龍武原本有些驚訝的表情反而消息不見了,尤其是聽到二皇子接下來的分析,「龍公子,就我所知,軍部的命令一般都是實令,就是讓你做就做什麼,從未見過有這樣要徵求本人的意見,所以我所猜不錯的話,這應該不僅僅是軍部的命令,應該還有我父親的因素在其中,他才應該是下這道命令的人。」

龍武在戰報上沒有寫自己的名字,相反確是將二皇子突出出來,為的就是可以保持低調,可是現在看來,似乎人家早就掌握了一切,知道自己在那一戰之中的作用。在想到狂雷曾親自出現在卧龍鎮中,他便釋然。

即然狂雷出現在這裡,那在卧龍鎮安排一些密探又是什麼難事呢?小萬事通儘管在情報方面很是厲害,可他也說了,隨著卧龍鎮的人口越來越多,各樣勢力的探子也就多了起來,且並不很好抓,畢竟探子有自己的門道,是不可能抓盡的。

這些消息綜合起來就是告訴龍武,卧龍鎮那晚上一戰真實情況是怎麼樣的,怕是唐不落早就知道了。

不然就不會有徵求自己意見的一說了。而到底是去還是不去呢?他還真有些糾結。

這一陣子的突破讓龍武有感覺到意境不達之意,而在沒有良好的基礎之下,強行突破雖然可以讓修為暴漲,可是這對長久大局來說是不利的,這就相當於你要蓋一個高樓,可是沒有合適的根基,一旦樓層達到了一定的高度時,就會有塌陷的可能。

正是因此,龍武才答應青龍要出去好好的歷練一下,所以他接下來離開卧龍鎮是一定的,而至於去哪裡他還沒有下定決心,本來是想去南宮世家看一看,畢竟他手中有南宮極,倘若是可以助其成為南家家族的新族長,想來就多了一個強大的盟友,可是現在軍部的這個命令讓他起了其它的心思。

以龍武如今的實力,甚至因為血飲與莫蘭的存在,一般的小勢力他是可以不放在眼中的,但是面對南家家族這般強大的力量,他還分得清自己的斤兩,那便是實力還很是不夠。所以就算真去了南宮世家怕也不會起什麼太大的作用,畢竟實力有限,修為相差太多,任何的想法都難得到最終的實現,而若是現在去風雲城則是不然,或許可以藉機慢慢發展自己的實力,尤其是還有二皇子的鼎力相助,相信做起什麼事情來一定可以事半功倍吧。

「二弟,這是一個好機會,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有機會去風雲城效力的,而且那裡是風雲帝國的京都,在那裡卧虎藏龍,是什麼樣的高手都有,什麼樣的高人都存在,這於你開闊眼界絕對是一個極佳的機會,況且那裡還有很多世家的分部,你不是很想了解神州大陸的風土人情嗎?在那裡的環境就是在合適不過了。」楚陽聽到有這般的好事,也是極力勸說著龍武。

「沒錯,龍公子你就去吧,你放心,我一定會配合你的,只要你有用到我的地方,我一定全力以赴。」二皇子也是信誓旦旦的說著。

能讓龍武去風雲城,這對他來講絕對是一個好幫手,所以他不想浪費這樣的機會。

「容我想想吧。」龍武點了一下頭,然後向著楚陽道:「徵兵的事情還要抓緊,即然軍部給了我們這樣的機會,就不能放過,而且卧龍鎮的實力越強,我的安全就越有保障。」

龍武早就清楚了風雲帝國的駐兵習慣,那便是一般的城池允許駐兵五十萬,也就是說凡是駐兵五十萬以下者不需要向軍部報備,可是超過五十萬就一定要有記錄才行。這也是為什麼卧龍鎮的兵力一直不是很多的原因,可現在軍部即然給了口子,那就當然要爭取了,百萬雄兵呀,這些人若都是被楚陽所領導,想來就算有要想對他不利,也要好好的考慮一下,畢竟誰也不想李正道叛變的事情發生第二次吧。

「好,我馬上去做這件事情,不過還是請二弟好好考慮一下軍部的建議。」楚陽點了一下頭后就與二皇子一起離開,他們都知道,接下來的時候怕是龍武真需要好好的衡量一下去風雲城的利與弊。

在神龍山莊之內,龍武叫來了青龍,黑龍等五龍,甚至連血飲與莫蘭他們都叫了過來,然後說出了軍部的信函,說出了自己的猶豫。

「這沒有什麼,主人去哪裡,我們就去哪裡。」雲天下等人都點了頭,然後齊齊起身向著龍武恭敬一禮便去修鍊,於他們來說,龍武去哪裡他們都會跟隨,而出主意的事情還是算了吧,有青龍他們就好了。

轉眼間,胡地下,畢凌空,袁天空,許靖空,雲天下五人便都離開,顯然他們要將主動權交在龍武的手中,他們只管修鍊,然後衝鋒陷陣就是。

等著五人一走,就還剩下了青龍等十一人,接下來龍武目光一轉看向著眾人道:「來吧,你們都說說自己的意見。」

「去哪裡都成,有人殺就可以,當然,對手最好不要太弱了。」血飲起身而道,隨後他就與莫蘭一同離開。雖然他們並沒有給出什麼明確的意見,可是話中的意思也很明顯,那就是最好可以去風雲城,因為那裡是各方勢力集結之地,一定有大人物可以交手。

龍武苦笑的搖了搖頭,然後又將目光看向八下的九人道:「你們看呢?」 感謝老友tim2223投給殘龍譜的兩張月票,特為親加更一章,浪子致謝!!!

「俺三兄弟謝過主人的多次幫助,其實我們也是莽夫,不懂什麼大道理,不過確也是聽說過風雲城是風雲帝國的京都,在那裡人蛇混雜,的確可以很好的鍛煉一個人,也有更多的好機會,倘若是真想好好鍛煉,那裡倒也是一個不錯的地方。」阮氏三雄的老大阮雄傑出聲說著,之後就與其它兩位兄弟起身離開。

在不忘記每一刻去修鍊的同時,三兄弟也表達出了自己的意見,那就是支持龍武的任何選擇,當然去風雲城歷練的確是一個不錯的機會。

又走了三人,還剩下六人的時候,黑龍,霸王龍,火龍,翼龍又是齊聲說著,「少爺,你怎麼做我們都會跟著,你是龍族未來的希望,我們堅信你的選擇,也認定你了。」

龍武點了一下頭,不等黑龍等說話,他就直接說道:「你們也走吧。」

黑龍四人豎起了一個拇指,表示龍武猜的極對之後便都離去,只是留下了青龍與南宮極兩人,事實上也就只有這兩個人的意見才是最重要的,才可以對龍武起到一定的作用。

打醬油的人物都走完了,青龍就笑了笑道:「少爺,你不要怨他們不給你出主意,實際上他們都是因為太相信你了,而且論計謀,這些人並不是多麼的厲害,就像是黑龍,你讓他當教練帶兵還可以,讓他們出主意,還真是難為人了。」

龍武一笑:「是的,青叔,我知道,我也不會怪他們。可正因為他們太相信我了,所以我做出什麼決定的時候才要更加謹慎,不然的話,一旦錯了,那不僅僅是我,就連你們也會因此而受累,這並不是我想見到的。」

青龍聞言便是欣慰的一笑,「很好,少爺能夠體諒我們,這讓大家都十分的感動。好了,還是說一說下一步的方向吧,我早就和少爺說過,卧龍鎮雖然根基算是不錯,可這裡畢竟還是太小,並不合適真正的歷練。而你之前也和我說過,想去南宮世家看一看,說實話我一直不是很贊同。」

在說道這個話的時候,青龍還有意將目光看向了南宮極。後者也知道是什麼意思,連忙表態道:「青龍大人,你不必忌諱什麼,其實我也知道南宮世家現在局勢有些混亂,尤其是上一次古銅逃回去后,難保他不會對別人說些什麼,我那天其實就是隨口一說而己,現在想想,去南宮家族的確也不是時機,相對於它強大的底蘊,我們現在的整體實力還是太差了一些。」

南宮極能有這般的認識,這讓青龍打自心底里的讚賞,正是因為他清楚南宮極太想回到家族之內,展示自己的實力和奪回應該屬於自己的東西,所以現在他的放棄才是更加的難能可貴。

顯然,龍武也知道這個道理,所以笑著一拍南宮極的肩膀道:「你也不要氣餒,更不用著急,我即然答應過你去南宮家族看看就一定會去,而且我們晚一些去,不是因為別的原因,正是想更多積攢自己的實力,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終有一天,你會重新的回到南宮家族,而且是風光回去。」

「嗯。」南宮極感激的點了點頭,通過這些日子的相觸,他早就把龍武當成了自己的主人,他相信此人說到的話必然就會做到。

而一旁的青龍聽到這些話后似乎有所觸動的說著:「少爺,所謂的積攢實力,我倒是有些話要說。」

「講。」龍武點了點頭,他對於如何的積攢實力也是十分上心,雖然說現在神龍山莊內他有這十六人的幫助,還有兩頭十一級妖獸幫助,可這些人面對一些普通的勢力還能對付,真正的面對世家豪門,確是相差太遠,這也是他沒有底氣去到風雲城的原因,他害怕自己去了那裡之後,一不小心就會被別人給滅掉了,那樣的話就真的冤死了。

「是這樣的,以前少爺的修為不夠,在者身邊的環境也不允許,所以有些事情我沒有對你說,可是現在我認為時機成熟了,有關神龍山莊內的一些秘密,不,確切的說不在山莊之內了,應該是殘龍譜的秘密我可以講給你聽了。」青龍一幅深沉而堅定之態,顯然在說這些話之前的時候他還有些猶豫,可是在能講完這些之後的時候,他確是長長鬆了一口氣,給人一種如釋負重之感。

「什麼意思?神龍山莊內還有其它的秘密?」龍武目光也是一散,他有些弄不清青龍話中的意思。

「是的,這樣,少爺你請跟我來,南宮少爺你也可以與我們一起,出出主意也好。」青龍笑了笑,這就伸手拉過了龍武的手,然後向著神龍山莊外大門走去。

龍武不疑有他,對青龍他是百分百的信任,正是因為此人的出現,讓他明白了有著殘龍玉佩的存在,正是因為他的存在,才有自己這般豐富精彩的人生,所以他對於青龍有著一種近乎沒道理的芒目信任。

神龍山莊外大門正對是一片的群山,曾有幾次龍武分身在這裡閑著沒事,也在這裡走過,可是當他發現,這裡不過就是一片接著一片的森林,似是沒有盡頭之後,他就放棄了,畢竟將時間浪費在這無休止的行走上實在沒有意義,有這個功夫,還不如修鍊來的實在。

「走。」青龍身子上一帶力,頓時就帶著龍武與南宮極兩人向遠方飛去,而這一飛就是很長的時間,足足有半個時辰的時間。

這還是因為山莊內空間不受天道所制,不然像是外面的環境,怕是要飛數個甚至更長時間才能達到這裡,而最終青龍帶著兩人來到一處森林頂部落了了下去,正在龍武與南宮極詫異著青龍是何意思的幹什麼,他們的眼帘之中確是映入了一個寬大的沙地。

這沙地有數個平方公里大小,沙地上十分的平整,並沒有任何的大樹居於其中,倒是可以給人一種似是練武場般的感覺。

而在沙地一旁還有幾十排早就建好的民房,看其樣子,應該存在很長時間了。更有一條河流在沙地旁流過,這條河流的出現才是真正的化龍點晴之筆,一名武者可以在一定時間內沒有食物,因為早就過了辟穀期,可確不能沒有水源,而這流淌的河流確是解決了這個問題。

「怎麼樣?」看著這一片沙地,青龍有些興奮的說著,同時眼底也閃過了一抹激動之意,彷彿他又看到了在許多年前,有人在這裡習武修鍊的場景。

「練武場?」龍武在迅速了解這裡的環境之後脫口而出。

「少爺英明,這的確是就是練武場,而且我還要說的是這不止一個,在這附近還有數十個這般大小的練武場,而這些都是我們龍族的財富,在很多年前,龍族還興盛的時候,每一個練武場都有很多的勇士在這裡,而直到那一場大戰。。。」

接下來的話,青龍不想在說,顯然他也知道有些事情還不應該讓現在的龍武知道,所以他適而而止的就此打住,接下來又道:「少爺,你剛才所需要積攢實力,可是你我都知道我們現在在山莊內的眾人突破都是很快了,若是繼續下去的話,怕會直接導致根基不穩,而想短時間內提升實力,要麼就是少爺去降服更多的強者,可是真正的強者沒有幾人喜歡失去自由的滋味,所以這一條路不太可行,而若是。。。」

不等青龍繼續說下去,龍武介面道:「若是可以充分的利用這些練武場,煉造出一批屬於我們自己的親信,那就算是遇到強大的敵人也有一搏的機會,畢竟蟻多是可以咬死象的對嗎?」

「沒錯,少爺就是少爺,一點就透。」青龍讚賞的點著頭。

龍武看到自己猜中了,神情也頓時變得嚴肅起來:「我看這一個練武場就可以容納數萬人,甚至是更多,倘若有數十個這樣的練武場,那便可以打造出上百萬甚至還要多的精銳來,這些力量相加起來,的確是一股讓人不敢忽視的力量,甚至就是面對金佛,利用車輪戰術也不需要懼怕了。」

龍武點了點頭,把接下來青龍想說的話都表達了出來,可隨後他就搖了搖頭:「但是殘龍譜和神龍山莊的秘密確不能為外人知,所以我想不出要怎麼樣讓其它人進入這裡而來保守這般的秘密。當然,青叔會說讓我去抽取所有進來人的精神力,可是你應該知道,我做不到,倘若是百人千人我還可以努力試一試,畢竟我現在的精神力也上相當強大,可是數萬人數十萬人甚至更多,我就真的無能為力了,那樣只會讓我的精神爆掉呀。」

龍武很是不解的搖了搖頭,雖然這裡的環境很好,甚至同在殘龍譜內也可以享受到時間神器的好處,可是他確無法做到將更多人引來而不讓秘密外露,想一想,倘若是不能完全的把握住這些人的心態,一旦有一人被擒,甚至是有一人是敵方的探子,那殘龍譜的秘密不就會被外人所知,倘若是這樣的話,那事情就真的大條了,怕是馬上會引來當初滅亡龍族的強敵,而那般的強敵又豈是現在的龍武可以抵擋。 看到龍武這一會的工夫想到了這麼多的事情,青龍不由讚賞的點了點頭。

少爺不僅僅武力值驚人,可以越階挑戰,同時還有兩個分身,達到輕意讓人殺不死得程度,更有著無比睿智的頭腦,這還真是龍族之福呢。

「少爺,你把說的其實都不是問題。」青龍呵呵笑笑,給了龍武一個答覆。

龍武聽后就是一愣,不過確沒有說話,他相信接下來青龍會給自己解釋。

「是這樣的,少爺。神龍山莊內的秘密當然不能為外人所知,這個消息一旦放出去,災難不是你我能承擔的了,而一個人的精神力終究有限,你或許可以降服一人,十人,甚至是百人,可是面對千人,萬人呢?想必換成誰都會頭疼的。所以,讓這些人進來這裡之後,要保持相當的秘密也不現實。」青龍點點頭,重複了剛才龍武的話題。

「不過,這裡哪裡一點神龍山莊的樣子呢?這裡應該更像一個密林深處吧?倘若是不是我帶著少爺與南宮少爺過來,那請問你們能知道這裡的位置和環境就在殘龍譜內嗎?」青龍呵呵笑笑反問著。

「這個。。。」龍武一時間有些啞然,然後將目光看向一旁的南宮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