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小黑頗有些不情願的將一大堆玄晶吐在了葉岑宇近前。

葉岑宇笑著搖搖了頭,只拿了幾百塊玄晶。其餘的玄晶小黑又吞進了腹中。

葉岑宇沒想到狂暴幽蛟竟然還有儲物戒一般的大肚子。

此時已經過了耗費了不少時間,雪兒拉著葉岑宇的手道。

「主人,快跟我走吧,白靈姐姐正在拖住修道界強者。我們沒有太多時間。」

葉岑宇思索了片刻道:「雪兒,我不能跟你走。」

「為什麼!」雪兒不解的問道。

「我一旦跟你們走,必然會造成魔獸界和修道界大戰,後果不堪設想。」


「雪兒不管,只要主人安全,一切都值得。」

葉岑宇輕柔的拍了拍雪兒小手道:「雪兒,你放心,我有辦法自己逃脫。在修道界還沒發現是你們救的我,趕緊離開。」

「不!雪兒剛見到主人,雪兒不走。」

「雪兒乖,聽話,我離開這裡就會趕往麒麟山脈,你在那裡等我。」

雪兒雖然不舍葉岑宇,但此時根本由不得她選擇。

「主人,你可不要欺騙雪兒。」

「恩。」葉岑宇堅定的點點頭道:「我保證!你們快走!」

葉岑宇拉起雪兒,帶著小黑走出密室。走出無靈陣之後。葉岑宇輕輕抱住雪兒的嬌軀,柔聲道。

「謝謝你,雪兒。」

「主人,你一定要保重。」雪兒淚眼婆娑的梗咽道。

「走吧,一路小心。」

雪兒和小黑一步一回頭消失在了通道盡頭。

見雪兒離開,葉岑宇深深的舒了口氣,豪氣萬丈舉起雙臂,將拳頭攥了許久才緩緩放開。

隨後,葉岑宇面色凝重的從玉扳指中拿出五塊昆吾石。

「希望移動傳送陣能夠成功!」

葉岑宇活動了一下手指,快速在昆吾石上刻制陣紋。數息時間過後,五塊昆吾石陣紋刻制完成。

葉岑宇收起四塊昆吾石,將一塊玄晶擺放在移動傳送陣的陣眼位置后慢慢站起身。

「老天保佑!能否脫困在此一舉!」

葉岑宇緩緩吐了一口濁氣,堅定的邁上了昆吾石。隨著葉岑宇雙腳站定,昆吾石上的陣紋猛然亮了起來,一團白光閃過,葉岑宇便消失了。

昆吾石傳送過後,噼里啪啦一陣炸響,裂成數塊,刻制的陣紋自行銷毀了。

… 修道界和魔獸界君子之戰如火如荼.如今已過數個時辰,第一場比武竟然還未比出勝負!

因修道界派出的三名應戰之人均是玄尊,而魔獸界派出的三人皆是至尊級魔獸,等級足足相差了一級。安潔雅理直氣壯的建議,修道界不得使用空間和時間法則,不然有失公允。

明明是魔獸界拿不出混沌級高手,反而讓修道界做出讓步。張青蓮氣憤的同時,也沒有辦法。

終歸君子之戰是修道界先行提出,而且即是比武競技,點到為止,就算玄尊不使用空間和時間法則,憑修為照樣可以碾壓魔獸強者!

但,張青蓮沒有想到,安潔雅挑選的均是飛行系至尊魔獸。這些飛行魔獸修為不咋的,逃跑卻是一流水平。

張青蓮見封江東使出渾身解數就是追不上跟電光般閃來閃去的雷電雲雕,差點氣的七竅生煙!

芳沖雲也義憤填膺的罵道:「豈有此理,都打了數個時辰,這妖人一味的逃跑,何時才能分出勝負!」

張青蓮面色陰沉的看著戰局,冷笑道:「嘿嘿,想依靠飛行天賦彌補修為不足!簡直痴心妄想!」

見封江東掠到近前不遠處,張青蓮提醒道:「江東!不要與之游斗,用六道輪迴陣!」

封江東聞言不禁大喜。心道,追妖人追的頭腦都糊塗了,怎麼忘了六道輪迴陣!

六道輪迴陣是飄渺學院六大玄尊自創的逆天陣法,六人合力就是玄尊也無法逃脫。但此陣必須六人施展才能發揮最大功效。不過一人施展威力雖不及六人施展百分之一,但困住一個小小的至尊魔獸應該沒有問題。

魔獸雷電雲雕見封江東止住身形,在離封江東百丈開外東挪西閃,嘲諷道。

「來呀,來抓我呀,哈哈哈!我閃,我閃……」

封江東慢慢舉起本命仙器天骨龍扇,嘴角露出一絲淺笑。

「本候看你怎麼閃!六道輪迴陣!」

封江東估算好位置,朝著雷電雲雕一揮天骨龍扇。

「嗖!」

一道藍光激射而出。

「砰!」

雷電雲雕閃的自己都暈頭轉向,迎著藍光就撞了上去。毫無懸念被困六道輪迴陣中!

封江東飛掠到被六道輪迴陣困住的雷電雲雕近前,冷笑道。

「嘿嘿!你倒是閃呀!怎麼不閃了!」

「哼!」雷電雲雕不服氣的冷哼一聲道:「本尊一時失察!有本事放本尊出來,再次比過!」

「不知死活的東西!」封江東罵道:「要不是比武競技點到為止,本候定讓你血濺當場!」

封江東氣呼呼的將六道輪迴陣收去。掠回了自己的陣營。

結果眾目共睹,魔獸界第一場敗北!修道界歡呼不止!

第二場是芳沖雲應戰魔獸鑽雲鶴。

芳沖雲在陣前等了許久也未見對手前來,不禁有些怒氣,徑直掠到了安潔雅近前。

安潔雅面帶微笑看著飛到近前的芳沖雲微微施了一禮道。

「敢問前輩尊姓大名?」

芳沖雲淡淡的說道:「老夫炫鬻宗芳沖雲,請應戰之人出來吧。」

安潔雅面帶歉意道:「芳宗主,實在對不起,我們魔獸不同於你們人類,方才一戰數個時辰,鑽雲鶴覺腹中飢餓,去捕魚去了。」

芳沖雲有些啼笑皆非,怒道:「真是豈有此理,兩軍比武對戰,豈能中途用食?」

「還請芳宗主見諒。」安潔雅無奈的聳聳肩繼續說道:「如果芳宗主實在等不及,要不這樣吧,我們重新挑選一人應戰。不過我們這些魔獸十分敬仰人類修道強者,均想切磋一番,難不得要花不少時間挑選人。不知芳宗主意下如何?」

臨陣換將安潔雅還指不定搞出什麼幺蛾子來。芳沖雲擺擺手道:「罷了罷了!無須重新挑選!你口中的鑽雲鶴去了多久?」

「恩,一個時辰前就走了,應該快回來了吧。」安潔雅一本正經的說道。

「好吧!老夫就再給你半個時辰,時間一到鑽雲鶴還未歸來就算你們輸!」

「好,就依芳宗主。」

「哼!」芳沖雲氣哼哼的揮了揮袍袖,飛回了自己的陣營。

還未到半個時辰,鑽雲鶴便飛到了陣前,還煞有其事的嘴裡叼著一條蘆花魚!

芳沖雲來到陣前,沒有一句廢話,喚出本命仙器流光劍大吼一聲。

「萬劍歸宗!」

流光劍霎時間爆發出驚天的威勢,幻化出漫天劍網。

幻逸劍法果然不同凡響,芳沖雲使出的萬劍歸宗比起芳華當年厲害千倍不止。

還未等鑽雲鶴反應過來,便被劍網包圍了。幻劍將鑽雲鶴所有的出路全部堵死,想跑無疑自尋死路!

無數幻劍懸浮在鑽雲鶴周圍嗡嗡作響,蓄而不發,可見芳沖雲御劍能力是何等的高強!


「啪嗒!」

鑽雲鶴嘴裡的蘆花魚掉進了劍網之中,穿過劍網的蘆花魚落地之時已成魚片!

芳沖雲面無表情的問道:「可認輸?」

「本姑娘還沒準備好呢!」鑽雲鶴嬌喝道。

「嘿嘿,妖女!技不如人!休要呈口舌之利!戰場之上豈有準備一說!」芳沖雲冷笑道。

「我不管!就算認輸,你也要賠我蘆花魚!」

「……」

正在芳沖雲和鑽雲鶴在蘆花魚一事上糾纏不清的時候,雪兒和小黑偷偷從魔獸陣營後方,飛到了安潔雅身旁。

安潔雅見雪兒一臉喜色,自然知曉雪兒已經救出了葉岑宇,不過葉岑宇為何沒有一同前來?

「雪兒,葉岑宇呢?」

雪兒附在安潔雅耳邊小聲說道:「主人為了防止魔獸界和修道界因他而大戰,沒有和雪兒一同回來。不過主人說自己可以逃出。」

「自己逃出去?」安潔雅疑惑的問道:「飄渺學院如今有二十多名玄尊坐鎮,他能逃哪去?」

「不知道。」雪兒搖搖頭道:「白靈姐姐,你不用擔心,雪兒感覺主人已經離飄渺學院很遠了。雪兒也不知道主人用何方法逃出去的。」

「難道是傳送陣?」安潔雅秀眉微皺道:「傳送陣一人根本無法激活使用,葉岑宇難道在飄渺學院還有幫手?」

「嘻嘻。」雪兒嬌笑道:「白靈姐姐,你就不要傷神了,反正主人已經脫險了。」

「恩。」安潔雅微笑著點點頭。她懸著的心也放下了。

雪兒與安潔雅竊竊私語的情形被遠處張青蓮全程目睹。她心中不禁湧上強烈的不安。

此時,芳沖雲已經得勝歸來,眾人一片歡騰。

魔獸界兩戰皆敗,這第三場根本就沒必要在比過。

張青蓮與安潔雅在陣前相見。兩人皆一臉喜色!

勝了喜形於色實屬正常,這敗了也歡欣鼓舞就讓人無法理解了。張青蓮不禁對魔獸有了新的認識。

「安姑娘,老身還真佩服你心胸,輸了也這麼開心。怎麼樣,願賭服輸,你們敗了。」

「呵呵,修道界果然不同凡響,我安潔雅敗得心服口服。」

「既然如此,請安姑娘履行承諾,速速帶領魔獸離開飄渺學院!」

「這是自然。」安潔雅微微一笑道:「我們後會有期。」

「哼哼,還是後會無期的好!」

安潔雅絲毫不怒,轉身回到了自己的陣營。

安潔雅淡定的神情讓張青蓮心頭的不安更加強烈起來。她釋放出神識在整個飄渺學院來回搜尋了幾遍,方才輸了口氣。

隨後,張青蓮回到陣營之中,監督魔獸界離開。等魔獸全部消失在視野中之後,張青蓮和其他五名玄尊告別了芳沖雲等修道界強者,瞬移到了悟道山山腹中密室之外的通道內。

「呵呵,姑姑,此次魔獸界傾巢而出,卻是無功而返,不知葉岑宇會不會傷心。」

張青蓮沒有回答。她此時眼中露出了濃濃的驚駭之色。因為前方不遠處地面有數塊昆吾石碎片!

「不好!」

張青蓮快速飛到密室門前,一腳將門踹開。

密室內空蕩蕩的,別說人,連鎖鏈都不見了蹤影!

文華豐五人緊跟其後來到密室之內,頓時六人皆傻眼了。

「葉……岑宇呢!」文華豐顫聲問道。

張青蓮臉色鐵青的看了一眼文華豐:「小文!葉岑宇為何留有昆吾石!」

「姑姑,昆吾石是葉岑宇作為玄冰棺墊物所用,而且小文將所有的玄晶全部取走了,葉岑宇絕不可能自己刻制傳送陣逃脫。」

「是呀,大姐,世人皆知傳送陣不可能自己啟動自己傳送。」封江東道。

「糟了,我們定是招了安潔雅這妖女的道了!」張青蓮恨聲道:「好一個緩兵之計!」

「大姐!你是說安潔雅故意拖延時間,暗中安排魔獸前來悟道山救人?但悟道山密室神識都無法查到,安潔雅是如何得知的?」

張青蓮此刻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悟道山密室只有六人知曉,而且魔獸離開之時根本就未發現葉岑宇的蹤跡。傳送陣又一人無法實現傳送,葉岑宇怎麼能從密室逃脫?

這還多虧了小黑留了個心眼,特意將挖的洞恢復了原樣,不然張青蓮必然會發覺是安潔雅暗中派人施救。



不過就算張青蓮知曉是安潔雅使得壞,她也只能啞巴吃黃連,只要魔獸大軍中找不出葉岑宇的存在,安潔雅完全可以活學活用張青蓮的死不認賬。有玄冰神龍威懾,張青蓮根本不敢妄動。

「葉岑宇逃脫已成事實,小文,將通道昆吾石碎片交由范明瑞,召回張雨辰,希望可以從殘缺的陣紋中發現一些線索!」

… 為防止修道界恐慌,葉岑宇神秘逃脫一事,飄渺學院沒有聲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