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小蔓來這邊快一年了吧,過得還好嗎?”

秦羿笑問。

“月是故鄉圓!”

“出來總有想家的時候,不過趙爺對我極其關照,每個月給我錢不說,還跟這邊的華人理事打了招呼。”

“不過,那些錢我都沒用,我靠着勤工儉學,也能過的很好。”

“權當是對自己的磨鍊了。”

“怎樣,哥,你過來不會就是爲了跟洪幫打架吧?”

徐小曼眨了眨眼,挽着秦羿的胳膊,甜甜笑問。

“當然不是。”

“小蔓,我向你打聽一個人!”

秦羿猶豫了片刻,還是開口道。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日再會,晚安,朋友們! 秦羿不知道,該不該打擾溫雪妍平靜的生活。

不管雲瀟瀟、傅婉清又或者聖女等,哪怕動情,也只能一切押後,又或者放在心底。

重生國民男神:瓷爺,狠會撩! 但對溫、林二女,他是沒有任何保留的。

因爲,她們本身就是他重生回來的意義所在,無須遮掩!

秦羿不知道溫雪妍是否已經理解他,也許她依然在氣頭上,一旦打破這份平靜,對兩人來說未必就是好事。

但來了不見,秦羿總覺的是個遺憾!

有些事,逃避終究不是辦法。

哪怕溫雪妍不會再回來,能見到她,做個普通朋友,也是好的。

重生軍校:腹黑少將,欠調教 “哥,你要找誰?”

“我是留學生交流會的副會長,只要是華人,我肯定能幫你找着。”

徐小曼手指玩弄着垂在耳際的壟溝小辮,俏皮問道。

“溫雪妍!”

秦羿緩緩道。

徐小曼微微一愣,旋即驚訝笑道:“哥,你也認識溫才女啊?”

說着,把溫雪妍在華人學生圈中的光輝事蹟,一一說了出來。

“哥,據我所知,她哥可是洪幫的一個分堂主,好像跟你不是一路人呢。”

徐小曼又道。

“她,她有男朋友了嗎?”

秦羿心中一驚,臉上再也無法保持平靜。

以溫雪妍的美貌與才華,追求她的人必定會很多,她在心傷之下,完全有喜歡別人的可能啊。

“這個倒沒聽說過,溫才女眼光很高,深居簡出,除了上課,很少跟人來往。”

“哥,你這麼緊張她幹嘛?你們不會是……”

徐小曼聰明狡黠,眸子一轉,兩個大拇指一勾,驚詫道。

“是的,我們好過……”

“帶我去見她。”

秦羿點了點頭道。

“我說溫小姐誰也看不上,原來早已是名花有主了啊。”

“嗯,明天,會有一場優秀留學生年度交流會,她肯定會去。”

“就在舊城比弗利山莊的華夏大酒店!”

徐小曼撇嘴輕笑道。

“不過,哥,你現在可是大名人,有沒有辦法,把這張麪皮改改,我怕到時候引起轟動。”

“還有準備身好點的衣服,舉辦盛會的是東旗銀行,眼光勢利的很,畢竟是全世界最好的私有銀行之一,就你這身行頭,到時候只怕連門都進不了。”

徐小曼一一叮囑道。

“他們還有這毛病?又是一個蔡逸,看來得好好給他們上一課了。”

秦羿摸了摸鼻樑,皺眉道。

東旗現在秦羿名下最爲重要的企業之一,在全球很多大國都建有分行,尤其是在歐米一帶,深受華人喜歡。

原本許給了溫雪妍,但這丫頭一氣之下而去,又不喜愛錢財,她這個大老闆,幾乎就沒再問過。

秦羿也不善經營管理,便託給了萬小芸打理。

萬小芸日理萬機,總領秦幫財務,也是抽不開身,便交給了族中之人打理。

但具體各國的銀行理事是誰,秦羿也不得而知。

……

舊城的夜晚,星星點點,煞是迷人!

比弗利山莊門外,豪車如雨。

參加這次盛會的華夏留學生,一個個非富即貴,穿着時尚,青春靚麗,歡聲笑語邁入了這座豪華的山莊。

山莊分東西向。

西邊是米國本地富貴、明星等所居,多是現代豪華別墅。

而在東邊,則是一座座古樸、氣派的中式建築,紅牆綠瓦,園林、流水,極具詩情畫意。

在舊城,能入住於此,是莫大的榮幸,絕非單純有錢就能解決。

華夏酒店,乃是東旗銀行旗下產業。

作爲華夏頂級私人銀行,東旗在米國投資了很多產業,酒店只是其中之一。

酒店以中式莊園爲主,有蘇州園林的雅緻,一座座,一亭亭,別有生趣,也有仿古皇宮的氣派宮樓,幾乎囊括了所有古風建築。

遠遠望去,大紅燈籠高高掛!

在宮樓之上,還有閃爍着光芒的龍、鳳雕塑,散發着濃濃的華夏風。

秦羿一襲青衫,負手站立在酒店門口,時不時有人發出鄙夷的嘲笑聲。

秦羿倒也不惱,自顧觀賞,無動於心。

沒一會兒,徐小曼便坐着出租車,來到了酒店門口。

華人愛講究,來這種場合,乘坐出租車無疑是非常丟人的。

頓時,不少人投來了鄙夷的光芒,不過當看到是漂亮、迷人的徐小曼,立即過來打招呼。

在米國華人圈,有兩種人是受人尊敬的。

一種自然是家世顯赫,父母有權有勢的。

另一種則是有能力、有才華的。

徐小蔓便是後者,她可是留學生交流會的副會長,也是這次酒會的組織者之一,自然不會有人小覷她。

“小蔓!”

秦羿遠遠打了聲招呼。

徐小蔓看了過去,一拍額頭,拉着他左右看了幾眼:“哥,真是你嗎?這也太帥了吧!”

此時的秦羿,那張清秀的臉依稀能看到往日的輪廓,但卻更爲精緻了,面如冠玉,劍眉星目,俊秀之餘不失冷傲張力。

身段也比以前要高上兩寸,接近一米八八,仿若畫中人一般飄逸絕倫。

尤其是他的肌膚,簡直比嬰兒的皮膚還要光潔,幾乎是彈指可破。便是素來對肌膚極其自信的徐小蔓,也要自認不如,遜色三分。

雖然只是略微有些變化,但跟以前的秦羿,給人的感覺卻是判若兩人。

以前的秦羿,長相清秀,但要說多耀眼,多帥氣,還是稱不上的。

而現在的他,哪怕沒有任何身份,也可像星辰般,秒殺一衆明星小鮮肉,引人注目。

除非是熟人,仔細相看,否則還真很難知道他的真實身份。

“哥,你要去開個整容公司,肯定會大賺特賺的。”

徐小曼笑嘻嘻的打趣道。

秦羿笑了笑,並沒有解釋。

準確來說,這纔是他的真面目。

無雙庶子 隨着修爲大進,他的骨骼、肌膚幾乎達到完美!

這也是爲什麼很多神仙,尤其是女神仙,面容、身段幾乎是超出人類想象的完美!

只是平日裏,秦羿刻意以妙法維持着重生前的模樣,未曾加以改變。

這才使得他從面容上看起來,極爲普通!

“就是你這身行頭嘛,有點落伍了。”

徐小曼吐了吐舌頭,又道。

“行頭不重要,進去吧。”

秦羿淡淡道。 秦羿剛走到門口,便被保安給攔住了。

“先生,請問你有請帖嗎?”

保安問話之餘,手摁在了腰間的手槍上。

要知道酒店內可是華人圈的頂級大少、小姐,任誰有個閃失,都不是他能負得起責任的。

“沒有!”

秦羿平靜道。

“我是徐小蔓,這次酒會的組織者之一,這是我的證件,這位先生是我邀請的貴賓!”

徐小蔓亮出自己的證件,淡然道。

那保安連看都沒看,一改嚴肅之狀,欣然笑道:“原來是徐小姐,您可是秦侯的朋友。”

“這位先生,恕我唐突了,請,請!”

一個協會的副會長地位算不了什麼。

但徐小蔓在唐人街,當衆與秦羿極爲親密,各大媒體都在猜測她的來頭,更有人稱她是秦侯的女朋友。

如今秦侯在華人圈已經等同於神的存在,誰敢小覷她?

剛走進大廳!

大廳水晶吊燈下,俊男俏女端着酒水,彼此應和,閒聊相談甚歡。

徐小蔓一走進大廳,原本喧囂的大廳,突然安靜了下來。

妻子的抉擇 咔擦、咔擦!

只剩下記者手中的攝像機咔擦作響。

下一秒,數十個富家大少、小姐端着酒杯圍了過來,紛紛向徐小蔓敬酒。

面對密集的閃光燈,與熱情的衆人。

徐小曼也是懵了!

她此前雖然在留學生中有些名氣,但畢竟身份低微,又是勤工儉學生,實際上是入不了那些有錢人的眼。

一下子成爲焦點人物了,倒是讓她有些不適應了。

不過,她畢竟是見過風浪的。

衝秦羿微微聳肩,湊在秦羿耳邊,輕聲笑道:“哥,不好意思,又佔你光了!”

秦羿淡淡一笑,趨炎附勢是世家子弟最擅長的本事,他早就見慣不慣了。

“喲,小蔓,你怎麼纔來啊,我們等你這個會長,可是很久了。”

一個滿腹便便的中年人,從服務生手中拿了一杯乾紅,遞了過來。

他是華夏民間協會總理事,平時負責處理華人事宜,在華人圈很有影響力。

“龐理事,會長不是陳小東嗎?”

徐小蔓笑問。

“小蔓,你就別客氣了,你可是秦侯的朋友,我這會長呀,自然得退位讓賢了。”

旁邊一個看起來很老成的男生很不自然的笑道。

“小蔓,秦侯先生沒來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