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小紅大爺有些僥倖的想著,頓時十分沒有同伴愛的將噬骨蜘蛛出賣,直接一翅膀將之前飛升之後被它提溜到它自己的契獸空間的小蜘蛛給扇飛了出去,並且十分惡狠狠的威脅道:「一定要保證主人的生命安全身體健康以及心情愉悅!」

於是,被扇得暈乎乎的小蜘蛛還來不及反應,便又被小紅大爺這一命令給砸得頭昏眼花,它暈乎乎的想著,「生命安全身體健康我知道,這是契約獸必須履行的責任,但是心情愉悅什麼的,這個跟獸有關係嗎?」

不過,好似小紅大哥說過,獸獸要堅決維護主人的一切利益保護主人的一切安好,為成為主人最優秀的契約獸而努力

那麼讓主人心情愉悅什麼的,也……大概,可能,應該是在這個範圍內吧?

於是,已經成功被小紅大爺洗腦的某單蠢小蜘蛛自此走上了又一個裊裊姑娘腦殘粉的這條「不歸路」上!

裊裊姑娘眯著眼看著被突然扔出來趴在那兒暈乎乎弄不清楚狀況的小蜘蛛一眼,頓時明白了小紅大爺的打算,她冷冷的哼哼了兩聲,果然,這小紅大爺最近的膽兒越養越肥了!

竟敢無視她的召喚縮在契獸空間里不出來!

真是好樣的!

裊裊的眸底劃過一抹四彩暗芒,危險至極。

不過,對於將小紅大爺真正當成契約獸強行召喚裊裊姑娘自然想都沒有想過,在她看來,小紅大爺於她來說是夥伴,是朋友,更是生死與共輪迴相隨遠勝於骨肉血親的親人,對於像其他修士一般對契約獸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那般對待小紅大爺,她壓根兒從心底就沒有那種觀念。

更何況,修士召喚本命契約獸或是平等契約獸也可以強行召喚,但強行召喚的後果便是修士遭受契約獸二分之一修為的反噬,而原獸則會被契約規則判定為不遵守契約,因而契約獸將在被強行召喚后受到規則的懲罰,輕則遭到自己全部實力的反噬,重則降低修為一階。

所以,她召喚小紅大爺小紅大爺沒反應,她便也沒有再繼續,反正,她又不擔心它會跑掉,至於這賬嘛,總可以慢慢算的不是嗎?

至於小紅大爺拿著那塊記憶睡覺要做什麼,裊裊姑娘自然是猜到了,不過,對於這個她倒是沒有去在意,畢竟,璃曄那傢伙雖然對於她表現得十分在意,但是吃醋這種事,他那麼成熟冷靜得比她這個輪迴百世的人更不像人一樣的傢伙,肯定不可能……吧?

努力忽視掉心底那絲隱約的不確定,裊裊姑娘忽然彎起雙眸,眉眼彎彎的露出一個十分甜美的笑容,她已經想到了對於小紅大爺居然敢算計她這個主人的懲罰的好辦法!

忽然目光一轉,裊裊姑娘眸光閃閃的瞥向朝著她爬來的小蜘蛛,頓時露出一個十分和藹可親的笑容:「小骨頭啊!來來來,你家主人我可是好久沒有見到你了,快告訴主人我,你想你家主人我了嗎?」

小骨頭聽到自己這個久聞的稱呼,心中有些莫名的情緒,但更多的是一種毛骨悚然之感,它有些怯怯的看了一眼自家主人,主人,您能不笑得這麼可怕嗎?還有,那親切的語氣,小骨頭我真的有點聽不習慣啊!

就在小骨頭被自家無良主人命令縮小到非常袖珍的大小然後被捏在自家主人的掌心有些瑟瑟發抖時,雅間內那塊偌大的水晶屏幕忽然傳來聲音

「好!接下來要拍賣的東西……不要萬某說,大家也該猜到了吧!」萬掌柜忽然語調高昂的大笑道:「哈哈!不錯,就是這次萬寶樓費盡千辛萬苦損耗無數人力物力才求得大師煉製的這兩枚丹藥!」

「丹藥的寶貴之處,萬某相信諸位也早便有所耳聞了,不錯,這兩枚丹藥最大的寶貴之處便在於這兩枚寶貴的丹藥是完全無視修為限制,只要是在衝擊晉階的時候使用,便能提高沖階百分之五十的成功率,百分之五十的成功率啊!這是什麼概念,相信在座的各位和萬某一樣,那是絕對非常清楚的!所以,這丹藥究竟是如何珍貴的存在,相信也沒有人能否認!」 章節名:第三十章驗丹

「今日,萬寶樓有幸,能拍賣出兩枚如此珍貴異常的丹藥,實在是蓬蓽生輝啊!好,萬某就不再嗦了,相信諸位強者也早已等的不耐煩了,說不定現在大家都笑著直接把萬某從這台上轟下去直接動手把丹藥拿走呢!哈哈哈……」

萬掌柜說得十分情緒激昂,言語間的豪邁乾脆也十分得諸位客人的心,對於萬掌柜最後一句半是揶揄半是警告的話,也皆是放在了心上。

畢竟,雖然對於台上尚未展示出來的丹藥萬分期待,且都起了佔有之心,但萬寶樓的實力,眾人還是不敢輕易挑釁的!萬掌柜滿意的看著眾人那般火熱至極恨不得衝上台的目光稍微褪去了幾分瘋狂,又不著痕迹的瞥了一眼頂樓的雅間,目光收回的時候又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裊裊所在的雅間,再次對著台下揚起爽朗的笑容,道:「哈哈,好,看來諸位客人也等不及了,萬某也就不在這討嫌了,萬某就不弄那些客套嗦的了,直接讓諸位自己好好看看這般珍貴的丹藥」

「啪啪!」萬掌柜忽然雙掌一拍,清脆響亮的擊掌聲讓眾人神色一凜,來了!

果然,拍賣台上忽然一陣咔嚓咔嚓的細碎響聲,隨後便是一座不大不小的高台在拍賣台的中央徐徐升起,那高台之上,一個不知什麼材質雕刻而成的猶如水晶般的盒子擺放其上,在燈光的照耀下,有七彩的光芒迸發而開,這般簡簡單單一個透明的盒子,竟有了一種分外華麗的感覺,而那透明的盒子中,便是兩個晶瑩剔透的猶泛著瑩瑩光澤的玉瓶,在一片華麗的七彩虹芒中,愈發襯托得兩隻瑩潤的玉瓶格外脫俗不凡。

雅間內,裊裊姑娘看著水晶屏幕里拍賣台上那十分眼熟的場景,頓時默了,好吧,應該說這些古人也十分與時俱進吧,竟然還懂得什麼叫包裝!這樣一包裝一襯托,那兩顆被她當成殘次品的丹藥頓時檔次提升了不止一兩個,還有她怎麼不知道她隨手煉製的玉瓶有那麼好看啊?

看得她都想上去狠狠捏一把

好吧,裊裊姑娘絕對不會承認那種輕柔而剔透的美好的東西很讓她有一種破壞的衝動。而看著這一幕的其他客人,頓時激動得身子綳直,頭下意識的前傾想看得更清楚一些,儘管作為修士絕沒有因為這點距離就看不清楚的障礙,見慣那玉瓶中的丹藥他們此刻看不到

但是,對於珍貴的東西,人總有一種下意識想要一睹為快的衝動!

甚至已經有人按捺不住的猛地起身,下意識的想要靠近那拍賣台。

更多的卻是蠢蠢欲動的各色人馬,看向那透明盒子中玉瓶的目光灼熱得幾乎要把那盒子燒出一個洞來!

卻被不知什麼時候忽然出現的一眾穿著清一色整齊勁裝的萬寶樓護衛齊齊現身拍賣台上,將那透明盒子周圍的地方團團圍住,唯有面對客人那一面沒有遮擋。

而那些身著統一勁裝的護衛無一不是神階高級的修為,這大概是萬寶樓為了此次拍賣會,抽調了所有強者前來。

有什麼別的心思企圖渾水摸魚的眾人這才堪堪清醒過來,暗自打了個冷顫,還好剛剛把持住了,不然那衝出去,可就是個死字!

至於雅間內諸位身份尊貴的客人是何表現,卻被那雅間遮擋住了,只是,想來,也不會淡定到哪裡去了!

但凡是修士,誰能抵抗住這般珍貴丹藥的誘惑?

拍賣場內頓時一片寂靜,針落可聞。

在這樣的氣氛下,眾人都忍不住屏住呼吸,目光落在那拍賣台中央的高台之上,便像是被黏住了一般,再無法移開。

有人終於忍不住出聲大喊道:「掌柜的,這可就是你的不對了,這你們把丹藥這麼一重重的裝起來,我們又看不到,誰知道你們所說的丹藥的藥效是真是假啊?」

「就是就是!掌柜的快給我們看看,也好讓我們分辨分辨真假!」

有了一個人打破這寂靜,一樓下那些修士們都是紛紛耐不住的出口附和,無一例外都是要求親自見識一番那珍貴的高階丹藥,心中其實也是清楚,有著頂樓那位的存在,這丹藥恐怕就是連二樓那些貴客都沒有份的,更何況是他們這些連萬寶樓二樓都沒資格上去的人了!

現在之所以這般起鬨,除了個別一些的別樣心思,更多的人是抱著一種就算不能擁有也至少一睹為快的心理。

最起碼到時候和別人說起來,這也是一種不錯的談資啊!至少他們可是見過那般珍貴的丹藥的人!

「不錯!萬掌柜,還是勞煩你將那丹藥取出讓我等一看究竟吧!」二樓之上終於有人也按捺不住的出了聲。


此話一出,二樓頓時又有幾道聲音傳出:

「此言甚是,總要一看才知!」

「是啊,萬掌柜,別磨磨唧唧的,那丹藥我們看都沒看,如何好出價啊!」

「萬掌柜,你便取出那丹藥讓我們就這般一看便是,也不會有多大妨礙!」

「這……」萬掌柜神色間微露遲疑,目光朝著那頂樓的雅間看去,同時不動聲色的又看了一眼裊裊所在的雅間。

其實按照拍賣的規矩,一般的丹藥都是可以拿出來讓客人一看究竟的,自然,不是拿下台去,而是由拍賣師小心的取出在拍賣台上給眾人觀看,而但凡修士,對於丹藥少有不了解的,觀其色聞其香便能大概知道真假!

不過丹藥倒是少有真假,只不過是藥效的差別罷了!

而為什麼很多人願意在拍賣行拍賣丹藥而不是直接去丹藥坊購買,卻是因為大多數丹藥坊的丹藥不過大多是低階丹藥,珍貴的高階丹藥一來人家不會輕易出售,就是出售也會選擇賣價更高許多的拍賣行。


而丹藥因為其珍貴性和藥性的不可缺失,雖然允許觀看,卻是不允許試驗的,最多如果你覺得不確定可以讓你信任的丹師上台近距離一觀。

所以大家的這個要求,卻是真的並不過分。

但此刻這丹藥太過珍貴,再加上頂樓那兩位的存在,卻讓萬掌柜心有猶豫!

畢竟,他這丹藥,可是全沖著頂樓那兩位去的!

再加上那還有位深淺不知的丹藥的主人在那兒,這驗看,也需要主人的同意!

裊裊姑娘微微勾唇,忽然嘴唇微微動了動,對著萬掌柜直接傳音道:「儘管讓人驗看便是。」

她完全不擔心他們驗看出什麼不對來,該擔憂的是萬掌柜,這藥性一驗看出來,恐怕就是內界使者的身份,也保不住那兩人出了這萬寶樓后的安全!

畢竟,無視修為又只有八分丹毒的神階四品的高級丹藥,那誘惑可絕對不亞於神階九品的天材地寶啊!

但願

裊裊姑娘半眯起眼眸,神識將整個萬寶樓飛快的掃了一遍。

但願這萬寶樓,不會因為奉承討好內界使者反倒遭受無妄之災的好!

哦,如果是因為那丹藥的話,那她豈不是太罪過了?

這般想著,裊裊姑娘卻是忽然露出一個十分愉悅的笑容,不過,一想到這般的結果,為什麼她有一種十分躍躍欲試的感覺呢?難道她還要去打劫一次內界使者?

唔,不好不好,她可是十分有原則的人呢!

至少目前為主,那所謂的內界使者還沒有招惹她不是嗎?

不過,那內界使者所在的雅間怎麼會有一股那麼熟悉的味道?那味道,就好像

裊裊腦中忽然閃過一個人的面容,腦海中也十分默契的湧現一個名字:「無憂小受!」

「咳咳咳,咳咳咳……」正進門的小二和小三被自家小姐這般突然的語出驚人給徹底雷得咳嗽連連。

小三哀怨的看著自家小姐,話說小姐,您能不這麼突然就說出這種讓人十分……浮想聯翩的話來啊!

小二也是默默的望了望天呃,是屋頂,小姐的用詞似乎越來越沒有底限了!同時,她為那個不知在哪裡的無憂閣主默哀一下,堂堂七尺男兒,就這樣被自家小姐給……定位小受了!

與此同時,頂樓的雅間中,那位白髮白須的男子正要說話,原本慵懶的斜卧在一側軟塌之上的無憂突然猛地打了一個大大的噴嚏:「啊欠」

無憂一愣,難道修士還會感染風寒?還是,有人在背後念叨他?

那男子猛地轉頭目光陰霾的瞪向無憂:「你什麼意思!」那慍怒的臉上只差沒寫著「你是故意的」幾個字。

畢竟,修士哪裡還會感染風寒?

「呃,師弟勿怪,勿怪,呵呵,師兄我不過人緣太好,哈哈,肯定是有人在思念師兄我,師弟你繼續,繼續!」無憂施施然的做出一個你請的動作,只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樣在那男子看來就是赤倮裸的嘲笑了,畢竟,宗門人人皆知,無憂的人緣極佳,而他,作為最先入門卻屈居無憂之下的師弟,卻是反而人緣極差!頓時,看向無憂的目光更加不善,甚至隱隱有了幾分殺意。 全軍在蘇臺鎮外安下大營,過年吃喝的各類食物在知府樑成的努力下,也運入了大營,不過酒不多,也就只有幾壇,因爲處於戰爭中,喝酒那是禁止的。

夜色降臨,大營內一片忙碌,一支支火把點燃起來,地面上也燒起了一堆堆的篝火,整個大營燈火通明,處處是笑語連天,充滿着過年喜氣,開始迎接新年的到來。

“李明,你的人都下去幫夥頭軍,今晚他們怕忙不過來。”趙嶽看到各營的伙頭軍在那裏忙碌着整治年夜飯,讓李明的親兵隊也去幫忙。

“那王爺您的安全。。。。。。”李明有點遲疑。

“這是大營,能有什麼事,我身上的武器是吃素的?就算動手,三五個人還不放在眼裏,快去。”趙嶽拍拍腰間的手槍喝道。

“是。”李明招呼親兵們幫忙去了。

“大年三十的,不知道蘇家這個年過得安心不安心?今天晚上,蘇家的哪個子孫會來呢?”趙嶽在大帳內喃喃自語。

“王爺,所有要事都已安排妥當,只等魚兒上鉤了。”周武閃身進入大帳,躬身道。

“鎮上留下的幾位老人家都請來了嗎?”

“王爺放心,都請來了,都安置在本部的一個大帳內,有專人照顧。”

“好,我們還是先盡情享樂纔對,走,到你的大營內過年。”趙嶽出了大帳,由周武領頭向步兵營走去。

地上生起了無數堆篝火,按每班十二個人圍着火堆席地而坐,在火上面支起一個大鍋煮着雞湯,旁邊堆放着各種洗淨的肉類和蔬菜,只等水開後放入,這是一個場面浩大的火鍋餐,完全是趙嶽突發奇想搞出來的。以前軍營吃飯是先由伙頭軍做好飯菜,然後按量分給士兵,今晚趙嶽打算讓所有的士兵都有自己動手的樂趣,想吃什麼,自己就放什麼進去,煮熟了撈出來吃就行了,這種新奇的吃法讓士兵們大感興趣,整個軍營笑語喧天,熱火朝天,驅走了北方吹來的寒氣。從此後,這種軍中火鍋餐也開始在各部傳開,併成了各個時節固定的全餐節目了。

周武的行軍大帳內,是一張臨時用木板搭起的臺子,行軍快餐盤上放滿了各種酒菜肉食,看上去極是豐富。各團長級以上的軍官被趙嶽請來一起會餐,一共二十幾人濟濟一堂。趙嶽自然被推爲首座,周武和龍進康左右相陪,其餘軍官們依着銜制高低分別落座。

“諸位,今天是大年三十,大家本該在家與家人一起團聚共享天倫之樂,誰知蘇成州出了這等事情,只好發兵征討。是本王連累了大家,本王無以爲報,今奉上水酒一杯,略表謝意。”趙嶽舉起酒杯起身向軍官們敬酒。

這些軍官們還從未跟趙嶽一起喝過酒,聽得趙嶽向他們敬酒,紛紛起身致謝,全部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待大家落座,趙嶽又道:“我們現在面對三萬敵人,還不可一時鬆懈,雖然說大年三十該盡歡盡興,但爲了安全計,今晚只能請各位少飲酒,只要克復蘇成州,本王必定鎬賞全軍,那時各位再飲個痛快。”

“遵王爺命。”這些人自然清楚,現在還不可以飲酒誤事,全都坐下向面前的食物發起了進攻,這羣軍官常年在軍營,都是大肚漢,桌上的又是過年吃的食物,做得比平常軍營的伙食要精良美味。雖然趙嶽是王爺,但他又不擺架子,所以軍官們放膽大吃,各人的吃相這時顯露了出來,筷夾、手抓、刀割、慢嚼細嚥者有之,狼吞虎嚥者有之,等等不一而足,趙嶽真有點回到當年軍營與戰友野營的情景,不禁讓他感慨萬分。

大帳外士兵們的歡聲笑語不斷的傳入,趙嶽對兩員主將道:“進康、周武,你們隨我去看看蘇臺鎮的那些老人家,可不能冷落他們。”

蘇臺鎮的老人們,被安置在附近的營帳內,派去照顧的幾個士兵十分細心,考慮到老人們的身體,送去的都是做得精良易於消化的食物。老人們被請進大營,本來心裏十驚慌,在下午叫去問話的張姓老頭安撫下,膽子才安定下來,見到送給他們這麼多見所未見的美食美酒,都是又驚又是喜,完全不知道怎麼辦纔好,他們一輩子吃的是粗茶淡飯,一年到頭也吃不了幾塊肉,從山上湊巧打個野獸,都要先送去集市上賣了再說。

反到是張老頭利索,招呼大家坐下,安心享用起美食,其餘的老人這才放心大膽的吃起來。

當趙嶽走在營帳去看望他們時,老人們差不多都吃好了。

“參見王爺。”在帳內的士兵眼睛比較尖,立即發現了趙嶽進來,連忙上前參見。

“老人家們都吃得好吧?”


“屬下等不敢虧待老人家。”

這時張老頭也醒悟過來,連忙招呼老人們上前見趙嶽:“小老兒見過王爺,謝王爺恩賜年飯。”

“老人家,這飯菜合口嗎?吃得慣嗎?”

“好,好,小老兒們從未吃過這麼美味的飯菜,真的是太好吃了。”

“呵呵,回去後告訴你們的家人朋友,只要他們努力,以後都能吃上這樣的美食,喝到這樣的美酒,這不是夢想,而是事實,鳳林府和天樑府正在進入這樣的生活,只要努力,一切都能成真。”

趙嶽這些話在老人們耳裏,卻是聽得混混噩噩,不明所以,一時都唯唯諾諾,不過只要努力以後就能吃上美食美酒還是能聽明白的。

還是張老頭機靈點,連忙回話道:“王爺的意思小老兒明白,日後必定大力宣揚王爺的仁政,教化鄉里。”

“好,那本王就不打擾你們了,你們安心用餐,如有需要儘可吩咐他們去辦。”趙嶽對幾個士兵道:“飯後給老人家上茶,再安排好他們的住宿,不可讓他們着涼了。”幾個士兵一一應諾。

待趙嶽走後,老人們的思想開始活動起來,漸漸的明白了趙嶽鼓勵他們的話,這餐年夜飯成了他們一生中最深地記憶,在以後日子裏時常拿出來向小輩們顯耀:“想當年趙王爺屈尊降貴,向我們幾個老人敬酒,那個場面真是。。。。。。”

從老人們的帳內出來,趙嶽索性巡視起大營來。士兵的興致看起來極高,談天的、說笑話的、唱當地戲曲的都有,熱熱鬧鬧。

遠遠的看到前面士兵圍着在聽人唱曲,趙嶽來了興趣,也走上前去觀看,正好聽到在唱:

“喪亂既平,既安且寧。雖有兄弟,不如友生?

儐爾籩豆,飲酒之飫。兄弟既具,和樂且孺。

妻子好合,如鼓瑟琴。兄弟既翕,和樂且湛。

宜爾室家,樂爾妻帑。是究是圖,亶其然乎?”

唱完引來士兵的一陣掌聲,趙嶽卻聽得甚不明白,不過曲調到是優美,這時有士兵發現趙嶽到來,紛紛站起來請安。

趙嶽笑道:“各位好興致啊,本王也來湊湊熱鬧,剛纔唱的是什麼曲子?唱得非常不錯。”


那唱曲的士兵出來道:“回王爺,這曲是小人家鄉常唱的曲子,小人也不甚明白意思,只是聽多記住了,今天一時高興就拿出來唱了。”

趙嶽心中一動,道:“這曲子用來娛樂可以,但應對現在情景卻是不太合適,本王今天爲大家獻上一曲,聊以助興。”趙嶽想起了岳飛的滿江紅,只可惜這裏只要是關於地球的書籍都被毀滅了,這纔是激發人熱血的好曲子,正好用來激勵他們。

士兵們一聽王爺要大家唱曲,頓時更來了精神,連附近的士兵都圍了過來,靜聽趙嶽唱什麼曲。

趙嶽清了清嗓子,道:“大家聽好了,開始了。”

“怒髮衝冠,憑闌處、瀟瀟雨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