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對神秘青年的問題,他自然不敢怠慢。別說以這神秘青年的身份,根本沒理由覬覦神凰島shie,就算他包藏禍心,展雲間也會老老實實把神凰島的情況說出來,開玩笑,連南海魔域都被差點滅門,更何況是他們風雲谷,怕是巨鯤打個噴嚏,他們的宗門就差不多沒了。

「陰陽玄宮?」

林銘眉梢挑,他剛剛得到的消息是神凰島投奔了陰陽玄宮。


對這個宗門,林銘只是稍稍聽說過,關於它的具體情況,èizhi根本完全不了解,他隨手在須彌戒上抹,拋出兩件寶器丟給四名斥候,說道:「帶我去!」

兩件寒光森森的寶器,就這樣落在了四名斥候的手,柄劍,桿槍。

看兩件寶器的品級,四名斥候當場傻眼了,地階上品!

般來說,在南天域五行域這圈區域,只有宗門宗,命隕長老才有資格用地階上品寶器,甚至像南允王那樣的絕頂人物,也不過是用頂尖的地階上品寶器而已。

至於天階寶器,整個南天域明面上被家zhidà的也只有炫無機有件。

隨手拋出兩件地階上品寶器,只是問了他們yidiǎn信息,要他們帶個路,這樣的好事只有夢裡才能遇到。

要zhidà這四名斥候不過是先天至極而已,件寶器的價值就比他們全部身家還要多出許多倍來。

「是……是……小的這就向風雲谷彙報。」四名斥候說話都不利索了,不愧是來自四神國的人物,出手就是地階上品寶器啊。

從南海出發去陰陽玄宮,沿途要經過許多傳送陣,必須向宗門申請到通行證才行,這也是林銘讓他們帶路的原因,現在他歸心似箭,只想著能早刻見到牧千雨他們。

至於那隨手扔出的兩件地階上品,對原本身家無比豐厚,又洗劫了南海魔域的林銘來說,根本就是九牛毛。別說是地階上品寶器了,般的天階下品寶器,林銘都不是很在意。

對林銘的要求,風雲谷當然立即批示,所有傳送陣任意使用。

林銘取出只靈舟來,風雲谷四名斥候跟著登上靈舟,而這shihu,他們才發現了端木群等人。

在此之前,他們就gǎnjià到殿之除了林銘之外還有幾股強的氣息,現在才看到這幾股氣息的人。

端木群、封神、藍沁,三人都是天之驕子,上流的帝級天才,風雲谷四名斥候看到三人的shihu,暗抽口冷氣,毫無疑問,這些天之驕子、天之驕女都是神國出來的。

「四神國,果然名不虛傳啊。」

四名斥候心暗想著,隨意四個年輕俊傑,都是人龍鳳,在南天域幾時有這樣的景象。

端木群、藍沁對四人隨意的笑了下,靈舟就這樣出發了。

頂尖地階上品靈舟的飛行速度接近重命隕強者,在他們身後,神凰島迅速遠去,很快他們就身處茫茫無際的海洋之了。

看著四周的景色,林銘心感慨萬千,時隔兩年半之久,他終於要回家了。

……

在林銘離開神凰島的同時,南海魔域廢墟之上,炫雨妾等干長老凌空漂浮,而其他南海魔域的武者,也陸陸續續的回來了。

炫雨妾的張風情萬種的俏臉此時陰沉得可以擰出水來了,看著那被摧毀的宮殿、修鍊陣,她氣的酥胸起伏,渾身發抖。

林銘這次,轟碎了他們的護宗陣,肆屠殺他們的弟子,這也就罷了,後來又洗劫了南海魔域的建築群,凡是帶不走的,竟然統統用巨鯤毀滅。

包括南海魔域花費無數資源,耗盡千年積累建立起來的幽冥葯園,因為當時shijiān倉促,沒來得及轉移其的珍貴藥物,結果也被林銘徹底摧毀!

是可忍,孰不可忍?

「林銘!」炫雨妾咬牙切齒,粉拳握得指節發白,「你欺人太甚,這個仇,本宮記下了,如若不報,本宮誓不為人!!」

在炫雨妾身旁,魔域東宗宗也是渾身殺氣騰騰,因為帶著面具,éiyu人看到他此時的表情。

「炫宗!這切都是拜你所賜!」魔域東宗宗冷聲說道,他的嫡孫就是隕落在了之前的浩劫,rugu不是炫雨妾丟失巨鯤,何至於如此?

炫雨妾fènnu的望向面具長老,雙美眸幾乎噴出火來了,「周彥天,本宮再說遍,切責任,等炫長老出關之後,我自會承擔!現在不是內鬥的shihu!」

「哼!」周彥天冷哼聲,不說話了。

「清點人數!」炫雨妾氣急敗壞的對個命隕長老說道。

「yijing清點過了,之前死於巨鯤襲擊的弟子概有千兩百到千三百名之間,除此之外,還有概九百的弟子逃走之後就沒再回來了……」

那命隕長老苦笑著說道,南海魔域被洗劫太turán了,多數弟子根本就不zhidà出手的到底是shie人,有些人概是以為南海魔域招惹到了shie勢力,被人滅門了,好不rngyi僥倖逃生,rugu再回南海魔域的話,說不定再承受次類似的厄運,那就倒霉了,不如走了之。

反正對他們多數人來說,只要不求上進,以他們的實力,足可以生錦衣玉食。

就算是修為最差的後天期、凝脈期武者,隨便去個凡人的小國,都會受到極高的禮遇,bijing他們相對於凡人來說,都是頂級天才了。

「我zhidà了!」

炫雨妾深吸口氣,這個結果,éiyu超出她的意料,林銘實在太可恨了,因為那戰,他們南海魔域的堅力量被虛弱了三四成,而且宗門的資源都被毀了個差不多。

建築和被毀掉的礦脈重建起來並不難,可是葯園、修鍊陣、測試考核陣,任何yiyàng,想要重建都要消耗量的資源和shijiān。

她zhidà閉關的炫無機其實直有關注南海魔域的情況,不zhidà他的閉關有éiyu受到影響,rugu真的被影響了yidiǎn,那這損失就更加難以衡量了。(未完待續) ps:感謝lingling2000盟主飄紅,武極有了第九位盟主了,衷心感謝!

在南海深處,一處七千丈深的深海海溝之中,這裡的壓力大到恐怖,即便是旋丹高手的護體真元,在這麼深的地方也難以支撐,一旦護體真元破碎,人體突然暴露在這恐怖壓力之下,必然耳膜爆碎,內臟碎裂,心臟停跳,從而讓人當場暴斃身亡。


在海溝的最深處,有一處人為開闢出來的法陣空間,厚厚的能量護罩隔絕了海水,其中傳來朦朧的光芒,在這漆黑一片的幽深海底顯得格外明亮」「。

在空間之中,一個黑衣男子渾身赤裸著,盤坐在寒玉床上,打坐調息。

他的左臂和右臂都已經化成碎肉,骨骼也碎成了粉末,詭異的是卻沒有鮮血流出。


仔細看便能發現,那些碎肉在不斷的成長著,從破碎到細微的重組……

這就是在渡四重命隕過程的炫無機。

他閉關到現在已經四個多月,雙腿軀幹的重組已經完成,雙臂的重組正在進行,而最為兇險的碎丹重聚過程還尚未開始。

炫無機雖然在閉關,但是南海魔域發生的事情,他卻十分清楚!

當時林銘駕著巨鯤,轟碎南海魔域的護宗大陣,大肆屠殺魔域弟子,破壞擄掠南海魔域資源,這一切都落在炫無機的眼中。

饒是炫無機心機深沉,看到這一幕,也氣得幾欲吐血!

他怒極攻心,一口逆火湧上來,差點讓他突破四重命隕的過程功虧一簣,還好他當時正處在相對簡單的雙臂重組過程,炫無機在此之前已經渡過了三次針對肉體的命隕。對肉體重組十分熟悉,這才壓下了怒火,不至於讓渡命隕因此而失敗。如果當時他渡的是更為兇險的碎丹重聚的話,說不定他會因此而走火入魔。

炫無機當然不會為了南海魔域而影響他衝擊四重命隕,後來他乾脆切斷了感知,一心沖關。現如今,他的雙臂已經完成了三成,再有十天。雙臂就會重組完畢,然後,便是開始最為艱難兇險的碎丹過程了。

「林銘,老夫必將你碎屍萬段,抽髓煉魂!」

……

一百多萬里之外,陰陽玄宮

一艘靈舟緩緩的落下,在靈舟之上。正是星燦星陽母子,他們原本是要去結識神國太子的,然而出發不久他們得到消息,神國太子已經離開神凰島了。

而且看方向,是向著五行域飛去的(神凰島和玄州之間隔了五行域。向玄州要先經過五行域)。

被人捷足先登,讓星燦母子大感鬱悶。

星陽道:「母主,似乎五行域風雲谷派人最先接觸到了那神國太子,不知對方用了什麼花言巧語,這神國太子現在離開神凰島,難不成是要去風雲谷么?」

「哼,風雲谷那等小宗門,連神凰島都不如,有什麼能吸引神國太子的,現在就是不知道這神國太子來南天域是不是有什麼特殊的目的,如果我們獲悉他的目的,並幫他完成的話,必然能贏得他的好感。」

在星燦看來,神國太子實力自然是不必說,不過如果是需要打探情報,找東西的話,那就不如他們這些在天衍大陸南部混跡了數千年的宗門勢力更有優勢了。

如果能幫上對方的忙,那就完美了。

「神國太子這邊,先放一放,現在先看緊神凰島。」

提起神凰島,星陽眼睛閃過一道貪婪的光芒,他對神凰島的精血移植秘法,也是覬覦許久了。

另外還有牧千雨身上的朱雀血脈,傳聞取走牧千雨處女花冠的男子,可以繼承對方的一部分元陰之氣,轉化為極為精純的朱雀血脈。

星陽本身就是修火的,朱雀血脈對他天賦有加成,他怎能不動心?

除此之外,星陽對牧冰雲也有念想,牧冰雲身上是青鸞血脈,對星陽沒什麼用,不過陰陽玄宮的秘法講究陰陽互補,如果牧冰雲願意跟他一起雙修的話,他不介意娶了牧冰雲,與對方結為夫妻。

先與牧千雨發生關係,取走牧千雨的朱雀血脈之後,再與牧冰雲冰火雙修,用她的極陰體質促進自己陰陽玄功大成,這當然是最理想的結局。

不過,這也只是想想罷了,牧煜凰絕對不會容許兩種情況的任何一種發生,牧氏姐妹是神凰島未來的掌舵人,怎麼可能將她們嫁給陰陽玄宮的少宮主?

原本神凰島和陰陽玄宮簽下了百年協議,星陽還可以細火慢燉,找機會一點一點的實施他的計劃,可是現在,因為神國太子的出現,南海戰場的變數就太多了,一旦南海魔域失敗,他用來危險神凰島的籌碼就沒有了。這讓他有了危機感。

可口的美味,能看到而吃不到,星陽豈能甘心?

……

入夜,秋意蕭瑟,整片陰陽玄山閃亮著點點燈火,而在陰陽玄山之南,有一片低矮的山脈,名為小燕山。

這裡就是陰陽玄宮租借給神凰島的靈地了。

一個宗門,可以沒有宮殿,可以沒有修鍊陣,甚至短時間內,可以沒有真元石礦脈和葯園的支持。

但是無論如何都不能離開一樣東西,那就是靈地。

所謂靈地就是天地元氣匯聚的地方,很多後天期武者,寧願到大宗門去當丫鬟奴僕,也不願意去凡人國度當將軍爵爺,就是為了靈地!

沒有靈地,很難修鍊,所以高等級武者幾乎都聚集在大門派和大修武家族之中,而凡人國度中連一個先天武者都很難見到。

靈地之下多有地脈,會自然匯聚天地元氣,當初七玄谷的天地元氣比天運國七玄武府高出數倍來,而到了神凰島,天地元氣又比七玄谷高出數倍。

基本上越高品級的宗門,他們所佔據靈地的品級也就越高。

整個天衍大陸別說高等級靈地,連低等級靈地也早就被瓜分殆盡。神凰島會投靠陰陽玄宮,一是為了尋求庇護,另一個則是為了分得一處靈山供弟子修鍊。如果沒有靈地,一個宗門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根本,無法吸引武者加入其中了。

這片臨時駐地雖然遠不如神凰島的天地元氣豐富精純,但比起底層的四品宗門也絲毫不差了。

最難得的是,因為陰陽玄宮修的是陰陽,所以這裡的火之元氣和水之元氣最為豐富,也契合神凰島的修鍊之道。

此時已經是子夜時分,夜空如黑色的天鵝絨幕布,其上裝點著如寶石一般璀璨的繁星,山林中一片漆黑,山風習習,偶爾能聽到隱約的林海濤聲以及悅耳的蟲鳴聲。

月光皎潔,在小燕山的後山斷崖之上,岩石因為山頂的清寒而蒙了一層銀霜,一個紅衣女子盤坐在岩石之上,打坐調息,從背影望去,紛紛揚揚黑色長發,如瀑布一般劈散在紅色衣裙之上,看上去有一份凄艷之美。

這女子,正是牧千雨。

雖說她在打坐調息,然而她身邊的天地元氣卻十分紊亂,根本沒有形成周天循環,這樣修鍊狀態,一般是初學武道的菜鳥才會犯的錯誤,牧千雨已經步入旋丹,按理說根本不會如此。

搖搖頭,牧千雨輕嘆一聲,停止了打坐,有些無奈的自語道:「心亂了,真元也亂了。」

這些天,她始終在擔心火兒,心中的愧疚化成解不開的心結,念頭不通達導致了武道之心受損,使得她真元流轉不暢,修鍊起來完全不在狀態。

「掌門師尊將所有的希望都壓在林銘身上,距離十年之期還有七年半……林銘,你現在究竟在哪兒,過得怎麼樣?」

十年之後會是什麼場景,牧千雨很難想象,屆時林銘是否能平安歸來,是否能挑起複興宗門的重任?這一切誰也無法預測。

要復興宗門,至少要有命隕期的實力,那時候林銘也不過二十七八歲,二十七八歲的命隕實力,甚至要超過四大神國的頂尖天才了。

牧千雨總覺得,將這一切擔子壓在林銘身上很不公平,神凰島的很多弟子都希冀著林銘回來能讓他們揚眉吐氣,可是如果林銘做不到呢?到時候,林銘恐怕會承受很大的壓力。

搖搖頭不再去想,牧千雨強行讓自己入定,只有她自己強大起來,早日達到抗衡命隕的修為,才能為林銘分擔。

實力……牧千雨緊咬嘴唇,如今發生的一系列事情讓她無比的渴望實力!

如果自己有絕對的實力,何至於看著當初林銘逃亡,看著神凰島被滅,看著火兒被陰陽玄宮的人帶走,又豈會忍受這寄人籬下的冷眼,忍受神凰島秘法,甚至連自己都被人覬覦的侮辱?

夜風蕭蕭,就在牧千雨入定之後,一道火光在她眼前亮起,那是傳音符的光芒。

聽到其中的聲音之後,牧千雨猛然一驚,當場怔住了!

怎麼會……

她獃獃的望向神凰島後山的方向,手指僵硬,忘記了呼吸,大概十幾息的時間,只聽衣衫破空之聲響起,一個黑衣的身影出現在她的視野之中,越來越近……

牧千雨下意識的捂住了嘴,她雖然定力很好,但是此時,卻無法控制的讓淚水朦朧了視野。

剛才的傳音符中是牧煜凰傳來的聲音,內容只有一句話:「林銘回來了,他去後山看你。」

……(未完待續。) 自從林銘離開,神凰島落難,牧千雨就在腦海中無數次的想象過她與免費電子書下載

最完美,無非是林銘實力大漲,衣錦還鄉,幫她撐起一片天空,遮風擋雨,力挽狂瀾。

然而,這只是美好的願望罷了。

林銘離開的時候,只有先天期,而炫無機卻即將是四重命隕,短短十年時間,林銘就算天賦冠絕天衍大陸,曠古絕今,也不可能達到這種程度。

十年時間,對一個頂級高手的成長來說實在太短了,而且林銘還有可能潛力用盡,畢竟天才的成長充滿變數,並不是說年輕時一騎絕塵,年長時就一定會成為絕頂高手。

牧千雨在意的,並不是林銘的實力會達到什麼程度,她在意的是林銘究竟能否平安歸來,以林銘的個xìng,絕不甘於平庸,他孤身一人遠行,各種秘境險境探索下來,遭遇到的重重危險可想而知。..

牧千雨很怕,怕林銘就此離去之後,杳無音訊。

那樣的話,她真的會在等待中難過到窒息。

她期待著十年之期,可是又害怕十年之期,怕十年之後,她去雷霆山只等了一場幻夢!

她萬萬沒有想到,如今,僅僅兩年半的時間,林銘就這樣出現在她的眼前,好端端的,沒有出任何意外。相較他離開之時,他的樣子一點沒變,只是眉宇之間流露出來的氣質卻迥然不同,讓他多了滄桑,多了一份凌厲。

雖然氣質截然不同,但是那股熟悉的感覺,卻絕對錯不了,讓牧千雨的靈魂都為之牽動。

這個時候,牧千雨根本沒有心情去探查林銘的實力增長了多少。她的腦海中只回蕩著一個念頭

他回來了,平平安安的回來了!

牧千雨捂著嘴,不知道為什麼。看到林銘的那一瞬間,這兩年半來她經歷的種種委屈,承受的種種壓力,種種悲痛都如cháo水一般的湧上心間。再加上林銘突然歸來的巨大喜悅,讓她忍不住淚如泉湧。


這是在做夢嗎?

林銘就停在了牧千雨身前數丈遠的地方,兩個人誰都沒有發出一絲聲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