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對此,一眾武者都是神色露出難看之色。

轉眼,又是半個時辰過去了,那黃色泉水,終於開始沉入地底之下,妖異鮮艷的彼岸花,一瞬間就是暴露在了所有人的視野下。

「就是現在!」

這一瞬間,林寒瞬間動了,他渾身籠罩在黑袍之下,天幻步瞬間施展,這套天級下品的身法武學,讓林寒整個身軀如同一道黑色殘影,瞬間閃身到了那深谷的入口處。

「人類武者,你太貪心了,死!」

一個邪魔強者轟然踏步而來,他猙獰的面目看著林寒,手中一尊巨斧瞬間劈殺了下來。

「滾!」

但林寒手中修羅煉獄矛轟然刺出,直接洞穿了那邪魔強者的頭顱,瞬間將其擊殺。

唰!

而藉助著那反震的力量,林寒第一個抵達黃泉路,他神色露出一絲瘋狂,猛地吼道:「小雀,給老子把這整條黃泉路全部收取了!」

這是林寒臨時做的決定。

因為,彼岸花這種東西,太難見到了,若是自己得到了全部彼岸花,帶出這古遺迹空間,恐怕不知道能給自己帶來多少財富。

「好!」

小雀的興奮聲音在腦海中響起,它化為一道黑色流光,瞬間從林寒腦海中飛射而出。

嘩!

它羽翅一動,火王殿頓時祭出,一股強大的吸力,直接將整條黃泉路連根拔起,瞬間裝入了火王殿的內部空間中。

隨即,小雀嘶鳴一聲,直接竄回了林寒的腦海中。

「走!」

而幾乎在這一瞬間,林寒瞬間化為一道殘影,朝著深谷外爆射而去。

這一個過程極為迅速,等到林寒快要返回深谷入口的時候,深谷外的一眾武者才剛剛到達。

就在下一刻,一眾武者眼中,那黃泉路已經消失,只剩下一條深深的溝壑。

整個黃泉路,被全部硬生生直接挖走了!

也就是說,他們來遲了,毛都沒有了!

「靠,抓住那黑袍小子,一定是他掠奪了整個黃泉路!」

「太狠了,連一朵彼岸花都沒有留下,啊啊啊,抓住那小子,我要讓他生不如死!」

「可惡的人類武者,竟然敢如此獨斷專行!」

一眾後到的武者和邪魔,都是紛紛怒吼,朝著林寒追趕而去。

「小寒子,這一次你惹了眾怒啊。」小雀在腦海中出聲道。

婚不逢時 「哼,這罕見的機緣,我有能力,自然要全部掠奪!」林寒冷冷一笑。

但感受到背後那無窮的殺氣,林寒頓時道:「給我一株彼岸花,我吞噬之後,只要突破到靈動境八重天,絕對能夠把那些人全部甩掉。」

「彼岸花對於一個人,只有一次作用,雀爺我來看看,給小寒子你挑選一個最大的。」

小雀聲音響起,隨即一朵極為妖艷的彼岸花,出現在了林寒的面前。

「咕嚕!」

林寒都來不及以吞噬旋渦吞噬,他直接將那株彼岸花吞入口中,嚼碎后咽下。

嗡嗡!

頓時,一股股武道奧義,如同泉水般,在他的腦海中生出。

幾乎就在下一刻。

「轟」

一股強大的氣息,在林寒身上爆發。

靈動境八重天!

瞬間突破!

唰!

林寒的速度更快了,轉眼,就消失在了背後一眾武者和邪魔的眼中。

「小子,下次遇到你,一定要將你碎屍萬段!」背後眾人紛紛怒吼,神情滿是憋屈。

……

三日後,一處破敗的山脈深處。

林寒從修行狀態中醒轉過來,此時此刻,他一身修為,已經穩定在了靈動境八重天。

不過,此行最大的收穫,還是那一整條黃泉路,被自己全部掠奪。

這感覺,簡直太爽!

「哈哈哈,雀爺我現在一想到那些人的憋屈神色就想笑。」小雀在腦海中大笑,它將黃泉路封鎖在火王殿內部空間中,開始探查。

結果,真的發現了一枚彼岸果實。

不過,林寒並沒有急著吞食,距離試煉結束,只剩下不到幾天的時間,他不準備將時間浪費在接受那彼岸果實的武道傳承上。

穿越后我自帶錦鯉好運 畢竟,這種古遺迹空間,對於林寒來說,極為珍貴。

他準備利用接下來的時間,去獵殺最為強大的邪魔領主,以修羅煉獄矛吞噬,看能不能再次突破。

至於那彼岸果實,等此次試煉結束出去,有的是時間吞食,去參悟中的武道傳承。

……

半日後,一處荒涼的大河邊緣。

「噗!」

一個身軀高大、渾身黑色鱗片密布的強大邪魔領主,被林寒一矛刺穿頭顱,一身邪魔本源之力,全部被吞噬。

林寒體內力量愈加雄渾,手中的修羅煉獄矛,通體的暗金之色,愈加深沉,似乎也在發生了潛移默化的蛻變。

……

三日後,一座荒山之上。

「啊!」

一個強大的牛頭邪魔,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嚎聲。

它的整個胸口,被一桿暗金長矛洞穿,一股恐怖的吞噬之力,將其身軀瞬間抽干,成為一具乾屍。

唰!

林寒收回修羅煉獄矛,一襲黑袍獵獵,在一眾弱小邪魔的恐懼眼神中,轉身離去。

……

七日後,一座大岳之巔。

林寒一身青衫,背負銹劍,盤膝端坐在那裡。

某一刻。

「轟」

一股全新強大的氣息,從他整個身軀擴散開來,座下大岳都是在微微顫動。

靈動境九重天!

「唰!」

林寒猛地起身,眸光彌散著一種強橫無匹的戰意。

「沈天炎,你暗中派出強者,想要在這古遺迹空間中擊殺我,但你卻是沒想到,你的一切計劃,都被我毀滅,而如今的我,也有了不用再畏懼你的強大實力!」林寒呢喃一聲。

隨即。

嗡!

一道法則之光在這片天地亮起,籠罩住了林寒。

試煉一個月期限已到,所有倖存者,都會一瞬間被傳送出去。 「姑蘇北望還在後面呢……」

梁少卿話剛說完,姑蘇北望已經以最快的速度從梁少卿的身後伸出一個腦袋出來,她痞痞笑著,大大的眼睛彎成好看的弧線。目光停在藍瀟身上的時候,明顯一滯。

藍瀟醉眼茫茫的雙眼觸到姑蘇北望的眼睛,便嚇得忙轉過身去。但因為步伐不穩,差點撲倒在地上。

姑蘇北望皺眉,看著房間內烏煙瘴氣,一群人正在隨著音樂忘情的舞動。 紅塵籬落 喝酒的喝酒,打牌的打牌,甚至……

姑蘇北望蹙著眉頭,上前幾步,拉開了窗帘,打開了窗戶,扯下了音響的電源。她猛地站在了一張茶几上,對著屋內的人,大聲喊到,「派對結束了!都給我滾出去!」

屋內的人看著姑蘇北望表情驚訝了下,隨即卻又低著頭開始做自己的事情。

姑蘇北望覺得心口一陣沉悶,她拉過藍瀟的手,往外頭走去。邊走邊掏出手機對著韓雲翔打電話,「811房,上來清場!幾個嗑藥的送去洗胃!」

梁少卿一臉茫然的跟在怒氣沖沖的姑蘇北望身後。姑蘇北望的表情嚇得他一個一米八多的男人都不敢多言。

姑蘇北望提著醉醺醺的藍瀟坐著電梯下了樓。

公寓門口,匆匆趕來的韓雲翔瞥了一眼姑蘇北望和藍瀟,眼角閃過一絲不解卻沒有多問,繼續往公寓里走去。

室外強烈的光線讓藍瀟酒醒了幾分,她睜開雙眼,沒心沒肺的笑著看著姑蘇北望,「大北,你怎麼來了啊!?」

藍瀟說著便伸出雙手要抱姑蘇北望,被姑蘇北望嫌棄的支開了。

「你到底喝了多少啊!現在才早上十點啊!你都喝成這樣了啊!」

姑蘇北望說著轉頭冷冷的看著梁少卿,那眼神像在拷問梁少卿的靈魂,梁少卿不由自主的後退了一步。

「別這麼看著我,我也是剛到。」

「你們平時在南國就是這麼混的?」

梁少卿神色為難,看著藍瀟,欲言又止。

姑蘇北望心中瞭然了。

「那,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回了……」

梁少卿說著已經抬腳了。

姑蘇北望在心中嘀咕,藍瀟怎麼會和這麼沒有擔當的男人在一起。

她點了點頭。

梁少卿走後。姑蘇北望扶著藍瀟走回了車內。

車內藍瀟靠在姑蘇北望的肩頭沉沉的睡著,姑蘇北望看了她一眼,抬起頭對著司機說到,「去附近的酒店。」

「好的,二小姐。」

酒店房間里,姑蘇北望翹著腳窩在沙發里,時不時的看一眼床上沉睡著的藍瀟,皺了下眉頭。

這丫的到底是喝了多少酒啊!

餵了醒酒藥后竟然還不醒!

就在姑蘇北望嘀咕的時候,酒店門鈴響了。

姑蘇北望從沙發里爬起身,一臉慵懶的打開了房門。能知道她住在這裡的除了韓雲翔沒有別人了。

韓雲翔看著姑蘇北望支吾,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姑蘇北望察覺到韓雲翔的異樣,收起臉上的不正經,嚴肅的看著韓雲翔。

「怎麼?」

韓雲翔掏出一張紙交給姑蘇北望,隨即人就離開了。 天劍門某處,一座山嶽之下。

一個中年男子和一個身軀佝僂的老者,正站在一片空地上,神色略帶緊張,盯著面前那團旋渦。

「唰!」

突然,一道青衫身影從其中踏步而出,顯現出身形。

那是一個面容清秀、但卻是帶著一絲冷峻的少年,他出來之後,先是神色疑惑,朝著四周望了望,隨即似乎明白了什麼,眼神中閃過一絲恍然。

「終於出來了一個!」

中年男子和那老者,都是神色露出一絲喜色。

只要通過這種子試煉的弟子,絕對都是有著問鼎天劍門聖子一列的潛力股,只要出來一個,都是值得的。

「見過兩位長老。」青衫少年不是他人,正是林寒,此時他看到了守在這裡的兩個長老,頓時抱了抱拳道。

「不錯,你叫什麼?」中年男子頓時問道。

「林寒。」林寒頓時出聲道。

「林寒?你就是那個林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