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對於這個長子,洛香寒倒是頗為滿意,與二子何進的紈絝不同,何奮卻是極為努力,能夠被無極門長輩帶到這裡來,無疑是證明了何奮在無極門之中的地位。

眾人一番寒暄之後,沈榮便是說道:「沈某先感謝眾位千里迢迢來援,不過如今九華盟之人尚未到來,也不知道究竟是何安排,棲息之地已經替眾位備下,就請諸位先行休息,待九華盟之人到來,沈某再通知大家,替大家接風洗塵。」

聞言,眾人便是紛紛告退,陸軒此刻亦是有數不清的話想跟眾人說,跟若相依打了個招呼招呼,自然隨著趙穎一起退下,倒是引來了若相依的一聲輕哼。

既然是前來抵擋獸潮,玄冰閣來的人自然不止趙穎以及趙冰兒等一行人,同行的強者亦是不少,除了玄冰閣之中的一些長老,還有一些執法成員,這些人常年替玄冰閣出任務,都是身經百戰之輩,實力不可小覷。

一回到百花城替玄冰閣安排的住處,林天與莫消沉兩人便是迫不及待的將陸軒拉入了一個房間之中,酒菜早已經有人備好,說是要好好的喝上一番。

跟師傅還有這麼多師叔師姑們呆在一起,秦月怡顯得有些拘束,當下向陸軒告罪一聲之後,便是退了出去,僅僅留下了陸軒他們一伙人。

看著秦月怡離開的背影,林天嘖嘖贊道:「陸軒,你如今可了不得啊,隨便收的一個弟子,實力都快要趕上我們了。」

林天如今是煉神五重實力,而莫消沉則是煉神六重,兩人不愧是風劍宗當初的天才,實力提升亦是快速無比,只是跟陸軒一比,就顯得有些相形見絀了。

陸軒笑了笑道:「還別說,再過段時間,我這弟子的實力可說不定就真超過你們了。」

林天趁趙冰兒幾女沒注意,詫異的湊到陸軒耳旁問道:「你難道連你自己的弟子也不放過?」

陸軒疑惑無比:「什麼不放過?」

「雙修啊!」林天理所當然的說道。

江山如畫:執子之手 「噗。」陸軒一口酒全都噴到了林天身上,急忙解釋道:「哪有什麼雙修?」

林天一副你騙不了我的模樣說道:「你說說,一開始欣怡和冬爽的實力都比我和消沉低,這眼看著兩人的實力突飛猛進,現在欣怡和冬爽齊齊達到了煉神七重,據說欣怡都快要突破到煉神八重了,不是你雙修的功勞是什麼?」

林天這一激動,聲音便是大了些,一時間眾女全都朝陸軒看了過來。

陸軒尷尬一笑道:「你瞎說什麼,哪有什麼雙修,這證明欣怡她們比你們努力,別給自己找借口。」

話雖然這般說,但陸軒卻知道這是太乙歸元訣的功勞,當然,林欣怡幾人的努力也是不可忽視的,她們修鍊的勤奮程度,便是向來習慣苦修的莫消沉都忍不住有些讚歎。

ps:第三章,此章為新晉舵主【老衲狠性感】加更!另外,章節名可不是小寶打錯啊,為了避免河蟹神獸,你們懂的。(未完待續。。)

… 「對了,現在風劍宗如何了?謝志修留下的禍患都了結了嗎?」陸軒連忙轉移話題道。《.

林天得意一笑道:「如今我可不已經不在風劍宗了,前不久我跟消沉還有欣怡她們都加入了玄冰閣,又成了你的師弟。」

陸軒詫異的朝趙冰兒看去,果不其然,趙冰兒點點頭道:「前兩個月玄冰閣又招收了一批弟子,林天他們正在其中,不然此次也不會隨我等一起過來了。」

就在此時,門突然被推了開來,田心露了個頭問道:「陸軒在這裡嗎?」

話音一落,田心便是看到了正坐在桌旁的陸軒,隨即露出一絲喜色道:「陸軒,你果然在這裡,你可不厚道啊,回來都沒有先找我,還得我找若姑娘打聽。」

陸軒笑了笑道:「我以為你會去逛百花樓呢。」

田心擺擺手道:「青-樓哪有一個人去的道理,這不就來找你了,咦,這些……」

田心此刻才注意到與陸軒同坐一桌的趙冰兒等人,之前他只看到一群女子,還沒有注意,但當他看清眾女的容貌之後,一時間不由得驚為天人,哪裡來這麼多姿色無雙的女子?

隨即他便是想到,若相依曾經提起過陸軒的眾多紅顏,頓時小心翼翼的朝陸軒問道:「陸軒,這……哪位是弟妹?」

他這一問,倒是使得眾女將目光全都集中到了陸軒的身上,陸軒一時間尷尬起來。可又不敢亂說,當下咳嗽一聲,輕聲道:「都是。」

田心的眼睛瞬間瞪大,緩緩轉過頭看向陸軒,彷彿沒聽清一般,再度問道:「都是?」

「哎,田心,你今天廢話怎麼那麼多?」陸軒打斷這個尷尬的問題。

田心朝陸軒豎了豎大拇指,狠狠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陸軒,今日我田心真服了你了!」

他現在總算是明白了。為何之前若相依說她在陸軒的眾紅顏之中都沒有一席之地。現在一看,這簡直各有千秋啊,難分高下。

倒是趙冰兒眉毛一挑,看向田心問道:「聽你剛說。準備帶著陸軒去逛百花樓?青-樓?」

「啊?」田心一時傻眼。一拍腦袋道:「嗨。弟妹,你聽錯了,百花樓……是個酒樓。那裡的青菜做得好,我平時喜歡吃,所以就叫它青-樓了。」

聽著田心信口胡謅,陸軒都忍不住笑了,原來青-樓還有這個意思,他倒是第一次知道。

趙冰兒看著陸軒輕哼一聲,百花樓這麼著名的青-樓,她又怎麼可能沒有聽說過,她倒想看看陸軒如何解釋了。

陸軒想了想道:「我先跟你們說說當初從玄冰閣之中遁離之後的事情吧,當初我醒來之時,便是到了一個陌生的森林之中,腦海之中空白一片,什麼都記不得,後來才知道,那裡是中州,那個森林叫傷麒森林……」

此時趙冰兒等人方才知道,陸軒竟然陷入了長達數月的失憶之中,陸軒先從傷麒森林之中講起,將隨後發生的事情娓娓道來,田心亦是在桌旁坐下,時不時的幫陸軒補充,有他這個話癆在,講得那是活靈活現,說到九龍皇朝的事情之時,田心更是忍不住接過陸軒的話頭,主動替他講述起來。

「提起陛下的傷勢,那就不得不說說蘇葉蘇姑娘了,當初陸軒以安平王的身份回到東泰城,本欲替陛下找百草堂打聽一下玲瓏樹根的消息,怎料蘇姑娘竟是對陸軒舊情不忘……」

「咳咳!」陸軒重咳兩聲,示意田心嘴裡有點遮攔。

不過眾女又豈是這麼好打發的,異口同聲的開口:「別理他,繼續說,一個字都不能漏!」

田心看向陸軒,陸軒喝了口悶酒,擺擺手道:「說吧說吧,反正也沒什麼,我先說清楚啊,什麼也沒發生。」

田心縮了縮脖子,陸軒這廝不會事後找自己算賬吧?不過看起來這群弟妹也不是好打發的,當下一咬牙,便是將陸軒的底痛痛快快的給透了出來。

倒是林天聽得哈哈大笑,樂不可支,一個勁的拍著陸軒的肩膀,這下陸軒可有得好看了。

「……就這樣,在牡丹宮的入門大選上,陸軒又收了秦月怡秦姑娘。」

「是收為弟子,別瞎說。」陸軒被田心說得鬱悶不已,連忙糾正道。

「對,收為弟子,為了秦姑娘,陸軒又與百花城主大打一場,不過我還沒看得盡興,獸潮就來了,後來我就跟陸軒一起出手救援眾人了,直到現在才見到他。」田心一口氣說完,這才盡興了飲了一大杯酒。

「不錯嘛,安平王,還多了個安平王妃。」趙冰兒酸溜溜的說道。

陳小涵亦是哼了一聲道:「我早就說了他出去不會老實的,這不又招惹了一個。」

「我那不是失憶了么,再說,那只是權宜之計而已,我總不能害了百草堂。」陸軒辯解道:「欣怡,你說,我這麼做是不是符合道義?」

不料這次連林欣怡都不理會陸軒了,本來眾女之中唯有她跟陸軒訂了親,說起來還是正室,可怎料這一轉眼,中州那邊莫名其妙就多了個安平王妃……

正當陸軒找不到台階下之時,門又再一次被推開了,這次進來的,卻是若相依。

「都在呢。」若相依目光從眾人身上掃過,盈盈一笑道:「陸軒,你那位弟子現在被人圍堵在百花城裡了,不知道你有沒有空去看看,若是沒有,我就出手幫你了。」

此話一出,趙冰兒幾女同時站了起來說道:「陸軒的弟子,當然有我們出頭。」

她們現在倒是聯手了起來,與其想著那遠在萬里之外的蘇葉。倒不如先防著這近在咫尺的若相依比較好,陸軒僅僅在中州呆了數月,但與若相依卻在遠古森林中州呆了一年之久。

若相依微微愕然,不知道自己怎麼就首當其衝了,她卻是不知道眾女將她當成了發泄的對象。

秦月怡既然是陸軒的弟子,那趙冰兒等人自然是以師母自居,此刻聽到有人刁難秦月怡,頓時紛紛起身而去,陸軒亦是不敢怠慢,他也隱隱猜到了圍堵住秦月怡的究竟是什麼人。

若相依本來只是過來通知一聲。莫名其妙的被趙冰兒等人示威了一番。頓時心有不甘,亦是跟著前去,不得不說,這女人搶起男人來。也是蠻拼的。

算上敖澤。一行十一人頓時氣勢洶洶的朝百花城中趕去。其中大半都是女子,自然引起不少人的圍觀。

一來到城中,陸軒等人便是看到秦月怡被一行十幾人團團圍住。此刻她早已經將若相依贈與的秋水劍緊緊握在了手中,一雙眼眸微微泛紅,怒視著四周的這些人。

「秦月怡,我勸你還是乖乖束手就擒,別以為在百花城之中我們就不敢動手,有何家頂在上頭,你以為我們會有什麼事情嗎?」一名微微駝背的老者惡狠狠的說道。

「你們羅家已經殺了我全家,連我遠方的舅舅姑媽一家都未曾放過,你們還要怎樣!」秦月怡幾乎是歇斯底里的喊道。

「從你敢對公子動手的那一刻開始,就註定了你如今的結局?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先不說你有沒有這個實力,但我們是絕不會給你捲土重來的機會?老爺已經發話了,勢必要拿你之性命,祭奠公子的亡魂!」駝背老者冷哼說道,他是羅家的管家,剛剛從南羅鎮搬來百花城,本欲採購一些用品,卻不料在街上撞到了秦月怡,自然二話不說就要拿人。

「這便是那滅了月怡全家的羅家之人?」趙冰兒冷聲的問道,不過她這絲冷意卻不是沖陸軒去的,而是沖羅家這些人去的,之前田心的所述之中,已經將秦月怡的身世也一併講了出來。

「不錯,我本欲先傳她本領,等她修鍊有成再親自報仇,卻沒想到羅家之人反倒是不知死活的找了上來。」陸軒出聲道。

「這等倚仗家族勢力欺男霸女之人最為可惡!」陳小涵怒斥出聲道。

「看我敖澤去拍死他們!」敖澤挺身而出道,不知道何時那柄地階中品的大鎚已經握在了手中。不待陸軒答話,速度極快的沖了出去,狠狠一錘便是砸在了羅家一名武者的頭上,瞬間便是將那武者砸得腦漿都崩裂了出來,場面可謂是血腥無比。

突然衝出來的敖澤,瞬間嚇了羅家眾人一跳,那駝背老頭更是嚇得往後一跳,指著敖澤顫顫巍巍的說道:「你你你,你知道我們是什麼人嗎?竟然敢打死我們的人,天上地下沒人救得了你!」

不得不說,敖澤這造型出去唬人實在是不錯,近九尺的身高,渾身精壯的肌肉,再加上一個大光頭與一柄碩大無比的巨錘,單單是看外形就讓人先懼三分。

看到敖澤出現,秦月怡愣了愣,隨即眼神之中瀰漫的仇恨之意才稍稍消失,輕聲才打了聲招呼:「敖澤師叔。」

敖澤憨厚一笑,摸了摸大頭道:「你是主人的弟子,不用叫我師叔,叫我敖澤就行。」

說罷,敖澤揚了揚大鎚,朝那駝背老頭說道:「就是你要為難我師傅的弟子?」

見敖澤先聲奪人,駝背老頭有些拿捏不準,不過一想到秦月怡又能夠拜到什麼強大的師傅,當下膽子一壯,喝道:「不錯,我們乃是南羅鎮羅家之人,還不快讓開,不然小心我們將你主人抓來一起殺了。」

ps:第四更送到,此章為新晉舵主聖神火兄弟加更!

ps2:這幾章是過渡章節,有些必須要交代的事情還是得交代一下。(未完待續。。)

… 敖澤聞言不由得一愣:「你要將我主人也抓來殺了?」

「不錯,若是不想死,就趕快滾開。」駝背老頭狠戾一笑道。

「我主人就在那裡,你去抓吧。」敖澤遙遙一指駝背老頭身後的陸軒說道。

此言一出,不止這些羅家之人,便是四周那些旁觀的武者也不由得看了過去。看到陸軒的一瞬間,頓時就有不少人將其認了出了,紛紛驚喜出聲。

「陸公子!」

「陸少俠!」

駝背老頭微微一驚,這年輕人究竟是什麼人?怎麼這麼多人認識,似乎這百花城之中沒有姓陸的大族啊?

阿伶 不過一想起背後站著的何家,駝背老頭頓時又興起一絲信心,冷哼一聲道:「哪裡來的小子,不想得罪何家的話,就別管這裡的閑事。」

&n&3.w.bsp;「放肆!區區一介老僕,也敢對陸少俠如此說話,我華蒼第一個就饒不了你!」

「不錯,陸公子救我和裕城無數人,不須陸公子出手,今日我杜景天就要好好教訓你!」

「原來這少女是陸少俠的弟子,怎能容你一個小小的羅家欺負,我乃西邯城萬家之人,倒要看你今日如何動這少女半根汗毛!」

……

此時根本不等陸軒說話,原本只是靜靜圍觀的眾人,瞬間便是對駝背老者展開了口誅筆伐。駝背老者心中一驚,不知道自己怎麼就犯了眾怒,陸公子。陸公子……此刻他陡然間想起了一個名字,這幾天被無數武者所傳揚的陸軒!

據傳一個名為陸軒的武者,自稱為玄冰閣親傳弟子,三天時間之內,以一人之力挽救牡丹宮地界十數個大城,擊殺妖王境大妖無數,被眾多武者奉為英雄,救命恩人,難道眼前這少年便是那陸軒?

一時間他的一顆心不由得顫了起來,這秦月怡怎麼會這般好運。竟是拜到了他的門下。這下不好了。

只見陸軒朝四周一拱手道:「諸位仗義,陸軒感激不盡,不過此乃我這弟子的私人恩怨,就不勞煩諸位出手了。」

「那就聽陸少俠的。陸少俠但有差遣。在下無有不從。」

「不錯。若非得陸公子相救,恐怕我一家老小皆是葬身於獸潮之中,又豈能來到這百花城。」

……

若相依微微一笑道:「陸軒。既然此事發生在我牡丹宮地界上,也是我們牡丹宮管理不嚴之故,不如我就代你出手了,除去這羅家,用以謝罪。」

陸軒正欲開口,卻不料趙冰兒搶先答道:「不用了,月怡既然是陸軒的弟子,那我這做師母的,當然得出手了。」

此言一出,陳小涵眾女紛紛看向趙冰兒,趙冰兒俏臉難得的一紅,出聲道:「怎麼了,我說錯了嗎?」

「沒錯,不過你既然是師母,那我們也是師母,我們也得出手。」陳小涵搶先說道,緊隨其後,林欣怡也不甘示弱,這名分可不能讓趙冰兒搶了先,便是夏晨曦也臉色紅紅的說了一句:「我也想做師母。」

見到眾人為了一個名頭爭了起來,圍觀的眾人一陣目瞪口呆,傳言陸少俠紅顏無數,如今看起來,這傳言似乎不虛啊,那看起來冷冰冰的女子,莫非就是北嬌趙冰兒?傳言趙冰兒可是一個冰山美人,如今竟是當著這無數人的面自稱秦月怡的師母,簡直顛覆了他們對於趙冰兒的印象。

那駝背老者不由得擦了擦汗,這些人完全不將他們放在眼中啊,竟然當著他們的面商討該由誰來對他們出手,這簡直是赤裸裸的侮辱。

「好了,你們都不許出手,此事乃是月怡的私事,我答應過月怡,她的仇要讓她自己報。」陸軒打斷眾女的話道。

一時間趙冰兒等人紛紛住口,看向陸軒,不知道他欲要何為。

秦月怡亦是看著陸軒,難道師傅讓自己出手擊殺這羅家的管家嗎?

果不其然,陸軒看著秦月怡說道:「月怡,如今仇人再度欺到頭上,你還能忍受嗎?」

秦月怡搖了搖頭,銀牙緊咬道:「不能。」

「既然你不能忍受,又拔出了手中之劍,何不以手中之劍,親手屠戮仇人?你還在等什麼!」陸軒喝道。

說罷,陸軒轉頭直視著那駝背老者道:「今日,我不殺你,她們亦不會殺你,今天會殺你的只有月怡一個人,我給你這個單打獨鬥的機會。」

此言一出,眾人皆驚,陸軒這是瘋了嗎?秦月怡僅僅只有煉神四重實力,而那駝背老頭則達到了煉神六重,如何能敵?難不成要眼睜睜的看著秦月怡去送死。

駝背老者心頭卻是陡然一喜,這陸軒也太過自大了一點,這或許是自己的一個機會!只要他將秦月怡擊敗,並且將其挾持住,到時候陸軒等人投鼠忌器,必然會放自己離開。

「好,陸公子果然大人-大量,不肯以大欺小。你等退後,讓我與這小畜……秦姑娘交手。」駝背老者生怕陸軒出手,還不忘了先拿言語逼住陸軒,不過險些又罵了一聲秦月怡小畜生,慌忙改口。

秦月怡此刻心中亦是有些慌亂,師傅竟然真的讓自己與這羅家管家交手?自己能打得過嗎?

但此刻陸軒的眼神堅定,顯然沒有改變主意的想法,秦月怡一咬牙,反正自己這條命也是師傅撿回來的,如今有一個手刃仇人的機會擺在眼前,又怎能不珍惜?大不了便是一死罷了!

一想到慘死的家人,秦月怡心中的一股仇恨之意尤其是不可遏制的涌了上來,握著劍柄的手越來越緊。

「秦姑娘,老朽冒犯了。」駝背老頭注意到秦月怡有些魂不守舍,抓緊這個機會瞬間動手,務必要將秦月怡一鼓作氣擒下。

眼看著駝背老頭極快的一刀襲來,秦月怡陡然間回神,怒目圓睜,一雙微微泛紅的眸子死死的盯住了他,隨即一聲厲喝,一劍悍然劈出。

刀劍相交,駝背老頭本以為自己能夠勢如破竹一招將秦月怡擊敗,但豈料一股遠超他預料的力量從秦月怡的劍身之上傳來,竟然只是將秦月怡逼退了兩步,沒對她造成什麼有效的損傷。

駝背老頭心中駭然,這小畜生手中拿的是什麼武器,竟然能夠將她煉神四重的實力發揮出這麼強大的效果,自己這把長刀可是家主賞賜的一柄人階中品的極品長刀。

看到自己一劍竟然是擋住了駝背老頭的攻擊,秦月怡感激有些不可思議,但隨即便是信心大增!如今自己又豈是兩個月之前的秦月怡!

不但得到了若相依贈與的地階下品的秋水劍,而且在獸潮發生的那三天之內,陸軒可謂是不遺餘力的指導她,更是傳她驚雲劍法,以陸軒如今的實力與感悟,指導一個煉神四重的秦月怡,那還不是綽綽有餘的事情。

每到一處地方,陸軒便會將其丟到妖獸群之中,讓她磨練戰鬥技巧以及練習驚雲劍法,雖然僅僅只有三天時間,但在絕境之中戰鬥,秦月怡的實力可謂是突飛猛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