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完全不考慮!”

打了個車一路到了市公安局,釋彌夜才一進去,就看到曲林靜正黑着臉看着她。

“曲小姐?你還沒有回家嗎?”釋彌夜一怔,“吃過晚飯了沒有?”

“晚飯倒是在這裏吃過了。”曲林靜還是黑着臉,“你給宸雲打電話了?”

釋彌夜點了點頭:“沒錯,我要了解一下最近頻繁發生的失蹤案件。”

曲林靜的語氣變得有點‘陰’陽怪氣起來:“喂,我說你也不是警察,也不是特別重案行動組的,甚至連國家公務員都不是,你只是一個學生而已,可是你怎麼對這些案子這麼感興趣啊?”

“你想說什麼?”釋彌夜歪着頭看着她。

“我在想,你會不會是藉着查這些案子的機會……去接近宸雲……”

“你說的是你自己吧!”釋彌夜打斷了曲林靜的話,“我沒事接近宋警官幹什麼?而且這次失蹤案涉及到了我媽媽的朋友的‘女’兒,所以我纔想要過來看看的。”

“真的還是假的?”曲林靜一臉的懷疑。

釋彌夜懶得理她,轉身就往裏面的局長辦公室走去。

曲林靜想了想,跺了跺腳,又跟了上去。

局長辦公室的‘門’開着,釋彌夜敲了敲‘門’框,走了進去:“葉局長你好,我是釋彌夜。”

“我見過你。”葉局長呵呵笑了兩聲,伸出手來跟釋彌夜握了握,“這邊請坐。曲小姐?”

曲林靜搶先一步坐到了那個位置的旁邊,一副“你們說了什麼我都不會走”的態度。

“怎麼,曲小姐對這次的失蹤案也有興趣?”葉局長有些詫異。

“不是,我是對她有興趣。”曲林靜撇撇嘴。

釋彌夜還是沒有理會她,只是看着葉局長:“葉局長,最近一共接到幾起失蹤的報案?”

“算上今天,在最近的這一個星期,已經是四起了。”葉局長的表情也嚴肅了起來,“立案的,只有一起。我們已經讓那個轄區的派出所去調查去了——因爲四起報案人都沒有明確的證據證明他們是失蹤了,所以我們要立案偵查也非常的困難,就算是已經立案的這一起,因爲受害人彷彿是突然失蹤了一樣,所以到現在我們都沒能確定兇手到底是什麼人。”

釋彌夜的眉頭一皺:“麻煩葉局長詳細的給我說明一下。”

曲林靜似乎是真的來了興趣,也聚‘精’會神的聽了起來。

“第一個報案的,也是立案了這位,是城南區的。失蹤的是一個十三歲的‘女’孩子,叫程曉雪。纔剛剛上初一。據她的家人稱,因爲程曉雪上的初中是寄宿制的學校,所以每個星期天的下午程曉雪就會搭乘地鐵去學校。只是在上個星期天的晚上,程曉雪的班主任突然給她的家裏打了電話,說程曉雪沒有去上課,手機聯繫也無果。程曉雪的父母立刻就慌了,因爲程曉雪在下午三點的時候就已經離家了。程曉雪的父母找了兩個小時之後,無果,只能報案了。星期二的時候,程曉雪還是沒有消息,城南區派出所立刻就立案了。”葉局長嘆了口氣,“之後經過派出所的民警的調查和了解發現,程曉雪是個品學兼優的學生,家裏也非常疼愛她,所以首先就排除了她離家出走的情況;再者,程曉雪的朋友和同學幾乎都在同一所學校,所以也排除了她到朋友家去了的情況;而程曉雪的父母也早就聯繫了他們的那些親戚們,同樣也沒有得到程曉雪去他們那裏了的情況。這程曉雪,就好像突然消失了一樣。”

釋彌夜沉‘吟’了一下:“那麻煩葉局長說一說另外三起失蹤的情況。” 重生后我在大佬面前拽炸天 “第二起的報案人是江寧區的。這次失蹤的是一個十七歲的‘女’高中生,叫郭雨燕。報案的是她的班主任,只是現在還不能確定她的確是失蹤了,所以我們也沒有辦法立案。”葉局長苦笑了一聲,“之後兩起就是今天上午和下午。上午的是城南區的一所小學,一個才上小學一年的男童,叫林銘,在學校裏失蹤;下午的這起就發生在本區,失蹤的是一個十八歲的‘女’大學生,叫陳艾清,也是在去學校的路上失蹤的。”

釋彌夜低着頭思索了一下:“從失蹤的人的特徵上來看,也看不出什麼啊?如果說是販賣孩童的人口販子,那怎麼也不會對大學生和高中生下手吧!如果是‘誘’拐‘婦’‘女’的人口販子,那程曉雪和林銘也不應該啊……”

“會不會是一個犯罪團伙?”曲林靜‘插’嘴,“專‘門’販賣孩童和良家‘婦’‘女’……”

釋彌夜鄙夷的看了她一眼,才又開口:“葉局長,這四起案子,有什麼相同點沒有?”

“如果說是相同點的話。”葉局長苦笑了一聲,“根據他們的親人朋友的描述,四個受害者好像都是突然的消失了一樣,沒有留下一點痕跡。”

“也就是說沒有線索。”釋彌夜有些無奈,“葉局長,我建議還是四個案子都立案偵查吧!我看這次的事情很不一般啊!”

“也只有這樣了。”葉局長嘆了口氣,“最主要的是,在我們的網站上,還有民衆反映有流‘浪’者和乞討者失蹤的情況……”

“我想到了!”曲林靜驚叫了一聲,“會不會是販賣器官的組織!”

釋彌夜一怔:“對啊,會不會是這樣?”

“一開始我們也考慮過這個可能。”葉局長點了點頭,“可是六歲的受害者林銘的情況又特殊了——會有人收小孩的器官嗎?”

“說不定不是一個組織做的呢?”曲林靜不以爲然,“這些都是販賣器官的組織做的,就那個小傢伙是被人‘誘’拐了呢?”

“雖然可能‘性’不大,但是也是一個可能。”釋彌夜搖了搖手指,“葉局長,能給我看一下孕育程曉雪的調查資料嗎?”

葉局長很快就翻出了程曉雪的調查資料。釋彌夜接過來一打開,曲林靜立刻就湊了過來。

釋彌夜主要想要看的還是程曉雪從家裏到學校的路線。調查資料寫得很詳細,程曉雪從家裏出去,步行了五分鐘到達了六號線的地鐵站,到了松明路站換乘了四號線在泰鼎路站下車,然後乘坐了121路公‘交’汽車,到達了學校。

在地鐵站都有監控,很明顯能看到程曉雪進入地鐵站到出地鐵站,在三個站裏也沒有看到有什麼可疑的人跟隨。出了地鐵站之後,程曉雪就到了公‘交’車站等待公‘交’車。在那個站臺後面就有一個銀行,程曉雪在等待121路公‘交’車的時候又在附近溜達了一圈,被銀行的監控照到了。通過查看銀行裏的監控錄像,並沒有在那個公‘交’車站發現什麼可疑人等。之後121路公‘交’車來了,程曉雪應該是上了車,因爲之後在銀行的監控路線裏都沒有再發現程曉雪的身影。而民警之後又去調查了程曉雪所在初中的大‘門’口的監控錄像,卻沒有見到程曉雪進校的身影,所以程曉雪確認是在校外失蹤的,而且就是在公‘交’車站和學校這一段之間。

曲林靜吸了口氣:“難道是在公‘交’車上失蹤了?”

“不可能!”釋彌夜一口就否決了,“誰都不可能無緣無故的在公‘交’車上失蹤,你當公‘交’車上的那些人是傻子嗎?”

“那她就是在下了公‘交’車之後失蹤的?”曲林靜偏了偏頭,“那公‘交’車站距學校‘門’口有多遠?”

“不到五十米!”葉局長又苦笑了一聲,“那個路口有攝像監控,校‘門’口也有監控,那五十米根本就沒有死角,程曉雪根本就沒有從那輛公‘交’車上下來!”

“果然是在公‘交’車上失蹤的!”曲林靜得意洋洋的看了釋彌夜一眼。

“她應該是在半路下車了。”釋彌夜把資料合上,“而導致她下車的原因,就是導致她失蹤的原因。”

“沒錯。”葉局長接過了釋彌夜遞過來的資料,“只可惜中途有好幾個站我們都沒能取得錄像。”

“121路當時程曉雪坐的那班公‘交’車上面的司機和乘客都有去調查過嗎?”釋彌夜皺着眉,“導致程曉雪中途下車的原因一定在這些人其中一個身上。”

“如果她沒有上車呢?”曲林靜撇撇嘴,“銀行那裏的監控沒有拍到程曉雪上了那輛121路公‘交’車吧!”

“是的,因爲公‘交’車站那裏兩米多高的展牌完全擋住了她的身形。”對於這一點,葉局長也有些無奈,“可是程曉雪一定是上了公‘交’車的,因爲後來一直都沒有出現程曉雪的身影。”

“說不定她一直在那裏,後來卻又上了別的一路車呢?”

釋彌夜倒是非常認真的思考了一下曲林靜說的可能‘性’:“有可能是程曉雪突然改變了主意,想要乘其他的公‘交’車去某個地方……葉局長,程曉雪本來要乘坐的那一輛121路公‘交’車的司機,對程曉雪這樣一個人是否坐過他的車的事情,有印象嗎?”

葉局長遺憾的搖搖頭:“沒有。那天本來就是星期天,人非常的多,整個車廂內幾乎到處都是人,所以公‘交’車死機並沒有注意到到底有什麼人乘坐過那輛車。”

“不管怎麼說,明天我都要去程曉雪家裏去看一下,再沿着她走過的路線再走一遍。”釋彌夜思索了一下,“對了,葉局長,四個受害人的地址都給我一下——方便嗎?”

葉局長點點頭:“這個沒有問題。”

釋彌夜站起來,跟葉局長道了別,走出了局長辦公室。

曲林靜立刻站了起來,跟了出去:“我也要去!”

“你去幹什麼?”釋彌夜怔了怔。

“我對這件案子感興趣。” 盛寵一婚色纏綿 曲林靜一梗脖子,“難道只許你調查,就不許我調查了嗎?”

“你調查可以,可是爲什麼非得跟着我一起啊?”釋彌夜有些無奈,“你放心好了,這個案子跟宋警官沒關係,我不會再給宋警官打電話了。”

曲林靜又羞又惱:“我是朕的感興趣!把你手機給我!”

釋彌夜無可奈何,只得‘摸’出手機遞給了她。

曲林靜還沒接到,電話就響了。釋彌夜收回一看,正是宋宸雲。

“喂?宋警官?有什麼事?”

曲林靜鼻子都快要氣歪了,她重重的哼了一聲,憤憤的坐了回去。

“案子調查得怎麼樣了?”

“這個失蹤案很複雜。”釋彌夜沉‘吟’了一下,“我想,說不定是非人爲。”

曲林靜一抖,立刻有些驚惶的看向了釋彌夜。

宋宸雲點了點頭:“那這次就麻煩你了,如果遇到什麼棘手的不能解決的事情,就找葉局長,他會聯繫上面的人的!”

“你說的是……特別重案行動組?”

“是的,是跟我同等級的真正的行動組的成員。”宋宸雲的語氣嚴肅了起來,“像唐至強,也不過是最基層的,發現可疑情況而向上面彙報的聯絡員而已。”

“我知道。”掛了電話,釋彌夜心裏倒是有幾分不屑。她是一直都沒怎麼看得起這所謂的特別重案行動組的,而且她身邊有白魅,不管怎麼樣,那些特別重案行動組的成員再厲害,也比不過白魅吧!

掛了電話,曲林靜立刻就湊了過來。這下她倒是沒有因爲宋宸雲給釋彌夜打電話的事情而發火,反而顯得有些憂心忡忡:“喂,這件事情真的是鬼做的嗎?”

“如果是鬼做的的話,那麼一切就解釋得清楚了。”釋彌夜把手機遞過去,“就算是在擁擠不堪的公‘交’車上,鬼力強大的鬼要讓一個人突然消失也是意見很容易的事情。”

“鬼力是什麼?”曲林靜卻不敢再接釋彌夜的手機了。

“怎麼,一聽說是鬼,所以害怕了?”釋彌夜撲哧一笑。

“你,你先別說這個了,鬼力到底是什麼?”站在公安局空曠的走廊裏,曲林靜有些害怕的嚥了咽口水。

“這個要解釋起來很麻煩的。”釋彌夜把玩着手裏的手機,“你明天還要跟我去嗎?這極有可能不是人做的哦!”

“所以你才這麼感興趣,對吧?”曲林靜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她從一開始就不應該‘插’進一腳——這能看見鬼的‘女’高中生感興趣的案子,肯定跟那些東西有關。

“並非,我說過,是因爲我媽媽的朋友的‘女’兒失蹤了,就是剛剛葉局長說的那個‘女’大學生。”釋彌夜把手機又揣回兜裏,“如果你明天不去的話,我就回家了。你也早點回家吧!”

шωш⊕ тTk дn⊕ c o

“我又不是白原市的人!”曲林靜嘟囔了一聲,見釋彌夜徑直往外走,趕緊又跟了上去,“喂,你,你不害怕嗎?”

“害怕?害怕什麼?”釋彌夜偏頭看了她一眼。

“就是,就是……那個東西啊!”曲林靜是絕對不敢說出那個字的。

“有什麼好怕的。”釋彌夜無所謂的一聳肩,“我隨時隨地都能見到這種東西,如果害怕的話,早就把自己嚇死了!”

“那個東西不是,不是很恐怖嗎?”曲林靜左右看了看,深怕因爲自己的話,那些可怕的東西就會突然出現。

“鬼分很多種的,不是每種鬼都會害人的!”釋彌夜走出了公安局,“你剛剛說你不是白原市的人?那你住在哪裏的?”

“住在星耀賓館的啊!”外面天已經全黑了,市公安局‘門’口的大路雖然到處都是路燈,可是這裏不算是商業繁華區,所以燈光照不到的地方顯得格外的‘陰’森和恐怖。曲林靜總擔心那些黑暗中會有什麼東西突然竄出來,心裏越發的害怕,趕緊跟緊了釋彌夜。

“你跟着我幹什麼?你不打車回賓館?”釋彌夜嘴角一翹,“對了,賓館,你知不知道,賓館是最容易鬧鬼的地方?”

“啊!”曲林靜一聲驚叫,立刻死死的抓住了釋彌夜的胳膊,“你,你別嚇我!”

“我沒有嚇你啊!”釋彌夜想要把她從自己的胳膊上擄下來,但是曲林靜抓得很緊,釋彌夜又擔心‘弄’痛她,只能無奈的讓她抓着。

“我不管,你,你反正不怕,那你,那你要送我回賓館!然後,然後你再回家。”似乎是怕釋彌夜會一口拒絕,曲林靜又補充了一句,“出租車錢我來付就是了!”

“誰要你付車錢了!” 竹馬難當 釋彌夜翻了個白眼。看曲林靜的樣子似乎是釋彌夜如果不答應的話,她就會一直抓着她不放。無奈窒息,釋彌夜只得拖着曲林靜到前面路口去等出租車。

“不過,曲小姐,你沒事到白原市來幹什麼?明明宋宸雲都已經去了桐明縣了。按理來說,你應該追到桐明縣去纔對啊!”釋彌夜甩了甩自己的胳膊,“喂,我答應送你回去,你現在可以鬆手了吧!”

曲林靜的手稍稍鬆開了釋彌夜的胳膊……然後死死的抓住了釋彌夜的衣袖。

釋彌夜不由得又翻了個白眼。 “我是有事情,所以纔到白原市來的。”曲林靜警惕的看着四周,“因爲特別重案行動組的本部在白原市,所以我纔到白原市來的。”

“說起來,我倒是有些納悶了。”釋彌夜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曲林靜,“你的能力雖然用得還不嫺熟,但是對於破案來說還是很有用的啊!爲什麼特別重案行動組沒有邀請你加入呢?我記得你說過你只是宋警官叫來幫忙的?”

曲林靜沉默了一下,才慢慢的開口:“這個,有很多原因的。”

不說算了!釋彌夜聳聳肩,遠遠見到一輛出租車過來,立刻伸手招呼。

坐上了出租車,曲林靜報了星耀賓館的地址,這才放下心,鬆開了釋彌夜的衣袖。

星耀賓館其實距市公安局並不遠,打車也就幾分鐘的路程,但是大晚上的,曲林靜是絕對不敢一個人從市公安局走回去的。

出租車穩穩的停在賓館門口,曲林靜打開車門,正要下車,釋彌夜不經意的一擡頭,立刻渾身一震,急忙開口:“曲小姐等等!”

“啊!我說的付車費!”曲林靜一拍腦袋,伸手就要摸錢。

“上車!”釋彌夜打開車門,連拖帶拽的把曲林靜拉近了車裏,“師傅,麻煩去上虞路的凱華賓館!”

“幹嘛?”曲林靜一時有些莫名其妙,“這裏是星耀賓館啊!我是住在這裏啊,不是那個什麼凱華賓館。”

“換家賓館吧!”釋彌夜的臉色很難看。

“爲什……啊!”曲林靜尖叫了一聲,嚇得司機一個急剎車。

“這位小姐,你怎麼了?”

“沒,沒事!”曲林靜臉色蒼白,緊緊的抓住了釋彌夜的手。

司機這才疑惑的又發動了油門。

釋彌夜感覺到曲林靜的手心冰涼,卻又帶着些汗水:“沒事了,凱華賓館離這裏很遠。”

“我不要去!”曲林靜的聲音直抖,還帶着哭腔,“我要跟着你!”

“跟着我?”釋彌夜無語了,“你要去我家?”

曲林靜沒有說話,只是猛烈的點頭,隨着點頭的頻率,眼淚唰唰的往下流。

釋彌夜嘆了口氣:“師傅,別去凱華賓館了,去天倫華苑吧!”她從夜晝裏摸出了一包餐巾紙遞給了曲林靜,“我不是什麼都沒說嗎?你哭什麼啊!”

“正因爲你什麼都沒說,所以,所以纔可怕!”曲林靜的眼淚流的更兇了,“鄭……小鄭把在醫院裏的事情都跟我說了……他們說你在太平間的時候一,一下子就……一個……可是你剛剛都不敢讓我回賓館……”

“鄭警官……我不是跟他說了這事不要跟任何人說嗎?”釋彌夜無奈的搖了搖頭,“那個東西……剛剛很黑,我看不清是什麼,但是那個東西給我感覺很不祥……”

釋彌夜瞥了一眼坐在前排的出租車司機,幫着曲林靜把餐巾紙打開,扯了一張給她:“到家了我再慢慢跟你說。”

到了小區門口,下了車,已經止住眼淚的曲林靜倒是有些訝異了:“你家挺有錢的啊,住的這麼高檔的小區?”

釋彌夜只是笑笑,沒有說話。

曲林靜緊緊的拉着釋彌夜的袖子,壓低了聲音:“你家,你家沒有那個東西吧!”

“這個小區裏有很多,但是我家沒有。”釋彌夜拖着她進了大樓,“凡是進了我家的,不是被我趕走了就是被我消滅掉了。”

“對了,剛剛在賓館的那個……”想到自己在那個賓館住了三天了,她又忍不住打了個寒戰。

“天太黑,看不清,而且它幾乎整個都隱在黑暗裏,如果不是我感覺到了那股氣息的話,說不定我還發現不了它。”釋彌夜面色也有些凝重,“我都在想它會不會就是殺死周曉龍他們的元兇!”

曲林靜倒吸了一口涼氣。

“最主要的是,像你和我這種有妖力的人,身上多多少少都會帶着一些靈氣。”釋彌夜拖着曲林靜走進了電梯,“那些東西是很喜歡靈氣的。”

曲林靜的表情困惑了起來:“妖力,又是什麼?”

“就是你的能力,你們都以爲是什麼特異功能吧。”釋彌夜嘴角一翹,“這些不過是死掉的妖精留在人間的妖力,被人類繼承了而已。”

“啊?” 教主,本王追定你了! 曲林靜完全傻眼了,“我真的以爲是特異功能……”

“特別重案行動組。”電梯到了,釋彌夜又拖着曲林靜走出了電梯,“宋警官剛剛跟我說了,看他的意思,似乎特別重案行動組的主要成員,各個都有妖力。如果真的就是特異功能的話,我國有那麼多特異功能人士嗎?可是你也應該知道,各種野史傳記上面都提到過,歷史上,是有妖的!中國上下幾千年,得有多少妖啊!”

“竟然是這樣!”曲林靜還是有些不可思議,“那鬼力呢?鬼力又是怎麼一回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