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宋教頭一看,就覺察到壞了。這貨剛跟趙七起了衝突,趙七還讓他那麼難看,估計此時正恨死趙七呢,周員外把機會給他,他還不得添油加醋一番?

果然不出宋教頭所料,這錢隊長果然添油加醋一番,這明顯是在公報私仇。

只見錢隊長稍稍正了姿勢,躬身道:「回稟老爺,雖然我沒有上山,倒是沒有見到趙七的英姿,不過在村口見到他的時候倒是與眾不同啊。別人都是渾身挂彩的,他居然只有幾點兒血滴,真不知道是後來塗上去的還是武藝超群,居然群狼叢中過,片血不沾身啊,這是何等人才啊?更何況大家都生活在同一個地方,這麼多年了居然不知道他天賦異稟,只能說這人的心思、城府深得可怕,這種人只要有機會讓他成長起來,所有人都駕馭不了他。天資跟隱忍都完美了,此子定非池中之物啊。至於其他的我就不太清楚了,請老爺自行定奪。」錢隊長說得是眉開眼笑,故意將趙七的危害性給點明,這明顯就是在把趙七往對立面逼。 周員外認真的聽著錢隊長的話,越聽臉色越難看,等到他說完以後,已經變得臉黑如水了,那陰沉、兇惡的樣子足可以讓小孩夜裡止啼。

「員外,你可別聽錢隊長亂說,他根本就沒在現場,簡直就是亂說話。主要是他剛才在村口被趙七給修理了一頓,因此懷恨在心。」宋教頭覺得很對不起趙七,要不是他一直在周員外面前誇讚趙七,也不會引來如此後果,他沒想到夸人居然誇出了反作用,而且還被趙七的敵人給趁機利用了,於是站出來幫趙七澄清。

可是他不說話還好,他這麼一開口就讓周員外覺得宋教頭今天特別反常,於是他心裡更加的不爽,他高薪聘請的教頭居然一直努力的為一個泥腿子說話,這實在不正常了。他是按照他的人生哲學來理解,根本不懂練武之人遇到一個武學奇才的那種心情。

「夠了,宋教頭,你不用再多說了,我自有決斷。」周員外粗暴的打斷宋教頭的話。

宋教頭一愣,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周員外如此跟他說話。說實在話,如果當初不是周員外親自三顧茅廬好言好語的去請他,他還真不會來這麼一個偏僻的地方當這麼一個護院教頭。心裡不由對周員外開始失望起來,同時也悔恨自己不懂人情世故,在周員外面前大夸特誇導致起到了反作用。

「宋教頭,你忙活了大半夜,還跟野狼拼殺了這麼久,勞苦功高,就先下去好好休息吧!」周員外不給宋教頭繼續說話的機會直接用勞累為借口叫宋教頭回去休息,而在場的還有好多人都還在場呢,這明顯是不給宋教頭面子,同時也有支開他的用意。

宋教頭聞言默默的退了下去,他本不想理他們在裡面會繼續討論什麼,但是一想到周員外單獨把他支開而留下其他人,心中就隱隱覺得應該會是在討論如何對付趙七,他覺得自己不能無動於衷,不能像周員外那般厚黑、如此忘恩負義。

只見他快速的走出長廊,然後尋了一處院牆,翻身而上,沿著牆邊快速的移動著,然後翻牆上了屋頂,躡手躡腳的爬到會客廳,扒開一塊屋瓦,眼睛透過一看,眾人還在會客廳沉默著不說話。他把耳朵貼在房頂之上,沉下心來靜靜的聽著。

「小三兒,去門口看一看,是不是還有什麼閑雜人等。」周員外眯著眼睛,對身邊的一個家丁小廝說道。

「是,老爺!」那叫小三兒的小廝應聲道,然後輕輕的走出會客廳的大門。門縫虛開了一條縫,一個人頭探了出來,只見這人頭向著左右兩邊張望了幾下,再環視正面一次,如此確認實在沒人了,才把頭縮了進去。

「回稟老爺,左右已經沒有人了。」小三兒轉身回去,向周員外彙報道。

「那好,我們來說說今天晚上的事情吧。」周員外開口道。

「老爺,那姓宋的晚上特別奇怪。怎麼一直幫著趙七那個狗腿子說話?以前也沒聽說他們有什麼交情啊。」錢隊長不愧是隊長,對於上意的揣摩還是很有一套的,於是趕緊開口進行拋磚引玉。

「這個我知道,當時在山上的時候,宋教頭一聽說趙七隻是看了他施展了一兩遍的刀法就完全學會之後,眼睛就像老色鬼看到了極品美女一樣,放出迫切的光芒,握著趙七的手一直問個不停。」一名家丁站出來公正的說道。

「哼,一介武夫而已,看到趙七有練武天賦就放不開手腳了。也不看看他現在吃誰的喝誰的,盡幹些吃裡扒外的事情。」錢隊長出言反駁道。

「額,錢隊長,此話何解啊?」那家丁不解的問道。

「你也不想想,那趙七跟咱們老爺是什麼關係?往小了說他是老爺的佃戶,往大的說他是咱們老爺的仇人。別忘了他的爹媽是怎麼死的。」錢隊長解釋道。

「額…」那家丁這才想起來,趙七的爹媽還是在周員外的授意之下,被錢隊長活活打死的。也就難怪錢隊長一直與宋教頭針鋒相對,他是不想讓宋教頭引薦趙七,防止趙七爬到他頭上後會報復他。

「好了,你們說的事情我都知道。趙七對我內心肯定是痛恨的,畢竟被我搶了地契,連爹媽都被打死了,這就是血海深仇,任何一個人都不會輕易放下。此子如此隱忍多年,這是多麼可怕的事情,我不想在身邊放一條隨時可能反噬的白眼狼。」周員外給趙七定了性,其他人也就默默不語。

「對,一定不能把他這頭潛藏在暗處的狼放進來,否則我們都會死無葬身之地。」錢隊長繼續接話道。

「此話何解?」有一名家丁不解的問道。

「如果宋教頭沒有說謊的話,那趙七現在已經是功夫高深莫測,甚至比宋教頭還厲害,試問這種人你們誰能抗衡?不是我說喪氣話,我們這些人加起來可能都不是宋教頭的對手,更何況是連宋教頭都稱讚的趙七?老爺,斬草一定要除根,不然春風吹又生。」錢隊長繼續解釋道。

眾人聞言都不說話了,他們都沒把握。見過林朋出手的人更是自認為自己不是對手。

「錢隊長說得很好啊,分析得很到位,其他人有沒有要補充的?」周員外對於錢隊長的表現很滿意,這也是他之所以提拔他做隊長的原因,這人在把握他的心理方面很准,也很會做人。雖然他也聽說錢隊長在外面很霸道很殘忍,但那些無一不是在他的授權之下做的,所以錢隊長就是替他頂缸的黑鍋俠,這也是他一直對錢隊長的所作所為,甚至是其他家丁的投訴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原因,他需要這麼一個人的存在。現在看來,當初的決策還是很英明的,至少一直都用得很順手啊。

周員外環屋掃視了一圈,看沒人再出聲補充,心理已經有了打算卻故意問道:「你們誰有好的解決辦法啊?要一勞永逸的辦法,誰要是能說出來,我提拔他做管家,要只知道黃管家進山之後居然再也沒回來,生不見人死不見屍的,估計是害怕得逃跑了,所以我覺定把這管家之位留給足智多謀的人,你們可得好好想想啊!」 話音剛落,錢隊長激動得不能自已,他盯著管家這個位置已經很久了。其實從內心上來說,他是非常不喜歡護院這個打生打死的工作,一直渴望能坐上管家之位,這樣子他就能繼續享福而且不用出去刀頭舔血還背負一身罵名。雖然那些罵名都是替周員外背的,可關鍵是他是直接執行人,大家都把怨氣撒在他的身上。雖然大家敢怒不敢言,但每次他走出去都得面對眾人那指指點點的目光,也是心理難受得很。

於是他趕緊站了出來,向周員外建言道:「回稟老爺,我們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派人把趙七給……」然後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那意思大家一看都心知肚明。

其他人看到這個動作都是心裡一陣發苦,大家都不是傻子,做了這麼多年的護院,都知道誰被派去執行這個任務,恐怕誰就凶多吉少了。

「那好,既然是錢隊長你提出來的,那麼這個任務就由你去執行了,回來之後我立刻就給你升職為管家。」周員外也不選擇別人,直接指定了錢隊長。一來這人長期以來都很衷心,為自己背了這麼多年的鍋從不抱怨;二來意見也是他提出來的,他前面有承諾在先會讓他做管家,可是他又不想讓他那麼輕鬆的當上,這樣子得來的位置不會好好珍惜;三來想必對於如何對付趙七已經有了方案,要不然也不會提出這個建議。

錢隊長此時真有種搬石頭砸自己的腳的痛苦感覺,他對於自己的武藝水平是非常清楚的,之前在村口也已經與趙七交鋒過,所以可以明確現在的趙七已經是士別三日,已非昔日吳下阿蒙,可是他根本不能拒絕,一旦拒絕了,那他之前的努力都要付諸東流,於是只好點頭應下:「多謝老爺栽培,小的一定鞠躬盡瘁死而後已,誓將把趙七的人頭拿來給老爺當尿壺。」

「太噁心了,誰要那玩意兒當尿壺?當心尿不出來。我知道你一向衷心耿耿,以後這種話就不用再說了。」周員外也順水推舟的向錢隊長表示他對他的滿意程度。

錢隊長一聽眼前一亮,這代表著周員外已經開始把他當做心腹的意思了,於是趕緊回道:「小的明白。」

「錢隊長啊,哦,不,錢管家,你可否已經想好了如何對付趙七了?」周員外想要先了解下錢隊長的做法,好看看計劃是否有漏洞。

錢隊長左右看了看,欲言又止。

周員外一看就明白了,於是揮了揮手,眾人一看就明白了,依次有序的退出了會客廳。

等眾人走遠后,錢隊長才走近周員外跟前,小聲的說道:「趙七今天跟著宋教頭他們來回奔波了那麼長時間,現在肯定也是累了。所以我猜測現在他應該已經入眠了,這正是我們下手的好機會。對付老虎,既然不然力敵那就只能智取,一定得趁著它打盹的時候出手。」

周員外撫了撫他那對長長八字鬍,微笑著點了點頭,示意錢隊長繼續。

「對於暗殺,我現在有兩種方案,第一種就是派人摸進他的家,趁在他睡夢中下手。這個方案的難題有兩點,第一是如何保證破門進入的時候不發出聲音,第二是萬一趙七剛好醒過來,那我們這些人都得折戟沉沙。第二個方案就是在他家門外直接放火,不過放火的效率太慢了,有可能會被逃脫出來。」錢隊長對周員外和盤托出,並說明了他的顧慮。

周員外聽了非常欣慰,錢隊長把問題都想到了,這是一個謀者應有的素質。綜合錢隊長的兩個方案,他想了想之後,覺得都各有優缺點,何不結合起來使用?這個想法讓他眼前一亮,激動得狠狠的拍了下大腿。

錢隊長看到周員外突然那麼用力的拍大腿,還以為他要生氣了,嚇得趕緊低下了頭,準備聽候發落。

然而他並沒有聽到周員外的呵斥,反而聽到了周員外那喜悅的聲音:「錢隊長,你何不將這兩個方案結合起來用呢?」

錢隊長一聽這話,抬起頭來看了看周員外,只見他正撫著八字鬍,一臉高深莫測的樣子,他內心瞬間就明白了。

「您是說先放火,然後派人埋伏在周圍,一旦他驚慌失措的跑出來,必定驚魂未定,這個時候我們一擁而上,直接來個亂拳打死老師傅?」錢隊長試探著問。

「真是奴子可教也!」周員外默然的駭了駭首。

「都是老爺指導有方,小的不敢居功。」錢隊長一記馬屁趕緊送上,拍得周員外歡喜得猶如行走在雲里霧裡。其實他早就知道要如此做才保險,可是他也深知周員外的性格,好大喜功,對待手下粗暴,視人命如草菅。所以出謀一定不能直接點破,要留有餘地讓他去補充完善最後一步,這樣一來如果出了什麼問題也可以有個借口推脫,省得被他草菅人命沒處說。

「哈哈……小意思,這種事情怎麼難得倒老爺我呢。」周員外心情一片大好,不忘自我吹捧一下。

「是,是,老爺真是文曲星下凡,這世界上根本沒有什麼難題能難倒老爺,要不然也不能創下如此基業,您說是不?」錢隊長獻媚道。

「哪有的事,還不趕快點齊人馬去執行任務?」周員外並沒有繼續跟錢隊長吹捧下去的想法,他心裡明朗著呢,於是趕緊打發錢隊長出門辦事,畢竟時間不等人,過了今天這個店想要再尋到這樣子的好機會就得花費更多的精力了。

「是,老爺!」錢隊長躬身答是,然後徐徐的退出會客廳。

周員外繼續坐在他那太師椅上面,把玩著抽屜拿出來的兩顆石膽,眯著眼睛哼起了小曲兒,然後慢慢的居然睡著了。他本來就上了一定的年紀,再加上前半夜一直記掛著羊群的下落根本沒睡著,後半夜又在會客廳密謀了那麼久,人本身就很疲憊了,所以當眾人離去重歸安靜的時候,他很快就入眠了。 屋頂上的宋教頭在上面聽得心臟一蹦一跳的,非常的刺激,甚至在大家評論他的時候差點兒忍不住要跳下去了,可是他想到為了不打草驚蛇只好生生的忍了下來。

待到錢隊長與周員外謀划完,輕輕的將瓦片物歸原位,躡手躡腳的翻身而下,落在院落中,直奔外牆,尋了個機會翻出外牆,像鷂鶘落地一般輕靈。

「咚咚咚…」

「當家的,你看這麼晚了誰還來敲門啊?你說你也真是的,這麼個大晚上出去瞎混得那麼晚,回來還沒躺下就又有人來敲門,還讓不讓人睡覺啊。」趙李氏喋喋不休的抱怨道。

她覺得今天以前的趙七都是很正常的人,可是自從做了個夢之後就整個人都變了,變得讓她這個枕邊人都感覺陌生。原來那個老實巴交的農民似乎一去不復返,轉而變成現在的彬彬有禮、帶有一股威嚴與果決的大人物風格,這讓她一時之間難以接受。

今天趙七說有光明神吩咐的要事要辦,破天荒的不下地在外面呆了一整天,到了晚上還沒有回家,讓她擔憂得前半夜都不敢合眼。好不容易回來了,卻是帶著星星血點回來的,她看到那些血點的時候,差點兒暈厥過去,以為趙七幹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才會有這些血點。情急之下趕忙追問趙七,當得知這是野狼的血之後,她才放下心來,心裡還在坐著美夢,夢到地主老爺看在趙七勞苦功高的份上,免了他們的佃租,最好是把幾年前被他們霸佔走的幾畝地還回來,這樣子他們以後就不用再繼續給那個周扒皮做佃農,從此過上自給自足、幸福美滿的康庄大道。可惜現實往往是很殘酷的,就在她做著美夢,準備去睡覺的時候,屋外傳來了一陣陣緊急的敲門聲。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門外的敲門聲是一陣急過一陣,看來敲門的人也是心急火燎,肯定是有什麼重要緊急的事情才會如此敲門,因為這樣子極速的敲門真的是一種非常失禮的事情。

「當家的,快去開門吧。」趙李氏坐不住了,趕緊叫趙七去開門,她一個婦道人家可不敢在這三更半夜的去開門,萬一有什麼好歹可真的是毫無還手之力。

「好!」林朋應聲道,他現在可是藝高人膽大,相信只要一刀在手,在這個偏僻的村莊里應該是可以橫著走的,他回來后倒是跟趙七的靈魂溝通過了,這宋教頭是方圓幾十里內的第一高手,他學了這第一高手的武藝,只要不對上宋教頭,他還是很有把握輕輕虐待對方的。

林朋站起身來,右手操起了山上帶回來的長刀,快速的走到門口,用左手輕輕的拉開門栓,透過門縫一看,居然是白天認識的宋教頭。

只見宋教頭一臉焦急的模樣,不停的在門口轉來轉去,手一會兒抬起來一會兒又放下,似乎想要繼續敲門,生怕裡面的人沒有聽見。如果這麼大的敲門聲都無法把趙七一家叫醒,說明他們真的已經睡得很死了,這種情況下會讓錢隊長他們很容易就得手了,估計都死都不知道怎麼被活活燒死的,他是越想越後悔,都是自己看人不清才導致如此後果,心裡非常的自責。

林朋見只有宋教頭一人,心裡想起今天在山上的那股熱情勁,似乎是因為聽到自己是練武奇才后就來了個態度大轉彎,要考校自己是否真的擁有練武天賦。這麼晚了還來這裡,是不是也是為了這件事情?考校也用不著這麼心急吧,人就在這兒不會跑掉,白天來也是一樣的。難道是為了避嫌所以故意半夜三更上門?

「咚咚咚…」密集的敲門聲再次響起,林朋無暇再做思考,於是趕緊打開門。

「吱嘎」一聲,門緩緩的向兩邊打開,宋教頭抬在空中正準備繼續敲門的手也停頓在了空中。可是他沒有絲毫的尷尬和難堪,反而露出了如釋重負的輕輕微笑。

「趙兄弟,你可總算是開門了,心急死我了。」宋教頭知道時不我待,趕緊的開口道。

「額,什麼事情勞煩老哥您這麼老晚的上門來?快快進來坐吧。」林朋不解的問,同時正欲拉住宋教頭的手往裡邊來坐。

宋教頭眼光一掃,突然看到林朋手中的長刀,不由得內心點贊,果然是夠警覺。有天賦、有城府、夠警覺,這些都符合成為一代武林高手的基本素養,直叫他看得越來越滿意,越發覺得這次豁出來告密是對的。

「趙兄弟,不用了,家裡有女眷,怕是不方便。我這麼晚來你家這邊,主要是想要告訴你一件事情,這事關係重大,甚至關係到你們一家人的身家性命,所以不得不如此深夜冒昧打擾。」宋教頭擺了擺手,立在門口沒動。

「宋老哥何事讓您如此費心?真是太過意不去了,您說,我好好聽著。」林朋一聽宋教頭如此言語,也不再矯情,直接讓他說。

「是這樣子的,今天回去之後我把老弟你大展神威救了我們之事告訴了周員外,本來是希望周員外能把兄弟你也招進護院隊伍里,這樣子我也好名正言順的傳授兄弟你武藝。可哪知我太心急了,根本沒有了解你跟周員外他的歷史,反而好心辦了壞事。我這麼一說,錢隊長這個小人就從中作梗,把你跟他們的歷史給搬了出來,又說了你好多的壞話,搞得周員外認為你的崛起會影響他的地位,於是正準備出手對付你呢。」宋教頭一股腦兒地將事情的經過全部告訴了林朋。

「來就來唄,我現在不可怕他們。無非就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淹罷了。」林朋一點也不以為意,大咧咧的說道。他正尋思著怎麼樣才能擴大戰果呢,他還惦記著昨日白天在山裡被殺死的那些屍體呢,在別人眼裡那只是無用的屍體,可在他眼裡那那都是界能啊,每一點界能可以擴大華廈世界一平方米的面積啊。正所謂寸土必爭,林朋希望能夠讓華廈部落重新走上地面,不再過得那麼憋屈。 「趙兄弟,你可不能掉以輕心啊。他們這些人不是會跟你光明正大的來,他們在明知道你武藝高強的情況下,根本不會硬碰硬來個雞蛋碰石頭,他們是打算來陰的、也正好我留了一個心眼,在被周員外趕出議事廳的時候折返回去偷聽,要不然可能就沒辦法來給告訴你了。」宋教頭對於林朋的大無謂態度很是著急,要知道雙手還難敵四手呢,如果真的被一大群家丁護院們團團圍住,那就很難在火起的第一時間衝出去,而在火海里每呆一分,危險就增加一分。更何況他又不是一個人,還有家人的拖累,趙李氏可是一介普通人,要叫她像趙七一樣那是不可能的。

」哦?那他們有什麼暗招?「林朋反問道。

」他們打算用火攻,然後派人圍在四周,這樣子哪怕你們逃了出去也會被他們給圍住,而且行動時間就選在今晚。帶隊的是錢隊長這個二貨,他出的主意,打定了你跟著我們在山上跟群狼廝殺勞累,回來之後會睡得很死。目的就是在睡夢中殺死你們一家啊。「

「呵呵……「林朋臉色陰冷,自己還沒有出手呢,他們反而打算搶在自己的前面出手,看來不給他們點好看,自己心裡就不好受。

」當家的,這,這怎麼是好啊?「趙李氏其實一直躲在堂屋門后專心致志的偷聽著。

」馬上就走,也不要收拾了,沒什麼好收拾的。「林朋吩咐趙李氏直接走人。

」這……「趙李氏有些不舍,再破的家也有她放不下的東西,畢竟都是有感情的。

」身外之物,不用太記掛在懷,哪天我送你個更好的。「林朋打算在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把趙李氏帶上,所以倒是看得很開。

」好,我去拿兩件換洗的衣物就來。「趙李氏轉身進去收拾。

」宋老哥,這回要是沒有您,我們夫妻倆可能就要栽在火海之中的,此恩不言謝,請受小弟一禮。「林朋倒是看得開,沒有因為自己的身份而端著架子,對宋教頭行了一禮。

」趙兄弟,快快請起。你這禍事也是因我多嘴而起,實在當不得如此大禮。「宋教頭趕緊伸出雙手將林朋扶住。

」當得,當得……「林朋對這個宋教頭心生好感,此人為人正直、熱情,有俠義之風,倒是引起了他極大的興趣。

」那小弟我就不矯情了。我們就此別過。等渡過了這一劫,我再來尋你。「林朋拱了拱手。

」好說,快走吧。「宋教頭心頭似放下了一塊大石頭,露出輕鬆的笑容。

」裡屋的,收拾好了沒有?「林朋對著裡層一喊。

」來了……「趙李氏手上拿著一個包袱,正慌慌張張的打著結,打走打走出來。

林朋見狀,直接拉著趙李氏走出房門,同時鎖好屋鎖。對著宋教頭拱了拱手,然後說道:」宋兄,青山不改,綠水長流,我們後會有期!「

」後會有期!「宋教頭同樣的一拱手,目送他們倆人離開之後大踏步流星的也離開了。

路上。

林朋越想越氣,這周扒皮,無惡不做不說,居然還來找自己的晦氣。都還沒打算去理他們呢,竟然先下手為強了。」不行,我不能就這麼算了,要不然以後被趙七和趙李氏這些信徒看扁了。「

林朋轉身對趙李氏說:」你先到村裡的破廟裡藏身好,我要返回去跟他們算帳,之後再趕去跟你匯合。「

趙李氏一聽這話,立即大驚失色,」當家的,你瘋了嗎?你一個人打得過他們那群人嗎?他們都是練家子的呀。「

」放心,以前是我沒有表現,其實你老公我也是個高手,要不然宋教頭怎麼會來通知我呢,放心吧。「林朋安慰道。

」我還是不怎麼放心,感覺這內心一直砰砰直跳,會不會你一去不復返了?「趙李氏揪著林朋的手,抓得緊緊的,渾身發抖。

」放心吧,我一定會回來的!偉大的光明神會保佑我的。「林朋這個神棍開始扯自己來做擋箭牌。不過還別說,在這個封建社會,人們對於神明有著一種近科依賴、盲目的信仰,說得趙李氏趕緊雙手合十祈禱著。

」滴滴,新增信徒一名,請神主注意查收!「

姓名:李芳琴(趙李氏)

種族:半人類

出生地:狼來了世界

信仰貢獻:1點

任務積分:0點

實力等級:凡階0級

修練功法:無

修練技能:無

「叮,《狼來了世界》新增信徒1個,掌控靈魂新增1個,掌控靈魂總數40/300。雲空間靈魂總數41個,信徒總數:43個。」

林朋一看,哭笑不得,但這總算讓趙李氏有了個心靈寄託,倒也不是什麼壞事。林朋揮了揮手催促道:」快走吧!一會兒跟他們起了衝突,我就顧不上你了。「

」那你保重!「趙李氏含淚揮手道別,施施然的走了,消失在夜色之中。

待看不見趙李氏的身影之後,林朋拿著長刀,摸黑的潛了回來。

他遠遠的就看到了自己家裡燃起了臉盤大小的火光,隨著距離越來越近,這火光的面積越來越大,可是周圍卻靜悄悄的,實在很不正常。

要不是他已經提前知道了錢隊長他們有埋伏,也會奇怪為什麼就沒人來救火呢。既然已經點著了,那就讓它隨之灰飛煙滅。

林朋悄悄的潛到了錢隊長他們身後,只見他們一行人隔個十幾米就潛伏一個人,有的蹲在其它屋子的牆角,有的趴在草叢中,有的甚至蹲到了水塘、廁所之中,這一切都在WIFI信號的覆蓋掃描一下一覽無疑。

林朋一個接一個的摸近,然後手起刀落,乾淨利落的幹掉一個又一個,然後收起他們的屍體。這些人也是可憐,很多到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就這樣稀里糊塗的做了斷頭鬼,而已是生不見人死不見屍的那種。

「叮,《狼來了世界》掌控靈魂新增18個,掌控靈魂總數58/300,雲空間靈魂總數59個。」

「滴滴,界能增加18點,界能總數:69點。」

」隊長,你說這趙七他好歹也是一名高手,怎麼會睡得這麼死呢?「小三兒低聲的向錢隊長問道。

」哼,我就不相信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鐵人,明天白天在山上在展神威爽是爽了,但是肯定消耗也很大,睡得死也是很正常的。一會兒火熄滅了,你進去看一看,一定要找到他們的骨灰,不然沒辦法跟老爺交待。「錢隊長得意洋洋,彷彿一切都勝券在握。 大火足足燒了半個時辰,才漸漸熄滅。

兩間茅草房頂上的茅草全部燒得精光,牆壁也被高溫烤得通紅,一塊塊泥土斷斷續續的、簌簌的往下掉,一不小心就會被砸出人命來。

這半個時辰也是林朋殺戮的好時機,借著火光與WIFI掃描定位,將那些潛伏在旮旯角落裡的家丁們一個不落的找了出來,然後送他們上西天見了佛祖。

」錢隊長,火熄滅了,怎麼還是沒有見到人出來?甚至一點兒反應都沒有,他們是不是已經逃跑了?「小三兒一直盯著火場,盯得眼睛發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