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宋德華臉帶微笑道:“神宮,你按我……”宋德華把事項全部告訴了神宮,在處理完一切後他掛了電話,遊哉的喝起茶,等待起來。

亞當青一臉得意,在他看來宋德華只不過在虛張聲勢而已,只怕等到後面什麼都沒有,那個時候就有好戲看了。想到這裏亞當青又笑了起來。

王義強站在一邊,心裏很是複雜。如果可以他當然不希望自己爲了錢而折腰,但他不是小孩子,他有老婆兒子,所以他要賺錢,更多的錢。此時他不怨恨宋德華,即便到最後宋德華真的沒錢他也不會去記恨。

高慕焦急的等待着,不論她走到那裏都擺脫不了那跟在她身後的牧羊犬,高慕甚至有種感覺,感覺他來到牧羊犬窩了,到現在爲止她遇見了不下八十隻牧羊犬了,最多的一次是一次就見到三十多隻牧羊犬盯着她,那種感覺讓她血液倒流。

她想過逃跑,但是每當她準備出這裏的時候總會有牧羊犬跳出來虎視眈眈看着她,讓她不敢再動半分,那如獅子般大小的牧羊犬很是兇猛,即便以她的身手能對付一兩隻已經很不錯,何況這附近都是牧羊犬,她可不敢輕舉枉動。

“難道真的要做那個人的女僕?”高慕有些遲疑。可爲什麼對方要收自己做女僕?高慕很是懷疑,誰會將一個要殺他的人當自己的女僕放在身邊,難道就不怕有一天自己殺了他嗎?

接着高慕似乎想到了什麼,低頭看向自己的高隆的胸脯,魔鬼的妖,還能味道淡淡香味的汗水味。難道對方是看上自己了?高慕知道每一個男人都好色,所以她現在可以確定肯定是因爲宋德華看上自己,然後以做女僕爲理由佔有自己。

“呸呸呸。”高慕最後搖頭,她怎麼會想到那麼荒唐的想法呢?

但不管怎麼樣,她現在被困住了,真如宋德華所說,如果自己不做他女僕恐怕遲早會被困死,那麼年輕漂亮就困死,這讓高慕內心涌出不甘。

突然,四周傳來沙沙聲。這聲音高慕很熟悉是牧羊犬們走動的聲音,只是此時卻不是一道,而是無數道,高慕內心恐懼,警惕小心的看着四周。

“啊!”高慕尖叫,此時由不的她不尖叫了,因爲在在小空地四周突然出現了無數的牧羊犬,全部如獅子那樣大,不是一隻兩隻,起碼七八十隻呀!全部一起出現是要吃了自己嗎?高慕突然好生後悔沒答應成爲宋德華的女僕,即便被宋德華佔有也比被牧羊犬吃了好呀!

如果上天再給一次機會,高慕肯定會選擇成爲宋德華的佔有品也不願意成爲牧羊犬的糧食,但現在晚了。

“不對,不是說喊他名字他就出來嗎?”高慕突然抓住救命草一般睜開那原本畏懼死亡而緊閉的眼睛,張大嘴巴吼叫起來:“宋德華!宋德華!”

只是喊了幾句後卻依舊沒有半點反應,這讓高慕全身泄氣發軟,對方居然沒出現。難道是放棄自己了嗎?高慕不敢想象下去。

只見牧羊犬全部向她靠攏過來,而高慕則認命的閉上眼睛。想不到自己居然是這樣死去的,高慕突然感覺自己很可悲。

只是等待了少許卻依舊沒有等到牧羊犬撲過來的痛苦,當她再次張看眼睛,卻見牧羊犬中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出一隻體型比其他要大上一點的牧羊犬,而在它的嘴上卻有一部電話。

“給我的?”高慕是人,智慧自然不低。

牧羊犬點頭,然後放下手機,接着蹲坐下來,喘氣看着高慕。

遲疑少許,高慕還是拿起了手機,當她把手機放到耳邊的時候卻聽到手機另一頭傳來嘀咕聲,不知道在說什麼。

“喂?”高慕聽的是莫明其妙,但還是小心翼翼的通話了。

“你就是高慕?”神宮詢問。

“什麼情況?”高慕萬分疑問,眼睛盯着蹲坐在自己面前的牧羊犬,盯着那絨絨長毛。

“宋德華有吩咐,讓你提一百萬現金到來福酒店。你若不從,牧羊犬伺候!”神宮萬全尊照宋德華的話做,內心也是疑惑萬分。難道真的放牧羊犬咬她不成? 先婚後愛:陸總的隱婚嬌妻 萬一對方不願意做女僕呢?而且宋德華怎麼讓這些牧羊犬聽話的?

“好!”高慕忍夠了,內心在想做女僕被強暴都比被狗咬死的好。不然怎麼對得起自己那漂亮容貌了。

聽到電話那頭神宮的話高慕直接答應下來,毫不猶豫,接着就掛電話了。倒把神宮弄的莫名其妙,內心在猜對方是不是真的是宋德華的情人。

高慕掛了電話直接尋找起箱子,裝滿現金的箱子。可是四周除了毛絨絨的牧羊犬以外就什麼也沒有了。

“喂,現金呢?”高慕尋找無果後最後定義眼前的牧羊犬能懂自己的話,否則鬼拿手機過來。

原先叼手機過來的牧羊犬站起身重新將手機叼住,然後回頭看了眼高慕示意跟着,接着它便向前走去。

高慕震驚,即便知道這牧羊犬能懂自己講的話,但沒想到居然和人毫無分別。

高慕有些盲目的跟着,跟在牧羊犬後面,而在高慕的後面則有更多的牧羊犬跟着。

一路顯得很古怪,高慕打量前後牧羊犬,心裏在想這些傢伙是怎麼訓練出來的,而宋德華又是什麼人。眼前的牧羊犬應該是純種的,幾十只純種牧羊犬……而且全部和人一樣能懂語言……宋德華究竟是什麼人呀!

繼續走,直到前面多了一隻透着殺戮和勇猛氣息的牧羊犬才讓高慕原本的疑惑化爲虛無。

碩大,雄偉,霸氣。眼前的牧羊犬就如一個擁有許多故事的人一般讓高慕看不透徹,唯一能看透的就是眼前這隻看起來有些滄桑的牧羊犬肯定非常勇猛,絕對。

在它旁邊有個箱子,不用看就知道那是錢,宋德華需要的一百萬。

“帶走?”高慕感覺自己來到狗的王國,而自己則是鄙微的人類。

貝西看了看高慕,最後轉身向寵物醫院內走去,拖着長影。

高慕呆滯看着貝西再看着四周無比恭敬的其它牧羊犬,高慕知道,眼前的牧羊犬是它們的頭。雖然現在高慕無比好奇,但似乎他現在並沒時間,身爲僕人就必須在主人需要自己的時候第一時間出現。

時間又過去半小時,宋德華依舊無聊的把玩,或碗或筷子等,宋德華是有耐心的人。

但另一邊的胖子們沒耐心了。不說對方壓根就沒百萬,就是有,他亞當青也沒這個耐心。

“喂,叫我爺爺就放你一馬,多省事。”胖子得意笑,世界上有那麼多有錢人的話又怎麼會有窮人?

宋德華冷眼看向亞當青,然後不屑翻了翻白眼。自己身穿三十三的衣服不代表自己就只有三十三的水份,水深是能淹死人的。

而一邊的伊韻兒等人也滿腹心事。從遇見宋德華開始,一切都變的不平凡了,他身上似乎有很多祕密,但爲人卻是平凡老實。

“沒錢就別死撐着了,死要面子有什麼用?”

“窮就窮,還說什麼百萬薪水,一個破保安年薪百萬?見鬼去吧!”

昭和貴妃 “傻吊!”

原本被宋德華揍一頓的十多個小弟一直不服氣,也忘了痛,有一句沒一句的在旁邊諷刺起來。

“你!你!你!過來!”宋德華看也不看用手指了指那剛剛開口諷刺的三人。

“你讓我過去就過去?多沒面子!”

“就是,別過去。”

“不鳥他!”

其他小弟也起鬨了,宋德華太囂張了。

“現在是你們所有人了,不過來就像他一樣!”宋德華說完直接手一揚,黑影閃爍,接着只見胖子貼牆顫抖起來,在他胯下,有一支筷子插入牆上,離胖子的寶貝只差幾寸而已。 槓上澀總裁 胖子額頭全是汗水,低頭看向那筷子,最霸道的兇器。幸虧沒宋德華不準,沒插中,不然這次絕子絕孫了。胖子慶幸呀,老祖先積德。

“這次只是示範,下次輪到你們必中。我可不相信現在的醫學能把多了個洞的霸王槍重震雄風!”宋德華說的很隨意,但落在那十多個小弟面前卻是異常恐懼,那傢伙簡直不把他們當人嘛。

伊韻兒和趙麗麗對眼,心中不知道說什麼好,這感覺……

倒是白益民和王義強比較鎮定,這個沒什麼的,打架的時候有時候也會耍陰招,直接給對方那裏來一下,包管見效。

男人,最懂男人。

“過來!”宋德華皺眉看向那十多個小弟,臉上略顯怒意。

蹬蹬噔……

小弟們對眼後紛紛從彼此眼裏看到了恐懼,他們被那筷子折服,剛剛胖子那貼牆寒顫模樣他們是看在眼裏的,豈是兒戲?所以十多人如搶黃金一般突然蜂擁向前,然後排好隊伍站在宋德華面前,臉色忐忑不安。

“跪下或打嘴巴。”宋德華見十多個小弟全部站好有些滿意,所以給了對方兩條路。

“我操!男兒膝下有黃金,豈能說跪就跪?!”一名小弟在聽到宋德華的話後臉上盡是憤怒,大聲吼叫。他的舉動得到了其他小弟的讚許,男人就該這樣。

宋德華有些以外,這樣時候居然還有硬漢?這個人倒是真男人。

見宋德華有些憤怒看向自己,這個小弟突然臉色一變,接着媚笑:“不跪打嘴行了吧。”說完就往自己嘴上打了幾下,啪啪直響。

剛剛還對小弟投去讚許的人臉上全部掛不住了,嘴角抽搐。而宋德華也無語了,一一看向衆多小弟。

感受到宋德華的目光,其他小弟毫不猶豫,揚起手就打向自己的嘴,啪啪聲開始響起,堪比打蚊子。

王義強想笑,伊韻兒他們也不知道說什麼了,彷彿看到了一羣孩子做錯事在被家長處罰一般,場面實在是讓人鬱悶又想笑。

“老闆!”正當衆人看着那搞笑的一面時外面卻傳來一道堅毅的聲音,是個女人的。

衆人回頭,黑色性感的緊身服裝,魔鬼身材,長髮飄揚,瓜子臉性感脣,還有那讓男人流口水,女人羨慕妒忌恨的高挺雙峯。

“哇!”十多個掌嘴小弟停下掌嘴,哇聲不斷。

“日呀!”胖子好不容易把那胯下筷子拔出,正思緒着宋德華的功力,一擡頭就看到了高慕那性感火辣的模樣,感慨驚叫。

“好一個美人兒。”伊韻兒自認自己也很美,尤其是打扮之後,但見到高慕的時候卻也忍不住驚呼。那緊身衣將她那完美魔鬼身材袒露無疑,是男人的魂都被勾走了。

“怎麼那麼晚?”別人不知道高慕的身份,宋德華卻知道,以高慕的身手早該趕過來了。

“換衣服去了。”高慕居然豪不畏懼,直接道,接着把箱子往桌子上一放,啪啪兩聲清脆的聲音,箱子推到了宋德華的面前。

“換衣服?”宋德華無語了,難道女人都愛打扮?都什麼時候了,還記得換衣服。

“老闆,誰威脅你了?我幫你殺了就是,還用給他們錢?”高慕看到包間狼狽就知道發生過打鬥,再一想宋德華要自己提錢過來自然把威脅什麼的聯繫到一起了。

衆人臉色變的古怪。什麼叫他被人欺負?他不欺負人就好了。

“拿錢聘人。”宋德華淡淡道。

“請人?”高慕疑惑。

宋德華也眼光看向身後的王義強,而王義強正好有些木滯的看着眼前的變化。箱子,百萬薪水,美女下屬……現在王義強開始相信宋德華的話,而且看着宋德華的眼神完全變的灼熱。那是一種千里馬和伯樂之間的感覺。

“他?”高慕順着宋德華的方向看去卻發現一個普通的大叔而已。而且看去那大叔也沒什麼奇特的地方,很普通嘛。

“恩。”宋德華應答,接着把那箱子一挑,就把箱子打開了,而同時,百萬現金頓時出現在衆人面前,嶄新的現金帶着金錢的油墨香。

“哇!”小弟們都是苦命的人,那裏見過這麼多的金錢,頓時譁然。而伊韻兒他們還好,只是看向宋德華的眼神更是充滿疑惑和神奇,眼前的宋德華太獨特了,身穿三十三的廉價衣服卻包含那麼多祕密,他的身份可不是一般深厚。

王義強也激動的雙眼蒙淚,居然真的有人願意用那麼高的價格去請他做保鏢,這種被人賞識的感覺讓王義強重新對人生充滿希望。原本以爲這個世界也就這樣,所有的一切都是那麼現實,而自己依舊爲着一個月兩千塊而愁着,但現在,他夢幻的故事卻發生在自己眼前。

胖子的臉色有些難看,眼前的青年太他嗎的不是人了。明明楞有錢了,卻穿着那麼差的衣服,那不是擺明坑爹嗎?

“王義強,這個錢以後就是你的。”宋德華說到做到。

王義強依舊站着,身子微微顫抖卻沒上前,他在激動,他也沒打算去拿那個錢。今天宋德華能真的拿出來已經足夠了。起碼讓高慕感受到自己的人生已經有了價格,也有人欣賞自己。雖然自己並不是很厲害,尤其是看到宋德華的身手後高慕更是知道自己也是那種在宋德華手下走不過一招的人。但宋德華的真誠告訴王義強,以後若是發生什麼事情就是犧牲了他自己,也要保護宋德華,即便有子彈,那麼自己先上去擋,有炸藥,自己就整個身體撲上去。

將所有一切能傷害到宋德華的東西,王義強全部一個人扛下。這就是高慕能爲宋德華這個明主所做的,完全誠心想做要做,必須做的。

“胖子,滾過來!”宋德華指向臉色蒼白的亞當青,這個時候就是那死胖子偌顯諾言的時候了。

亞當青肥胖的臉上變的精彩,他知道接下來該發生什麼事,而自己的話似乎也說過了,真的要喊眼前那裝孫子的人爲爺爺?只怕自己的親爺爺都會從下面上來然後殺了他。

“你想怎麼樣?”胖子心虛,聲音很小。

“你懂的!或者你不懂我會讓你懂。”宋德華有些怪異的笑了,拿起手中的筷子搖晃着。

胖子全身冒汗,額頭,後背全是冷汗。在宋德華手裏的筷子是絕對的兇器呀,剛剛那直插在他胯下的筷子依舊印在他腦海中,萬分恐懼。

“我……”亞當青實在沒有勇氣再繼續狡辯下去,他在怕,怕自己說不知道的時候突然有一支筷子從宋德華手裏消失,然後出現在自己身體某個地方。

“爺爺……”亞當青肥胖的頭顱低了下去,聲音很小,但在此時衆人都屏住呼吸看熱鬧的時候卻依舊清晰的傳入了衆人的耳朵裏。

“乖!下次有糖吃。”宋德華笑了,接着打趣道。

爹地給錢,媽咪借你生娃 一邊的小弟們笑了,咧嘴笑了。他們和胖子可沒什麼交情,見到胖子那可愛吃鱉的模樣他們自然看的開心。這一天他們都是在宋德華的折磨下活着,突然又看到一個和他們同樣倒黴的傢伙在低頭扭捏叫爺爺,他們自然看的開心。終於又多了一個倒黴蛋。

“走吧。”今天耽誤的時間不少,宋德華看到胖子也服了自然不找他晦氣,直接打道回俯。

接着一行人和宋德華走出了酒店,到了外面自然和伊韻兒等人分開告別,並且留下聯繫號碼。臨走的時候宋德華看到了白益民和趙麗麗看向自己的別樣,那是種帶着崇拜的眼神。宋德華輕微一笑也就忽略過去了。

“走吧。”望着伊韻兒的奔馳向遠處消失後宋德華對身後的王義強和高慕道。

沒走多久宋德華的身後只剩下高慕一個人跟着了。王義強被宋德華放假了,准許他回家收拾和安排一下,箱子依舊在高慕手上,王義強只從箱子裏拿了兩萬而已。他說其他的錢在他沒有獲得資格錢是不會要的,這個舉動倒是讓宋德華更多了幾分欣賞。

在他們走後不久,酒店外卻陸續走出幾個人,望着宋德華他們遠去的方向,其中帶頭的青年一臉陰晴不定,這人正是向鳳蓮的手下。而在他身後卻是有七八個混混,每一個都是中年男子,表情冷漠,一看就是狠角色。

“等着,上次沒炸死你,但這次卻一定能搞死你的。”陳三兩突然笑了,很猙獰。

高慕就這個跟在宋德華後面,內心卻是有着種種猜想。宋德華是不是單身?宋德華有什麼愛好?宋德華會不會碰自己等等。

現在高慕是宋德華的女僕,雖然感覺上很是奇怪,但高慕同時很期待發生點刺激的事情。她是成年人,過去執行任務經歷生死對人生早就看的透徹,所以她完全不畏懼生活的一切,反而卻是期待生活能帶給她更多的不一樣經歷和享受。因爲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必須好好放開自己才能活的更滋潤,以後即便死,那也沒什麼遺憾了。 “老闆?”見宋德華像木頭一樣只是走路也不調戲她,高慕卻是有些失望。今天她好不容易換了一套更性感的緊身衣,更是胸前一片白,爲的就是讓宋德華對她產生興趣。但現在看來宋德華卻是對自己完全沒興趣呀。

“怎麼了?”宋德華回頭,不明所以。

“接下來我們去開房?”高慕心想,管你是不是正人君子,在她的性感嫵媚之下又有幾個男人能保持住呢?今天就讓自己主動出擊吧,從女僕升爲女王!是的,這是高慕現在想的,必須要把自己那該死的女僕身份甩掉!

“開房?”宋德華怪異看着高慕,但宋德華卻想來沒那麼簡單。

“睡覺?”宋德華再追問,他才收眼前的高慕爲女僕,天知道這個傢伙心裏想着什麼。

高慕點頭,臉上突現兩朵紅雲。眼前的宋德華太直接了吧,自己是想從女僕升爲女王,但也不敢把睡覺直接叫出來,還當着那麼多人。

這裏是街道,來往的人羣很多,而宋德華剛剛的睡覺兩字也不小聲,直接將衆人的眼光吸引了過來。尤其是在高慕那嬌豔性感漂亮下,原本就有很多男人在偷偷注視和打量。此時聽到宋德華說的睡覺兩字紛紛透去鄙視的眼神。

宋德華卻完全沒顧及四周無數男人的怪異的眼神和羨慕妒忌恨,而是歪着頭想了下道:“不和你睡覺,怕你玩我。”

噗!

衆多男人想吐血,這話說的太直接了吧!而且還很荒唐,眼前的女人如此漂亮性感嫵媚,而且看上去嬌小玲瓏。對比宋德華的男子身軀卻是隻有男人當道的份呀!還說美女玩他?他不玩死美女,不折磨美女都啊米豆腐了。

高慕臉上掛不住了,想象和說出來的現實明顯有區別。縱然高慕已經想好勾引宋德華也沒想到宋德華說話那麼有誘惑性,說的她身體有些鬚髮熱。

“人,人家是第一次拉。所以,不會玩……”高慕始終是女孩,殺人放火的事做過,但這個還真的是第一次,而且過去從沒考慮這些,只是今天被牧羊犬圍攻下突然醒悟自己的該做的事情還很多。

噗!

衆多男人發覺他們走路突然無力,軟了幾分然後紛紛用埋怨的眼神看向高慕,又用憤怒的眼神看着宋德華。第一次……還說的那麼小女扭捏,衆多男人感覺他們都可憐無比,也被高慕的嗲樣直接軟化了。

“我也是。”宋德華擡頭,說了句引起衆怒的話。

鄙視的眼光從四面八方殺了過來。衆人憤怒,眼前的宋德華簡直就是找揍,他會是第一纔怪?他可能還有第一次嗎?這不是擺明欺負人家小女孩嘛,到了這個年紀還有男人是第一次,其他男人甚至寧願相信豬會飛。

“真的?”高慕一臉花癡樣,閃爍着眼光看着宋德華。

衆多男人吐血,他們終於受不了了,直接紛紛抓緊拳頭,咬牙切齒。有的男人直接捶燈柱,有的踢垃圾桶,有的乾脆邊走邊憤怒咒罵。

眼前的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對極品呀,說就說嘛,還說的那麼響亮,讓旁邊的他們全聽到了。聽到也就罷了,可問題是爲什麼他們聽了就有吐血暴走的感覺。總感覺那一男一女在欺負人,欺負他們這些精壯男兒。

“走吧,開房去。”宋德華最後想了想,不就睡覺嘛,誰怕誰。何況現在天色已晚,也是成人遊戲的開始。

高慕不說話,扭捏幾分跟在宋德華的後面,內心卻是萬千思緒,難道發生的一切是真的?就這樣子?接着會發生什麼事?真的上牀睡覺?高慕內心掀起千層波浪,久久不息。

宋德華倒是自然很多,尤其是在開房手續上非常熟練,身份證押金什麼的瞬間完成。看的高慕感覺宋德華就是老手,經常帶女人開房的那種。

“好吧,誰先洗澡?”進了房間宋德華首先問道,眼睛不經意的打量高慕的身體,性感無比,妖豔無比。

“我,我先吧。”高慕在想這事有點奇怪一般,似乎,似乎她和宋德華太直接了吧。

“好的,你洗吧。”宋德華也不知道爲什麼事情會變的那麼順利,順其自然。給人的感覺就像他是早有預謀,但事實上現在宋德華自己都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