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安德烈終究不是攻擊力爲1000的羽翼人的對手,在他發動冰之鬥氣之前便被羽翼人打飛了出去,將酒樓的樓道都撞出了數個大坑。

掉落在大坑中的安德烈大口喘着粗氣,嘴角溢出絲絲鮮血,手腳抽搐。剛剛的交戰中,他被羽翼人割斷了數條經脈,造成他體內的鬥氣紊亂,破壞了不少的部位。

看着慢慢靠近的羽翼人,安德烈驚恐的大叫:‘‘你……你不能殺我!我是墨巨城的護衛,殺了我你也別想活!’’

韓秋不屑冷哼,‘‘死到臨頭還敢威脅我,羽翼人將他頭顱給我割下!’’

羽翼人面無表情,手臂揮舞間,一顆帶血的頭顱飛出,頭顱的眼神中還帶着強烈的不可思議和驚恐,凝固了的表情和流淌的熱血,組成一幅血腥的畫面。

不甘和怨恨的眼神緊緊盯着迪亞,他死不瞑目!

迪亞已經傻眼了,看着自己腳下血淋淋的頭顱,迪亞的雙腿不由打顫,頭頂的冷汗直冒。

偶然間看到韓秋犀利的眼神,迪亞的懼意終於爆發,猛地踢開安德烈的頭顱,發瘋般的跑了出去,嘶吼着:‘‘不!我不要死!救命……啊!~~’’

世界歸於沉寂,沒有任何人敢再發出任何聲音,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使現場的氣氛冰冷驚悚。

迪亞的身體已經分爲了兩半,羽翼人鋒利的爪子將他直接腰斬,此刻的迪亞還沒完全死透,嘴中呢喃着什麼,目光渙散。

親眼目睹這一切的韓秋心中微嘆,說起來自己和他們根本沒有什麼仇怨,但是世界不同,生存的規則也不同,實力是這個世界的主流,想要安逸的生活就必須展示自身的強大,纔不至於丟掉性命。

韓秋沒有殺過人,就算這次也不過是羽翼人動的手,看着猶如地獄的場景,韓秋胃部一陣翻涌,差點吐出來。

而其餘的衆人已經完全陷入了呆滯,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眼神愣愣的盯着那二人的屍身。

酒樓的老闆,此時也已經嚇傻了,手腳哆嗦,嘴中不停地打顫。

隨手取出鐵甲犛牛的魔晶,扔給了酒樓的老闆,淡淡道:‘‘這些足夠賠償你的損失了!’’

酒樓老闆卻是雙手一抖,魔晶差點掉出手心,剛要說什麼,卻對上了韓秋冰冷的眼眸,不由將要說的話都噎了回去。

看到衆人看向自己目光中的敬畏,韓秋微微一嘆,看着依瑟琳輕聲道:‘‘走吧!’’


依瑟琳猛地回過神,問道:‘‘去哪?’’

望着湛藍的天空,韓秋緩緩吐出兩個字:‘‘皇城!’’ 南宮璃沫的臉色瞬間變得粉紅粉紅的……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此刻,坐在眾人前面的龍弛彷彿感覺到了什麼,朝著南宮璃沫的方向看了過去……

南宮璃沫把頭埋得更深了……整張絕美的臉蛋皆是害羞得嬌紅……

龍飛宇此刻咳嗽兩聲,道:」謝謝小妹妹,我沒事,只不過運用了比較多的魂力,現在都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

」喔……嗯,沒事就好……「南宮璃沫感覺自己的心跳在加速著……


此刻,古武戰台的觀眾依舊沒有散去。

剛才的比賽雖然很精彩,但是,只有半盞茶的功夫啊!

觀眾們皆是大呼不過癮,不爽的聲音皆是傳開來。

評委們又不是瞎子,豈能沒有觀察到這樣的情況?當下幾個評委一起商量了一下,將下午的比試提前。

於是,接到通知的裁判便開始大聲的宣佈道:」大家稍安勿躁,介於剛才的比試時間實在是太短暫,經過評委們的共同商定,將所有比賽前移,請給參賽者準備的時間,一刻鐘以後,第二場比試將會開始!接下來的比試,將由趙家唐羽,對陣蕭家混風!請參賽選手做準備!「

古武戰台下上萬名觀眾聽到這一則消息,皆是歡呼起來。

接著,眾人便又開始討論起剛才的戰鬥起來,還有的人開始了猜測,下一場究竟誰會贏?

蕭家的陣營中,混風的嘴角一挑,剛剛那鳳奇也太慫了,太給神火教丟臉了,幾乎就相當於被秒殺了。待會兒自己上場,一定要好好嘗一下鮮血的味道!

此刻,蕭若然卻是一臉淡定,而且,嘴角間似乎還掛著一抹笑:打吧,打吧,反正損失的乃是你們神火教之人,與我蕭家有何干係……


當然,飛塵此刻看到自己居然一上場就損失了一名魂王,氣得險些一口血吐出來……

不過,飛塵的臉色再不好看也沒辦法,這一切皆是聖女的意思……

此刻的唐羽,坐在趙天元的身旁,但是臉色卻是十分沉重。

趙天元看他如此模樣,不由得大笑道:」哈哈哈哈,我說唐羽,你在擔心什麼?難道,憑藉你的實力還打不贏比賽?「

唐羽搖了搖頭,道:」趙大公子,你怎麼能不知道,蕭家的參賽隊員中一共有十五名魂王強者啊!」

趙天元的臉色一變,從一開始趙天元就一直得瑟著,滿以為有了自己和唐羽,已經勝券在握,誰知道竟然聽到這種壞消息……

這真是相當於尿急了正想舒暢放水的時候,忽然解不開褲帶啊……

看著趙天元陰沉的臉色,唐羽自嘲笑道:「還不止這些,根據我的觀察,就連龍家也是強悍無比,那龍七公子雖然顯示的乃是魂靈的修為,但是他的實力應該比一般的魂王一轉還要強上不少,龍家九公子龍飛昊居然已經突破至了魂王之境,還有另外四個可怕的魂王隱藏在其中,我根本就不能夠感受到他們的修為!」

趙天元的臉色愈來愈陰沉……這……還談什麼必勝?

唐羽道:「不僅僅如此,龍家和蕭家魂靈亦是十分強大,比如說龍家,其中幾個魂靈身上我感受到了隱匿起來的血氣。而且,目光看起來皆是經過歷練之人,如果打鬥起來,我趙家估計根本占不到上風……」

此刻,申屠家、夏家亦是在討論著。但是越是討論便越是沮喪。

夏向天則是表現出根本就不關心的樣子,一直在喝著酒,一臉醉醺醺的樣子,嘴裡還叫著「丫頭……別跑……」

夏家眾人已經無視他了,皆是一臉「我不認識那貨」的樣子……

鐺!

一聲銅鑼巨響,一刻鐘的時間轉瞬即逝,唐羽和神火教的混風皆是走上了古武戰台。

「呼~~!」台下的觀眾們頓時又熱情高漲了起來。

唐羽和混風對視一眼,混風從唐羽的眼中看到了濃烈的戰意,而唐羽則是從混風的眼裡看到了濃濃的不屑!

裁判叫道:「現在,雙方簡短介紹。」

唐羽朝著混風拱了拱手,道:「唐羽,魂王一轉,請指教。」

混風滿臉不屑,嗤笑道:「唐羽是吧,才魂王一轉啊……我可是魂王二轉,金屬性,你可得小心啊,呵呵……」

混風身穿著普通的麻衣,他的長相看起來本應該十分帥氣,但是眼角上卻是拉下了一道暗紅的傷疤,看起來恐怖至極。

混風的話說完的剎那,全身忽然迸發出濃烈的殺氣!

唐羽的身體一震,對於唐羽來說,修鍊居多,雖然有切磋的打鬥經驗,但是根本就沒有過太多的殺戮。

裁判看兩個人皆是已經介紹完畢,便說道:「好,那麼現在雙發拉開二十丈距離……好,比試開始!」

在一片觀眾的歡呼聲中,唐羽率先發起了進攻,因為,混風的身上殺戮之氣讓唐羽感到很不舒服,若是由混風進攻自己,自己必然要處於劣勢之中!

唐羽乃是一名木屬性魂王,此刻全身綻放出青色的光芒,唐羽在接近混風的過程中,手中出現了一把青色長槍,長槍中釋放出釋放出濃郁的木屬性天地靈氣。

要知道,唐羽在趙家之中乃是被稱作天才的存在,他手中的長槍質量又怎麼會差呢?

龍飛宇看著唐羽的身法,不禁叫了一聲好,無論是在氣勢上,還是在速度上,唐羽皆是把握得非常好,看來,即使唐羽是趙家的天才,也絲毫沒有驕傲。

混風看著朝著自己衝來的唐羽,絲毫沒有減弱他臉上嗤笑的神色。

混風也不拿出武器,只是雙手在空中劃了一個圓圈,隨著他手的動作,一道金色光芒的圈被拉了出來,緊接著,那個金色光芒的圓圈被混風推了出去。

金色光芒的圓圈速度並不快,可是因為唐羽以極快的速度向著混風衝去,唐羽手中的長槍很快的就與金色的圓圈碰撞了起來。

嘭!

所有觀眾皆是瞠目結舌,原本以為混風的這個金色光圈只不說是抵擋唐羽而已,沒想到這金色的光圈竟然將唐羽狠狠的撞開了。

唐羽的臉色陰沉,這明顯是一道魂技!

混風這個時候嗤笑道:「感受到了么?金之抗拒環,就憑你,連近身都近不了我的身,你怎麼與我戰鬥?」

唐羽爬了起來,手中的長槍一抖,冷笑道:「混風,你可不要得意得太早,我手中的青靈槍也不是吃素的!」

說著,唐羽手中的青靈槍綻放出青色的光芒,槍尖指著混風,揚聲道:「混風,拿出你的武器吧,否則我的下一擊你就擋不住了!」

混風依舊是嘴角一撇,顯然十分不屑的樣子……

唐羽的面色一斂,腳猛地一蹬地面,身體比離弦之箭還快上半分,沖向了混風,青靈槍則是帶起了一道優美的青色光線。

觀眾們皆是歡呼起來。

混風連忙再一次雙手揮動,在自己的身前又凝成了一個金色的圓圈,朝著自己的身體前方再次推了出去,金之抗拒環,再一次被使用了出來!

觀看專區處,龍飛宇看著混風用出這一招金之抗拒環,不斷的想著應對的辦法。

如果是自己的話,自己會怎麼辦呢?

龍飛宇的心神急轉,看向了朝著混風極速衝去的唐羽,龍飛宇在一瞬之間肯定,唐羽必然可以強行破除金之抗拒環!

這一切,皆是發生在火花電石之間!

此刻,唐羽的手中的青靈槍已經與金之抗拒環猛烈的撞到了一起!


嘭!

能量光波四散。金之光環承受不了巨力,已經向著四周潰散了!

唐羽的身形沒有停止,朝著混風衝去!

混風的雙手一抖,手中忽然出現了金色的手套,看起來閃爍著金屬的光澤,前端有著鋒利的爪鉤。

混風低聲道:「瑞斯之手,你也值得驕傲了,居然讓我用出瑞斯之手。」

瑞斯之手金色在陽光下閃爍著光芒,簡直拉風騷包至極。

觀看區中,羅天成忽然一拍大腿,大叫道:「這手套太特么的拉風了,老大,給我做一個!」

不夜幽靈隊的眾人皆是白了羅天成一眼。

不過,龍飛宇將這句話暗暗的記在了心裡。

很快,唐羽的長槍閃爍著青色的光芒,來到了混風的身前,混風的帶著瑞斯之手的手緊緊的握住了唐羽刺來的長槍。

鐺!

唐羽的眉頭頓時一跳,看起來,那手套的威力並不弱啊!

此刻,唐羽的口中低喝道:「混風,接下來讓你看一下我的唐家神槍法!」

唐羽的話音未落,唐羽手中的青靈槍就已經開始劇烈的旋轉了起來,青靈槍與瑞斯之手不斷的摩擦著,爆發璀璨的火花。

緊接著,唐羽將手中的長槍狠狠的抽回,刺耳的金屬摩擦之聲響起,緊接著,唐羽手中的槍以及其玄妙的軌跡快速的轟向了混風的肩上!

混風感覺到一股危險,憑著自身的直覺,混風的手往自己的肩膀上一擋,正在這時,青靈槍已經落了下來,狠狠的砸到了混風帶著瑞斯之手的手上。

鐺!

一陣巨響響起。混風再一次抓住了手中的青靈槍,臉上露出詭異的笑,緊接著,混風的手一甩,企圖將唐羽甩出去!

但是,唐羽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再混風甩手的前一瞬,唐羽就已經放開了青靈槍,同時一腳狠狠的朝著混風踢去!

嘭!

這一腳,的確是被踢實了,此刻混風的身體被踢得後退,而唐羽則是身形閃現,再次搶回了自己的青靈槍。

青靈槍被唐羽握住的一瞬間,頓時再一次閃爍起了青色的光芒! 光耀學院。

萊特帝國最豪華高貴的貴族學院,學院中萊特大帝的塑像屹立,象徵着威嚴和聖潔。

太陽的光芒照耀在金色的雕像上,閃爍着奪目的光輝,一旁是一個九階巨龍的雕像,據說這條巨龍是萊特大帝當年的坐騎,被世人所崇拜。

學員不間斷的從學院的一處移到另一處,也有許多銀裝素裹,全身覆蓋着金色鎧甲的騎士學員相互競技,向美女學員們展示自己的強大。

一些帥氣而又實力強大的男學員們,每一次的成功挑戰總能引起一片片尖叫聲,讓他們的虛弱心獲得極大的滿足。

嘭!

從其中一個競技場內飛出一道黑影,重重撞在一顆大樹上,蘊含的力量連帶着斬斷大樹,在地面上形成一個大坑。

坑內一個人正虛弱的呼吸着,全身的骨頭已經散架,衣衫襤褸,鎧甲破碎,悽慘的模樣讓一衆學員心驚不已。

‘‘是吉爾的賽場!他是吉爾的對手芬利!’’有一個騎士學員驚呼出聲。

‘‘啊!是吉爾皇子嗎?我們萊特帝國的超級天才!’’

‘‘不行,我要暈了,吉爾殿下在哪?此生我非吉爾殿下不嫁。’’一個花癡女學員說道。

‘‘得了吧!就憑你?吉爾殿下怎麼會看上你這種貨色,我還差不多。’’一個有些妖媚的女學員反駁道。

‘‘你說什麼?’’

……

這樣的場景隨處可見,吉爾的名氣可見一斑。至於半死不活方芬利,沒有人同情,一個失敗者而已。在這樣的強者至上的世界裏,沒有公平,一切靠拳頭說話。

在學員的尖叫聲中,吉爾的身形緩緩邁出,他的身形很勻稱,身材健碩,藍髮披散,散發出藍金色的光澤。

雙手負在身後,帶着威嚴的氣勢,紫色的鬥氣外放,洶涌澎湃,目光如電,攝人心神。

冷冷盯着倒下的芬利,嘲笑出聲:‘‘一個鄉下的窮小子,也敢挑釁我的威嚴?警告你,日後再讓我看見你和坎蒂絲在一起,我就殺了你!’’

‘‘好帥!我愛死你了!’’

‘‘對,這樣低賤的人怎麼能夠來到我們貴族的學院,還是趁早滾蛋的好。’’

‘‘賤民!還不快點滾,裝什麼死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