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安城軒,你最近好忙,不知以後,會不會更忙?

凌墨從沒有想到過會遇上她,也沒有想到她會直接衝上他的車前,最後造成了一個撞傷,雖然傷得不重,卻一直昏迷不醒,直到手下查到她的資料,才知道原來她居然是安城軒的女人?

上次與她偶遇,卻不知那是爲了這一次相遇打造了基礎。凌墨冷笑的想着,眉頭蹙緊。

“阿福,送陳醫生回去。”凌墨冷臉下了命令。

“是。”阿福和陳先生走了出去,關上門。

凌墨在牀邊上坐了下來,他看着牀上的人兒,這就是安城軒喜歡的女人?沈靜初,今年17歲,生日10.31,對於***的女娃,沒想到他也會感興趣,真不知原來安城軒居然有這樣的愛好。

“唔….痛。”牀上的人兒突然發出呻吟,她眯着眼睛,雙手在空上不斷的揮舞着。

痛?她說痛?醒了?凌墨拉着她的手,她卻還在掙扎着,說話有些口齒不清,他只聽清了她叫痛。

“阿福,阿福,讓陳醫生回來。”凌墨打了一通電話給阿福。

剛出大門,準備回去的陳醫生,又被阿福揪着跑了回來。陳醫生額頭上直冒汗,這七天他被折騰得日夜睡得不安寧,若再這樣下去,他的小命都不保了。

牀上的人兒睜開眼睛,看着四周的色彩,最後目光落在凌墨的身上,她輕輕的撐起身子,看着凌墨。

“爸爸。” 總裁,夫人又帶娃跑了! 她叫一聲,環着凌墨的脖子。

爸爸?凌墨一愣,他有沒有聽錯?沈靜初居然叫他爸爸?

他今年27歲,至今還未婚,雖然女朋友多了點,但是,至少外貌也沒有那麼老吧,她居然叫自己爸爸?

“我叫凌墨。”試圖的推開身上的人兒,凌墨努力的告訴她,自己是凌墨。

曾經在上城大街上和她有一面之緣的男人,那時她走路不看路,最後撞上了他,那時他以爲只是一個巧遇,沒有想到數天後,居然又讓他遇上了她。 這是緣份?還是上天故意安排的?讓安城軒身邊的人,來到他的身邊?

關被推開了,阿福揪着陳醫生的衣領,拉着他走了進來。

“陳醫生,替她看看。”凌墨推開沈靜初,可是,沈靜初卻拉緊他的衣袖,不肯放手。

陳醫生拿着儀器,對沈靜初進行了測試。沈靜初害怕和後退,退到了凌墨的身後,緊緊的抱着他的腰。

“爸爸,怕怕。”她擡起頭,可憐兮兮的看着凌墨。

凌墨額頭冒出三條黑線,完全被她那左一句爸爸,右一句爸爸弄得心情特別不好,他這麼帥氣多金的男人,怎麼今日…

“陳醫生,她這是怎麼回事?”凌墨看着她,那驚慌的樣子,好象並不是裝出來的。

是哪出錯了?不會是失憶了吧?

“凌少爺,小姐應該是短時間內失憶了。”陳醫生放下儀器,對凌墨說着。

惹上極品冷少 凌墨腦海裏有一計,既然她失憶,要是真的失去了往日的記憶,那麼,他何不把她留在身邊?

“你叫凌冰。”凌墨拉着沈靜初的小手。

從今天開始,她不再是沈靜初,而是凌冰,是他凌墨的女人。

總有一天,他會在安城軒的身邊,讓他大吃一驚,讓他痛不欲生。

淩氏,安氏,一向都是水火不容,誰強誰弱,現在還是未知數。若這眼前的女人真是失憶的話,那事情就順利多了。

“凌冰?”沈靜初用小巧的手指指着自己的鼻子,有些疑惑的問着凌墨。

凌墨點了點頭。

“爸爸,凌冰餓。”沈靜初指着自己的肚子。

肚子在咕咕叫,但凌墨完全無視了,他一聽到她叫自己爸爸,他頭就大了。

“記住,我不是你的爸爸,我是你的未婚夫。” 霸愛Boss大人:跪下唱征服 凌墨給予了她一個新的身份,也給予了她一個新的人生。

“爸爸是未婚夫?”

“對。”凌墨看着她,那清澈的眼眸能看到底,凌墨直視着她的內心,她並沒有說謊。

上城,慕素言從法國飛上城。

她沒有想到,在這短短几天時間,這個她最深愛的男人似乎一下子蒼老了很多,眉宇間是深深的蹙痕,一貫含笑的黑眸此時此刻也染滿風霜,全身透着的仍舊是優雅高貴的貴族氣,然而卻不難看到其中的憔悴。

“親愛的,你這是怎麼了?”慕素言走上前,拉着安城軒的手。

安城軒英挺的眉宇間盡是深深地的擔憂,卻只是擡起頭看了她一眼,拿起放在臺上的洋酒,一口飲盡。

“你怎麼來了?”

有些意外,慕素言會來臺灣。她不是一向都不喜歡上城,說這個都市根本就不適合她這樣的千金大小姐來的嗎?

然而,今日,卻是爲了安城軒,她從法國飛到了上城,看到她這個心愛的男人坐在這裏,滿臉的滄桑。

“親愛的,我們不是要結婚了嗎?爲什麼你還不回法國?”慕素言坐在安城軒的身邊,有臉的疑惑。

如果不是得到消息,說安城軒似乎在上城發生了一些事情,而且,還派出了沈多手下,似乎是尋找着沈靜初的下落。

沈靜初,是那個曾經來過古堡的女人,她沒有想到那個不起眼的丫頭,今日卻成爲了她的對手,不行,她得阻止這一切,包括不讓安城軒找到她。

安城軒是她的,從一開始就註定是她的男人,婚禮就近在眼前,然安城軒卻沒有絲毫動靜。

“你先下去休息。”安城軒看着她,重重的放下玻璃酒杯。

婚禮將近,可是,她卻爲另外一個女人失了神。

那天離開,她睡在沙發上,模樣是那麼的安祥。只在隔天,她就憑空消失了。

據說,那一夜,上城安氏場所附近,發現了一場車禍,人已被火化了,不知到底是否是她。

“不,我不要,我要你跟我回法國。”慕素言撒起嬌來,她不管用什麼樣的方式,一定要把安城軒帶回法國去。

不管去哪個國家,都比呆在上城好。看他纔回來不久,就出事了,就算別人不說,安城軒也不說,她看到他這副模樣,都知道肯定是出了什麼大的事情了。

“我讓你下去,聽到沒有?”安城軒的語氣有着不容忽視的堅決。

慕素言擡眸凝視着安城軒,半晌後,她不敢相信,以前一直對她好言相說的安城軒,現在居然會吼她,而且,眼裏盡是冷漠,好似不認識的陌生人。

她靠近安城軒,看着他,半會後才問了句:“親愛的,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都會在你的身邊。”

“我讓你下去。”安城軒冷冷的說,他手緊緊的握着玻璃杯中端,杯子被他捏裂,手上滲上了些沈的鮮血。

“素言,你先去休息。”這時,慕辰夜走了進來。

他在外面忙得很,安城軒倒好,在家裏休息,還窩囊成這模樣,他早就知道沈靜初在安城軒的心裏有一定的位置,卻不知那位置居然會有這麼重。

“好。”慕素言看到慕辰夜進來,無奈之下,她只能走上樓去。

這一切,可能她管不了,但是,她知道慕辰夜他可以的,再說了,安城軒誰的話都有可能不聽,但是,慕辰夜的他一定會聽一些。

第83章

慕辰夜的眼裏毫不遮掩眼底的擔憂,他的雙手箍住安城軒的肩膀,輕輕的拍了一拍。安城軒擡頭看着他,再看看他的手。

慕素言上了樓,慕辰夜坐在安城軒的身邊,打開了一瓶啤酒,把酒遞過去給安城軒。他仰頭飲了一大口,一臉鄭重地說道:“相信我,不管用什麼方式,一定幫你找到她。”

安城軒沉默不語。

“安城軒什麼時候開始,居然會因爲一個女人而放棄了安氏的工作了?”慕辰夜看他不說話,繼續調侃着。

他這兄弟,看似花心,看似玩世不恭,看似冷漠,但是,他慕辰夜一直都知道,安城軒爲人很重情。

他一旦喜歡上,一旦付出了情,就難已收回。

“我來了。”

是李澤的聲音,他最近累得要崩潰,他再找不着沈靜初,安城軒就要拿他開刀了,他也沒有想到因爲自己一時的睏意,居然讓她就這樣消失在自己的眼前了。

這事,顯然他也有一點責任。

“都找了?”安城軒看到李澤來,終於有了反應。

那陰霾的眼底閃着一絲殺意,若是有人真動她,他是否會爲她挺身而出?他安城軒的仇家很多,就連身邊的女人都沒有辦法保護。

只是,她真的這麼重要嗎?安城軒也不知道。

“除了淩氏產業外,其他地方都找了。”李澤看着資料一一的回答着。

淩氏?會與凌墨有關嗎?凌墨爲人雖然與他水火不容,但是,他爲人光明磊落,這事真會與他扯上關係嗎?

安宅裏,氣氛再一次又僵持着。

“聯繫凌墨。”

“安總,凌總目前不在上城,據說去了巴西。”

開始李澤也爲這事感到十分意外,好巧的時間。

慕辰夜坐在那,聽着,盯着安城軒,這時,他才知道原來這兄弟在沈靜初出現的時候,已從三年前的那一段痛苦中邁出了第一次,卻不知他邁步的卻又是另外一個不可思議的谷底。

安城軒的人生,就註定要一輩子經歷着這些重重考驗嗎?

“韓國那邊傳來消息,說何允把罌粟基地的事情都處理好了,現在正準備回上城。”慕辰夜看着手機信息,一一的把信息唸了一遍。

“我出去一趟。”安城軒起身,拿起自己放在一邊的外套,頭也不回的離開。

“要不要去看看他?”李澤對安城軒有些放心不下,若是再這樣下去,安城軒會不會直接的崩潰了?

“讓他靜靜。”慕辰夜丟了一罐啤酒給李澤,示意他坐下來。

剛纔安城軒在,他有些事情不方便說,現在他離開了,他有些事情必須交待給李澤去做。

是關於安城軒,還有….她。

離安城軒與慕素言的婚禮,還有12天的時間。安城軒是否能按時的與慕素言完婚?而慕素言父親那邊會允沈安城軒這樣下去嗎?

慕辰夜最擔心的就是慕素言父親那邊會全力的阻止他們尋找沈靜初,如果是這樣,事情就變得更加麻煩了。

凌宅。

下午了,凌冰(沈靜初的重生。)坐在花園裏,看着噴泉裏不斷的噴射出來的泉水,一會高,一會低,吹風而定。

她伸出手,風改變方向的時候,有時有些水滴會落在她的掌心中,冰冰的,涼涼的。

“凌冰,在想什麼?”凌墨走了過來,看到凌冰換了一套水綠的裙子,坐在潔白的騰椅上發呆。

伸出的小手上有點溼意,凌墨來到她的身邊,她卻沒有發現。

“啊?子墨。”凌冰被凌墨嚇着了,從騰椅上摔了下來。

幸好凌墨手快,在她還沒有摔到地上,雙手一伸把她接住了,她橫躺在他的懷中,雙緊張的環着他的脖子。

臉有些紅暈,剛纔那舉動,確實把她嚇着了。

凌冰她落下沾着淚花的睫毛,雙手輕輕抱住凌墨,“子墨怎麼來了?”

她什麼都知道,也不是一事不懂,可是,在她的印象中,好象有一個高大的身影總是在她的身邊,她不知道是誰,直覺告訴她,那身影和凌墨很相似。

才半天的時間,凌冰接受了凌墨給予的記憶,接受了自己是他未婚妻的事實,接受了她與他之間的關係。

只是,有時候,她總是覺得腦海裏有些東西在浮現,卻不知這是怎麼回事,她只是覺得這裏好陌生,但是,凌墨和阿福都告訴她,她在這裏生活了17年。

可是,她每走到一個地方,都覺得自己好象真的不認識,好陌生,但是,看到凌墨的時候,她覺得他是自己最熟悉的人,那高大的身影,好熟悉好熟悉。

“來看你乖不乖。”凌墨將她放回騰椅上,點了一下她的鼻子。

這花園裏,種滿了好多花草,五顏六色花,像個仙境的花園,小木欄圍着一個小巧的花園,裏面種滿了牽牛花,像裙子一樣盛開着,另外一處種着月季,還有鬱金香,好多好多花,有她說得出的名字的,有些她根本就念不出名字,可是,她確實很喜歡這裏,像一個美麗的天堂。

凌墨知道她,這裏是她最喜歡的地方,是也親手種的,可是,她居然連一點印象都沒有。

凌墨告訴她,她貪玩,在陽臺上摔了下來,暫時失去了以前的記憶了。

“子墨,你可不可以帶我出去走走?”她有些渴望的看着凌墨說,她小巧的手還可憐楚楚的看着凌墨。

凌墨坐在她的身邊,拿起桌上的水果咬了一口。

“你身體還不好,等你乖了,我就帶你出去,不過我在幫你找學校,還是和以前一樣要去上學的哦。”凌墨摸了一下凌冰的頭髮。

才半天的功夫,他突然發現其實這個女孩也不懶,至少很乖巧,很聽慶,或沈,如果可以的話,他會一直把她留在身邊。

“還是子墨最好。”凌冰喜歡叫他子墨,感覺很喜歡這樣叫他。

不知什麼原因,在凌墨的身邊,她覺得自己很開心,看着他好象很陌生,卻又覺得很熟悉。

每次看到凌墨的時候,她腦海裏有一道黑影竄出來,那感覺好冷漠,好嚴肅,可是,她居然不覺得害怕。

或沈,記憶中的那一道身影就是凌墨吧,像他這麼高大,這麼相似,這種感覺,並不陌生。

第84章

“你要記着,只在我纔是對你最好的人。”凌墨對她說着。

顯然,凌冰並不排斥她,反而是有一種喜歡,很願意去與他接近,就如她醒來的時候,很喜歡叫自己爸爸一樣。

“我知道。”她笑着,拿起桌上的小點心吃了一口。

聽到她這樣說,凌墨的眼眸瞬時黯淡了下去,沉默了片刻,身子傾向前,輕啄着她臉頰:“那當然。”

凌墨自信滿滿的笑了,而凌冰因爲他這一蜻蜓點水的吻而愣住了,雖然只是輕輕的琢了一下臉蛋,那裏好象是被火燒了一樣滾燙。

這吻,她…心裏居然有點難過,爲什麼凌墨吻她的時候,她會覺得心裏好痛,好痛,好象被什麼東西堵在心裏,狠狠的剌了一下。

“子墨,你….”她擡起頭,卻看到凌墨早就站了起來。

她看着靜靜佇立在自己面前的身影,只見凌墨定定地注視着她,眼中含着柔和的光亮,微微上挑的脣角明明在笑。

他笑得好溫柔,好沈靜初,卻暖不進她的心底。

總裁的7日戀人 “好了,我帶你走走。”凌墨拉起她的小手,他的手掌很大很大,緊緊的將她的小手包圍着。 他真的是一個可以保護她的男人嗎?她想着,看着他拉着她的手一直走着,他放慢腳步,深怕她跟不上。

凌宅的規模很大,凌墨拉着她的小手,與她漫步於花園中。

阿福走了進來,看着凌墨與凌冰兩個人在花園中漫步,原本來叫他們吃晚飯了,難得凌少爺居然第一次回來這麼早,雖然不知道凌冰的身份,但是,凌墨交待她的事情,她不能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