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它有些困惑。

那麼多螞蟻都被颶風吹跑了,為何唯獨這隻螞蟻可以在颶風中自由穿梭?

甚至還敢揮劍斬向自己?

「人族的小螞蟻!死!」

母體的身軀扭過來,兩個巨大的巴掌已朝著羅征當頭拍去。

可靈活如羅征,又怎麼會被母體拍中?

他真的就像是一隻展開雙翼的蚊子,身體輕輕一壓,已避開了母體的兩個巴掌,再度拔劍朝著它的腦袋斬去。

至於法陣中那些超級勢力的族人們看到這一幕,個個都是面色獃滯。

他們根本無法想象,羅征會用這種方法引開了渾源之靈母體!

尤其是「山」,笛安和沐沐臉上,更是呈現出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

「小叔叔,那小子怎麼做到的……」沐沐低聲問道。 就在眾人的注目之下,羅征的身體就是一張靈活的紙片,速度又快又輕。

母體的力量固然強的可怕,但母體連那些異族人中的佼佼者都難以捕捉,何況抓到如此靈活的羅征?

凌霜眼中閃著光澤,面色亦十分欣慰。

羅征這一手很關鍵,否則太一天宮怕會徹底失去機會。

渾源大世界外的那些領頭人們,也被羅征的身形所吸引。

他們並未經歷過如此強的颶風,不知這颶風的可怕。

但即使是神巢的女妖,還有那些擅長飛行的異族都要避開,可見這颶風是無法忤逆的。

羅征竟能在風中如此自如,靠的應該是那片如翠玉一般的羽毛,但在場眾人竟沒有一個人能看出這羽毛的來歷。

「嗖……」

羅征與母體周旋著的同時,耳邊傳來一道真元傳音,說話的是愁殉。

「羅征兄,將母體引到有熊一族那邊去,」愁殉建議道。

有熊等四大族這次可是全力針對天宮弟子,包括莫一劍在內,天宮留存的這些弟子幾乎都遭受過那四族的狙擊,死在他們手中的天宮弟子恐怕不少,只是他們沒能親見而已。

現在正是報復他們的好時候,又怎麼會放過?

「正有此意!」

羅征身形在颶風中一個轉身,順風飄動的同時,已朝著有熊一族那邊直飛過去。

有熊一族和閔月一族共用一個法陣,而金烏則與神農氏族各自佔據一個法陣。

看到羅征徑自朝這邊衝來,笛安等人瞬間明白羅征的用意!

他想藉助渾源之靈母體將他們驅走!

「天宮的臭小子,你敢!」

「你若是敢出來,我必殺你!」

「你想找死么!」

有熊,神農氏族的人紛紛怒罵道。

不遠處離淵族的族人臉上則滿是戲謔之色,他們很樂意看這樣的熱鬧。

面對這幾個超級勢力的威脅,羅征的臉色沒有絲毫變化,直接落入了有熊一族的法陣內。

「咚咚咚咚……」

母體一路奔踏之下,地面不斷地晃動著,它也緊隨在羅征後方不遠處。

「臭小子,你給我滾出去!」笛安的面色陰冷,一副想要吃了羅征的表情。

有熊一族其他的族人,也指著羅征的鼻子謾罵著。

但羅征負手而立,一副不為所動的樣子,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麵對這些人類。

偏偏這法陣內也是無法爭鬥的,他們也拿羅征無可奈何。

眼看母體越來越近,笛安不得不說到:「諸位族人,我們退走!」

羅征既是有意識的將母體引過來,這座法陣必定會被母體踩碎,為了保命笛安只能遣散族人。

有熊一族的族人們雖然不甘心,可又能有什麼選擇?只能恨恨的瞪羅征一眼,紛紛穿過光罩,被颶風颳走。

笛安手持長槍,飛身一躍,也遁出了光罩。

但他出光罩的瞬間,手中的長槍光芒一閃,徑自朝著地面刺殺而去。

「咔!」

自他的槍尖中打出一道鋒芒,貫穿地面。

笛安乃有熊一族渾源境下的第一人,性格孤傲囂張,實力不容小看。

這鋒芒宛若他手臂的延伸一般,打入地下的瞬間,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八,彷彿一條不斷分裂的樹根一般,在地底無限的延伸。

不過幾個呼吸時間,就已化為上千道紮根在地下的鋒芒。

而這些鋒芒與他的槍尖相連,則將他牢牢地固定在地面上!

「好手段!」

「他居然能抵抗颶風?」

「但還是不如羅征……」

颶風雖然強大,但依舊有一些能人異士能夠找出規避的辦法。

像笛安這般,已是極為優異,能引來所有人的側目。

可惜現在冒出一個羅征,早已將他的風頭搶完了……

羅征無需任何外物,完全規避颶風的影響,比笛安不知高明了多少倍。

「咚!」

渾源之靈母體朝著法陣光罩踩下去,此刻呆在法陣內的只有羅征一人而已。

在母體尚未踩下來之前,羅征身形一晃,便從法陣中鑽出,同時目光與笛安交匯,眼中露出一絲狡黠的笑容。

看見羅征這般笑容,笛安心中也是一沉。

他雖能以長槍勉強固定自己的身形,可他是無法移動的,這小子該不會……

他想到一半時,羅征身形輕輕一飄,再度直奔笛安而來。

「該死!」

笛安也極為果決,他將長槍一收的瞬間,一個翻身的同時,已朝著羅征貫穿出一道槍芒。

這槍芒只是無奈之下的報復,註定無法刺中羅征,而他也被颶風瞬間颳走。

不過笛安被刮出一兩千丈距離時,再度將長槍刺向地面,槍芒無限延長之下沒入地底,再一次將他固定住。

羅征自沒有功夫一直去找笛安的麻煩,他繼續引導著渾源之靈母體沖向下一個法陣。

金烏一族的女妖們看到羅征衝過來,一個個臉色也是極為難看,但她們很乾脆的扇動翅膀,順著颶風飛走了……

羅征的身形在空中驟停,目光望向左側,還剩最後一個神農氏族。

渾源大世界外有熊,金烏,神農氏族的領頭人們,鼻子都氣歪了。

他們制定了計劃,發放了名冊,要全力絞殺羅征與鳳歌兩人,最後不僅一無所獲,竟因為這小子吃了大虧。

尤其是鳳女,死死地盯著靈巧飛行的羅征,一副想要將羅征生吞了的樣子。

「山」站在法陣中,看到羅征直飛過來,他的眼睛微微一閉,隨即說道:「諸位同族先行退避。」

神農氏族的族人們齊齊點頭,離開了法陣。

「小叔叔,那我呢?」沐沐坐在一側問道。

「你幫我便是,」山說道。

聽到「山」的話,沐沐的眼中閃爍出一絲光澤。

一曲畫未最相思 她知道小叔叔與羅征,與那個叫邪神的傢伙遲早有一戰。

Boss欺上身:強行相愛90天 可小叔叔的性格很穩重,一般都以大局為重,在沒有必勝的把握時,他選擇的是退避。

現在小叔叔終於忍不住了……

「好!」沐沐露出一個俏皮的笑臉,伸手在髮絲上輕輕一勾,一頭捲髮盤旋而起。直等到羅征鑽出法陣,渾源之靈母體跟隨來時,那捲發已綿延在法陣之外,瞬間化為一根根細長的鋼針,朝著母體激射而去。 那些如鋼針一般的捲髮,瞬間纏在了渾源之靈母體身上。

此前沐沐就是這等辦法,一直糾纏著母體。

這些頭髮堅韌非凡,無法以力量將其扯斷。

母體的注意力也不再沐沐和「山」身上,它一心想要將羅征拍碎,根本不理會神農氏族的兩人。

「綁好了!」

沐沐的髮絲綁縛在母體身上的同時,又有一些髮絲卷在了「山」的身上。

「我們出去。」

山說完之後,扛著沐沐一步走出了光罩。

「唰!」

神級系統之商女重生 颶風瞬間將兩人吹上半空。

原本鬆弛的髮絲在力量的作用下,瞬間被綳直。

在慣性的作用下,他們圍繞著母體回蕩一圈,這一盪之下,竟是準確無比的朝著羅征衝過去。

靠近羅征的同時,「山」的眼中閃爍出一絲金芒,一股厚重的氣息爆發出來。

「嗬!」

隨著他爆喝一聲,自他的頭頂浮現出一片漆黑的螺旋。

「大幽極界!」

這漆黑的螺旋轉動之下,產生一股詭異的引力。

引力本身不算強大,可蘊藏在其中的規則,直接將周圍的空間摺疊!

渾源大世界內部禁止一起空間手段,沒有人能在這裡進行大挪移,包括一切與空間有關的手段都無法動用。

可「山」竟然打破了這個規則!

「轟!」

方圓一丈範圍內的空間都朝著那個漆黑的螺旋坍塌進去。

這一丈的空間摺疊之下,對周圍空間的影響呈輻射狀擴散。

距離黑色螺旋十丈外的空間,硬生生向內擠壓了十丈,同理,整個核心地帶亦朝著螺旋擠壓了一丈,而整個渾源大世界也少了這一丈的空間,以黑色螺旋為圓心偏移了一丈。

甚至於整個母世界,整個混沌同樣發生了偏移!

只是這一丈的距離,對於渾源大世界而言就已小到忽略不計,對於整個母世界而言,更是不可能測量。

整個飲雪州內,只有伏羲一人坐在雪山頂上,察覺到空間的摺疊

他淡淡的凝視著「山」,眼中露出一絲不屑之色。

「這麼快就忍不住了?對一個連渾源境都不是的小輩,動用真理層級的手段,真是有臉」伏羲喃喃說道。

即使如此,伏羲也沒有絲毫出手相助的意思。

在伏羲眼中,一切都是命數使然。

若羅征隕落於「山」和邪神手中,只能說是「墟」瞎了狗眼。

他求了一輩子都不可得的使命,竟降臨在這樣一個小傢伙手中,他原本就是不甘的。

渾源大世界門口的眾多領頭人們,看到那黑色螺旋后,臉上各自也流露出凝重之色。

「那是什麼手段」鳳女驚叫道。

金烏一族的天賦是神火,可神巢誕生的女妖們,尤其擅長空間手段,像鳳女就是修虛空幻滅真意入彼岸,其他的女妖同樣如此,也是這個原因,金烏一族在渾源大世界內的實力是打了折扣的。

像鳳女這般,能夠以幻滅投影降臨在極為遙遠的空間殺敵,她對空間上的理解與造詣絕對不是尋常人能夠比擬的。

可她看到這黑色螺旋時,心中也是劇震。

凝練在其中的空間奧秘,她竟根本無法理解!

神農氏族的領頭人看到「山」的手段,臉色沒有太多的變化。

「山」在神農氏族中是很獨特的存在,他雖然算是年輕一輩的族人,可地位超然,就連烈山氏神農面對「山」都客客氣氣,這樣的人物到底是何等存在,其實並不難以猜度。

「羅征,小心了!」

秋陰河,林戰霆等人臉上也滿是吃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