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孫韶嚥了口唾沫,猥瑣笑道。

“我,我喜歡那一個。”郝學習指着一個清純、清麗的少女,滿頰通紅道。

“我艹,個個都是極品,熟的,純的,各種口味齊全啊,瑪德,老子一天要十個,爽天上去。”

“先說好啊,這些女人都是我的,老子看上的,誰要敢搶,我就崩了他。”

歐強叼着雪茄大手一揮,樂的嘴都合不攏了。

黃軍則是手伸進了褲兜裏,一邊開始玩鳥了。

“羿哥,這回真是賺大發了,你喜歡哪個?”

“我看娘們傲的很,咱哥倆要不開了她?”

沙虎目光落在了風韻迷人的領頭人身上,賤兮兮的壓低聲音道。

“好說!”

秦羿微微一笑,嘴角滑過一絲無奈。

從踏入女兒國起,他發現自己的真氣消失了! 沒錯,就是消失,而不是因爲某種神祕力量封印脈絡或者禁錮住了,就像是他原本就是一個一無所有的凡人。

沒有了真氣,幽冥戰甲、幽冥火、金身、本命斧與絕世真法全都成了浮雲,他甚至連神識也無法外放,無法感應自己的金魂法脈是否依然完整。

起初他以爲是一種錯覺,在連續幾次提氣未果後,他只能相信這個殘酷的現實。

他現在就是一個普通人了!充其量也只能算是一個巔峯外煉高手,除了本體的氣力,再無一絲丹田之氣。

這是他在天地之界尋找三界石時,也從未遇到過這種可怕的事情。

饒是以秦羿的心境,一生修爲化爲虛無,也是冷不丁驚出了一聲冷汗,有些慌了神。

他終於明白,爲什麼以司馬復的修爲,在去了女兒國後,再無消息。

任何人只要踏上這片土地,都將失去修爲,淪爲凡人!而女兒國上空卻充斥着強大的精純靈氣,島上還有控陣絕世高手,如此一來,任何人來到這島上,都將處於弱勢。

這不是天堂,而是恐怖的禁地。

秦羿一時間也不明白,女兒國爲何會有如此可怕的禁力,他是見多識廣,但三界依然浩瀚無邊,依然有無數不解之謎。

殺神島 “各位尊貴的朋友們,歡迎你們來到女兒國,從現在起,你們的餘生將在這裏度過。我叫牡丹,是女兒國的國王,相信我,你們會愛上這裏的。”

領頭的女人聲若黃鸝,清婉而不失風雅,臉上盈盈的笑意,更是迷得衆人神魂顛倒。

“太風騷了,是我的菜,是我的菜。”

“要能跟女王來上一發,下半輩子也足夠吹的了。”

黃軍哈哈大笑之餘,伸手就往女王的胸口抓了過去。

其他幾人也是一個個眼神如狼,恨不得當場撲上去把牡丹給生吞活剝了。

“放肆!”

老鬼一動,一把掐住黃軍的脖子,單臂提了起來。

“嗚嗚!”

“嗚嗚!”

黃軍撲騰着腿,眼皮一翻,臉憋的通紅,舌頭吐出了大半拉,眼看着就要不行了。

“住手!”

牡丹柳眉一蹙,清喝道。

“王,他們太放肆了,我得教他們一點規矩。”

老鬼陰森森道。

“你就是條狗,什麼時候輪到你來教規矩了,不得對我的貴賓們無禮,滾下去。”

牡丹冷冷道。

素來狂妄的老鬼在牡丹跟前,就像是一隻哈巴狗一樣聽話,神色一冷,黯然退到了一旁。

牡丹似乎並不介意衆人無禮的目光,盈盈一笑道:“各位,請跟我來吧,我帶你們領略下女兒國的風情,以後這裏就是你們的家了。”

幾人跟在牡丹身後,女兒國佔地極大,牡丹只帶着衆人在莊園的一角遊歷了一圈。

當行走至北邊山間涼亭的時候,衆人放目望去,只見遠處一片片紫色的海洋,在清風吹拂下,如風波浪般盪漾。

不少光着身子,只穿着樹皮短褲的壯漢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低頭像是在忙活什麼,時不時還能看到幾個漂亮的女護衛手持着弓箭在一旁看守着。

“牡丹小姐,不,女王陛下,這是怎麼回事?”

“那些人在幹嘛?”

歐強雖然是個二世祖,但腦子還是有的,見情況有些不對,趕緊問道。

“女兒國這麼多張嘴,總得有人來養活吧,所以,我們的男人在享受天倫之樂的時候,偶爾也會紳士一番下地勞作。”

牡丹淡淡笑道。

“哦,看吧,當男人苦啊,女人上下兩張嘴都要服務周到了。”

“得,誰讓咱們是爺們呢。”

孫韶壞笑道。

說話間,眼睛在牡丹身上游離了一圈,自是一陣口乾舌燥。

“羿哥,你愣着幹嘛,走啊。”

幾人邊走邊說,沙虎見秦羿楞在原地,又折返回來,催促了一句。

“怎麼了?”

他見秦羿面色鐵青,皺眉問道。

“沒什麼,走吧。”

秦羿道。

歐強等人目力有限,看不真切,可秦羿卻是能瞧的一清二楚,那些男人脖子上、腳上都掛着厚厚的鐐銬,那些護衛手上拿着皮鞭,稍微一分析,不難猜出,那些人都是女兒國的苦奴。

如此想來,男人在女兒國的地位就是奴隸,所謂的天堂之樂,壓根兒就不存在,男人的煉獄倒有可能。

轉了一圈,天已經黑了。

牡丹帶着衆人進了一個封閉的庭院。

庭院外面是一層黑色的藤蔓圍繞而成的圍牆,藤蔓上開着紫色的花朵,夾雜着密密麻麻的小尖刺,看得人頭皮一陣發麻。

庭院裏邊,是一棟兩層樓的別院,別院隔出了一間間雅緻、簡樸的屋舍,沒有窗戶,正門依然是由藤蔓組成。

秦羿眉頭皺的更緊了。

“曼陀花?”

他心中不禁嘀咕了一下,曼陀花是第三層煉獄,無生煉獄最有名的典型標誌。

無生煉獄由無生老祖掌管,這個鬼王最喜歡折磨人,專門在一個叫無生之淵的地方栽種這種可怕的毒花,每當征戰抓到俘虜,又或是背叛之徒,便將他們投入無生之淵,受曼陀花的折磨。

這種花的毒能對魂魄造成一種獨特的刺痛感,是以,無論鬼、神,一旦被此花刺傷,都會痛苦不堪。

女兒國難道是來自地獄?

“我說不會就讓我們住這窮酸地方吧?還有這跟圍牆似的,是幾個意思?當我們是囚犯嗎?”

沙虎不爽問道。

“我們這地方走獸比較多,這些藤蔓含有劇毒,能抵擋野獸,當然了,你們最好不要碰它,否則下場會很慘的。”

牡丹笑着解釋道。

“不就是一朵花嗎?有這麼嚇人嗎?”

孫韶剛要伸手去摸,秦羿一把拉住他。

牡丹似乎像是察覺了什麼,柳眉沉了一下,秦羿立即裝作一副痞笑道:“死胖子,你可真不識趣,女神的話都耳邊風嗎?要死也得死在牡丹花下啊,就這玩意萬一毒死了,豈不是太可惜了。”

孫胖子嘿嘿乾笑了一聲,感激道:“秦老弟說的對,還是牡丹花下死的痛快。”

說完,又在女王身上肆無忌憚的掃視了幾眼。

牡丹嫣然一笑,也不惱,任由衆人火辣辣的眼神掃視着,“好了,你們在院子裏稍等,待會有人專門過來安置。”

在說到安置兩個字的時候,牡丹眼中閃過一絲戲謔,緊接着她走出院子手一揮,藤蔓沙沙作響,瞬間爬滿了大門位置,把衆人阻隔開來。

PS:稍後還有更新。 “我艹,羿哥,咱們以後不會就住在這破地方吧?”

沙虎繞着不大的院子走了一圈,吐了口唾沫罵道。

“是有點倒胃口,不過先玩玩吧,等玩厭了,我打個電話叫人來接,嘿嘿我已經定好位了。”

歐強拿出水果手機揚了揚,得意道。

秦羿無聊的笑了笑,獨自走進了樓道。

樓道里殘存着汗臭味,也就是說這棟樓還有其他人住,很可能就是那些在田間勞作的苦奴。

如此一來更證實了他們即將成爲苦奴,可笑歐強、沙虎等人此刻還沉醉在獵豔的美夢中難以自拔。

他試着再次催動真氣,然而,依然是毫無動靜,而且一踏入女兒國,他身體就疲乏的厲害,口渴與飢餓、疲勞相伴,這正是失去真氣護體的徵兆。

他必須接受成爲凡人的現實,不過秦羿反而有一種另類的興奮,他自出道以來太順利了,上次房修算到他一劫,原本以爲是應在西川,現在想想八成是在這了。

他就像是一個探險者,期待着找到司馬復與女兒國的靈泉、祕密!

這無疑是一個很有趣的過程!

興許司馬復就在這棟大樓的苦奴中也說不定呢?

回到樓下,歐強等人正賤兮兮的商量怎麼開了牡丹的火車,沙虎被孤立在一旁無聊的抽着悶煙,見了秦羿一肚子的怨氣,發起了牢騷!

嘩啦啦!

正瞎聊着,藤蔓自動分開一道大口子,只見一行神色冰冷的麗人,闖進了庭院。

打頭的女子與島上其他女人不一樣,皮膚稍微呈健康的小麥色,一張冷豔的鵝蛋臉,明眸皓齒,近一米八的火辣身段顯得英氣十足。

她的上半身只着一件黑色的皮裹胸,那呼之欲出的雄巒至少也得在E杯了,裹胸之下是八塊緊緻的肌肉,整個腰身沒有一絲多餘的贅肉,充滿了健康活力。她的下半身是一條豹皮短褲,緊緊裹着豐隆的臀線,與兩條大長腿一襯,相比於島上白淨美女的冷豔、溫柔,這個女人就像是一匹狂放的野馬,充滿了火辣,令每一個見到她的男人,都會生出征服的慾望。

緊跟在她身後的十個女子,也一應是身材高挑,冰冷逼人。

“蒼了個天的,上品、絕品,天生的極品炮架子啊。”

孫韶自認對美女頗有研究,當即舔了舔嘴脣,邪氣的打量了一眼女子,激動的搓了搓手,伸出鹹豬手道:“美女,我叫孫韶,交個朋友唄。”

“唰啪!”

話音剛落,那女子手一揚,一鞭子抽在了孫韶的手上。

也不知道那鞭子是何物所造,厲害的緊,一鞭子下去,孫韶整個右手卷了一大層皮,血流如注。

“死三八,你敢打我。”

孫韶沒想到女子這麼狠心,疼的眼淚都流出來了,跳起來就要動手。

砰!

女人騰空一記瀟灑的迴旋踢,兩百多斤重的大胖子孫韶橫飛了出去,重重砸在地上,疼的慘叫不已。

女人仍是不解氣,幾個跨步走了過去,騎在孫韶身上,粉拳如雨,照着孫韶的頭就是一通猛錘。

伊塔之柱 砰砰!

每一拳都像是鐵錘出擊,發出清脆的斷骨聲。

可憐孫韶,沒挨幾拳就暈死了過去,整張臉血流如注,哪裏還有半分人樣。

“我知道你們想上我,無所謂,看你們本事。”

“但至少看起來,你們這批垃圾沒有夠資格的。”

“好了!”

“我叫黑珍珠,是一號樓的總管。”

“從現在起,我宣佈你們就是我的人了,不,是我的奴隸了!”

美女揪住懵圈的歐強,在他的臉上蹭幹了手上的血水,像扔垃圾一樣丟開他,冷傲無情道。

見面就廢人!

饒是衆人再好色,這會兒也是嚇的慌了神。

尤其是奴隸二字,就像晴天霹靂,在每個人的腦海裏開炸,雷的衆人是三魂發矇,七魄生寒。

“不……不是說這裏是男人的天堂嗎?奴……奴隸是幾個意思?”

歐強的一個保鏢不解的問道。

“你說的沒錯,這裏是……強者的天堂,像你們這種垃圾,就只配爲奴。”

“來人,扒光他們,換上囚服!”

黑珍珠冷冷道。

“喂喂,你,你們要幹嘛?”

有人不情願的反抗,幾記血淋淋的鞭子一沾身也就老實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