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孟天宇狠狠咬了咬牙,看着自己父親與青松兩人回應道。

「是他們?」艾雪聽到孟天宇所說,她當然就想到了雷凌他們三個人,

孟雄、青松二人聽到孟天宇所說,二人同時面露驚訝的樣子。

「竟然有人可以進入王陵古墓?還能活着回來?」

這件事聽的太過離譜,孟雄到很想見見自己兒子所說的那幾個人。

「伯父,他們不是普通人。」

就在孟雄與青松沉默時,艾雪突然開口提醒告知。

「不是普通人?」

青松吃驚,瞪大眼睛看着艾雪問道:「他們怎麼不普通?」

「師伯,他們可能是異人。」

孟天宇搶先回答。

他這次回來,就是想要找人對付雷凌他們,如今青松在這裏,他當然不會放過這次機會。

「異人?」

孟雄、青松二人眉頭緊皺。

異人與修行者不同,他們天生賦有異能,而修行者靠的時間累積,與後天的不懈努力。

「那你的傷……?」

孟雄看向自己兒子的頭,眉頭緊皺問了一句。

孟天宇張了張嘴,心裏卻在猶豫要不要栽贓嫁禍給雷凌他們頭上。

「是他們乾的!」

「我帶人趕去時,見他們正在欺負天宇。」

在孟天宇猶豫時,艾雪突然開口替孟天宇做出了回答。

孟雄臉色頓時陰冷無比,只見她雙手緊皺,扭頭看向對面的師兄青松道:「師兄,可否陪師弟走一趟?」

「無量天尊!」

「賢侄被打,作為師伯的我,怎麼可能袖手旁觀?」

青鬆手撩浮塵,瞥視一眼孟天宇答應了孟雄。

孟天宇看到自己父親與師伯都要去,他心中反而一喜,他咬了咬牙,心道:『雷凌!這次我看你們怎麼猖狂!』

艾雪沒敢出聲,孟天宇的父親要親自出馬,還帶上青松道長,這可是替她報仇的最好機會。

「備車!」

孟雄沖着門外呼喊一聲,后看着自己兒子孟天宇道:「趕快帶路!」

「好的父親。」

孟天宇沒有猶豫,急忙點頭后就帶着艾雪率先轉身朝門外而去。

……

夜色闌珊,燈紅酒綠。

天國酒店可是燈火輝煌,五彩斑斕。

「什麼?」

「你們剛回來就要走?」

總統套房,李珊珊聽到雷凌說要連夜返回江都城,這讓她大吃一驚。

就連不動聲色的蒂娜,也是意外的看着雷凌。

「雷凌,小蕊姐還沒有醒,你就這麼着急走?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發生?」

蘇夢皺眉,看着此時躺在沙發上,還沒有蘇醒的花小蕊,她面露不解的問向雷凌。

就算要走,也不可能差這麼兩天才對。

雷凌的突然提議,着實讓李珊珊、蒂娜、蘇夢幾人感到古怪。

「西疆事情已經解決,我不想再留在這裏。」

「你們也知道,前不久我們得罪了孟天宇,如果我們繼續留下去,他一定會來找麻煩。」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況且,江都城還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們回去處理。」

雷凌聳了聳肩膀,並非是他怕孟天宇,而是西京不是什麼太平的地方,他有種不祥的預感,所以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他才決定連夜回返江都城。

「真是的!」

「道爺我好不容易休息,屁股還沒有坐熱又要走?」

茅十八一臉不情願。

他跟着雷凌就沒有過上一天安穩的日子。

「雷凌,你確定你不是怕了那個孟天宇?」

花雲毅神色古怪,雷凌拿孟天宇當做借口,他總覺得雷凌有什麼事情在瞞着他。

「你覺得呢?」

雷凌微微一笑,扭頭看着花雲毅反問一句。

花雲毅神色一怔,心想這還用問嗎?

雷凌可不是什麼善茬,殺人跟切菜一樣,豈能會被市井的富二代嚇到?

「好了!」

「機票我已經訂好了。」

「你們想收拾一下,我們稍後就走。」

沒有過多的解釋,雷凌囑咐李珊珊幾人後,他卻起身來到窗戶近前,神情變得有些凝重。

那是因為,他擺放孟天宇不會善罷甘休。

他們將孟天宇引到王陵古墓,孟天宇一定會懷疑他們盜走了古墓里的寶藏,所以孟天宇一定會折返。

為了避免夜長夢多,他只能儘快離開西京這個是非之地,避免連累李珊珊等人捲入是非之中。

。 「這樣嗎?你是想再見他一面嗎?」

藍雨猶豫了一瞬,還是點了點頭,「想的,小的時候,他就經常帶著我到處去玩,我被村裡的小孩欺負,也只有他敢站出來保護我……」

藍雨說了很多,嘴角不由自主地勾起。

可惜之後她就搬走了。也沒來得及和他告別,心中一直有些遺憾。

沈初雲見她這樣,心中瞭然,便道:「那你還記得他長什麼樣嗎?我說不定可以幫你找找。」

藍雨神情一滯,卻搖了搖頭,「這我倒是忘記了……應該也是普通人的長相吧,但是他個子很高,嗯……還有……」

沈初雲看著想地極為費力的藍雨,見她半晌都憋不出一句話了,忍不住道:「就沒了呀?就沒有什麼特別的特徵嗎?」

藍雨想了想,道:「我記得小時候他被開水燙到過,大腿上面應該有疤。」

「……」沈初雲沉默了。

這個就難辦理了呀,男人很少露大腿的,就算夏季也是只穿過膝的七分短褲,而流淵連那種褲子都是不穿的,常年都是不同材質的黑色長褲,什麼情況下能看到一個男人的大腿呢?

沈初雲想不到。

藍雨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只是對著沈初雲笑笑,「所以我也不會刻意去找啊,如果還能再遇見說明我們還有緣分,如果遇不到了或者又錯過了,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沈初雲點了點頭,「說地也是。」

「所以你的男友真的很好,你和他從小一起長大,對他的人品應該也很了解,應該也會放心很多吧。」

藍雨的話讓沈初雲只能暗暗苦笑。

了解?

不,她發現自己對這個男人一點都不了解,而他也有太多的事情都沒告訴她。

而且他明明已經找到了自己原先的家庭,卻似乎從來沒有告訴她的意思。

如果兩人沒有在一起,他是不是就打算這樣回了家,和上輩子一樣,和她再無瓜葛了?

而且,雖然她隱隱覺得是流淵先喜歡的自己,可卻是她先告的白,他對自己的愛意,真的讓她捉摸不透。

有些時候她覺得他很愛自己,有些時候卻又覺得似乎並不是那樣。

能夠讓人輕易放下的愛,又能重到哪裡去呢。

這樣的想法,從昨晚開始就像魔咒一樣一直縈繞在她的腦海中。

她只能強逼著自己別去想,別那麼在意,一直告訴自己流淵是愛自己的,他只是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而已。

這導致她這一整天都心緒不寧,而且也不想回去面對他,便鬼使神差地來了學校。

沈初雲將吃了兩口的盒飯蓋上扔到了垃圾桶,就蜷縮在椅子上面看手機,等將消息一一回復,墨流淵的消息就跳了出來。

「怎麼還沒回來?」

沈初雲回了一句,「我今天住學校。」

那邊沉默了許久,就在沈初雲想放下手機的時候,消息再度傳來,「過來喝湯,喝完我送你去學校。」

沈初雲眉頭一皺,她連飯都沒胃口吃,哪裡還有閑情喝湯?

於是沈初雲回了一句,「不了,今天我不想喝。」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你現在在哪裡?」

薄雲深聽著電話里慕修瑥的話再也沒辦法淡定了,他現在必須找到慕修瑥,問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到底想做什麼?

「來西郊的這個大倉庫吧!我在那裡等你!」

慕修瑥說……

《奔赴》第196章你的確沒有睡她 顧知鳶另一隻手拿着粥,全部都灌進她的嘴巴裏面去。

「唔……」

夢瑤拼了命的掙扎著,但是根本躲閃不開,熱粥從她的嘴裏灌進去。

「咳咳……嗚嗚……」

她的嘴巴合不上,硬是吞了下去,因為顧知鳶灌的太快了,所以粥甚至嗆的從她的鼻孔裏面噴出來,到處都是。

「咳咳……」

最後,顧知鳶鬆開了她。

夢瑤倒在地上,頭髮和臉上都是熱粥,十分狼狽。

「味道如何?」

「你……你這個妒婦!王爺是不會放過你的!去……去叫王爺!」

「就憑你?」

顧知鳶一路把夢瑤拽了出去,門口不少圍觀的丫鬟看到,都是嚇了一跳。

顧知鳶提高了幾分聲音說道:「要找王爺撐腰是吧?你最好有膽子去跟你的王爺提起這件事,如今我嫁進王府,老老實實住在這長歌軒,你們王爺不來招惹我,我也不會去招惹他,至於你們……也是一樣,今天的事情,算是一個教訓,下一次誰再敢招惹本小姐,別怪我對你們不客氣!」

說完,顧知鳶一推就把夢瑤給推了出去。

其餘丫鬟嚇了一跳,都四散逃開。

不多時,藥效發作,夢瑤的肚子開始咕咕作響,趕忙跑走了。

「小小瀉藥的手段,也該賣弄!」顧知鳶真是好笑。

她可是法醫,這樣的手段,不過是她醫學院的小兒科手段,也就是夢瑤這蠢貨還自以為自己聰明,想要在她面前賣弄。

「王妃你好厲害,你怎麼知道飯裏面有毒的?」秋水一雙天真的眼睛看着顧知鳶,眨呀眨呀。

「聞到了。」顧知鳶半真半假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