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妖獸,同樣有著不低的智慧。

普通五階妖獸的智慧便能達到人類智慧的水平,萬妖山中的這些妖獸,覆蓋整個萬妖山,得到妖王的命令,自然沒有干怠慢的。

很快,消息傳來了,一道接一道。

一直到最後,是一頭八階的超階妖獸傳來,是最新的消息,但也在半年前。

林楠親自將那頭超階妖獸拘到身前詢問。

很快,得到消息后林楠從核心之地直奔而去,隨身還攜帶著那頭妖王,至於那頭八階妖獸,林楠並沒有理會。

幾分鐘后,林楠出現在萬妖山一座大峽谷之上,神識不但往下探查,但最終卻被峽谷下方的特殊迷霧遮擋。

根據那頭八階妖獸的供述,半年前關鐵凝和趙小娜闖入它的領地,被它追殺,趙小娜實力一般,但關鐵凝實力不錯,而且還參悟了空間一道,關鍵時刻帶著趙小娜逃命。

最終,逃入到這座大峽谷之中。

而這裡,哪怕是萬妖山的超階妖獸們都不敢踏足。

跟在林楠身邊,那頭十階巔峰的妖王臉色微微發白。

「這是萬妖山的禁地,哪怕是本王也不敢進入,有著莫大的兇險,你的朋友他們……」這頭妖王開口,很是擔心,下半句話都不敢說出來,生怕惹到林楠的不快。

林楠眉頭緊皺。

「具體消息告訴我,若有隱瞞,你必死無疑!」林楠沉聲。

這頭妖王自然不敢,連忙將這裡的情況給介紹了一番,正如它所言,這座大峽谷超級危險,無數年來,進入這裡的妖獸,哪怕是十一階的,都沒有一位活著出來的。

至於人類,也有,但同樣沒一個活著出來的。

聽到這些,林楠眉頭緊皺。

心中微動,剎那間風屬性分身直奔而下,快速沖入大峽谷之中,隨身雖然沒有攜帶准帝兵,雖然主要掌握的是風屬性規則之力,但和本尊心意相通,本尊的強大手段他也會。

林楠本尊的實力,這具分身能有三成!

可莫小看這三成,即便是只有三成,也堪比天仙境後期的強者。

尤其是,為了增加這具分身的實力,林楠悄然準備了不少大殺器給他,哪怕是天仙境巔峰強者也可殺。

一旁,那頭妖王見狀,頓時更為震驚了。

「分身!」這一刻,這位妖王終於明白眼前這位如此可怕了,能修鍊出分身的強者,無一不是最頂級強者或者最頂級的天驕。

「敢問大人名諱?」這位妖王此刻顯得卑謙不少。

「林楠!」

這位妖王心中暗暗琢磨著,貌似沒聽過好像。

但此刻卻直接認定為一位強大的人族強者,心中更是懼怕了。

回答完這位妖王的話之後,林楠再沒有開口,直接盤膝在一旁坐了下來,將這位妖王也籠罩在內,強大的空間之力包裹,其他人根本發現不了他們的存在。

與此同時,風屬性分身已然進入大峽谷之中,並且直接沒入到迷霧之中。

一路上,林楠足足下潛了十餘里的深度,並沒有遇到什麼危險。

但是直覺上,林楠卻真切的感覺到這裡的大恐怖。

但是他必須繼續。

趙小娜和關鐵凝可能沒死。

進入這裡足足半年之久,真若是死的話,早就不在了,不可能堅持到兩天前給自己傳訊。

人還未到,強大的神識直接籠罩而下,沒有放過任何一處。

然而才剛剛闖過迷霧,林楠陡然間臉色大變起來。

整個人被壓制的厲害,原本天仙境初期的分身,瞬間被壓制到了天人境!

而且,一股強大的無形之力作用在林楠身上,讓他直接下墜,直接朝著谷地落去。

「蓬!」

林楠直接砸落在地上,發出一聲巨響,饒是強如他,這一刻也摔的七暈八素。

大峽谷上方,林楠頓時眉頭微微一皺。

他和分身的感應竟然被阻隔了。

雖然還能隱約感覺的到,但卻不夠清晰。

谷地到底有什麼,本尊竟然無法得知。

只能感覺到這具分身此刻情況不妙,被壓制了,之後落了下去。

然後,就是一種特殊的被砸的感覺。

再然後,林楠感覺到分身在廝殺,在戰鬥!

剛一進入,便開始了廝殺?

和誰?

妖獸,還是什麼其他未知生物?

轉頭,林楠看向這頭妖王。

「谷地到底有什麼?傳說之類的也可以說說。」林楠開口問道。

這頭妖王想了想,而後還是老實開口。

「傳言這裡是萬妖山的祖地,也是仙界萬妖祖地,據說是萬妖之祖親手創建,並且設定的特殊考核之地,只要是妖族之人,都可以進入,能活著出來的,都將得到大機緣,但無數年來根本沒有一頭妖活著出來,漸漸的也就沒人相信的!」這頭妖王介紹道。

聽到這些,林楠眉頭再度緊皺。

「對了,聽說人類好像前些年有人活著出來,然後得到了大機緣,成為一位頂級仙王境強者,鑄就了肉身無敵,這座大峽谷的機緣,也就是這般傳人到人類的世界的。」這頭妖王見狀,又想到這點,連忙補充說道。

頓時,林楠眉頭皺的更緊了,沒有一點實質性的消息。

但至少有一點林楠懂了。

有人能活著出來! 歐陽辰看何姍姍一臉崇拜的眼神看著自己,他沒好氣的嘆息,鬼才要教何姍姍燒烤啊!

可是,他要把手裡的烤肉給何姍姍,也不能不管,真的讓她烤焦了。

他想了想,開口道:"還是算了,你跟水天芸去玩吧,我在這裡燒烤!"

何姍姍聽到歐陽辰提到水天芸的名字,這才意識到,自家好閨蜜已經走了。

她連忙四處去找水天芸,終於遠遠的看到水天芸的時候,她突然一臉驚喜:"啊呀,我們家芸芸偶遇一枚帥哥,我還是別去打擾她了,我就在這裡,看你燒烤就行!"

歐陽辰聽到這話,俊臉一下子沉了下來:"你說什麼?"

何姍姍還在看水天芸跟帥哥說話,壓根沒怎麼注意歐陽辰的表情,還在笑著說:"你看啊,那不是嘛!"

歐陽辰順著何姍姍的目光看過去,果然看到水天芸在跟一個男人說話。

而且,那個男人似乎有點熟悉,他定睛看了兩眼,俊臉立馬黑了。

那不是唐正柏嗎?他怎麼會在這裡。

而且,他不是跟水天芸說,離那個男人遠點,那個唐正柏不是好東西嗎?

她難道一點都沒聽進去,歐陽辰臉色黑的嚇人,這時,水天昊從旁邊走過來:"別看了!"

歐陽辰眸子閃了閃,沉了沉臉,沒說話。

何姍姍這時候才發現,歐陽辰表情不怎麼好,她感覺有點怪怪的,可是具體怎麼回事,她也不明白。

水天昊看了一眼何姍姍:"姍姍,你先去玩吧,我跟歐陽辰聊點工作!"

何姍姍點點頭,有些木木的轉身向著另一邊的燒烤架走去。

歐陽辰看了一眼水天昊:"你想說什麼?"

水天昊看了他一眼:"我知道你刀子嘴豆腐心,雖然跟芸芸吵架,但是,還是很為她著想的,唐正柏具體怎麼想的,我也不知道,但是,芸芸在跟他說話,我們也不能駁了她的面子不是!"

歐陽辰看了他一眼,沉著臉不說話。

歐陽辰死死的盯著水天芸那邊,心裡很暴躁,可是,他自己都不知道,這種暴躁究竟是為什麼。

他想了幾秒,看向水天昊:"你去跟水天芸說,讓她過來烤肉,如果她想跟唐正柏一起的話,就讓他們一起過來,如果唐正柏真的有什麼不可告人的心思,我們也能及時的阻止他!"

水天昊似笑非笑的看著歐陽辰:"那你過去喊他們!"

歐陽辰眉頭皺的厲害:"這種事,你不自己去,怎麼能讓我去呢,水天芸可能是你親妹妹!"

水天昊臉上的笑意更深了:"所以,你這樣指使我去,真的沒有一點私心嗎?"

歐陽辰的神色頓時微變,他很不自在的別過臉:"你在胡說八道什麼,我怎麼可能有私心,我只是覺得……她是你妹妹!"

水天昊勾了勾唇:"是嗎?那我挺放心的,就讓她在那邊跟唐正柏多聊聊吧,我看他們聊的還挺愉快,我看啊,我們倆就別去打攪了!"

歐陽辰沒想到,水天昊是這幅態度,他沒好氣的白了一眼水天昊:"好,我承認我私心裡,不希望他們倆有所牽連,這下總該可以了吧,你去喊她!"

水天昊看歐陽辰這麼著急,無奈的嘆口氣:"歐陽辰,你聽我的,還是不要過去,儘管我大概能猜到你心中的真實想法,可是,我們這會過去,真的不是明智的選擇,而且,很有可能,讓芸芸討厭我們!"

歐陽辰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樣子:"就算是她討厭又能如何,她不是一直都挺討厭我的嗎?現在還不是這樣!"

水天昊無奈的聳聳肩:"算了,你這麼固執,我也說不通,我索性啥也不說了,你自己看著辦吧!"

歐陽辰恨鐵不成鋼的看了他一眼:"就沒有見過你這麼當人哥哥的!"

水天昊勾唇,笑的有些幸災樂禍:"我也沒見過你這種……唔,嘴裡說著討厭,一個勁的跟人吵架,卻還要處處為那個人著想的!"

歐陽辰頓時面子掛不住:"你放屁,我才沒有為她著想!"

"哦,只不過,我剛才說你為芸芸著想了嗎?你這麼激動做什麼,莫不成做賊心虛?"水天昊的目光,格外的好玩。

歐陽辰惱羞成怒:"你才心虛,你剛才說的那些話,不就是那個意思吧,別跟我裝傻!"

水天昊無奈的搖搖頭:"算了,我也不跟你裝傻了,我先走了,你自己慢慢烤肉吧,估計你這肉,一會就成酸爛肉了,味道一定很棒!"

歐陽辰皺眉:"怎麼就成酸爛肉了?"

"因為你在自行加醋啊!"水天昊說完,大笑著離開。

歐陽辰氣的跳腳,他才不可能加醋呢,是啊,他怎麼可能吃醋,他跟水天芸那個女人,不知道多不對盤了。

歐陽辰的目光閃了閃,終究有些氣餒。

看著唐正柏和水天芸向著遠處走去,歐陽辰想去喊他們,卻又拉不下面子,整個人糾結的要死。

同一時間。

水天芸答應唐正柏一起走走的提議。

"對了,你們怎麼會來這邊玩?"水天芸隨意問了一句。

唐正柏笑了笑:"跟你一樣,和朋友一起出來玩!"

水天芸眸子閃了閃:"那還真是巧!"

唐正柏是個聰明人,他聽出來水天芸的語氣不大對勁,便主動開口:"水小姐,是不是有什麼話跟我說?"

水天芸看了他一眼:"不用那麼客氣,喊我水小姐,直接叫名字就行!"

唐正柏輕笑了一聲:"那你也直接叫我名字吧,不然,我會不自在!"

水天芸點點頭:"嗯,唐正柏,問你個問題,你之前是不是就認識我?"

唐正柏笑了笑:"你很在意這個問題?"

水天芸搖搖頭:"也不是在意,就是……"

唐正柏見她欲言又止,直接開口:"你是怕我利用你的身份吧!"

水天芸有些錯愕的看他,唐正柏無所謂的笑了笑:"別這麼看我,我其實一開始就想跟你說清楚的,但是,你只是追尾了我的車,我直接說我知道你是靳家的人,你什麼想法,你指定要多想,是不是,而且,我們後面也不一定會見面,所以,我覺得沒有必要說這些!"

水天芸皺眉:"可是,我們最後還是見面了,不是嗎?"

唐正柏哭笑不得:"可這只是巧合啊,我之前壓根沒想到,還會有這種巧合,說起來,只能是緣分使然吧,你也別多想!"

水天芸還是覺得怪怪的:"那天我追尾了你的車,你對我還那麼禮貌,我……"

唐正柏早就看穿了她的想法,笑了笑,有些自嘲的開口道:"所以,你就覺得我是因為這個,才對你禮貌有加的吧,只不過,這麼說也沒錯,我畢竟之前見過你,為了一個追尾的事情,跟你在大街上鬧矛盾嗎?我可真做不到!再說了,就算是追尾的換成一個普通人,我也做不到去為難別人,這種事情太掉價了!"

唐正柏解釋的太溫和自然,水天芸皺了皺眉,她好像沒有必要太過於糾結。

她無奈的嘆口氣:"我就是心理有疙瘩,隨便問問,你別多想!"

唐正柏笑了笑:"我怎麼會多想呢,能以這種方式認識靳家千金,是我的榮幸!"

水天芸皺了皺眉:"你可別這麼說,我會覺得不自在!"

唐正柏輕笑出聲:"那這麼說,你追尾我的車,能以這種方式,認識我這種年輕多金的總裁,是你的榮幸!"

水天芸聽到他這樣說,沒忍住笑出來了。

只不過,唐正柏這樣說,她倒是一下子覺得,這個人親近了許多。

兩個人往前走了好久了,距離那邊燒烤的地方越來越遠。

水天芸不經意的轉身看了一眼,突然看到歐陽辰和何姍姍,就在他們身後不遠處,不遠不近的散步。

水天芸的心裡,瞬間就不舒服的要死。

歐陽辰這是做什麼?答應了何姍姍的追求,兩個人這麼親昵的,還在海邊散步,她怎麼就沒看出來,歐陽辰這麼浪漫呢?

而且,你要散步就不能換個方向嗎?還跟在她身後不遠處,這不是存心膈應她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