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妖心似乎感受到了生死危機,跳的前所未有的快,“咚咚咚”,悶震如雷,瘋狂的將熱流頂在心口之外。

果然有效,熱流護住了心脈。

但其它的地方,它就徹底放棄了。

我見此,也急忙調動法力,封鎖鎖骨左右兩邊筋脈入口,身體既然已經淪陷,那就像妖心一樣退而防守通往三宮的關鍵。

只要頂住了這兩處,寒流就去不了三宮,白香月說過,收住三宮,就不算輸!

我一放棄,寒流瞬間便切斷了我所有的直覺,全身除了鎖骨以下,全部凍僵。

我飛速的默唸白香月教我的淨心咒,驅逐從肉體傳到到腦袋的寒力,瘋狂的運轉法力,堵在鎖骨兩處。

魔焰之芯這時候似乎也發現了我身體的奇妙,起了爭奪肉體之心,寒力調轉,直撲心口和左鎖骨兩處。

它太霸道了,竟然想要攻破我和妖心!

剎那間,寒力猛然增強的十倍上百倍,洶涌狂暴,讓我感覺如同驚濤駭浪之中的一葉扁舟,隨時會傾覆。

妖心也瘋掉了,生存的危機讓它跳的練成了一片,就像打水的電泵一樣,瘋狂到讓我感覺心肌痙攣!

很明顯,它生氣了,準確的說,是暴怒了!

作爲一個史前時代流傳下來的同樣是靈物的存在,一代代寄主消亡,但它卻是鐵打的,生存的下來。

這樣的傲氣和傲骨,容不得任何存在挑釁它!

頓時,海量的暖流排山倒海般爆發,熱流的溫度徒然拔高,就像炙熱的岩漿,死死頂在心口外圍,不讓寒力存進一步。

不光如此,它還發動了反擊,熱流兵分三路,要給這個莫名其妙的外來入侵者一點顏色瞧瞧。

誰纔是靈物至尊!

魔焰之芯感受到澎湃的熱流,也警覺起來,立刻收縮,將我左邊鎖骨攻關的寒流撤回,調轉槍頭殺向了妖心。

兩方合力,瞬間就將熱流一路淹沒,然後朝着中路席捲而去。

妖心也不是吃素的,同樣立刻合兵一處,硬碰硬的懟向寒流主力,一時間,雙方你來我往,你退我進,拉鋸的天昏地暗。

它們戰了個痛快,我就苦了!

一下子感覺自己要被燒死了,一下子感覺自己要被凍死了,一會兒一身汗,一會兒凍成的冰。

我被晾在一邊,卻成了承受痛苦的那一個!

更過分的是,妖心憤怒起來也暴走了,將寒流頂在外面之後竟然也來個直搗黃龍,衝着魔焰之芯居身的下丹田就去了,要拼個你死我活,論個輸贏。

一時間,我鎖骨以下的全身都成了戰場,跟在它們屁股不斷的修復受損的五臟六腑和血肉筋骨。

也就是自己沒多久才服下人間至寶千年天山雪蓮,這恢復能力蹭蹭蹭的拔高了好幾個層次,恢復力驚人,否則內腹早就化成灰燼和粉末了。

極度的一冷一熱,別說人了,鋼鐵也受不了!

它們戰個氣勢如虹,我就成了倒黴蛋,大哥來了,我遭罪,大哥走了二哥來了,我還是遭罪那一個。

一個“土匪”,一個“強盜”,都特麼不是好東西。

但我又不敢參與進去,因爲三宮是白香月叮囑必須要守的地方,決不能放開,在上,它們之間的戰鬥中心轉移非常快,忽上忽下。

我根本不敢掉以輕心,只能幹看着在後面忍受着非人的折磨在後面收拾。

時間一點點流淌,我感覺自己有些頂不住了,清心咒的作用在一點點的減弱。

痛苦和極度凝神的消耗,讓我精神感覺到疲憊。

他改變了羅馬 到最後,我清心咒也不念了,咬着牙關緊守,防禦那些亂竄的寒氣毫無規律的侵襲。

這種狀態下,我已經完全喪失了時間的流逝感。

這兩個天生地養的靈物鬥志昂揚,絲毫不管我的死活,在我體內殺的是天昏地暗,日月無光。

總的來說,還是魔焰之芯強上一線,每每深入下丹田腹部,很快就會被寒流推回去,然後在心口附近糾纏,再之後妖心反推,又是一個循環。

但妖心是個不服輸的主,鬥志昂揚,甚至是瘋狂,而且耐力驚人。

我剛開始還十分擔心,這東西別承載太大犯了“心臟病”停跳了就玩完了,結果發現,電動水泵都沒它厲害!

這功率,槓槓的!

時間就這樣一點點的流逝,我要這牙齒,振奮精神,堅持、堅持、再堅持!

因爲白香月說了,堅持是關鍵,魔焰之芯只能消磨,就像訓鷹一樣,得熬到它服。

但我其實也有些喪氣,因爲和它打野戰正面對扛的是妖心,我只不過龜縮於“城內”連頭都不敢露。

同時我也奇怪,當年獨角鬼王是怎麼降服這玩意的?

絕對沒有可能是用法力生生壓制,因爲它那時候還不到千年導航,敢這麼幹的,恐怕除了悟道者,沒誰了。

咬着牙關,我感覺牙齒已經痙攣了,心裏一遍遍的大吼,堅持堅持再堅持,絕不能精神一鬆睡過去,那就完蛋了!

猛的,就在這時,忽然一陣澎湃法力從周身嗖嗖的朝我體內鑽進來。一時間讓我感覺無比的舒爽,非人的痛苦減輕了幾分。

我頓時精神大振,這感覺自己在熟悉不過了,是紫氣東來!

天亮了!

……

(本章完) 我不免心潮彭拜,如果說什麼時候最後可能壓服魔焰之芯,那就是這個時候。東來的紫氣對我來說,就是源源不斷的法力,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我開始衡量起來,這樣做可以,但時間有限,估計就一個小時的時間,如果一個小時沒能壓住它,問題就有些大條了;很可能會讓魔焰之芯調轉槍頭來對付我。

此刻,魔焰之芯與妖心的戰鬥依然沉陷白熱化,二者的耐力令人心驚。

我猶豫了好一會兒,最終選擇放棄了。

白香月讓我堅持,也有不能貿然行事的意思在裏面。神仙打架,不等到它們精疲力盡,自己插手進去是絕對沒有好處的。

所謂鷸蚌相爭漁翁得利,但也有心急吃不了熱豆腐一說,鷸蚌如果還沒有耗盡力氣,漁翁弄不好也會被反撓一爪子。

耐心堅持,等待時機。

但我也不是什麼都不做,東來的紫氣無比浩瀚,可以補充了一下法力,舒緩一下疲憊的精神。

等到紫氣消失的差不多的時候,我感覺人清醒多了,就像是進入了一個新的境界一樣,身體的不適合和痛楚也減輕了許多。

沒有道理,但卻是實實在在的感受。

我死守三宮的入門關,口中再次念起了淨心咒,潛伏着。

魔焰之芯與妖心就像兩個紅了眼的仇人,鬥起來就根本沒有要停的意思,奮力搏殺。

如此一份一秒的過去,我感受到太陽升起來,又感覺到太陽落下去,白香月應該是讓幽靈船懸浮在了雲層之上,陽光沒有任何阻滯。

之後又是月陰,月亮升起來又落下去。

到了後半夜,忽然,劇烈的爭鬥雙方戛然而止,瞬間,我體內冷熱分明,雙方對峙於上丹田的位置。

我本來都堅持的有些昏昏欲睡了,一感知道情況猛的驚醒過來。

這好像,是精疲力盡,中場休息?

妖心的反抗有了一定的成果,它擴大了勢力範圍,而率先主動停下來的是魔焰之芯,因爲此刻的它明顯處於攻勢。

它停下,妖心也暫時沒有了進攻慾望,徒然平靜。

我立刻調集法力死守兩關,全力戒備,怕魔焰之芯直接衝我來。

頓了頓,一股龐大的寒潮果然衝着鎖骨兩關來了,恐怖的寒力讓我碎骨頓時就凍成了冰晶。

我低吼一聲,法力不計代價的頂在關卡處。

“轟隆隆!”

寒力滾滾,我感覺自己像是大壩的閘門,水浪高聳入雲,自己要拼了老命的頂住它,不讓水浪衝過閘門。

但寒力實在太過強悍

,如同滅世的滔天洪水一樣,儘管自己已經不計代價了,卻發現法力流頂不住,在一點點的後退,要滑過狹長的關道。

我要緊牙關,瘋狂的調動蓄積的所有法力,死死的頂住。

讓我有些罵孃的是,妖心這時候竟然選擇了袖手旁觀,不動彈了。

這混蛋!

關道一點點的被寒流佔據……五分鐘……十分鐘……一刻鐘,寒力流始終不曾減弱,甚至還一浪高過一浪。

半小時後我真的快堅持不住了,法力消耗的七七八八不說,關道也只剩下最後的一點點。

寒流只要衝過關道,後面是縱橫交錯的脈絡之網,直達三宮,根本守無可守,寒流完全可以分成十數路齊頭並進,瞬間就能把自己淹沒。

大明虎賁 “咕咚!咕咚!咕咚!咕咚!”最後的關頭,妖心終於良心發現,幹看不下去了,猛的爆發,一股強悍的熱流直搗黃龍,衝着下丹田的魔焰之芯就突過去了。

魔焰之芯立刻收縮力量防守,將我丟到一邊。

我大鬆了一口氣,熱汗淋漓,也顧不得喘息,馬上調動殘餘的反力收復失地,將關道內的失去控制的寒力驅逐,恢復控制。

剛纔生死存亡之際真的有點萬年俱灰的,因爲拿不準妖心是怎麼思考的,會不會放棄我。

它本就是外來物,具備獨立的思想,天知道是個什麼想法。

好在,它最終沒有放棄我這個相處了六年多的寄主,剛纔應該是在蓄積力量。

魔焰之芯被殺的措手不及,節節敗退,一直退到下丹田的位置才穩住陣腳。

就在這時,一股蓬勃的暖流從體內瘋狂的灌入我體內。

又是黎明,紫氣東來!

我大喜,這次沒有再猶豫了,放棄淨心咒,呼吸吐納,將附近一切的紫氣都納入自己的體內。

海嘯一般的法力浪潮滾滾而來,將我乾癟的法力儲備再次充盈起來。之後法力涌出兩鎖骨關,在上丹田匯合,狠狠的朝着魔焰之芯席捲而去。

你大爺,輪到老子發飆了!

海量的法力形成浪潮,從另外一個方向與妖心合圍魔焰之芯的下丹田。

妖心見此,也瘋了,澎湃熱流更盛。魔焰之芯也同樣癲狂,寒力滾滾而來,要戰個你死我活。

但是,它一直未曾停歇,相較之前明顯有些後繼乏力,只能死死的頂住妖心,沒有了反擊之力。

我趁虛而入,攻城拔寨,一路勢如破足,斬斷寒力通往四肢脈道,重新取得控制權,直到最後兵臨下丹田才遭遇了強力的抵抗。

紫氣東來是無比浩蕩的

天地偉力,而我就像一個黑洞,瘋狂的吞噬附近所有的紫氣,化爲法力流滾滾朝魔焰之芯拍擊而去。

不計一切代價,有多大能量使多大能量。

這是生死關頭,如果東邊的紫氣浩瀚之時沒能制服它,夜長夢多,恐怕又會是另外一番光景。

三方都瘋了!

但很明顯,我和妖心聯手佔據了上風,很快,僵持了大約一刻鐘,魔焰之芯步步緊縮,困守下丹田。

鬼夫欺上癮 我和妖心見此,痛打落水狗,不僅沒有鬆懈,連吃奶的力氣都用上了,打蛇不死反受其害,必須一鼓作氣。

魔焰之芯抵抗越來越弱,最終我與妖心合兵一處,將下丹田圍了個水泄不通,攻擊浪潮一浪高過一浪。

見此,我立刻開始默唸白香月交給我的烙印咒語,這是一種專門用來收服靈物的古老契約,一旦烙下印記,除非我主動解除,否則它就和我綁在了一塊,我死它必死,我若起殺機,一念之下它同樣得死。

這和鬼奴契約有些類似,但又不是完全一樣。之前獨角鬼王肯定是在最後關頭解除了它的契約,並以此爲條件讓它來追殺我。

我沒有鬆懈,一邊強力碾壓,一邊念動咒語脅迫它簽訂契約。

魔焰之芯苦苦堅持,但兩強圍攻,它雖然並沒有弱了太多,卻無力抵擋,被一步步接近核心。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我心裏也很焦急。因爲紫氣東來一共就一個小時,如果不能在紫氣消失前制服它,自己馬上就會被打回原形。

“轟!”

終於,我和妖心聯手取得了突破,突入了下丹田,將魔焰之芯團團困死。

我默唸的烙印咒頓時變成震天炸吼,一字一音節的轟擊在魔焰之芯身上。

頓了頓,一道很微弱的信息忽然從魔焰之芯的紫芯處傳出,闖入我腦海,帶着一絲哀求。

我立刻就感覺自己和它之前多了一刀心神的聯繫,它的喜怒哀樂、恐懼、驚悚,全部能被我感知到。

我不由渾身一震,成功了!

於此同時,東來的紫氣快速減弱,而後消失,險之又險!

我睜開了眼睛,剎那間,一抹陽光從遠處的天邊射入我眼瞳。

妖心感知到結果,熱流緩緩撤退,恢復了平靜。

我的法力也開始撤去,魔焰的寒力一瞬間也收縮消失,如果不是心神的聯繫,我甚至已經感受不到它的存在。

接着,我試着伸出手,心念溝通魔焰之芯。

只聽“嘭”的一聲,黑色魔焰自掌心燃起,在陽光下顯得無比妖異。

……

(本章完) “感覺如何?”白香月聲音從旁邊傳來。

我急忙扭頭,發現白香月正坐在船篷裏,笑靨如花的看着我。

我點頭,這感覺太爽了,忍不住多玩了幾遍,魔焰被掌控,寒力已對我沒有任何影響。對我的不管是基礎實力還是戰鬥實力,都會有不止一個臺階的提升。

我感應了一下道行,頓時幸福的差點沒昏過去,一千五百年多,暴漲三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