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如果她要是有什麼惡意就好了,那麼謝元也有這個理由找她的麻煩。但是很明顯,她可能有別的理由,但至少沒有惡意。

她是少有的很早就知道自己沒死的人,光這個消息一傳出來就妮可絕對有很多麻煩,所以能幫忙隱藏這個信息,他嘴上不說,心裏還是感激的。

但這種背着他搞這種小動作的行文,有點讓謝元無法接受,還有一點謝元也想知道……第一個陌生黑客的代碼屬於誰?

明顯就是壞男孩17發現了第一個黑客的作為,出於不知一種什麼心態,接管了控制,如果真的要知道這件事的幕後黑手……得找到這第一個人才行。

謝元有種預感,只要找到第一個下達這個監控令的人,他苦苦搜尋的真相就會有眉目了。

「唔…呃…」就在謝元百無聊賴地翻著沒有遞交出去,依舊保存的監控記錄時,身後傳來的輕微呻吟聲后戛然而止引起了謝元的注意。

估計是剛剛醒來卻發現被制服了想縮小聲音麻痹他,可惜兩個嘴上被捂住自己臭襪子的人不知道,對於現在的謝元而言,十幾米的輕微說話聲可以像廣播一樣清晰,他們一出聲謝元就知道了。

正好,也有點事兒想問問。

估計這幫監視者也不知道什麼內幕,不然人早就像去年那個指揮者一樣被處理了,但是如果只需要他們把所有的情況說一說……說不定能從中獲得一些有用的信息。

無論如何有棗沒棗,先打上三杆子,對於壞男孩17,謝元現在和她處於合作關係,有些事情只能看不能說,他現在不會去貿然向她詢問這件事。

不然極有可能變成敵人,這是謝元不想見到的。

想到這,謝元站起身,走到躺在地上不斷掙扎的監視者兩人,看着他們驚恐的神色,謝元咧嘴笑道:

「我想和你們玩個遊戲。」 「佐藤大人,現在該怎麼辦?

送信的東瀛士兵離去,韓錚定定望着佐藤真久。

東瀛人拍拍屁股就可以走人,但是他的齊國就在燕州邊上,可是跑不了的。

而且,他的齊國與燕王的矛盾不可調和,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他沒有退路。

所以,得知燕王的燧發槍比東瀛的射程還遠,說他不緊張是不可能的。

不過,他最擔心的,還是東瀛的態度。

而且,他當初立國就是受了東瀛的挑唆。

認為有東瀛的幫助,便可以與燕王對抗,甚至消滅燕王。

如果東瀛這個時候知難而退,齊國將會陷入絕境。

佐藤真久從韓錚擔憂的眼神,猜出了他的心思。

他拍了拍韓錚的手,安慰道:「不要擔心,我們東瀛不會拋棄自己的朋友,我們對齊國的支持會進行到底,除非東瀛覆滅。」

韓錚重重鬆了口氣,心裏頓時有了底。

儘管他們的燧發槍輸給燕王一籌。

但在他看來,齊國加上東瀛兩個國家的國力卻比燕王厚實的多。

齊州在北方是出名的人口大州,官府統計的人口有五百餘萬。

而東瀛,按照佐藤真久的說法,擁有三千餘萬人。

所以,他們即便無法在進攻中佔到便宜,但只要死守城池,他們拿人口耗,也能耗死燕王。

長久下去,他相信勝利還是他們的。

「有佐藤大人這句話,我就安心了,我會用行動證明齊國是東瀛最可靠的盟友。」

佐藤真久點點頭,望向北方,他說道:「在信中,我請求大將軍給你們齊國運送更多的燧發槍,而且這次抵達的會是東瀛最好的燧發槍,同時還會有一批東瀛工匠過來,傳授你們匠人鍛造燧發槍的工藝。」

韓錚聽了,激動的渾身顫抖,剛才在心裏湧起的恐懼,也完全消失了。

佐藤真久繼續道:「除此之外,我還建議大將軍在其他地方採取行動,牽制燕王的兵力,如此,你們齊國面臨的壓力將會小上許多。」

韓錚又是一陣興奮,他無法用語言來形容自己的心情,只能猛點頭。

佐藤真久這時收回目光,他沉默了許久,對韓錚說道:「如今看來,想要消滅燕王不能只依靠齊國,我建議派出使節前往他國,與他們暫時結盟,應對燕王。」

韓錚琢磨了一下,覺得這也是個辦法。

在勢族沒有立國之前,他們便一致應對燕王的威脅。

只是因為竇唯野心太大,包藏禍心,連他們也欺騙,致使他們之間產生了間隙。

但齊國當下面臨的是生死存亡,他也就顧不得臉面了。於是他道:「我馬上就派出使節,只是佐藤大人也應該知道他們都是無利不起早的,當下估計都在看我齊國的笑話,指望我們齊國和東瀛與燕王打的兩敗俱傷,他們好坐收漁翁之利。」

「人心都是如此,不過我倒有個辦法,讓他們就範。」佐藤真久眼睛一轉。

「哦?」韓錚露出驚訝的神色,「不知佐藤大人有什麼高招?」

「當初,你們韓家願意相信我們東瀛,其中很大的因素便是我向你們展示了燧發槍,試想,其他勢族若是也見到了燧發槍,他們會不會心動。」佐藤真久緩緩說道。

「當然會心動。」韓錚道,「佐藤藤大人的意思,準備也向其他勢族出售燧發槍?「

他心裏有些不樂意。

本來拿到東瀛的燧發槍之後,他便自認自己的實力當為勢族第一。

他可不想失去這種優勢。

佐藤真久見韓錚吝嗇的樣子,心中鄙夷。

雖然他和燕王是敵人與齊國是盟友,但是從心裏,他卻十分看不起這些自私自利的勢族。

反而認為這位在北方崛起的燕王是個厲害人物。

其配得上成為他們東瀛的對手。

當然,他不會展露自己真實的想法。

臉上湧起笑容,他解釋了一句:「不要擔心,接下來會給齊國當前東瀛最優秀的燧發槍,給其他勢族的則是次點的燧發槍,如此,你們齊國便能對他們保持優勢了。」

他這麼做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提高燕王統一大頌的成本。

心裏認同燕王是一碼事,但東瀛的對手都死了,燕王當然也要和他們一樣。

同時,東瀛通過向大頌勢族販賣遂發槍,還能大賺一筆,簡直是一舉兩得的生意。

不是,是三得。

他們還會利用燧發槍,將勢族暫時捏在一起,共同對抗燕王。

至於他們東瀛的燧發槍的技藝,他則覺得不必在乎了。

既然燕王有更厲害的燧發槍,他們就沒必要藏着掖着了。

拿出來遏制燕王最適合。

「哈哈哈…這才對嘛,我們和東瀛才是真正的朋友。「韓錚說道。

接着,他又道:「最近我剛剛得到一對十分珍貴的金佛,想把其中一個送給佐藤大人,希望佐藤大人為齊國,在大將軍那裏多多美言幾句。」

佐藤真久眼中閃過一道異色。

國事是國事,但是人都是有私心的,沒有人會不喜歡金銀財寶

他露出笑容:「如此就要多謝陛下了。」

接着,他主動提及接下來可能會發生的戰事。

這次試探失敗很可能會導致燕王與齊國之間的戰爭徹底爆發。

畢竟,從各方面搜集的消息顯示,燕王穩住燕州側翼,打通商貿,基本上等於完成了戰爭準備。

即便沒有這次挑釁,燕王恐怕也會揮兵南下,挑釁只是會加速這一過程。

沉思了一會兒,他道:「燕王一定會先進攻這三座城池的,無能付出什麼代價,你們一定要守住。」

這段時間,他搜集了不少關於大頌的地理信息,給東瀛送過去。

所以,對齊國疆域內的城池,地理,他也很清楚。

韓錚不是蠢笨之人,自然也清楚戰爭會在什麼地方爆發。

樂陵,平原,陽平三城乃是齊國在晉河之北的堡壘,燕王不可能不打主意。

當下,他早已在三座城內佈置了重兵。

雖然心裏清楚,但他還是故意吹捧了一下佐藤真久,「佐藤大人真是英明,的確,這三座城池不能丟失,否則,晉河將會成為燕王抵禦我們的天塹,到時候,只要守住晉河,燕王的封土便會安穩無虞了。」

說罷,兩人輕輕一笑,似乎心有默契。 林漠面色冰冷:「你的意思是,十大家族,也摻合到了這些行業?」

「十大家族,會缺這點錢?」

黑痣漢子立馬搖頭:「大哥,十大家族肯定不缺這個錢啊。」

「瘦猴他們給十大家族的,可不是這些。」

「他們是專門給十大家族供應美女的!」

林漠:「什麼意思?」

黑痣漢子低聲道:「省城那幾個大會所,裡面據說都是美女如雲。」

「這些女孩子,都是哪兒來的?」

「有不少,都是瘦猴他們從各地拐來的。」

林漠握緊了雙拳,他沒想到,廣省十大家族,竟然還摻合了這樣的事情。

他看著黑痣漢子,冷聲道:「這些都是真的?」

黑痣漢子:「千真萬確!」

「大哥,我要是有半句虛言,天打五雷轟!」

林漠緩緩點頭,他看得出,黑痣漢子沒有說謊。

在他心裡,對廣省十大家族的印象,已是越來越差了。

「瘦猴這批人,現在在什麼地方?」

林漠沉聲問道。

黑痣漢子:「就在這個小鎮往北三十里,有個養殖場,那是他們的老巢。」

林漠記下位置,他站起身,將其他那幾個人全部殺了,一個不留。

黑痣漢子看得渾身哆嗦,他終於明白,林漠沒有說謊。

如果他不說瘦猴的事,那他也死定了!

解決了這些人,林漠又直接進了內室。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