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如果不是這些靈魂本源精華,只憑他閉關苦修,沒有數十年的苦修,根本沒有辦法讓他達到凝魂境真正的修鍊極限,然後突破成為分神境武者。

「也是。」水芙蓉點點頭。

身為紫玉水氏當代族長的次女,她當然知道身在大家族中的好處與弊端,在大家族中,只要修鍊天賦足夠強,就會得到相應的資源供應,但是,在得到足夠好處的同時,家族需要你你也要為家族貢獻力量。

七零異能小嬌妻 說實話,水芙蓉雖然對祖地聖武殿很感興趣,但是卻不想參加這個選拔賽,不過,紫玉水氏想要保住當前的地位,甚至更進一步,必須要在關鍵時刻展現出應有的實力,而這一次的選拔賽就是一個很好的展現力量的機會,所以,即使水芙蓉心中不情願,也報名參加了選拔賽。

「你最近與家族聯繫過嗎?」水芙蓉突然問道。

「沒有。」石磊愣了一下,不知道水芙蓉為什麼這麼問,「我的家族有什麼大事發生嗎?」

「沒有,我就是隨口問一問。」水芙蓉笑著說道,「如果這個時候,磐石石氏突然找到你,讓你代表磐石石氏參加選拔賽,你會答應嗎?」

「這是不可能的。」石磊沉聲說道,「我只是磐石石氏的支脈旁系,家族的主脈嫡系不是沒有天才,想要找出十個八個的不容易,但是找出三個五個參加選拔賽還是沒有問題的,所以磐石石氏不可能讓我代表家族參加選拔賽的!」

「你還真了解自己的家族,事實上,據我了解,磐石石氏的確只派出了三個分神境武者參加選拔賽,他們是在五天前到達首都星的。」水芙蓉笑著說道。

「我知道他們住在什麼地方,你想不想和他們見一見?」

「免了,我和他們不熟。」石磊搖搖頭。「他們都是主脈的天驕,我可高攀不起!」

「這一次帶隊的是你們家族的家主,你父親也來了,你不想見見他嗎?」水芙蓉說道。

「我父親來了?」石磊愕然,不過很快就釋然了。

他的父親雖然只是支脈旁系子弟,但是卻是家主的心腹,跟著過來也不是不可能,不過,這卻讓石磊有些犯難了。

這麼長時間沒有與家人聯繫,他的心裡對家人還是有一點點想念的,不過,對家族的其他人,他卻沒有見一見的想法。

如果他去見父親,家主肯定會知道,到時候難免生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那就見一見吧,他們住在哪?」最終,石磊還是決定與父親見一面,至於其他的,到時候再說。

「他們住在不遠處的青雲酒店,用不用我陪你一起去?」水芙蓉笑著說道。

「謝了,不過我自己過去就好。」石磊拒絕了水芙蓉的好意。

與水芙蓉告別後,石磊慢悠悠的向青雲酒店走去,不知不覺的,就來到了青雲酒店外面。

「石磊,你怎麼在這?」出門辦事的石雲慶看到自己的兒子竟然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很是驚訝的問道。

當初,他聽說石磊乘坐的星海渡船遭遇空間風暴生死不明,還傷心了一陣子,後來得知石磊險死還生還留在了鐵血星,加入到鐵血要塞抵禦入侵的蟲魔,石雲慶先是暗暗地鬆了一口氣,然後又免不了為石磊提心弔膽,畢竟,他也是知道蟲魔到底有多麼可怕兇殘的,生怕石磊出了什麼意外。

前不久,他聽說聯邦的軍團已經打到了蟲魔巢穴,甚至在祖地聖武殿的使者的幫助下,摧毀了蟲魔巢穴,很快就能徹底的消滅蟲魔,知道這個消息后他激動了很長的時間,因為他知道,石磊很快就會回來,他們父子很快就能見面了。

得知祖地聖武殿的使者準備通過選拔賽選取一些天才武者送到祖地去培養,石雲慶也想過通過關係把石磊調回來,然後參加選拔賽,但是,再三考慮后,他還是放棄了這個想法,因為在他的印象里,石磊的修鍊天賦並不好,哪怕他隱約的知道石磊在鐵血要塞的表現很出色,修為的提升很快,也下意識的以為石磊不可能通過選拔賽。

「父親,我是來參加選拔賽的。」石磊笑著說道。 「嗯?」石雲慶有些意外的打量了石磊一眼。

「父親,我是來參加選拔賽的!」石磊又重複了一句。

「你有多大的把握通過選拔賽?」石雲慶問道。

「十成把握不敢說,但是七八成把握還是有的。」石磊信心十足的說道。

星耀聯邦雖然天才很多,但是,他對自己的防禦很有信心,認為選拔賽上沒有多少人能打破他的防禦,也沒有多少人能夠擋得住他的攻擊。

他的修為雖然只是剛剛進入分神境,但是能夠爆發的實力卻不是一般的分神境能夠相提並論的。

「讓我看看你到底有沒有這樣的實力,竟敢說這樣的大話!」說著,石雲慶一拳砸向石磊。

「來得好!」石雲慶突然的攻擊,並沒有嚇倒石磊,反而讓石磊眼睛一亮。

話說這麼多年了,他還沒有和父親切磋過呢,這一次就讓他看看父親到底有多厲害,能不能打破他的防禦。

「砰!」

石雲慶的拳頭砸在石磊的胸口上,發出一聲悶響,可怕的力量瞬間爆發,卻被石磊不動聲色的瞬間化解,不僅沒有後退一步,甚至連臉色都沒有絲毫的變化。

「不錯!不錯!能夠輕鬆地化解我一成力量的一拳,看來你在鐵血要塞並沒有白待。」一拳失利,石雲慶不僅沒有沮喪,反而異常的開心。

「再接我五成力量的一拳!」

「破玉拳!」

石雲慶低吼一聲,拳頭再次砸向石磊。這一次,雖然拳頭上依然沒有力量外顯,但是卻給人一種無堅不摧的感覺。

「秘術–堅甲術!」

面對石雲慶五成力量的一拳,石磊也不敢託大,施展了秘術,體內的真元流轉,在體表形成了一層薄薄的,但是卻十分堅韌的真元護甲。

「砰!」

拳頭狠狠地砸在石磊的胸口上,發出一聲悶響,這一次,石雲慶被反震的力量震得後退了數步,石磊依然是一步未退,甚至連身上真元形成的護甲也只是閃爍了幾下就恢復原樣。

「好!好!好!」

石雲慶連說了三個好字,對石磊越看越是滿意,他已經試探出來了,石磊的修為並不比他弱,參加選拔賽完全沒有問題。

「石磊,你是怎麼打算的?是和家族的其他參賽者一起參加選拔賽,還是……」石雲慶問道。

雖然在他的心裡,很是希望石磊能夠回來,但是,決定權並不在他的手中,他還要知道石磊是怎麼想的,也要知道家主是怎麼想的,畢竟,他只是家主的心腹,並不是家主,也許一般的事情上,他可以做主拿主意,但是這樣的大事上,他可沒有那個權利隨便的拿主意。

「我以個人的名義參加選拔賽!」石磊沉聲說道。

「之前我在首都星遇到了一個朋友,她說你也來了,我過來主要是看看你,並沒有和家族其他參賽者摻合的意思。」

「原來是這樣。」石雲慶點點頭,表示了解了。「我還有些事情要去辦,要不你先去我的房間休息一會兒?等我回來我們再好好聊聊。」

「不了。」石磊搖搖頭,他並不想與家族的那些嫡系子弟見面,「我的朋友還在等著我,以後有時間,我再來看你。」

「也好!」石雲慶點點頭,也沒有強迫石磊。「那你走吧,以後再聯繫。」

看著石雲慶匆匆離去的背影,石磊沉默了片刻,也不知道想了些什麼,輕輕一嘆,才離開青雲酒店。

回到住處后,石磊繼續閉關修鍊,讓想好好在石磊面前表現一番的李輝傻了眼。

時間一點點流逝,很快,就到了選拔賽開始的那一天。

在李輝的帶領下,石磊順利的來到了參賽的場地–首都星最大的演武場。

石磊到達演武場的時候並不算早,此時的演武場不敢說是人山人海,卻也來了不少的天驕,他們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眼睛不時的向周圍打量著,同時小聲的交談著。

「石磊,這裡!」遠遠地,水芙蓉就看到了剛過來的石磊,於是喊了一聲。

天才小醫妃 石磊順著聲音轉頭一看,發現了穿著一套精美皮甲的水芙蓉,同時也看到了水芙蓉身邊的幾個美女武者。

「水小姐,你來的好早啊!」石磊走過去,笑著打聲招呼。

「芙蓉,他是誰啊?」一個長頭髮美女武者笑著問道。

「他是石磊,我能從荒星回來,多虧了他的保護。」水芙蓉笑著對好友說道。

「原來你就是石磊!」聽了水芙蓉的介紹,幾個美女武者不由得好奇的打量了石磊幾眼。

不過石磊身上的威勢內斂,她們根本看不透石磊的修為。

「你們好,很高興見到你們。」石磊笑著打了一聲招呼,就不再說話。

「石磊,你知道這一次的選拔賽的內容嗎?」水芙蓉笑著問道。

「不知道。」石磊搖搖頭,「我一直在修鍊,根本沒時間打聽這些,難道不是擂台比賽嗎?」

「不是!」水芙蓉笑著說道,「幸好你遇到了我們,不然等到選拔賽開始,你可就要傻眼了。」

「這一次的選拔賽是在一個秘境之中進行,按照在秘境中獲得的積分進行最後的排名,積分越高,排名越靠前,選拔賽結束后,直接選取積分最多的九十個武者。」

「原來是這樣。」石磊瞭然的點點頭,「在秘境之中如何獲得積分?」

「殺蟲魔!」水芙蓉沉聲說道,「雜兵級蟲魔一點積分,精銳級蟲魔十點積分,統領級蟲魔一百點積分,蟲王級蟲魔一千點積分。」

「參賽的武者可不少,秘境中有那麼多的蟲魔讓我們殺?應該還有其他限制吧?」石磊問道。

「秘境是由祖地聖武殿使者蘭薩前輩提供的,秘境中的空間大得驚人,據說堪比一顆星球的空間,所以,裡面的蟲魔絕對夠我們殺的。至於這一次的選拔賽,有沒有其他限制,我就不清楚了,選拔賽的內容雖然不是絕密,但是不是我能夠全都打聽出來的。」水芙蓉沉聲說道。 「你知道的已經足夠多了,最起碼比我這個什麼都不知道的強多了。」石磊笑著說道。

「石磊,如果選拔賽可以組隊的話,你能加入我們小隊嗎?」水芙蓉向石磊拋出了橄欖枝。

「我這邊沒有問題,不過,她們的意見呢?」石磊笑著說道。

無論是單獨行動,還是和水芙蓉組成一個小隊,對他來說並沒有太大的區別,因為他相信,只要實力足夠強大,自然能夠獲得足夠多的幾分,從選拔賽中脫穎而出絕對不是問題。

所以,現在不是石磊的問題,而是水芙蓉的幾個同伴的問題,如果她們不同意,哪怕水芙蓉誠意滿滿,石磊也不會用自己的臉去貼別人的冷屁股。

「你們是怎麼想的?」水芙蓉看向自己身邊的幾個美女武者。

「芙蓉,我們小隊可不收廢物!」一個美女武者沉聲說道。

收斂氣息的秘術實在是太多了,有時候哪怕修為不高,只要收斂氣息的秘術足夠好,依然能讓人看不出深淺。

「石磊,你現在什麼修為?」水芙蓉問道。

她當然知道石磊的修為,不過是趁著這個機會讓自己的好友知道罷了。

「前些日子剛剛成為分神境武者,不過我是重甲盾戰,擅長防禦,一般的合體境武者也很難打破我的防禦!」石磊沉聲說道。

「吹牛!」一個美女武者冷聲說道,並不相信石磊真的能夠防住合體境武者的攻擊。

「石磊之前一直在鐵血星抵禦蟲魔入侵,雖然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能夠防住合體境武者的攻擊,但是,他的防禦很強卻是真的,而且,他在鐵血星那麼長時間,肯定對蟲魔有一定的了解,如果和我們組成一個小隊,對我們的幫助還是很大的。」水芙蓉很是客觀地說道。

她雖然想讓石磊加入到他們的小隊之中,不過,如果好友們不同意,她也沒辦法再開這個口。

「既然芙蓉都這麼說了,那我們就都說說自己的想法吧。我同意石磊加入我們這個小隊。」一個美女武者說道。

「我也同意。」一個美女武者有些遲疑的說道。

「我同意。」水芙蓉說道。

「我棄權!」說石磊吹牛的那個美女武者說道。

「三比一,歡迎石磊加入我們這個小隊!」水芙蓉笑著說道。

「謝謝,我想各位保證,我的加入絕對不會讓各位失望的。」石磊笑著說道。

「正式介紹一下,水芙蓉,分神境武者,敏戰,擅長劍法。」水芙蓉笑著說道。

「安妮,分神境武者,敏戰,擅長劍法。」

願你今生無長情 「吳雙,分神境武者,敏戰,擅長劍法。」

「陳星,分神境武者,敏戰,擅長劍法。」

「石磊,分神境武者,重甲盾戰,我只會一門《破軍十八式》錘法。」

「啪啪~~」水芙蓉拍了兩下巴掌,「從現在起,大家就是一個小隊的人了,我希望大家能夠齊心合力,全都通過這一次的選拔賽。」

「沒問題,我儘力,小隊的防禦就交給我了。」石磊拍著胸脯說道。

「我們也會全力以赴的。」安妮等人也做了保證。

「咚~~咚~~」悠揚的鐘聲響起,傳遍了演武場。

下一秒,一股強橫的威勢衝天而起,吸引了演武場中所有參賽武者的目光。

不知何時,演武場中間最大的擂台上多出了數十個武者,他們感應到的那股氣勢正是站在最中間,被人眾星拱月般圍著的武者散發出來的。

很快就有人認出來了,擂台上的那些武者都是聯邦議會的議員,站在最中間的那個武者則是祖地聖武殿的使者,蘭薩。

「咳~~」蘭薩輕咳一聲,將在場的眾多武者的目光吸引到了自己的身上。

「你們都是星耀聯邦的天驕,不過,前往祖地聖武殿的名額有限,在場的這些人中只有九十人有資格和我一起前往祖地聖武殿修鍊。」

「為了能夠更好的挑選出真正的天驕,我決定將選拔賽的場地設在我掌握的一個秘境之中。秘境中有很多的蟲魔,你們殺死一隻雜兵級蟲魔,可以獲得一點積分,擊殺一隻精銳級蟲魔,可以獲得十點積分,擊殺一隻統領級蟲魔,可以獲得一百點積分,擊殺一隻蟲王級蟲魔,可以獲得一千點積分,如果能夠擊殺蟲魔母皇,可以直接獲得一個前往祖地聖武殿的資格。」

「為了給你們加點難度,我決定將你們的修為封印一部分,讓你們只有凝脈境的修為。不過你們也不用太擔心,只要你們擊殺足夠多的蟲魔,獲得足夠多的積分,你們的修為會逐漸解封,甚至,如果你們的積分足夠多,還能讓你們提前體驗一下更高境界的威能。」

「還有,除了你們常用的武器裝備,其他的裝備都不允許使用,丹藥也只允許攜帶補充真元和體力的,而且只能各攜帶一百枚。不要以為可以矇混過關,秘境之中,我不允許使用的東西你們根本用不了!」

「當然,我也不是逼著你們去送死,所以,你們可以選擇單獨行動,或是組隊行動。一旦你們身受重傷危及生命,或是想要退出選拔賽,只要默念退出就能離開秘境。」

「想退出的現在就可以走了!」

蘭薩沉聲說道,說完,拋出一枚光球,光球迎風就漲,化為一道璀璨光門。

「想參加選拔賽的,按照順序依次進入光門。」

一個個自信滿滿的武者走進了光門,然後隨機出現在秘境的某一個角落。

「我們幾個是一個小隊的!」走進光門之前,石磊突然對一直站在光門旁的蘭薩說道。

「手拉手,不要鬆開!」石磊交代了一句,然後拉著水芙蓉的手,第一個走進了光門之中。

水芙蓉拉著無雙的手,無雙拉著安妮的手,安妮拉著晨星的手,幾個人跟著石磊走進了光門之中。

石磊只感覺眼前一亮一暗,人就已經出現在秘境之中,在他的身後,水芙蓉等人也先後出現。 「你們的修為也被封印了嗎?」試著運轉體內的真元,石磊發現自己的修為被限制在了凝脈境,而且還是剛剛進入凝脈境的程度。

不過,雖然他的修為被限制了,但是,自身的力量卻沒有限制,加上他的真元極為精純,能夠爆發的實力也不弱,對他的影響並不是特別大。

「我的修為也被封印了,現在堪堪達到凝脈境。」水芙蓉默默的感應了一下自己的修為,臉色有些沉重的說道。

之前雖然知道修為會被封印一部分,卻沒想到封印后的修為只是堪堪達到凝脈境,距離她想象的凝脈境巔峰有著很大的距離。

「我們的修為也被封印了,現在也只有剛進入凝脈境的程度。」安妮沉聲說道。

「沒關係。」石磊笑著說道,「進入秘境的人都是在一個水平線上,只要我們儘可能的多殺一些蟲魔,獲得足夠多的積分就能一點點的解開封印。」

「現在,大家再試試,哪些武器裝備能用,哪些丹藥能用。」

心念一動,被升級強化過的本命武裝出現在石磊的身上,讓石磊暗暗的鬆了一口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