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如果不是戰形中途出來阻止他們的話,說不定他們還真的會在紫布提親的當天殺上去,直接就跟紫布叫板了,不過經過戰形的阻止之後,他們還是選擇了幫助林仙兒逃親!好在最後紀羽回來了,他們也不用再這麼「嘔心瀝血」了。

「你真的打算挑戰紫布么?那傢伙比你想象中的要可怕很多的。」此時,戰形跟紀羽正並肩而行,他們一邊欣賞著天葉學院的景色,一邊聊著。

戰形還是有些不敢相信的盯著紀羽,他覺得紀羽剛從天羅秘境出來,外邊改變的事情太多了,紀羽並不知曉,若是這樣的話,紀羽貿然去挑戰紫圖雄,那絕對就是找死了。

雖然戰形對紀羽有信心,但卻也沒有到達盲目自信的地步。

紀羽看了一眼戰形,笑了笑說道:「戰書都已經發出去了,如果我現在避而不戰,你覺得會有什麼事情發生呢?」

戰形沉默了,這個問題其實不用說出來,大家心中也是清楚的。

紀羽這一次是徹底的把紫家給得罪了,如果不是紀羽忽然說出要挑戰紫圖雄的話,那麼紫家恐怕早就對紀羽下手了,哪裡會讓紀羽一直蹦躂到現在呢?所以現在的紀羽,其實是沒有後路的了。

儘管他是戰家的人,他也想要保住紀羽,但他並不能代表戰家,就算他有心,戰家也不可能會出力的。

「不好意思,我幫不了你!」戰形愧疚的說道。

「沒有什麼好不好意思的,這種事情關係到大家族的利益了,我不會怪你的,更何況,現在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紀羽笑了笑,臉上有著無比的自信。

看著這樣的紀羽,戰形彷彿是想起了之前他們接任務的情景,那個時候,雙煞那麼恐怖的敵人……似乎都是在紀羽的運籌帷幄之下解決的,他覺得紀羽不應該是一個衝動的人,難道說……紀羽真的已經有了什麼應對的方法了么?

「其實,你應該清楚紫圖雄的實力了吧,你……真的有信心么?」戰形還是忍不住的問道。

紫圖雄啊,就算是天乾城的第一城,東方域的年輕一輩的第一人,他的大哥戰無雙,也不敢說一定能對付紫圖雄,除非是妖域的屠鬼出手了,紀羽能對付紫圖雄?太懸了。

紀羽給了戰形一個神秘的微笑,又沒有點明,只是淡笑道:「不用想太多了,很快你就知道了。」

看到紀羽這樣的笑容,戰形只覺得自己的心忽然都安定了襲來,紀羽不會打沒有把握的仗的,這一次,鹿死誰手還真的不好說啊!

時間匆匆,三天一晃而過……

這一天,天葉學院是絕對的人山人海的。

無數人匯聚到了天葉學院,雖然平日里學院是絕對拒絕這麼多人的進入的,但這一次意義有些不同,紀羽要挑戰紫圖雄,這可是一件大事,雖然沒有誰看好紀羽,但還是有很多人想要知道紫圖雄的真正戰力的。

天葉學院生死台……

生死台上的屏障已經開始慢慢的打開來了,紫家來了幾個皇者,他們只是象徵性的來見證這場生死之戰而已。

而天葉學院這邊自然也有來人,甚至戰家也來了幾個皇者。

戰家跟紫家向來都是對立的,紫圖雄跟戰無雙這兩人一直都在爭奪年青一代第一人的稱號,所以他們是經常的明爭暗鬥,這一次紫圖雄閉關之後出站,絕對是一個非常好的收集資料的機會。

紫圖雄,這個天之驕子,在閉關之後也許已經晉陞到了魂級了,若真是這樣的話,那麼紀羽的戰鬥……

的確沒有誰會看好紀羽。

「看到了嗎,這些傢伙都不覺得你有勝算呢。」紀羽身邊,寧若溪淡淡一笑,對他說道。

「有什麼所謂呢?又不是他們覺得我會輸我就一定會輸。」紀羽聳了聳肩,這些人的態度跟他沒有多大的關係。

這些都是圍觀者,他們只是來看熱鬧的而已,真正對他有影響的人,還是紫家的那幾個皇者……

「小玄,你怎麼樣?」紀羽看著小玄,傳音道。

生死台上的對決,他非常有把握,但他擔心的是,一旦他講紫圖雄給斬殺了,紫家的人會發瘋,那樣的話……他就危險了,他可沒有這麼傻,什麼準備都不做的就去挑戰紫圖雄……

「放心吧老大,就那幾個小蝦米,我還沒有放在眼裡。」小玄自信滿滿的傳音道。

紀羽對小玄自然是一百個放心的,小玄的實力現在可是實打實的接近了皇者的巔峰,整個大陸應該都沒有幾個人是他的敵手。

但他知道,紫家這種大家族,多半也是會有一些底蘊存在的,若是有他意料不到的事情發生,那也是有些懸的。

就在此時……

「來了,紫圖雄來了!」

「嘖嘖,果然是天之驕子,我現在都看不出他的修為了,要知道我可是魂級強者啊!」

「就你這魂級?我覺得紫圖雄在王者的時候就能幹掉你了!」

此時,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而他們的目光,則是不約而同的看向了一個方向……

所有人,都讓出了一條道。

一個年輕的聲音此時正緩緩的朝著生死台的方向走來。

「紫圖雄來了,現在你能告訴我,你到底有沒有把握了吧?」寧若溪表現得倒是很鎮定的,她美眸看著紀羽,不相信紀羽會做沒有把握的事情。

「呵呵,到時你就知道了。」

紀羽笑了笑,他在打量紫圖雄,紫圖雄的變化真的很大。

之前他身上有霸氣,但現在,紫圖雄已經完全沒有了那種霸道的氣息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神秘,對的,給人一種神秘的感覺,一眼竟然難以看透……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切……到了這種時候還故作神秘!」寧若溪哼了一下,直覺告訴她,這場戰鬥,最後的勝利者應該就會是紀羽了。|每兩個看言情的人當中,就有一個註冊過可°樂°小°說°網的賬號。

「趁現在多看看紫圖雄那傢伙了,這會是最後一面了。」紀羽輕笑一聲。

他在離開這裡之前,一定會將仇家跟清掉的,紫圖雄,就是他第一個下手的人,接下來……就是紫家了!

「誰要看他啊!我就想看看你到底為什麼會這麼自信而已,小心陰溝里翻……」寧若溪正想繼續說下去的時候,卻忽然感覺渾身一顫,閉嘴不說了……

陰溝裡翻船?她不敢想象,若是紀羽陰溝裡翻船會是怎麼樣的一個結局,是死?毫無疑問的,是必死無疑……

若是紀羽死了……

想到這裡,她心中便是堵得慌,一陣難受。

嫁入豪門之後 「怎麼了?」看著這樣的寧若溪,紀羽不禁問道。

「你可別死了!」寧若溪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告訴自己紀羽不會做這種蠢事的。

「嘿嘿……放心吧!」紀羽嘿嘿一笑。

旋即他又摸了摸身邊林仙兒的長發,林仙兒由始至終都沒有說話,她心中緊張,小手握成拳,不斷的在祈禱,希望紀羽能贏。

「放心吧,我會贏的……」紀羽笑著說道。

「恩!我相信你!」林仙兒柔情萬分的看著紀羽,說道。

這時,紫圖雄似乎也在朝著寧若溪的方向走去,一臉的意氣風發!

後宮笙色 他剛剛出關,實力大增,接著便聽到了紀羽要在生死台上挑戰自己的消息,當即他便是同意了!

對於紀羽,他早已經動了殺心,天羅秘境的時候沒有成功,他以為紀羽死在裡面了,讓他意外的是,紀羽竟然還活著!而且還出來了!

這對於他來說,是一個好消息,因為他可以親手將紀羽給斬殺了。

他今天穿了一身白衣,這是他最滿意的打扮,他覺得,這是自己出關之後的第一站,應該身穿白衣,顯示出自己的絕世風采,紀羽將會是他走向巔峰的第一個墊腳石!

他想著,等他成就巔峰,最後將戰無雙打敗之後,他就會向虛皇提親,迎娶寧若溪,這就是他為自己想到的最完美的結局。

這一場戰鬥,他找不到自己會失敗的理由!

當他靠近生死台的時候,看到寧若溪正在紀羽身邊不知道跟紀羽在低聲說些什麼的時候,他心中對於紀羽的殺意便是更甚了……

寧若溪被他視為禁臠,但現在紀羽竟然跟她走得這麼近……他心中已經在想著,等會要將紀羽大切八塊了!

然而,儘管他心中是這樣猙獰的想著的,但他還是在臉上留下自己自信而又有些陽光的笑容。

他看到了寧若溪,立即便是大步的朝著寧若溪的方向走去,笑著說道:「若溪,沒想到你也在這裡啊!我出關了,比之前更強大了。」

紫圖雄想辦法表現自己,許多人的目光都朝著他跟寧若溪的方向投來。

不得不說,紫圖雄,寧若溪,郎才女貌,看上去的確是天作之合,許多人都是非常羨慕的。

紫圖雄非常滿意眾人的那種態度,他溫和的笑著,看著寧若溪,他始終認為,寧若溪的驚艷只屬於他。

「紫公子,請叫我全名可以么?我不習慣外人叫我若溪。」然而,寧若溪冰冷的回答卻讓紫圖雄的臉色當場凝固了……

這是當面打臉啊!上一秒所有人都以為兩人是天作之合,但現在,寧若溪冰冷的拒絕,紫圖雄的吃癟,似乎在告訴他們,這其中另有玄機。

剛剛紀羽跟寧若溪的關係可是非常密切的呢……

紫圖雄臉色變了變,寧若溪這是在當中打他的臉,但他還是強迫自己安靜了下來,就算是這樣,他也不能當場動怒,他只是勉強的笑了笑:「好的……寧,寧公主!」

旋即,便見他轉頭看向紀羽,對於紀羽,他可沒有那麼多笑容了,剛剛紀羽跟寧若溪這麼密切,寧若溪可是一點都沒有抗拒的,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寧若溪比較偏向紀羽……

是的,他選擇用偏向這個詞語,他不會相信寧若溪是喜歡上紀羽的了,因為他覺得寧若溪是天之驕女,不應該會喜歡上誰,就算要喜歡,都只能喜歡他一個人而已。

「沒想到你運氣還真的挺不錯的,竟然還能活著出來。」他似笑非笑的看著紀羽,有些諷刺的說道。

「是啊,你沒想到吧,你處處想要置我於死地,但我最後還是活下來了,而且還是憑藉著自己的能力……走出來的。」紀羽報之以微笑,他不會跟一個即將要死去的人計較的。

「是么?呵呵,不過這一次你恐怕就不會這麼走運了,既然你能逃出來,就不應該再來挑戰我,你要知道,現在的我,不是你能夠企及到的了,不管是我,還是寧公主,都是如此。」紫圖雄冷笑一聲,顯然就是在告訴紀羽,他們已經不是一個層次,一個世界的人了。

當然,這也的確是……

「如果你覺得跟我說這麼多就能為你延長多一些時間的話,那麼我可以給你這點時間的,你可以選擇回去跟紫家的人說好你的遺言。」紀羽臉上的表情依然不變,看上去頗為的禮貌。

「哼!紀羽,你死到臨頭了竟然還這麼大的口氣,我大哥可不是你能對付的,趁你現在還有命,趕緊交代後事吧!」這時,紫布站了出來,他渾身被繃帶纏著,傷勢還沒有完全恢復。

「喲,這傢伙是誰呢?是還想被打一次么?」紀羽笑了笑,眾人不禁無語,這傢伙未免也太大膽了吧,在這麼多紫家的強者面前還敢說這樣的話……

紫布臉色鐵青,這絕對是他心中大痛,他冷冷的看了一眼紀羽,狠狠的道:「就讓你得意一下!」

旋即,他又看向了紀羽身邊的林仙兒,陰測測的笑道:「你放心吧,你死了之後,我會幫幫你照顧她的。」

對於林仙兒,他可是一直都沒有放棄的……只要紀羽死了,他就一定會出手,甚至他現在已經做好了準備。

「這就不需要你操心了,紫圖雄死了之後,我也會順便再打你一頓的。」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多麼囂張的言語啊,聽著的人都感覺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問題了?

紀羽竟然還妄圖能夠斬殺紫圖雄?不管是誰都能看出紫圖雄現在的實力吧?就算沒有到魂級,也已經到達了王者的極限了,根本就不是紀羽能夠比的。

現在紀羽竟然還敢說那樣的話,更多的人認為這是他死前的囂張,反正橫豎都是死了,多罵幾句又怎麼樣了!

紫布的臉色鐵青,但想到紀羽很快就要死在大哥的手上了,他心中才勉強平靜了下來。

「大哥,慢慢將他折磨致死!」紫布狠狠的說道,他恨透了紀羽,如果紀羽死的太爽快的話,那樣反而不能讓他滿足了。

紫圖雄沒有說話,紀羽的話他卻都聽在耳中,他心中更是冷笑不已,雖然不知道紀羽到底哪來的自信,但他對自己更為的有信心。

「多說無益,上去吧!」他看了一眼紀羽,便開口說道。

紀羽聳了聳肩,率先大步的朝著生死台的方向走去,一人,轉身,留下一道背影,讓所有人都深深的記住了……當然,更多人是為了記住他最後的背影,好留下來等老了之後講給自己的後輩聽……話說老子當年,見到一個天真無比的人……

「紀羽老弟,加油啊!」這時,有聲音傳來。

紀羽聞聲,轉頭看去,見是顧強跟古輕,還有幾個他在大夢樓那邊見到的王者,他們都出來了,都來為他加油。

「放心吧,我一定會贏的!」紀羽笑著,朝著他們揮手。

眾人不禁翻了翻白眼……這傢伙,到底哪來的自信?算了,當他是瘋言瘋語吧!

寧若溪看了看身邊的林仙兒,此時林仙兒臉色有些蒼白,她太擔心紀羽了,生死台,兩個人上去,只有一人能夠下來,她怎麼能不擔心?

「放心吧,他一定會贏的。」寧若溪笑著拉著林仙兒的手,說道。

林仙兒的心情這才有些平靜了下來……她內心也有些苦澀,似乎……寧若溪比她更了解紀羽啊。

很快的,紀羽跟紫圖雄都站在了生死台上,兩人對峙,一股氣場慢慢散發而出,讓人肅穆。

很多人圍著,看著,有人緊張,有人始終帶著笑容,更多的只是看熱鬧罷了。

「挑戰我,是你這輩子最大的錯誤,很可惜,你已經不能後悔了。」紫圖雄笑了笑,他笑起來沒有了以前的那種霸道,反而多數了幾分深沉,讓人覺得他是一個很有心計的人。

「廢話這麼多做什麼?我現在只想肯定一件事情,如果我將你殺了,紫家的人。」說著,紀羽掃了一眼那些紫家的皇者,道:「他們為了幫你報仇,會不會不惜一切來擊殺我?」

紫圖雄愣住了,他真的沒有想到,到了這種地步紀羽竟然還能說出這樣的話來,他還以為自己能贏不成?

「絕對不會!若是我真的技不如人,紫家絕對不會追究到你的身上!」紫圖雄話說得是斬釘截鐵的,讓人不禁動容,果然有魄力!

紀羽知道,那是因為他覺得自己不會輸而已。

「是這樣么?那麼,我想請在場的諸位為紀某做一個見證,若是紀某真的贏了,紫家絕對不會對我出手!」紀羽掃視了一眼周圍,這些觀眾有什麼用?就是這麼用!有這麼多人見證,紫家就算再託大,也不敢反悔。

「哈哈!好,這個證明我戰家給你接下了!若是紫家違反了,我戰家第一個不答應!」戰家的一位皇者站了出來,大笑道。

「我方家也可以證明。」

「我齊家同樣能證明。」

隨著戰家的開口,其他的幾個家族也站了出來,紛紛表態。

紀羽笑了……他的目的也達到了,這樣可以最大程度的減弱小玄暴露的可能性。

「那好,既然協議已經達成,那麼,我們就開始吧,讓我見識見識你到底有多少的長進!」他看著紫圖雄,猶如一個大人看著小孩,這跟他的年齡不符,許多人都翻了翻白眼……

紫圖雄不說話,渾身戰氣噴發,顯然也是在說自己已經準備好了。

「生死台,生死戰,開!」這時,一個聲音傳出……

接著,一陣陰風吹起,沒有多久,生死台的屏障便慢慢的升了起來,一個人影出現在生死台上……正是生死判官!

「又是你,這次誰又被你坑了啊?」生死判官第一眼看到紀羽的時候,還有幾分驚訝,旋即問道。

紀羽也是微微一愣,生死判官在跟他說話?他可絕對是第一次見生死判官說這些多餘的話,原來生死判官也是有感情的啊……

他帶著這種古怪的思緒,開口道:「呵呵,我要跟他一戰,還希望判官大顯神通,別讓其他人打擾。」說著,紀羽指了指紫圖雄。

生死判官看向紫圖雄,錯愕了一下,他又看著紀羽,道:「你確定要挑戰他?」

他的錯愕是沒錯的,因為紫圖雄的實力比紀羽強大很多,挑戰的話紀羽很有可能會輸。

紀羽點頭,判官自然也不會多說什麼,他又對紫圖雄說道:「你確定接受他的挑戰?」

紫圖雄點頭。

「那好,既然你們都同意,那麼,生死戰,開始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