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好在。楊逍也做了一番調查,他要尋找的對於神識有幫助的靈草便是位於魔獸山脈外面這一層的。因為不少得到靈草的修士據說都是在外面這一層得到的,不過,外面這一層面積也是相當大,要想尋找到,恐怕也要花費一些力氣才行的。至於魔獸山脈第二層,那裡應該也有這種靈草的存在,不過很少有修士敢去那裡尋找,所以從那裡傳出來的消息就要少的多。

不過,既然在第一層就可以找到靈草,那麼又何必再去第二層冒險呢?這一次既然是狩獵大賽,那麼肯定要在魔獸山脈中四處搜尋所要狩獵的靈獸,這樣也就可以同尋找靈草一同進行了。反正楊逍對於這次狩獵大賽的獎勵『強魄丹』也是有幾分興趣的,如果在得到靈草的同時再多捕獵一些靈獸,從而進入狩獵大賽前列,得到強魄丹的話,那就是一舉兩得的事情了。

這次大賽當然也是有一個期限的,那就是半月的時間。在半月之後,所有的隊伍都要回到出發的地點集合,回來的早一些當然是可以的,但是如果回來晚了的話,那就等於放棄了這場大賽了。那時候,就算捕獲的靈獸再多,也是沒有用處的。

在將所有的規則都講明白之後,三個老者便是宣布了狩獵大賽正式開始。這個時候,參加狩獵大賽的一百餘支隊伍便是紛紛的進入到了魔獸山脈之中。

楊逍他們五人自然也是隨著其他隊伍進入到了魔獸山脈,他們將各自手上的令牌向著魔獸山脈外圍的禁制一晃之下,那禁制便是可以自動打開一個缺口,這樣他們便可以順利的進入其內。

在進入魔獸山脈之後,所有的隊伍這才各自行動的分散開來,他們分別向著不同的方向行去,因為魔獸山脈內部面積極為廣大,所以不久之後,他們這些隊伍便是完全分散掉了。甚至楊逍他們這隻隊伍向前行著,但是其他隊伍這時已經完全見不到影子了。

「接下來,便有仁行帶著我們大家行動吧,他參加過好幾次的狩獵大賽,對於魔獸山脈內部也算是相當熟悉了,另外他也知道一些靈獸經常會聚集的地方,這樣就可以為我們擊殺靈獸節約不少時間的」。扎遙這時說道。

其他人自然全都贊同的點了點頭。

仁行這時也是精神一震的說道:「我對魔獸山脈的確已經算是相當熟悉了,除了幾處第一層中相當危險的險地我沒有去過之外,這第一層內其他的地方我都或多或少的去過一兩次的。大家可能也都在外面買了這裡的地形圖了,但是那些地形圖多數都是數年前繪製的,因此並不太準確,實際上當初我第一次來這裡的時候,按照地形圖前行也是吃了一次大虧的,因為這裡各種靈獸活動十分頻繁,所以連地形都是變化極快,有的一年的時間之內,就會有一些丘陵被靈獸踏平而成為平原的,還有一些河流乾涸而成為沙漠這樣的事情也是很常見的。魔獸山脈中一些兇猛的靈獸非常難以對付,還有一些成群結對活動的靈獸也是會讓我們這些修士感到頭疼的,不過,好在去年以及半年前我都來過這裡,在這段時間裡,這裡的變化應該還是不會那麼大的。因此大家跟著我走,保證不會有什麼錯的」。

仁行這樣說,自然是為了突出自己在隊伍中的分量了。不過,對於他的這種說法,其他人也是並沒有反對,因為他說的也的確有幾分道理。一些靈獸經常會遷徙,所以它們往往也會帶來地形的種種變化,如果不多加小心,一旦遇到一些難纏的靈獸,那的確是一件相當麻煩的事情。(未完待續。。) ??仁行雖然在話語中有著很多誇張的成分,但是他的確對於魔獸山脈還是比較熟悉的,在他的帶領下,楊逍等人也的確並沒有遇到太大的危險。

這一日,楊逍等人便是來到了仁行指定的一處地點,據他講,這個地方在以往便是有著金臂頑熊存在的。

果然,在他們翻過了幾個土丘之後,便是遠遠的見到有一隻金臂頑熊正東張西望的滿是警惕的樣子,尤其是在見到楊逍等人之後,它更是警惕萬分的打算逃走。

不過,楊逍等人自然不會這麼容易就放走金臂頑熊的,在扎遙的一聲令下之後,楊逍等五人便是一同對金臂頑熊發動了攻擊。

這金臂頑熊的實力卻也相當非凡,面對眾人的攻擊,只見它手臂如同風車一般的搖擺之下,便是將其抵擋了下來。隨後,它又是一聲大吼,手臂上更是發出道道金光,向著楊逍等人一衝而去。

楊逍等人這時連忙用各自的護身法寶阻擋。不過,就在這片刻的功夫,金臂頑熊便是邁開大步,向後逃去。

「這金臂頑熊只怕已經相當於凝氣中期修士的修為了,一般的攻擊對它沒有太大的效果,大家各自也別再隱藏實力了,否則的話,讓這隻金臂頑熊逃掉,那就真是我們這群人的笑話了」。扎遙這時說道。

「既然扎隊長這麼說,那這隻金臂頑熊就交給小弟來對付吧,幾位儘管在旁邊幫我觀戰助威就是。」空亮聽到扎遙的話。站出來說道。

「原來是空兄弟,哈哈,好,你這樣的勇氣可嘉。那我等便在一旁協助就是」。扎遙笑著說道。本來他這一番話,自然是說給楊逍等幾個隱藏修為之人說的,不過在他說完之後,卻是只有空亮一個人回話。這讓他自然有些疑惑,不過他仍然是裝作無所謂似的,並且對於空亮極為讚賞的樣子。

楊逍自然不願意太顯露自己,因此他根本就沒有理會扎遙的激將話語。而金元也是左右看了一下。見楊逍和扎遙兩人並沒有什麼動作。所以他也是並沒有站出來。只有金元性格豪爽,他率先的便是想表現一番。於是站出來,打算以自己一人之力,對抗金臂頑熊。

「空亮兄你可要小心一些啊。這金臂頑熊可並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我看還是我們一起上的好。否則的話,我們之中,任何一個人都不可能會是它對手的」。仁行提醒空亮說道。

「仁行兄弟不用擔心。看我將這金臂頑熊擒下」。空亮說著,便是身形一掠而出,向著金臂頑熊狂追而去。同時,他向著儲物袋一拍,腳下猛然便是多出一把飛劍來,隨後他駕馭著飛劍便是飛行速度猛增,很快便是追上了金臂頑熊。

金臂頑熊雖然奔跑的速度也很快,但是畢竟比不上空亮駕馭飛劍的速度。在它被空亮快追上的時候,它也是大怒之極,身形猛然改變方向,向著空亮一撞而去,它的身體本來就是極為巨大,這一撞之下,更是帶起狂風,讓空亮都是吃驚不小。

不過,空亮也算是極為機警,飛劍猛然的轉彎,險險的便是躲過了金臂頑熊的撞擊。

金臂頑熊隨後兩臂向著空亮一拍,同時金光也是從他的手臂上發射出來,向著空亮射去。接連的數道攻擊,這金臂頑熊竟然一氣呵成,簡直如同人類一樣靈活,這不得不說,它的戰鬥經驗也是極為豐富了。

空亮取出一塊盾牌法寶抵擋住金臂頑熊的攻擊,不過由於金臂頑熊的力量極大,仍然是將空亮衝擊的向後連退兩步。

「豈有此理,你這畜生真是夠難對付的」,空亮大怒,「看來我一定要施展出自己的全部修為本領才能制服你了」。

空亮說著,他的身上也是猛然的氣勢大漲,原本凝氣初期的修為也是立刻漲到了凝氣中期的樣子。並且這還沒完,只見他的身體又是猛然的拔高數寸,面孔上更是顯現出一種半人半獸的模樣來。這時的空亮修為赫然已經直逼凝氣後期了。

「空亮此人果然藏有不少本領」,楊逍對於這一幕自然有所震驚。不過他也知道,空亮這是一種妖化變體,否則一般的凝氣境修士是不可能修鍊到這種程度的。除非他的體質便是特殊的妖化之體,才會有這種不可思議的神通變化。

「空亮兄真是厲害,竟然修為一下子漲到了這種程度」。仁行此時目瞪口呆的說道。

「空亮兄弟這是身具妖化之體,這才能夠有這樣超乎常人的能力的,據說這種妖化之體是因為身具妖獸血脈這才能夠激發血脈之力施展出來的,不過這也只是一種傳聞而已,是真是假我確是不得而知的,不過這種妖化之體十分罕見,凡是具有這種體制的人無一不是修鍊奇才,看來我邀請空亮兄弟加入我們隊伍,這的確是一個正確的選擇啊」。扎遙這時對仁行解釋道。

妖化變身之後的空亮的確威猛異常,不久之後便是將金臂頑熊徹底解決掉了。雖然金臂頑熊塊頭極大,並且金臂堅固之極,但是空亮修為大漲之下,每一道真氣攻擊都是相當的驚人,並且空亮連肉身都是堅固了不少,甚至完全可以同金臂頑熊硬抗而不落下風。這樣的情況下,無論是境界修為還是身體,空亮都力壓金臂頑熊一頭,他能夠將金臂頑熊徹底解決掉,也就不足為奇了。

不過,望著金臂頑熊的屍體,仁行卻是仍然忍不住對空亮大加讚揚了一番,畢竟這樣一人便將金臂頑熊徹底解決掉的情況,在仁行看來,是想都不敢想的。

扎遙等其他人此時自然也是對空亮大加讚揚了一番,畢竟這是空亮一人之力解決掉的金臂頑熊,這樣他們自然都為隊伍中有這樣一位實力高強的隊友而感到高興了,這樣的話,他們最後取得前三名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了。(未完待續。。) ??仁行這次帶領眾人來的地方就只是出現了一隻金臂頑熊,不過雖然只有一隻,也算是有些收穫了,接下來再繼續尋找其他幾處地方,說不定收穫就會更大的。

當然,仁行所指的這些地方也只是說,出現金臂頑熊的幾率會大一些,他卻是也並不能保證,在這些地方就一定真會遇到金臂頑熊的。畢竟靈獸的遷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誰也不能保證它們就永遠呆在一個地方,不會到其他地方去的。

畢竟有了一個收穫還是讓幾個人高興了一陣,尤其是空明本事非凡,這自然也是讓其他幾人增加了不少信心。

這一日,他們便是在魔獸山脈中前行,正與另一支小隊擦肩而過。不過,這樣遇到其他小隊的情況也是曾經多次出現過,所以他們也並沒有在意,只是繼續向前趕路,甚至和那隻小隊連招呼都沒有打。畢竟這次來參加狩獵大賽的隊伍們之間都是競爭的關係,如果一個不合,雙方打鬥起來都是時常會發生的事情,在這樣的情況下,除非兩個小隊非常熟,否則的話,那麼雙方擦肩而過是根本就不會理睬對方的。

楊逍他們並沒有理會那隻小隊,甚至同那隻小隊還刻意保持著一段距離,生怕雙方真會起什麼衝突。

不過,對方小隊的隊長卻是在路過楊逍等人身邊之後,猛然的回頭,極為憤恨的目光便是投向了楊逍。

「你是杳國修士吧?」那小隊隊長冷不丁的便是冒出了一句。雖然他這一句話並沒有指明是對誰說的,不過從他的目光緊盯著楊逍來看。他顯然是在和楊逍說話了。更加奇怪的是他的話語聲音並不大,但是卻十分清晰的傳入到了楊逍等人的耳朵里,並且引發了陣陣轟鳴的迴音。

顯然對方是在發出聲音的同時,又是運用了某種秘術攻擊,可以增強聲音傳達並且可以震懾對方。

楊逍連忙運轉周身真氣,這才將對方的聲波攻擊破掉。不過,既然對方可以用聲波攻擊到自己,顯然對方的修為也是相當強了。

「我是杳國修士不假,但是這同你有什麼關係?」楊逍十分不解的說道。

「你應該是認識一個叫秦峰的外地修士吧?我便是他的哥哥名叫秦羽,這一下你也應該知道我找你有什麼事情了吧?」對方說道。

楊逍這時自然想到了在萬獸谷自己殺死的那個秦峰了。仔細看起來。那個秦峰同目前自稱秦羽的修士長得還真有幾分相像的,看來這秦羽應該真是那秦峰的哥哥了。

不過,楊逍自然不可能承認自己見過並將秦峰殺死的,所以他回答道:「閣下恐怕是認錯人了吧。我並不認識什麼叫秦峰的修士」。楊逍自然是希望自己可以矇混過關的。那就可以避免一場爭鬥了。不過這種情況顯然並不是那麼容易的,對方很可能是有些什麼發現才會盤問自己的,否則不可能無緣無故的就冒出這樣一句話出來。

不過。當初楊逍將秦峰殺死的事情,其他人也應該不會知道的,既然對方有所察覺,很可能是他身上還有那秦峰的寶物,這才能被這秦羽感應到的。於是,楊逍自然將神念深入儲物袋中,將那秦峰的法寶用某種小禁制遮蓋了起來。

「此時再想遮蓋留仙輪的氣息已經晚了,這就更加說明你身上有鬼了,說吧,你是如何將我弟弟殺死的?」那秦羽極為憤怒的對楊逍說道。

「那我倒問問你,你怎麼這麼肯定你弟弟是被我殺死的?」楊逍極為不解的問道。

「我和我弟弟修鍊了一種名叫魂印一體術的秘術,所以在他死去的那一刻,我便是知道了,再有,剛才我從你的身上感應到了我弟弟法寶的氣息,這就更讓我確信無疑了,肯定是你殺死的我弟弟,這才得到他的法寶的」。秦羽分析著說道。

「不錯,秦峰的確是被我殺死的,不過他利用我得到褪凡靈液,接著又想將我殺掉好自己獨吞,我為了自保這才將他殺死的」。楊逍說道。

「怪不得我弟弟那一年去杳國追一隻蟒蛇靈獸,就一直沒有回來。原來是在杳國遇害了」。秦羽極為悲痛的說道。「今日既然知道了他的死因,那麼我自然要替他報仇雪恨了,不過,在殺你之前,我還是要讓你死個明白,我是越國九玄山的精英弟子,如今便是要替我弟弟九玄山內門弟子秦峰報仇」。

秦羽說著,一道真氣巨刃便是猛然在他身前成型,並且向著楊逍一斬而下。

「楊逍兄弟小心,這個秦羽就由我來對付吧」空明這時在楊逍身邊說道,他這時正是才殺了一個金臂頑熊,雄心正起的時候,此時,見到自己隊伍中的人被其他隊伍的人追殺,他自然不會袖手旁觀的,這也看出了他是個很講義氣之人。

「多謝空明兄了,這個秦羽還是交給我吧,畢竟是我自己的事情,還是由我自己解決的好」。楊逍回絕了空明的好意。畢竟他能夠自己解決的事情,還是不願意去麻煩別人的。

楊逍說著,向前走了兩步,同時巨靈功施展出來,一個防護光罩便是將他的身體包裹了起來,那秦羽的攻擊打在楊逍的防護光罩上,竟然並沒有起到什麼作用,只是一圈波紋擴散之下,便是將秦羽的攻擊完全卸掉了。

「這不可能?你明明是凝氣初期的修為,怎麼可能會這麼容易就擋住我一擊的?」秦羽此時大惑不解的說道。

畢竟秦羽也有凝氣中期的修為了,但是他的攻擊打在楊逍這個他認為是凝氣初期修士的身上,竟然並沒有起到什麼作用,這自然讓他感到不可思議了。

不光是秦羽不解,其他的人也是不大明白的,只有扎遙看出了什麼似得,並沒有露出太過驚訝的表情。

「你莫非並不是凝氣初期的修為?」此時秦羽自然明白了過來,驚訝的說道。(未完待續。。) ??原本秦羽等人正是發現楊逍這一隊實力都不強這才會將他們攔下的,如果他提前感知楊逍等人實力非凡的話,那麼即使再有仇恨,他也不會貿然向對方出手的。

這一下真正的交鋒,秦羽才猛然的發現了楊逍實力恐怕還在他之上的,他也明白了楊逍恐怕是在有意隱藏修為。不過他此時已經出手,也沒有了什麼後路,此時只有盡全力將楊逍斬殺,如果實在做不到這一點的話,那麼他認為自己逃走應該問題不大的。

想好了一切,秦羽自然毫不保留的再次對楊逍發動了攻擊,但是他的攻擊仍然無法將楊逍的防禦攻破,這一下才讓他意識到自己恐怕同對方的實力是差距相當大的。

不過,楊逍卻並沒有給秦羽太多思考的時間,既然對方主動來找死,那麼他自然不會輕易放對方離開的,只見他隨後便是施展出巨靈功的攻擊手段,一個巨人虛影在他的身後升起,同時這巨人的一隻大手向著秦羽便是一掌拍去。

那秦羽面對楊逍的真氣大手,雖然苦苦抵抗,但是仍然很快便是被碾壓,周身真氣破裂,就連他的身體也是出現了道道傷殘。隨後,楊逍再一運功,巨人手掌便是一掌將秦羽拍飛出去,這一下更是讓秦羽受傷不輕。

「好小子,竟然傷我們隊長,我們大夥一起上,將這小子解決掉」。秦羽一隊的隊員見秦羽受傷,其中一個同樣是凝氣中期的修士。大聲吼道,隨後,他便是取出一件錘狀法寶,向楊逍這邊猛砸過來。在他們一隊的其他隊員,這時也是各施手段,要對楊逍展開圍攻。

「既然你們全都找死,那我就成全你們吧」。楊逍說著,身上的氣勢大漲,一下子便是從凝氣初期漲到了凝氣後期的程度,同時他再次運用巨靈功的大手。向著衝過來的幾人一拍而去。

這時的楊逍完全憑藉著修為上的優勢力壓對方。甚至對方的法寶都是被楊逍一掌拍飛,接著,楊逍自然也沒有留手,手掌直接向下一拍。便是將秦羽等五人一下子全部拍成了肉餅。即使他們再拚命反抗也是毫無用處的被楊逍直接殺死。

「楊逍兄竟然本事這麼厲害?真是讓在下佩服。先前見到空明擊殺金臂頑熊。我就認為他應該是我們隊中最厲害的存在了。如今一見楊逍兄的本事,竟然可以反手之間殺死兩個凝氣境中期,三個凝氣境初期。這樣的本事真是讓我聞所未聞,恐怕比起空明兄還要厲害了」。仁行這時大驚的說道。

「楊逍兄是凝氣後期的修為,自然比起我這個凝氣中期本領要高強了,這也真是讓我增長見識了」。原本十分驕傲的空明這時見到楊逍的本領,也是忍不住讚歎起來,他先前稱楊逍為兄弟,不過如今知道了對方的實力,自然要改稱兄長以表示尊敬了,雖然他在年齡上要比楊逍大一些,但是修真界都是以實力說話,對於比自己實力還高的人,他是自然不敢有任何不敬的。

「這沒什麼。我原本隱藏修為只是怕招來太多麻煩,不過在這魔獸山脈中隱藏修為卻並不是什麼好事,幾個低修為修士也敢找我的麻煩,看來我也沒必要再隱藏下去了」。楊逍說道。

「原來他們這支小隊叫做刀鋒小隊的。他們是去年排名第二十四的小隊,看來他們的實力還是相當不錯的,比起我去年在的那支狼牙小隊還要強一些了,不過狼牙小隊如今已經正式解散了,說起來,還真是懷念那幾年幾個人在一起度過的時光」仁行這時拿起了秦羽的令牌,令牌上有著諸多顯示信息,所以仁行也對這支小隊的情況了解了一番。

「我將他們殺死不會惹來什麼麻煩吧?」楊逍向仁行問道。

「沒事的,在這狩獵大賽中每年都會有數支小隊音訊全無的,組織者根本也不會過問這些事情的。畢竟在這樣的場所里,相互仇殺那是最正常的事情了,就算沒有仇怨,為了搶奪獵物,相互之間開戰也是相當常見的,再加上不小心被厲害靈獸吃掉的修士也有很多,這樣,任誰也不會去查那些失蹤的修士到底是怎麼死的了。」仁行說道。「來到這魔獸山脈其實就是要隨時做好死去的準備的,大家也不過是為了多出那麼一絲進階的希望,這才來到這裡歷練的,其實相比於修為的難以進步,死又能算得了什麼呢?」仁行隨後又是感嘆著說道。

「既然這樣,那我就放心一些了」。楊逍點頭說道。

「楊逍兄,這把鎚子靈寶威能相當大的樣子,不知可否贈與在下?」仁行隨後對那原本用來攻擊楊逍的鎚子法寶極為感興趣起來。這件靈寶竟然在楊逍的一擊之下並沒有毀掉,顯然其威能確實不錯的樣子。

「區區一件中級法寶,我的確並不在意的,就送給仁行兄弟吧」。楊逍倒是也極為大方的答應了仁行的請求。

至於秦羽等人,身上也有一些寶物,但是多數都已經在楊逍一擊之下壞掉了,所以楊逍對那些東西也沒什麼興趣了,於是便都將其送給了仁行,這讓仁行自然極為高興。

秦羽看來也並不是九玄山太看重的弟子,這從他身上的法寶就可以看出來,一般比較受重視的弟子身上自然會有不少重寶的,但是秦羽身上顯然並沒有讓楊逍看重的東西,所以他得到這些東西也是沒有多少用處,將其都送給仁行卻也沒什麼的。

不過,仁行作為凝氣初期的修士,對秦羽等人身上的東西還是非常需要的,楊逍送給他之後,他自然對楊逍極為感激的樣子。

「既然楊逍兄弟已經亮明了修為,那麼我也沒必要隱藏了,也在這裡亮明修為好了,這樣接下來反而更加容易行事了」,扎遙這時說道,隨後就見他身上的氣勢也是猛然從凝氣初期漲到了凝氣後期的程度,並且他的修為比起楊逍來還要高出一些的樣子。

「如此的話,那我就更沒必要隱藏了,也亮明修為好了」。金元說道,隨後他也是從凝氣初期的修為一下子漲到了凝氣中期的程度。

「原來你們幾個都是在隱藏修為的,竟然只有我自己才是真正的凝氣初期嗎?」仁行這時吃驚的說道。(未完待續。。) ??仁行自然不知道其他幾人的具體修為了,不過其他幾人倒是都像對此有所了解似的,並沒有露出什麼太意外的表情。

尤其是扎遙,他自然對此更加明白了,這些人里就是他的修為最高,況且這個隊伍也是他一手組建起來的,如今見到隊伍中個個實力非凡,他自然也是極為高興的。

「沒想到我們這支隊伍有著這麼高的實力,如此的話,一些危險點的地方我們也可以去了,那裡說不定就會遇到更多的金臂頑熊,到時候我們在這次狩獵大賽上取得前幾名也未必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仁行這時笑著說道。

「不是前幾名,而是一定要前三名,如果不是為了得到這次狩獵大賽的獎勵,那我就沒必要組建這樣一支隊伍了」。扎遙反駁仁行說道。

「好,那我們接下來便去幾處金臂頑熊聚集比較多的地方,在那裡應該會有收穫的」。仁行說道。

隨後,他們一行人自然是在仁行的帶領下,接連的去到了好幾處金臂頑熊聚集出現的地方,果然,在撲空了幾處地方之後,終於在其中的一處地方正好遇到了數十隻金臂頑熊的樣子。

楊逍一行人自然各施手段對付金臂頑熊,他們的實力個個都是不凡,對付金臂頑熊倒是也並沒有費太大的力氣,當然仁行這次根本不用出手,其他幾人就足可以將金臂頑熊全部解決掉了。這其中金元倒是也有著一些對付金臂頑熊的特殊手段,原來他精通馭獸之術。竟然可以將數只金臂頑熊一下催眠,據他講,如果時間再多一點的話,他完全可以將這些金臂頑熊全部馴化,那樣,根本就不用動手就可以將所有的金臂頑熊全部收起來了,並且在遇到強敵的時候還可以用它們來替自己作戰。

當然,金元的這種馭獸之術需要的時間比較多一點,並且一次施法也只能對付兩三隻金臂頑熊的樣子。要不是這樣的話,恐怕金元自己就可以將所有的金臂頑熊全部解決了。就根本用不著其他人動手了。不過。就算這樣,金元在隊伍中發揮的作用也很大了,就算是扎遙和楊逍兩人,一次能對付的金臂頑熊數量也不過是數只的樣子。這樣的話。金元反而也能做到這種程度了。

「這馭獸之術真是厲害。什麼時候金元兄將其教我一下吧。」仁行對於金元的這種手法顯然十分羨慕的樣子。等到眾人將所有的金臂頑熊全部解決后,他對金元說道。

「這種馭獸之術我是不能隨便外傳的,另外這種術法也不是誰都可以學會的。我是因為身具龍神之體,精神力遠超常人,這才能夠修鍊馭獸之術的,我看仁行兄弟並不具備修鍊此術的條件,如果強行修鍊的話,也是很難將其修鍊成功的,反而一個不慎,還會遭到反噬,那就麻煩了」。金元向仁行解釋著說道。

「原來如此,既然有如此多弊端的話,那我不練也罷」。仁行知道了馭獸之術並不好修鍊,所以他也就不再提此事了。

他們一行人這次收穫不小,解決了不少的金臂頑熊,看來,如果再能解決這些數量的金臂頑熊的話,那就應該可以在狩獵大賽上取得好成績了。畢竟去年的前三名捕獲的靈獸數量也不過是七八十隻而已,如今他們已經捕獲了四五十隻了,如果再捕捉四五十隻的話,那麼進入前三名應該沒什麼問題了。

就在楊逍幾人再次去尋找金臂頑熊的時候,卻是突然撞到了另一支小隊將他們攔截了下來。這一支小隊據仁行說竟是去年排名第三的孔雀隊。

仁行說這支孔雀隊是有名的靠搶劫其他隊伍才湊夠靈獸數量的小隊,這一次正好遇到楊逍他們,自然這孔雀隊打算行搶劫之事了。

「你們這支隊伍是才組建的吧?將你們捕獲的金臂頑熊全都交出來吧,那樣還可以給你們一條活路,否則的話,要是讓我們幾個人動手,那你們幾個人可就倒霉了」。孔雀隊的隊長孔明說道。

「你就是孔雀隊的隊長嗎?好,竟然連我們都敢攔截,那就讓我見識一下你的本事吧?」此時,扎遙極為不滿的說道。

「原來你也是凝氣後期接近巔峰的修為,這樣也好,那我們便較量一下,只要你能勝我,便可以安然的離去,否則的話,就得將你們捕獲的金臂頑熊留下來。你覺得我這個建議怎麼樣?」孔明見到扎遙的修為之後,語氣有一些緩和了,不過他仍然是並不打算放扎遙等人離開的樣子。

「好,那我便陪你玩玩」。扎遙說著,一道如同閃電一般的真氣匹練便是向著孔明一落而下。

孔明一驚的同時,連忙運用護身真氣抵擋。

他們雙方並沒有藉助其他手段,完全靠著真氣的力量便是拼到了一起。

「碰碰」的爆裂之聲傳來,雙方的大戰也真是讓人震驚,讓得周圍空氣都是劇烈的波動起來,狂大的氣流讓得其他人連忙向後躲避。

「接近凝氣境巔峰的兩個修士對拼,果然威力巨大,竟然能夠出現這樣的氣象,這一次真是大開眼界了,要是在別的時候,還真是沒有這種機會可以見到這樣驚人的場景呢」。仁行這時吃驚的說道。

其他人自然也是認真的觀看著這場比拼。他們的修為都是比扎遙和孔明低,所以他們也想從對方的比斗中仔細觀摩著,看看能不能學到一招半式的,尤其是兩大高手拚鬥,往往會讓觀看者有所領悟,到時候自己的境界說不定也會得到突破的機緣的。總之,有著這些好處,其他人自然都是認真的觀看著。

而扎遙和孔明兩個人也都是盡了全力,他們自然都想戰勝對方來證明自己的實力了。其中,孔明想著戰勝扎遙,好能順利的搶劫成功。而扎遙自然也想戰勝孔明,好證明自己的團隊不是誰都可以輕易攔截的。(未完待續。。) ??扎遙和孔明大戰,一開始戰了個旗鼓相當,不過隨後扎遙便是猛然發力,只見他的身體中一個暗金色圓球出現,這圓球旋轉著,向外發出一股恐怖的能量,頓時扎遙的氣勢大漲,發出的真氣威力頓時也是力壓孔明。

「你竟然是傳承之體?」孔明這時大驚。

楊逍等觀看的人也是都驚訝的看著這一幕。他們之中自然也是多數都知道扎遙這是身具傳承之體,這樣的傳承之體,顧名思義,就是得到了某位前輩的傳承,一旦激發傳承的力量,那麼自然可以力壓同階了。

「孔明大哥,我來幫你」。孔雀隊中的另一位隊員竟然也是凝氣境後期修為,他見到孔明要吃虧,自然便是打算上前幫一把。

不過,楊逍這時候也是適時地出手,將那打算幫孔明之人攔截了下來,雖然這人同楊逍的修為一樣,但是楊逍憑藉著雄厚的實力,完全可以將那人壓制住的。甚至孔雀隊中另幾個凝氣境中期的修士也打算一哄而上,但是都被楊逍以及空亮,金元將他們攔截了下來。孔雀隊的幾人拚命掙扎,但是仍然被楊逍這邊幾人壓制的死死的,根本就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地。

扎遙這時候自然發力,對孔明要挾著說道:「將你們得到的金臂頑熊全部交出來,就可以放你們走,否則的話,那就得死在這裡」。

孔明這時根本就不是扎遙的對手,並且他也不會懷疑。如果扎遙真的要殺他的話,憑藉著對方傳承之體,只要付出足夠的代價,那麼這一點也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最終,孔明無奈,只有將儲物袋中的數十隻金臂頑熊全部交給了扎遙,這時候扎遙才放他們離去。

「這一次,我們進入前三名看來沒問題了」,扎遙高興的說道。

「孔雀隊老是搶劫其他的隊伍,這一次反而被我們搶劫了一把。這也算是他們的報應了」。仁行這時也是笑著說道。

幾個人得到了不少的金臂頑熊。這樣,他們接下來的行動就要輕鬆多了,隨後,他們又是探索了幾處比較危險的地方。甚至還遇到了不少的相當於凝氣後期的靈獸。不過這些靈獸大多都是單獨出現。這樣,在他們的圍攻之下,也是完全可以將這些靈獸殺死的。如此一來,他們又是意外的得到了不少的靈獸材料,以及採摘到了不少的珍惜靈草。

當他們殺死了一隻相當於凝氣後期的靈獸藍目火猿之後,便是猛然的發現,在那藍目火猿洞府中,竟然有著元神草的存在,並且有不少的元神草上都是已經長出了元神果。

這元神草正好就是楊逍打算尋找的對於神識有幫助的靈草了。長著元神果的元神草更是珍貴之極,對於神識更是幫助巨大的。其中元神果不用煉製,就算直接服用都是可以大大的滋養神識,補充神識。如此一來,這種意外的驚喜,自然讓楊逍高興異常了。

隊伍中的其他幾人也是非常高興的。這元神草價值之高,他們自然都是知道一二的。而且這洞府中有著不少的元神草存在,就算是他們平分,每人都可以分到不少的。

不過,就在他們幾個人打算將元神草收取起來的時候,又是出現了意外,原來去年排名第一的天龍隊也不知用什麼手段竟然也尋到了這裡。當他們發現楊逍等人打算收取元神草的時候,他們自然不會同意了,於是一場大戰又是不可避免的發生。

天龍隊的隊長禪龍竟然有著半步周天境的修為,天龍隊另外的幾個人實力也是非常之強。其中兩個是凝氣境後期的修為,另兩個也是接近凝氣後期的修為,這樣,他們的整體實力自然比起楊逍等人還要強的多了,如此的話,他們憑藉著修為上的優勢,自然不可能這麼輕易將元神草放手的。

雙方一場大戰也是驚天動地,不過,雖然天龍隊實力很強,但是楊逍這邊的逍遙隊中除了仁行外,其他幾人個個都有著提升修為的手段,這樣的話,他們一時之間也是難以分出勝負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