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她頓時就巨疼的哀嚎了起來,同時用力一個側翻。

整個上半身藉助著翻滾的力量,也帶動了膝蓋位置側翻了過來。

膝蓋位置,這才避免了與地面的碰撞。

呼呼。

林夢仰躺在洗手間的地上,一手堵著嘴巴,一手試著想要去觸碰膝蓋位置,但卻又夠不者。而她這仰躺在地上的一幕,頓時就映入了華新的眼帘之中。

她的褲子還在腿彎彎處,春光完全暴露在了華新的眼中。

伴隨著林夢的蠕動,華新的眼睛都不由看得有些直了。

半響,他才挪開了自己的視線。

這尼瑪簡直讓人疼不欲生啊。

華新連忙站了起來,不去看林夢。

隨後,他就拿起一條浴巾展開披在林夢的身上。

這時,那吸引人眼睛的春光才完全的被蓋住了。

華新這才抱住林夢直往房間裡面去。

旋即把她放在了床上。

「嘶。」

林夢被華新抱著,順勢就摟著華新的脖頸,一個勁的喊著疼。

「膝蓋疼,膝蓋疼。」

這麼一跌到,林夢的酒意也醒了幾分。

本身並沒有多醉,只是借著酒意,說話做事都有些肆無忌憚。

「林姐,我知道了。」

華新直接把林夢放在床上坐著。

「嘶嘶。」

林夢疼得連連倒吸冷氣。

「快幫我看看,快幫我看看。」

林夢直接拔掉蓋住自己下身的浴巾,就去看自己的膝蓋傷勢。

她這麼一掀,白嫩的大腿以及……都深深的映入了華新的眼帘。

那種半遮半掩的感覺更加讓人慾罷不能。

好吧,身為一個男人。

華新對此,毫無抵抗力。

經年情深:總裁非你不可 她的眼神就不由落在了那裡。

「林姐。」

「我給你看看。」

華新一把扯過浴巾替林夢蓋上,只露出個膝蓋。

旋即,他掌心就按在了林夢紅腫的膝蓋上。

那裡的顏色一會兒就青紫了。

華新的手一按上去,她就本能的痙攣抖動著,一直喊疼。

「林姐,你別亂動。」

華新一手握住林夢白嫩的小腿,一手掌心按著膝蓋位置,青木真氣順著掌心涌了出來,瀰漫在傷口位置。

他輕輕揉著林夢的膝蓋位置,前一刻的巨疼漸漸的消失了。

林夢感覺不僅不疼,還有一股暖流湧進了自己的膝蓋位置。

很暖和,很舒服。

林夢探手摸向自己膝蓋的上方,輕輕的用力按下去,雖然還是有些疼痛,卻不像剛才那麼巨疼了。

「小弟,你這手還真是厲害,這麼輕輕一揉,就不疼了,還特別的暖和,好像有股暖流在裡面。」林夢感覺異常的清晰,凝視著華新。

「師父教的。」

華新說道,順勢看向林夢。

兩人四目相對,華新立刻就從林夢的眼睛里察覺到,她的神智清醒了許多,不像之前那麼渙散,沒有焦點。而林夢也察覺到了華新的眼神,而她眼角的視線也立刻就落在了小腿上,自己的褲子已經退到了小腿位置。

‘ 她的臉色唰的一下就紅了,感覺火辣辣的。

「林姐,怎麼了?」

華新見林夢發獃,不由問道。

「沒,沒什麼。」

林夢一陣吞吞吐吐,感覺臉色火辣辣的。

不過,好在之前喝了酒,臉色本就紅潤,倒也看不出什麼。

「哦。」

「你酒醒得差不多了。」

華新看著林夢的狀態,就不由說道。

「呃……差不多吧。」

林夢訕訕說道。

華新這時也不由看出了林夢此時的狀態,不由撇了一眼那退到小腿處的褲子還有內褲,心裡恍然。

華新沒有說話,雙手在林夢的兩個膝蓋位置處按著。

青木真氣灌入其中,進行化淤去腫。

林夢的膝蓋剛剛撞到,立刻就以青木真氣化淤去腫。傷口位置的青紫,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消了下去。

半響,華新才鬆開了手。

「林姐,你看看還疼不?」

華新鬆開了手沖著林夢說道。

「嗯嗯。」

林夢點了點頭,就伸手按了按雙腿的膝蓋位置。

果然,經過華新這麼一按一揉,膝蓋位置的青紫不僅消除了,而且一點也不疼了。

「小弟,你真有一手,這麼一下就不疼了,難怪你能成為市第一人民醫院的特聘醫師。」林夢嘖嘖驚嘆道,她說著話,還不由翹著腿,試著彎曲著自己的膝蓋。

而她這麼一動作,小腿位置上的皮帶口子就發出一陣叮叮咚咚的脆響。

兩個人的視線頓時就被吸引了過去,不僅看到了脫掉的褲子,還看見了裡面的內褲。

林夢不由向著華新看去,正好看見華新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褲子上。

而華新的視線也不由落在了林夢的臉上,兩人四目相對。

林夢眼神立刻避開,有些不好意思。

「小弟,今天真是謝謝你了。」

林夢連忙岔開話題道。

「沒事。」

華新搖了搖頭,旋即站了起來。

「你膝蓋已經好了,酒也醒得差不多了,那我就先走了。」

華新沖著林夢說道,旋即就準備離開。

「小弟,陪陪姐。」

華新剛站了起來,走了一兩步。

林夢就鬼使神差跪在床上,探手向著華新抓去。

她一把抓住華新的手,而華新被林夢一把抓住,就不由回頭向著林夢看去。

剛剛那蓋住林夢身體的浴巾就那麼的滑了下來,那白嫩的大腿以及……完全映入了華新的眼帘之中。

「你別走!」

林夢抬頭看向華新,立刻就看到了華新的眼神。

她連忙鬆開華新的手,一拉浴巾蓋住了自己的大腿,坐在了床上。

「哦。」

「林姐,你還有什麼事么?」

華新眼神雖然沒有落在浴巾上面,但兩人之間充斥著一股旖旎的氛圍。這種氣氛,讓華新沒了立刻就走的想法。

「陪姐說說話。」

林夢低著頭說道。

「哦。」

「那好吧。」

華新點了點頭,就答應了下來。

他旋即拉過一張椅子就坐在了床邊。

華新不走了,林夢反而不知說什麼了,氣氛顯得有些尷尬。

「好了,林姐,你休息吧。」

華新見林夢沒話說,便再次提出了告辭。

「別走,陪陪姐。」

華新要走,林夢立刻抬頭看向華新。

「哦,那好吧。」

華新也看出林夢心情不好。

既然她這麼說了,華新便留了下來。

不過,兩人都沒怎麼說話,華新也就這麼陪著她。

「小弟,你先坐坐。」

「剛剛摔了一跤,姐這身上髒的很,怪不舒服的。」林夢沖著華新說道。

她旋即踢踏著,就把小腿上的褲子踢了出去,然後圍著浴巾就跳下了床。

她圍著浴巾就往浴室裡面沖。

雖然圍著浴巾,卻任然能夠看見那白皙的小腿。

華新撇了一眼林夢,嘴角就不由自主的勾了起來。

骨子裡面的邪性被一波波的勾了起來。

隨後,浴室裡面就傳來了淋浴的聲音。

林夢進了浴室,這次倒沒有想上次一樣花很多時間。

就在華新百無聊奈的打量著酒店房間的時候,林夢就裹著浴巾,彷彿抹胸裙一般的走了出來。

華新不由撇了一眼渾身只裹著一條浴巾,露出香肩和白嫩小腿的林夢。

她走了過來,掀開被子就躺了進去。

林夢坐在床上,上身只裹著一條浴巾。

同時,沐浴露的味道以及她身上還未消散的香水味道一波一波的鑽進了華新的鼻孔裡面。

兩人就這麼坐著,一個坐在沙發上靠在床邊,一個坐在床上,相對無語。

「……」

這無語的氣氛,讓兩人一陣尷尬。

或許是這種氣氛讓人特別的尷尬,林夢終於鼓足了勇氣沖著華新伸手道:「小弟,你過來姐旁邊坐。」

「哦。」

華新拉著椅子到了床頭,順勢坐在了椅子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