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她醒過來了。

「阿怡,你終於醒過來了?!太好了!我們還以為你醒不來了!」這人的臉她看過,就在女主的隊伍裡面。

「謝天謝地!」

唐怡眨了眨眼,其實她就只記得女主和幾個出彩的情節,這裡面其他的人她壓根就認不出來誰打誰,只能嗯了兩聲。

唐心怪異的看了她兩眼,抱著阻擊槍坐在遠處。

「口渴嗎?」對方又問。

唐怡咬著下唇,點了點頭。

天知道她到底要怎麼裝才能裝成原主那個樣子,不過後面她也沒什麼心思裝柔軟了,畢竟她現在是真的疼。

而一直坐在遠處的唐心突然朝她走來,她半蹲在地,問她:「你還好吧?阿怡。」

「……小心,我沒事……」應該是這樣叫她的吧?唐怡腦袋都要大了,這個女人的確不簡單,不過這個時候總不能被她的氣勢給鎮住,她說:「那天和你走散了……你沒事吧?」

唐心一愣,隨即搖了搖頭:「我沒事。」她突然收斂眉目看著唐怡,說:「這句話還是我想問你呢,你沒事吧?」

唐怡突然扯起一個笑容:「我很好呢,你看看,現在不是還活著嗎?」

或許是她的笑容太過於苦澀,唐心突然開口:「抱歉。」她將自己的額頭貼在唐怡的額頭上,看著她的雙眼說:「我沒能保護你。」

「唐心,別這麼說,你已經很努力的了。」她這一句話立馬讓原本在一旁在製作小型陷阱的男人開口:「我們都知道。」

「是啊是啊。」其他人立馬應和,說:「這一次也不是你的錯,只是對方太狡猾了。」

「對啊,而且這一次阿怡沒事,就好了。」

唐心表情似乎緩了緩,目光也輕鬆了不少。

唐怡卻沒說話,只是看著唐心,默默地笑著。


她哪能不明白她的心思。

只是不知道那個男一到底有沒有對她表露心思,如果沒有對她表露心思,那麼唐怡確定,這個女人,有可能還會再次的將她這個拖油瓶給甩開。

這種小手段,她明白的。

畢竟要是緊張她妹妹,她老早就守候在身邊了,怎麼會等氣氛不是太好的時候,突然來了這麼一番感人肺腑的對話。

她需要重新在這個隊伍之中建立自己的威信,而唐怡,還是那個最好的目標。

真是厲害的女人。

唐心的存在的確對她有著壓力,但唐怡卻也不會否認這個女人不厲害,她心胸又沒有那麼狹窄,唐心的確是厲害,甚至是她的目標。

看著唐心袒露出來的大腿上面的結疤傷痕,唐怡咽了咽口水。

這就是差距。

可似乎天真的要亡唐怡,在他們將唐怡救回來的當天晚上,唐怡開始發起了高燒,身上的傷口開始發炎,有些甚至還流出了膿水,一個殘破不堪的軀體就這樣展現在他們的面前。

抗生素在這個島中可是救命的良藥,可是該不該救唐怡又是一個問題了,畢竟吃了,就沒了,給人吃也不是問題,但問題是,唐怡壓根沒有戰鬥力,頂多算眾人的精神治療師。

有壓力,找唐怡,唐怡會笑眯眯的給你打氣,給你述說,其實還有人比你活得更糟糕,給你苦中作樂的勇氣。

可心理治療師就是心理治療師,放在實戰之中,她壓根沒有任何的能力能保護團隊,反而需要別人的保護,更何況,這一次他們沒能成功殺掉黑龍,就是因為唐怡的緣故。

其實唐怡怎麼不能明白自己的處境,雖說這群人一直都很保護她,他們的確是在乎她,但是也就是那僅僅殘存不多的人性在作祟,但如今可是面對關服利益的事情,他們的確猶豫了。

唐怡默默地將目光投注在身邊的男人,突然伸手拉了拉它的袖子。


那男人一愣,扭過臉看她:「怎麼了?」

「不要管我……」唐怡似乎憋了很久才說出這麼一句話,眼淚一下子就掉了下來,她低聲說:「我沒有用,對你們來說也是負擔。」

這是真心的眼淚。

她何嘗這麼憋屈過?!

這讓那群人頓時慌了,可更多的是如釋重負,話沒多說,在眾人的眼光之下,唐心給了一把槍和兩個彈匣給唐怡。

「好好保護自己。」唐心說。

唐怡抓住槍和彈匣,微笑:「我會的。」她決定給唐心致命的一刀,她抬高了聲調:「姐!姐。」

他們走了。

唐怡被留在了原地。

雨水嘩啦啦的洗刷著她的臉,很冷,身上的傷口甚至再也疼痛不起來,她抬起手,看著自己骨節分明的左手極力地往上探去的樣子,突然苦笑。

要死了?

要死了?

不——!

唐怡,你怎麼可以就這樣死去!!!

你不能死——!

你不能死!你現在死了!剛剛開始的努力不是都白費了嗎?!還刻意的去討男人的歡心!


一瞬間唐怡只覺得大腦一片空白,眼前一片又一片的如同凝聚了碎片的畫面閃過,身體一陣絞痛,火辣辣的感覺,她身體的傷口開始以一種詭異的速度停止流膿,甚至開始結疤。

在地上直接打滾起來的唐怡要命的握著雙拳,將痛呼全數化為血液吞入口中。

她半跪在地上,全身都在打著踉蹌。

禁閉島,被流放到禁閉島的人類,首先都會被注射一針不明液體,似乎是想激發什麼,可到最後,這個實驗失敗了。

因為男主和女主直接炸毀了這個島嶼,然後成功逃離這個島嶼。

但問題——

唐怡只覺得從來都沒有那種感覺,身體似乎變輕了,原本身體上的傷口在這瞬間快速地癒合,什麼都不疼了,也不覺得冷了,身體似乎充滿著力量。

她看著自己手中的槍,以及彈匣。

嘴角勾了起來。

她能活下來的,沒有人能阻止她!

她遲早要——以牙還牙——!

作者有話要說:呼=W=這才爽嘛 這是距離唐怡回歸主空間的第五天,只要這五天一過,唐怡就能順利的回到主空間,進行所謂的休整,以及等待接受下一個任務。

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了,唐怡也不會天真的相信那個維序者口中的話,千斤頂改造系統?這所謂的什麼的千斤頂改造系統……

已經超乎出所謂的改造了好嗎?

正常的千斤頂改造,不就是將其整成人見人愛的白富美就好了嗎?那用像如今這樣,在這種玄之又玄的世界裡面到處穿插著,差點連命都沒了。

唐怡的唇抿了抿,拳頭握緊,但隨後還是放鬆身心,決定休息一下。

這五天,她不能再出什麼差錯了。

她蜷縮在樹上,假寐著,整個身體都被巨大且茂密的樹叢給遮蓋住,讓人難以發現,不止這樣,她的呼吸均勻且細微,彷彿要與整個自然界融合在一起一樣。

這真是難以想象的事情,至少對於以前的唐怡來說,徒手攀樹壓根不可能做到那麼的利索。

不過真多虧在那有聲有色的大學生活裡面愣是沒人瞧上,唐怡不止成了學霸,還將野外求生指南給看了個全,如今自己一個人待在這鳥不生蛋的地方,倒也沒有犯什麼常識性的錯誤,還知道掩飾自己的行蹤。

但唐怡也沒有第一時間找那群傢伙給報仇,畢竟她的任務是在這個世界裡面存活十天,而她已經避開了兩天前原主的死亡,自然也要繼續保持下去,不能莽撞誤事。

對那群人說不恨是假,畢竟看著他們真的直接拋棄她而離去的時候,那種感覺簡直是——唐怡無法用語言去形容那種感覺,只知道世界上最可悲的事情也不過如此了,你知道你要死,他們也知道你要死,但是他們一邊安慰你的同時,卻還是袖手旁觀的看著你去死,這事很正常,真的,放在第三人稱的角度怎麼都正常,但是受害者是自己的時候——

唐怡只覺得自己想笑,苦中作樂。

不過對重要與不重要的事情的界定唐怡還是分得很清楚的,她雖然惦記著報復的事情,可也明白,自己的真正任務是活下來。

她不能莽撞,更不能暴露自己沒死的事實,她需要潛伏,更需要所謂的積分,她可沒忘記維序者那裡有一個積分兌換系統。

積分。

積分?

心有疑惑的唐怡嘗試性的開口:「維序者——」

沒有反應。

「維序者,在嗎?」

還是沒有反應。

唐怡揚了揚眉,想爆粗,可隨後卻又憋了下去,畢竟她知道她如今這樣大發雷霆也於事無補,只會讓人笑話,她手指靈活的就往旁邊的樹枝上摘了一根小枝芽,咬在嘴裡,視線漫無目的的旋轉著。

她的確在惦記著唐心和黑龍,唐怡不是聖人,就算她在一個月前還是一個普通的上班族,但如今被這樣對待的是她,她怎麼可能不計較。

早就無所謂了,反正所有人都是棋子,她需要的只是在這之中得利而已。

她細細地回想著這篇小說的細節,男主女主到底是如何從這個島嶼之中逃生的細節,知道這地底藏有實驗室,實驗室裡面都是被囚禁的科學家以及生物學家就沒有別的威脅物,除了一個小型的核反應堆。

很好。

唐怡腦中已經有一個大致的藍圖構築完成。

她微笑了起來。

就在唐怡躲藏在暗處,數著日子過的時候,唐心的大部隊則是緩緩地前進著,直接往他們探測到的黑龍大本營走去。

仙武參同契 ,直至人數降下去,起到威懾作用才停止,這就是這個島嶼的生存法則。

他們是第一期的玩家。

兩百個人同時進入禁閉島,如今也沒剩多少了,最為強大的三方勢力之中的黑龍也算徹底的失敗了,畢竟黑龍那一方的勢力在前幾天幾乎已經被掃蕩完畢,除了跑了一個黑龍,其餘的就全數被唐心他們搞定,而如今就只剩下唐心和男一的隊伍能稱得上是隊伍了,還有一些單飛的獨行俠。

碰頭的兩隊集合完畢之後,就往黑龍的大本營走去,他們會去黑龍的大本營,自然就是為了分賬,唐心和合作方顯然也愉快的分賬,不過矛盾肯定少不了的。

「新垣嘉晨,是六`四分賬。」唐心一手就將對方手中的槍械給搶了過來,她看著新垣嘉晨,說:「別拿了不屬於你的東西。」

新垣嘉晨,也就是開槍阻擊黑龍卻被唐怡攪黃了好事的那個青年,他笑著:「可是你拿了這一把,對我就不公平了啊,是六`四,你拿了不是七三分了?」

這個青年就是這部小說的男主角,新垣嘉晨。

他意味深長的看著唐心,略微帶著一種辨識不清的感覺:「不過看你一副潑婦樣,我決定還是不和你爭了,免得別人說我欺負你一個女人。」

唐心揚眉:「那也好過某些人男人當得和兔崽子一樣。」

新垣嘉晨低哼了一聲,他哪裡不知道唐心是在諷刺他,他往後看了一眼:「走吧。」隨後便帶領著他的屬下離去,不過走的時候,他像是不經意的突然開口:「對了,沒見到阿怡的?」

「……」唐心沉默。

新垣嘉晨微微眯了眯眼,挑眉:「她?」

眼見唐心不說話,他卻突然笑了:「死了?」

唐心立馬狠狠地剮了他一眼,問:「你怎麼還笑得出?」她直接埋怨:「如果不是你誤打中唐怡,她也不會死。」

「那有什麼。」新垣嘉晨想也不想的開口:「反正你沒事。」

唐心立刻瞪大眼雙眼。

回到地球當神棍 ,隨即扭開頭,便轉開話題,他勾著唇,說:「記住,下一次,我們就是敵人了,唐心。」他揮了揮手,只留了一個背影給唐心。

唐心目露詫異看著新垣嘉晨的離去,剛剛新垣嘉晨說了什麼?

而眼見新垣嘉晨一伙人囂張離去的隊友突然走上前看著唐心,有些擔憂的問她:「唐心,現在我們怎麼辦?」

唐心回神,嘴角卻忍不住露出弧度,她面無表情的低言:「先整頓吧。」然而當她低下臉的時候,卻忍不住露出狂喜的神態。

新垣嘉晨說了什麼?

反正你沒事。

新垣嘉晨……

唐心只覺得自己的心,從來都沒有跳動過那麼快。

唐怡其實有在暗處觀察過他們,但是她卻沒出現過,隱藏在暗處的人明顯更有優勢,而且唐怡也在適應自己身體的改變。

她的視力得到明顯的提升,動作也更加靈敏了,不過當她嘗試性利用尖銳的物品隔開一小個傷口,卻發現自我癒合的能力是加快了,但是卻沒有一開始那種速度,只能苦笑超人只不過是一時間的,但起碼,她活下來了。

唐怡眨了眨眼,舔掉血液,然後移動位置。

唐怡明白,隱藏在暗處的人絕對不止她一個人,除了那些獨行俠之外,還有一個人,黑龍。

在這段時期,她壓根沒有遇見到黑龍,黑龍自從戰敗之後,就像人間蒸發一樣,完全消失在這個島嶼之中,但唐怡知道,他肯定沒死。


就在唐怡發愣的時候,一陣電流一般的感覺迅速地躥過她的身體,她想也不想的將自己隱藏得更深,本能的屏住呼吸。

三秒之後,猛然落在樹榦另一邊的青年皺眉,四周打量了一下。

唐怡卻突然想起來,這個青年似乎和她打過照面,這麼一想,唐怡突然就想起來了,這個青年不就是阻擊黑龍的那個能手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