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天石上帝元君的聲音高昂,緊接著,通天光柱外的十道光束像是受到了命令,一下融入光柱內部,掀起一道道波光起伏的水紋漣漪。

嗡——

同一時間。

宜州這處山谷,青塵死去的身體在所有修士眼中,開始焚化成了點點綠色光盈,向頭頂上方的巨大虹光融去。

嘭嘭嘭!

二者相融,原本平靜的虛空,也在這一刻,被通天光柱外散發的無盡威壓硬生生撕裂一道口子。

口子中,是通往無盡汪洋世界的通道。

「好可怕的威壓!這還是人所能達到的境界?」

楚雲看著那破碎又癒合,癒合又破碎的虛無,心中深深震驚。


若非帝元君的意志有意保護此刻山谷內的萬千修士。

恐怕…

僅僅是空間風波所引發的駭人力量,就足矣將在場所有人全部絞殺!

「大帝意志,永生不滅!」

轟——

就在蒼穹上的巨大金色長龍蓄勢待發,準備盤身而下,將宜州大荒徹底吞沒破碎時。

在這千鈞一髮關頭,漂浮在山谷中的域外天石,也在最終一刻,俯身而沖,融入到通天光柱內。

嗷!!!

一聲長吟,通天光柱吸納天石,從山谷中脫離而出,化作一道肉眼難以捕捉的巨大虹光,向眾人頭頂上方,翱翔九天的巨大金色古龍迅猛衝去。

聲勢浩大,絲毫不亞於天地之威。

「不好!楚雲兄弟!那女子向我們衝來了!」

水月凌不比楚雲,他對太古掌握的東西比在場誰都要多!眼看著通天光柱就要離開山谷時,他的目光就已經鎖定在不遠處失去光霞籠罩的嚴瑜身上。

只見此刻在嚴瑜臉上,深邃的目光中猶如兩道星辰,不停閃耀。

她的掌心更是在一瞬間,破開虛無,像楚雲二人所在的方向抓來。

「什麼!」

楚雲感受著面前鋪天蓋地傳來的凌厲威嚴,自知自己肯定不會對方對手,玄冰劍祭出,堪比破山之力的氣勁從他血脈深處迸發。

整個人在這一瞬間,好似化作了一頭太古猛獸,磅礴駭人的力量從玄冰劍上大肆起伏,席捲四周靈氣波浪,令空氣發出陣陣爆鳴聲。

「一定要擋住!」

楚雲看著嚴瑜抓來的彌天之手,一劍刺出,整個人二話不說,抓住身旁的水月凌便向頭頂上方蒼穹遁去。

他相信,此刻天地意志肯定在集中力量,準備滅殺帝元君的不滅意志。他現在就算離開,也不會有任何問題。

「跑!」

一劍刺出以後,楚雲面前的虛空都跟著這股磅礴的力量,產生一絲輕微晃動。

只是,比起嚴瑜那撕裂虛無的手段,楚雲哪怕是力量再大,也顯得有些雞肋。

「還想跑?給我滅!」

嚴瑜手掌到來,一巴掌便將玄冰劍擒拿在手,緊接著,便準備將虛無中逃竄的楚雲牢牢禁錮!

「本源之力!」

千鈞一髮之際!

楚雲看到嚴瑜施展的彌天之手一下就將玄冰將擒拿在手中,心中一寒,來自靈魂深處的本源之力瞬間迸發。

嘩——

萬古嚴寒,一縷彷彿不屬於這片天地的冰魄力量從楚雲血液深處流出,將他身後虛無化成了一面面冰霜之牆。

冰牆上,刺骨的嚴寒令無數看向這裡一頭霧水的修士感到莫名心悸。

「嘭——」

嚴瑜手掌洞穿虛無,來到楚雲腳下的冰霜牆上,就準備一掌將其崩碎。


可誰想,就在她掌心觸碰到冰霜牆時,她的動作竟然詭異開始僵硬,一層肉眼難以看到的白色霜氣,從冰牆上散發,瞬間侵蝕她的骨肉,將她掌心牢牢籠罩。

「本源之力?」

嚴瑜不可思議的聲音徐徐傳來,「不過也沒有什麼,本源之力,也一樣要破!」

嘭——

她說完,浩蕩的力量從被霜氣覆蓋的掌心內豁然爆發,頓時將四周無數冰霜之牆轟為粉末。

「看你往哪裡走!」

「不好!」

楚雲聽見身後破碎聲音響起,暗道一聲不妙,手中突然用力,將水月凌猛的一推,打算讓他先逃離此地。

「楚雲兄弟!」

水月凌遁出山谷,知道是楚雲救了他,目光一紅。

楚雲已經不是第一救他於水火中,早在當初他們被太古大能追殺,對方就拚死救過他的性命。

「哼!看你往哪裡逃!」

此刻,嚴瑜施展的彌天之手也終於來到楚雲身後,就準備將他一把握住。

轟隆隆——

誰想就在這時,驚變再次發生。

宜州大荒。

萬千生靈,此刻所有人目光都看到,宜州虛無中,一道猶如利箭般的光束從大荒腳下升起,一眨眼就沒入到翱翔於九天之上的太古金龍體內。

剎那間,風雲變色!

萬千道金色電弧奔涌而出,耀眼的金色光輝將整個大荒再一次照亮。

轟~~轟~~轟~~轟~~

無數道沉悶的雷鳴聲響起,此刻的宜州,就好像被神靈施展過術法的域州,充滿神秘色彩。

彷彿在一瞬間,這片沉溺了萬古歲月的大荒,又一次回歸到了往日太古的樣貌。

「天…到底發生了什麼?我怎麼感覺我腳下的土地,都在顫動?」

許多身在宜州大荒的修道宗門,不少沒有入世的弟子此刻紛紛抬起頭,一頭霧水看向蒼穹上的藍天白雲。

他們生活在這別樣的天地,自然無法像此刻的楚雲等人一樣,身臨其境感受那來自九霄上的天地浩蕩。

「咦?」

光柱沒入太古金色長龍,楚雲眼看著自己就要被嚴瑜施展的彌天之手狠狠握住。

忽然之間,對方屹立在虛無的身軀莫名一顫,目光中如日月星辰般的瞳孔迅速消退,整個人呆若木雞站在原地,彌天之手也跟著消失。

「發生了什麼?」



楚雲抬頭看著蒼穹上雷鳴閃動的金色長龍,心中猜疑。

他剛剛雖然見到通天光柱沒入到太古金色長龍中,可是…憑他的實力,自然不可能洞察出蒼穹上究竟發生了怎樣的戰爭。

「難道說是帝元君的意志將天地意志抹滅了?」楚雲都被自己這個想法嚇了一跳。

連天地意志都被抹滅,太古滅世,還有什麼人能將這位人族不朽的大帝斬殺?

良久…

巨大的金色長龍依然在九霄上肆無忌憚的盤旋,舞動。

可它的身軀,卻遲遲沒有落入到宜州大荒上。

「帝元君!我恨!我恨啊!我的意志還在沉睡,你竟然敢算計我!你會死的很慘,死的很殘!最終消亡在歲月長河中!」

滾滾雷聲之中,一縷帶著不甘和憤怒的意志傳入到楚雲耳旁。

隨後,遮掩整個宜州大荒的金色古龍彷彿被利劍斬殺一般,點點金色電弧開始迅速飄散,融入天地之間。

它的身影,也在這短短片刻,化作了虛影,最終消失不見。

「神龍消失了?」

宜州大荒,不知是誰人率先嘶吼一聲,其他人這才從先前的震驚回過神來,臉上露出一抹喜悅。

「是啊!結束了,神龍消失,我們這些人,終於也不用死了!」

另外一人慶幸點頭。

「咦?天怎麼變成藍的了?難道說,南域亂世,結束了?」

很多正在喜悅的修士顯然也發現了這一點,目光一下變得瘋狂起來。

亂世結束,他們這些人,自然可以繼續過著以前高枕無憂,不在被追殺的日子!

「太好了!亂世結束,我終於可以重返宗門了!」

這近乎是南域大陸所有修士心中的吶喊。

不過…

有人歡喜,自然有人憂愁!

此時,宜州山谷之中。


隨著蒼穹上金色龍影消退,所有身在此地的修士只感到眼前莫名一黑,一股玄之又玄的力量從天地間湧入,來到他們靈魂之中,欲要將之前在此地所發生的一切記憶畫面斬斷!

「因果的力量?」

楚雲已經不止一次感受到這種玄妙力量,所以沒有抵抗,任由這股力量從他靈魂中大肆掃蕩。

一個呼吸,兩個呼吸…

就在楚雲腦海中那屬於自己的記憶畫面開始消退時,忽然間,他靈魂深處,一股更加澎湃,浩蕩的力量湧入,直接將這股力量吞沒!

霸道之極!

「啊!上蒼之子!」

天地意志近乎瘋癲的聲音從山谷虛無中傳來,緊接著,楚雲便感到眼前一黑,整個人失去知覺,徹底昏睡過去。

「咳咳…」

就在楚雲從虛無中墜落的同時,一隻纖細的玉手不知從何處伸出,將他死死摟住。

「想不到,真是想不到,我竟然會被天地意志無形滲透,不過也幸好,在最後關頭,帝元君的意志出手,挽救了我,也挽救了楚雲師弟!」

出手之人正是嚴瑜。

只是如今的她,神色有些蒼白,虛弱。

「天地意志還想抹滅我的記憶?哼!先前你侵入我的身體,我靈魂中就已經有了你的烙印,你是無法抹除掉我的!」她說著,無力看了眼四周全部陷入沉睡的修士。

「對了!古城!古城在哪裡?」

忽然間,嚴瑜彷彿想到了什麼,目光猛的收縮,靈識迅速將四周大荒籠罩,瘋狂掃蕩,想要尋找到古城蹤跡。

「什麼?沒有?」

數個呼吸后,嚴瑜身體一傾,臉色更加蒼白,「難道說,因為帝元君的意志阻擋了天地意志,所以古城沒有降臨?」

她面如死灰。

古城可以說是她最夢寐以求想要進入的地方,只有到了那裡,她才能完成昔年先祖的寄託。

「年輕人,我的意志因為消耗過度,需要沉睡,不過在那之前,我還要將你傳入到古城之中。」

就在嚴瑜心生絕望時。

蒼穹上,忽然一顆漆黑入墨的圓石從中墜落,傳來帝元君虛弱的聲音。

「恩?」

嚴瑜聞言,身體一頓,還不等她反應過來,就跟楚雲一起,被一道漆黑光芒籠罩,從原地消失不見。

同樣消失的,還有那顆從天地初開,就永恆存在的古老天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