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天前輩,安靜的地方幫我們安排好了吧?我需要閉關一段時間。”

辰夜笑了聲,起身再道:“天前輩,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不過沒辦法,這事避不開的,退一步說,就算我可以隱忍,就此避開柳寒雙,你認爲,以他的性子,會將我徹底的忘記,以後若有機會見面,他不會繼續的找我麻煩?”

“今天,他可以覬覦紫萱的美貌,從而素不相識的情況下,就能對我產生濃烈殺機,他日,也會對其他人有着同樣的舉動,並不是每一個人,面對柳寒雙的時候,都有着自保之力。”

辰夜漠然道:“我倒沒有標榜自己是爲民除害的好人,只是遇見了,而且還生在我的身上,那麼,不好意思了,柳寒雙或許可能不死,但他這一生,都休想去禍害其他的人。”

天莫行楞了一下,好片刻後才道:“公子,姑娘,請!”

來到一處密室,當天莫行離開後,辰夜揮手一動,古帝殿與天地洪荒塔雙雙掠出,將這密室再度的設下了強大的封印。

“辰夜,這天莫行和天之一族,值得相信嗎?”

紫萱沉吟着說道,無論是什麼原因,讓白雨遲等人對自己二人有着一些他人永遠都得不到的敬畏,從而使得雙方,有着不錯的關係。

但有一點是不能忽視的,天之一族,也同樣是四大級勢力之一。

來到中域,也有一段不短的時間了,尤其進過龍族,與龍族老祖敖天一番交談後,二人得知,四大級勢力的出現,並非是應運而生,乃是有目的性的出現。

這也就意味着,儘管多年下來,他們彼此之間已經存在很多的競爭,但是,究其根本,他們有着共同的來歷,平日裏或許各顧各的,一旦生某些大事,也許就會一條心了。

柳寒雙在柳之一族中,不會只是普通的後輩,現在天莫行知道,自己二人要對付柳寒雙,保不定,天之一族的態度,會生某些變化。

辰夜沉思了片刻後,說道:“你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不過,我相信白雨遲曾經說過的話,聽一樓存在於世間的理由,就是爲了找尋更多的優秀之輩,從而可以好好的保護這些人,以便在未來應付邪帝殿。”

“但也有可能,白雨遲知道的僅是這些,焉知,天之一族,不是拿這個,來壯大他們的實力?”紫萱沉聲道:“在平時裏,聽一樓乃至天之一族,會對我們有所欣賞,可如果對手是柳之一族,那就未必了。”

辰夜眉心一震,旋即說道:“先不管這些,待我將心蓮養魂涎煉化吸收後離開,到時候是與不是,都會有個明確,如果真是你說的這樣,我們也沒吃什麼虧,用一次的危險,換取一個真正的明白,很值得!”

“好,那你儘快吧!”

辰夜也不在遲疑,旋即盤腿坐下,心神一動,先進入了一趟天地洪荒塔。

天地洪荒塔共有九層,如今,七、八、九三層仍然是空着的,時至今日,儘管辰夜對這尊鐵塔已經有所瞭解了,可是,仍然有太多的搞不懂。

第七層,如果沒有猜錯的話,會是渾元之寶居住的地方,那麼第八層呢,是否就是混沌至寶所在地?

辰夜曾經試探過,可無論是天刀,還是當時殿靈還未甦醒過來的古帝殿,都是不願意進入到天地洪荒塔中。

這也能夠理解,畢竟,如今的天地洪荒塔,並非是真正的,以天刀和古帝殿的強大,一尊不真實的天地洪荒塔,顯然是無法讓天刀和古帝殿安身。

然而,若是真正的天地洪荒塔,天刀和古帝殿就會進入了嗎?要知道,這三樣都是混沌至寶,難分高下的存在。

而即便天刀和古帝殿願意,也住進了天地洪荒塔第八層,那麼,第九層,又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難道說,在混沌至寶之上,還有更加可怕的東西存在着?如果有,會是什麼東西?

修仙之不走老路 天地洪荒塔真身,也不過是混沌至寶,又怎可能,讓比它要更加強大的東西,甘心情願的住進去?

這些疑惑,埋在辰夜心中很久了,但始終是沒能搞個所以然來,最大的原因就是,天地洪荒塔,最高的三層,即便是他,現如今,都是無法進入。

或許,要得到有渾元之寶住進了第七層後,辰夜纔可以進入第七層,然後以此類推下去,可不管怎麼推算,也許此一生,辰夜能夠進入的,只有第八層,至於第九層在第六層的最上方,金蠶纏絲手套靜靜懸浮着,宛若此地君王一般,俯瞰着六層中爲數不多的幾件神兵。

離開大華皇朝,闖進東域,隨後自東域回來,闖入了北域,這一路過來,殺的人夠多,滅了的勢力也不在少數,只不過,包括凌霄殿,絕冥宗,以及北域的三千清幻流在內,所得到的神兵也不是太多。

有些東西,辰夜自也不能獨吞,大部分都分了出去,只留下不適合身邊人使用的神兵,被放在了天地洪荒塔六層中。

好在,如今的金蠶纏絲手套,本身品質就在神兵巔峯之列,讓它進化,倒不需要太多的神兵。

辰夜的心神能夠感應的到,當天地洪荒塔知道了他的意思後,六層中,此刻,在一團無形的火焰包圍中,爲數不多的幾件神兵,它們的靈性,正在一點一滴的被逼出。

所有被逼出來的靈性,則是在瞬間中,由五彩光華牽引着,快若閃電般的掠至金蠶纏絲手套,後者儘管無法第一時間中就吸收了這些靈性,但靈性始終圍繞着金蠶纏絲手套,以它神兵巔峯的品質,在適應了這些靈性後,就會將之吸收進去。

這樣的一個過程,便是進化的過程!

當然,在這個樣子的進化中,靈性被逼出,這些神兵到最後,因爲靈性的減少,品質就會降低。所謂的進化,其實就是以衆多之力,鑄就出一個最爲強大的出現。

仔細的觀察了一下,覺得沒什麼大問題後,心神迅來到天地洪荒塔第五層,在這裏,紫萱的七彩幻靈衣,由於先天靈寶這些東西,辰夜有的比較多,而且,七彩幻靈衣也只是進化到神兵,應該也是容易的許多。

所以,這個時候,七彩幻靈衣,已經在吸收着其他先天靈寶被逼出來的靈性,感應起來,那進化的度,還不是太慢。

收回了心神,辰夜旋即拿出心蓮養魂涎,雙瞳中,頓時有着極其火熱的目光,灼灼的閃掠出現。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如今的魂變層次,在龍祖的幫助之下,已經達到了化形巔峯之境。只需一步之遙,便可跨入登堂之境。

登堂境界,那是可以讓本命魂魄化虛爲實,從此後,褪去虛幻之身,不僅如辰夜本身一樣,雖無血肉之軀,卻也相差無幾。

到那個時候,與人對戰的時候,本命魂魄所能揮出來的威力,不僅將完全體會出辰夜的意志,魂魄本身,也會在這個進化的過程中,擁有着自己的戰鬥經驗,不在像以前那樣,本命魂魄的大戰,更多時候,猶若傀儡一般。

這種好處,是極爲可怕的。

一個小孩子拿着一把槍,所能揮出來的威力,比一個成年人手握着尖刃所產生的威力,絕對要小上許多。

除此之外,本命魂魄的xiūliàn度,也將會比之以往,要來的更加快捷。

以往的xiūliàn,魂魄xiūliàn過來的精純玄氣,有大部分要維持他本身的壯大,而登堂境界後,將會分出一步,灌入辰夜自身,對辰夜的修爲而言,是莫大的好處。

可是這個,卻不是辰夜所想要的,他想要的是,讓魂魄儘快的衝擊到大成之境,只可惜,這個不是辰夜所能夠把握住的。

幸好的是,登堂境界的本命魂魄,xiūliàn度要比以前快上許多,只留一半給他自己,也是比以前數量要多少一些。

手握心蓮養魂涎片刻之後,辰夜手掌心中,玄氣能量暴涌而現,化成狂暴無比的火焰,極力的灼燒着心蓮養魂涎。

而不愧是天地間一等的奇物,在如此火焰的灼燒之下,足足十分鐘過後,竟然,都不見心蓮養魂涎有半點變樣的跡象。

不過,在心蓮養魂涎底部,那好似心臟般的根部處,有着一點,漆黑的液滴緩慢的滲透出來,一股十分精純的能量氣息,由此暴涌了出來。

體內的意識空間中,本命魂魄輕輕一顫,靈魂力量,快若閃電般的自辰夜眉心中掠出,捲起那一滴漆黑液滴,轉瞬之後,便是消失不見了。

在火焰的灼燒之下,不斷的有同樣液滴出現,也是很快的被靈魂之一帶走。

這一過程,足足持續了近倆個時辰,可仍然是沒有,心蓮養魂涎有變樣的跡象,唯有在那根部底處,一道裂縫,悄悄的瀰漫而上,沒過多久,佈滿了整株植物上面。

隨即,心蓮養魂涎,便是無聲無息的爆裂開來,整株植物,化成了灰燼,飄散在了空間中,直至化成虛無,永久的消失了。

此時此刻,在意識空間中,吸收了所有心蓮養魂涎精華的本命魂魄,渾身上下,涌動着一股極致的漆黑光芒,一道道異樣氣息,瀰漫着整個意識空間。

在這個時候,本命魂魄的狀態,像是在沉睡之中,仍由着那已然匯聚在一起的漆黑液流,在他虛幻的身體當中,快的流淌着。

能夠現,這般的流淌過程中,當類似辰夜本身xiūliàn的一個大周天過後,便是有着其中一滴,悄然的被本命魂魄所吸收走,與此同時,本命魂魄,似乎因此,而變得稍稍凝實了一點點。

這個變化,儘管是可以捕捉的到,然而,度卻非常之緩慢,一個大周天的運行,因此這個時候是在煉化着心蓮養魂涎的精華,故而,需要將近一個時辰左右。

近一個時辰的時間,也不過才一滴的精華被本命魂魄吸收,那些匯聚在一起的漆黑液流,像是一條長蛇,要想將之全部煉化,恐怕得好幾天的時間都不一定能夠完成。

接下來,便也只能等待了。

在等待的過程中,數天時間,轉瞬即過,而意識空間中的本命魂魄,也是隨着心蓮養魂涎精華不斷的吸收,而變得凝實了許多。

現在放眼看去,那幾乎是一個,全身在黑袍籠罩下的身影,只不過,這件黑袍,散着讓人心悸的光芒。

如此光芒籠罩中,本命魂魄似乎衍生出了微弱的呼吸,在那一呼一吸之間,天地靈氣,掠進辰夜身體,然後飛快的來到意識空間中,被本命魂魄所吸收走,不過一會兒,便是化成精純的玄氣,一大半被本命魂魄自行消化,另外的,則是順着來時路,回到辰夜體內,最後納入丹田中。

如此循環,完美之極!

最終可見,心蓮養魂涎所化的漆黑液滴越來越少,與之同時生的,是本命魂魄的軀體,越加凝實起來。

天城!

儘管盛大的拍賣會已經結束,可那股熱鬧,並沒有馬上減弱,城中到處,都還在有人說起拍賣場中生的事情。

自然,拍賣會中所出現的一些珍惜之物等等,都是被衆**肆的給宣傳了出去,一時間,惹得許多人茶餘飯後,又多了許多的話題。

而尤其柳寒雙所得到的那幅畫卷,更是被宣揚的神乎其神,便也因此,那一男一女的搗亂,也是被人給傳了出去。

倒是讓人沒有想到,在這世間,還真的有人,敢在四大級勢力面前如此的放肆。

雖然說,四大級勢力並非是天下無敵,並非是無人敢惹,可那倆個年輕人明顯不是其他三大級勢力中的人,而除卻這四個勢力之外,其他的人,真的很難想像出來,在這世間,到底還有哪一方勢力,可以讓那倆個年輕人,有着如此的自信,敢在柳之一族面前放肆。

城中某處氣派的莊園之中,在那精緻的客廳內,這裏沒有外人,柳寒雙的神色中,再也沒有半點的掩飾,極度的冷沉之色,躍然而出。

“武叔叔,那倆個人,還在天莫行處沒有出來嗎?”默然了許久後,柳寒雙殺意凜然的問道。

“一直都沒有出來。”

被柳寒雙稱爲武叔叔的中年人迴應了一聲後,旋即沉聲問道:“公子,你真的要找那倆個人的麻煩?”

聞言,柳寒雙一聲冷笑,目光中,涌動着一抹佔有的火熱:“準確的說,本公子只想找那個小子的麻煩,至於那美人,本公子只想好好的疼惜着,她跑不出本公子的手心。”

中年人眉心略略一緊,說道:“公子,你身上,現在有那幅畫卷在,不怕萬一,就怕一萬,那小子得罪了公子,是跑不掉的,我們先將東西送回族內,以免節外生枝了。”

“不用擔心!”

柳寒雙擺了擺手,道:“還沒有人,敢來搶我們柳之一族的東西,更何況,此次出現,爺爺還給了我一個強大的底牌,即使有人來搶,除非有着聖玄境界以上的實力,否則,那就是在找死。”

聽到這話,中年人心中不由重重的嘆息了一聲,所謂紈絝,都不是天生的,而是太過的寵愛,導致這些背景深厚的年輕人,養成了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性子。

柳寒雙本身也算是優秀,不然,也不可能在還不到三十歲年紀的時候,就達到了皇玄三重境界,有着強大的勢力在培養着,無論是所學,還是眼界,都非常人可以相比擬。

然而,正是這種天然的優勢,讓柳寒雙忽略了太多。

那一男一女,論年紀,都與他柳寒雙相差無幾,但是修爲,尤其是那女子,遠在他柳寒雙之上,這等xiūliàn天賦,極其的可怕。

那個年輕人,一出手,便是可以拿出一定數量的龍涎草,以及諸多珍惜的天材地寶,說他們沒有強大的背景,叫人無法相信。

柳寒雙竟然沒有去考慮這個!

而即便是他們背後,什麼勢力背景都沒有,單憑二人可怕的xiūliàn天賦,與他們爲敵,即便是柳之一族的強大,都沒這個必要。

裂婚 因爲誰也無法確定,這倆個人未來,能夠走上怎樣的高度,若然爲敵了,如果不能將他們永遠的留下,那麼,將會給柳之一族帶來極其恐怖的敵人。

柳寒雙只知柳之一族的強大,卻是忘記了,那對男女讓人爲之無法安穩的潛力!

“武叔叔,你幫我留意着他們,得到了心蓮養魂涎,他們肯定會留在這裏幾天時間,我也趁着有點時間,好好的研究一下那幅畫卷。”

柳寒雙吩咐道:“既然我們已經來到了天城,葬天谷的易重,也該見上一見,畢竟他與三叔有着不錯的關係,多年來,對我們的孝敬也是不小。聽說他最近遇到了dàmá煩,去問問,可以的話,順便幫他給決絕了,你去吧!”

“是,公子!”

中年人沒有在多說什麼,旋即離開了大廳!

“紫萱,紫萱,多好聽的名字,多好的美人兒,陪在那小子身邊,簡直是太1ang費了啊!”

在那僻靜的密室中,辰夜依舊還在盤腿坐着,宛如進入到了靜寂之中,他的呼吸,現在變得極其微弱,如果不仔細感應的話,根本無法探到。

而辰夜的狀態,也彷彿進入到了假死的狀態中,渾身上下,只有非常微弱的生機在徐徐的散出來,若非是這樣,在他不遠處的紫萱,只怕又要擔心了。

如此生機的包裹中,卻是自有一股與衆不同的氣息,徐徐的散出來,當接觸到這股氣息,紫萱的本命魂魄,都是因此劇烈的一顫,彷彿是遇見了天敵似的。

那種直接對魂魄而衍生出來的威壓,讓人分外的感到恐懼。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在意識空間中當本命魂魄完全的將心蓮養魂涎的精華全都吸收了煉化之後突然的張開了雙眼

那雙眼睛已經不在虛幻眼瞳之中有着實質性的目光猶若電芒一般的射出

只是瞬間中辰夜便是感應到橫戈在本命魂魄面前的那條天塹在這個時候突然消失不見了而今只需向前跨上一步便是能夠到達一個新的天地中

這一剎整個空間因爲那雙眼睛的張開而變得劇烈震盪了起來虛幻的空間之上無數的黑色雲層快的匯聚而來無數電弧仿若銀蛇一樣在那匯聚起來的龐大黑色雲層中若隱若現着

這叫人非常清楚的明白這最後的一步跨出去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容易

“本命魂魄”

“本尊什麼事”

辰夜突然森冷的笑了一聲而後便是退出了意識空間

本命魂魄也明白了辰夜的所想再度的盤腿坐好閉上了雙已經與常人一般無二的眼睛便在這個時候遙遠的天際之上一切的出現都似乎被大神通所禁錮了似的現在停留在天際中變得無比安靜了下來

“辰夜你成功了”

正在抵禦着那股來自辰夜本命魂魄所散出來的威壓突然消失不見了紫萱馬上高興的問道

心蓮養魂涎辰夜得到要做什麼紫萱心中很清楚

“還差最後一步就可以了”辰夜笑着說道

紫萱黛眉一挑問道:“那爲什麼不把最後一步補全了”

“呵呵這一步要留在最佳時機的時候去走現在時辰未到所以先留着耽誤了好幾天時間了我們該離開這裏了”

辰夜縱身躍起衝着紫萱笑了笑後大步的向着密室之外走去

外面天莫行見到倆人走出也是馬上迎了上去說道:“公子姑娘柳寒雙的護衛高手武無凌一直在監控着這裏他的意思很明白了公子你是否可以考慮一下”

“考慮什麼”辰夜淡笑着問道

“不要與柳之一族爲敵”天莫行正色說道

“是現在不要還是永遠都不要與柳之一族爲敵”

“永遠”

wωω ◆тTkan ◆℃o

“如果我非要與之爲敵呢”辰夜眉梢一挑笑問

天莫行也是正容的說道:“可能後果會出乎公子的意料之外而且老夫可以預斷吃虧的吃大虧的必定會是你們公子不要因爲一時意氣而斷送了大好的前程啊”

辰夜擺了擺手淡淡道:“天前輩你理解錯了我的意思是如果我非要與柳之一族爲敵你或者說你天之一族是什麼態度”

聞言天莫行老眉猛地一皺這時他才明白辰夜的意思可明白了之後卻是讓的天莫行神色中不由掠出一陣苦澀出來

辰夜與柳之一族爲敵會吃虧吃大虧這是是天莫行說的也就是代表了天之一族的意思

意思是什麼很明顯了在辰夜與柳之一族的爲敵中天之一族根本不會插手

現在辰夜還問天之一族是什麼態度那是在告訴天莫行他原本願意和天之一族交朋友畢竟不管是什麼原因雙方之間都有一個比較好的開頭雖然有着利用的嫌疑可是天之一族同樣也看重辰夜他們的天賦和潛力

所以這是相互的並不存在誰算計了誰

可是天之一族並沒有將辰夜當成是朋友

固然辰夜的問話是有着太深的深意讓人一時無法領會這沒有天莫行的錯但是如果天之一族已經把辰夜當成是朋友那麼勸辰夜不要與柳之一族爲敵是對的樹立大敵過早的樹立大敵不是明智之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