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夜霜是宗師境界,也僅僅是來得及發出一聲驚叫。

由此可見攻擊的快捷。

生死關頭,唐龍向後仰,同時周身上下被一層金燦燦的光芒籠罩,赫然是他的大力金剛術,令身體如同金剛般堅硬。

「刷!」

刀光擦著唐龍的右手小臂劃過,留下一道血槽,破殺向唐龍的面部。

「破!」

唐龍很想使用落空術,無奈位置不行,強行壓落,就是破入他的胸膛了,只能借著這手臂被傷,影響刀光速度的機會,快速的施展出大力金剛吼。

轟!

聲波震蕩,衝撞刀光。

刀光爆碎,無數的碎裂細小刀光四散飛射,其中部分就落在唐龍的面部,將他帶著的虎王面具給轟爆了,臉頰上也有幾道細如遊絲的血痕。

「哪裡來的狗男女,不知道火焰潭禁地中層地帶已經被我們燕家臨時徵用,任何人不得踏入么,你們竟然還敢來搶我們燕家的火靈芝。」一個粗獷的聲音傳來,有人從不遠處的一塊山石後面走了出來。

此人身高不過一米六左右,非常的結實,暴露在外面的雙臂全都是一截截的肌肉。

差點被殺已經激怒唐龍,聽到這人的話,更是令唐龍生出濃烈的殺機。

他緩緩地站起身,冷森森的看著這名燕家人。

「他是燕家的燕峰,屬於燕家青年一代的佼佼者,戰罡境圓滿境界。」夜霜常年待在大龍郡城內,對於郡城內大家族的子弟自然是都認識的。

唐龍沒有回應,徑直向燕峰走去。

說完話的燕峰舉起刀再要動手殺人,也在這時看清了唐龍,他就是一楞,「你是唐龍?!」

很顯然,唐龍不在青宵城,令他很意外。

「是我。」唐龍拿出療傷藥劑塗抹在手臂上。

「哈哈,真是意外收穫呀,你居然跑到這裡來了,雪月傭兵團的人果然都是廢物,他們搞不定你,我燕峰來殺你,用你的人頭送給曲名揚大人作為禮物,他必然向天眼閣求來改善潛力的寶物,那我燕峰的未來同樣輝煌。」燕峰再也不去理會火靈芝了,興奮的臉膛潮紅,異常的亢奮。

唐龍已經走到他的近前,冷冷的道:「人頭在此,有能耐拿去。」

燕峰哈哈大笑道:「那我就多謝你了,人頭收下。」


刷!

話落,長刀帶起一抹冷芒橫掃向唐龍的脖頸。

戰罡圓滿境界的燕峰可沒有將唐龍放在眼裡,在他的心目中,唐龍還是戰罡中級而已,也是認定曲名揚不會看錯的,故而很是自信。

「當!」


金屬撞擊聲於唐龍的左側傳來。

那割裂空氣的長刀也應聲而止,更震的燕峰手一陣酸麻,差點將刀給扔了,他吃驚的定睛一看。

長刀的刀鋒被一根手指戳中,被戳中的地方,有著細密的裂痕,沿著手指看上去,正是唐龍的右手。

「我非常討厭被人偷襲。」唐龍的手指猛然發力。

大力金剛指的威力終於展現。

再度一戳。

咔嚓!

那長刀立時斷裂成十幾截。

「這,這不可能,我可是戰罡圓滿境界。」

拿著刀把的燕峰完全不可置信。

唐龍抬腳對著燕峰的肚子就踹了過去。

驚呆的燕峰也是經驗豐富,反應迅速的向一旁閃去,他快,唐龍更快,無影閃之下,如影隨形般,始終不曾令燕峰躲避開去,一腳踏中他的腹部。

砰!

燕峰被踹的離地而起,飛出去十五六米,撞在一株火焰古樹之上,當場斃命,屍體都被火焰點燃,眨眼間燒成灰燼。


這就是唐龍暴怒之後的戰鬥力。

跨越一級殺人,跟玩似的。

後面的夜霜看的也暗自震驚,方才唐龍暴怒的時候,她都生出恐懼感,這令她冷靜下來后,感到匪夷所思。

玉石美人王體居然會被嚇到。

唐龍到底有多少的秘密呀。

看向唐龍的目光充滿迷惑的夜霜也很好的剋制住想要詢問的念頭,道:「我們快些離開吧,這中層地帶也不大,燕家來的人不少,這裡的動靜,他們肯定會聽到的。」

「是要離開。」唐龍道,「我打算進核心地帶看看,你呢。」

「那裡的火焰太厲害,我的寶體剛剛成就,暫時無力抗衡,我不去。」夜霜搖頭。

「你藏起來吧,我進去看看。」

唐龍沒等她在開口,就如離弦之箭直線狂飆。

夜霜遠遠地看著,就見到唐龍在闖過中層地帶的時候,周身被金光包裹,將大力金剛術發揮到極致,如同一尊金甲戰神般直接闖過了那道跳動著的包圍火焰潭禁地的火焰。

「等著被逼回來吧,火焰潭禁地最核心地帶豈能是你說進去就進去的。」夜霜完全不看好唐龍的舉動,她看看左右,耳邊傳來微弱的破空聲,有人要來,也悄然退走,隱匿起來,以她目前的個人力量根本不足以和燕家高手們抗衡。

火焰潭禁地的核心地帶很危險,這個唐龍是很清楚的,他之所以膽敢闖入,也是有原因的。

其一,七彩帝心體的不凡。

或許他現在境界不夠高,七彩帝心體的威力也遠遠無法發揮出來,可畢竟是完全覺醒的,別的寶體不行的,他未必不行。

其二,大力金剛術等同於大力金剛體。

豪門老公深愛33天 ,承受力更強,在明知內中藏有重寶的情況下,不去闖一闖,也不是唐龍的性格。

其三,也是最主要的,唐龍擔心去晚了,被燕家人捷足先登。

誠然,火焰潭禁地核心地帶始終沒人破解,可不代表著燕家人就一定沒有辦法,有足夠的誘惑情況下,他們是可以付出重大代價來換取闖入的機會的。

所以,不管怎樣,唐龍都要進去。

也如傳說的那樣,這核心地帶僅有兩里地範圍,都被一層特殊的火焰包裹著,威力奇大,就是以唐龍的寶體抗拒力,在闖過的瞬間,都有被灼痛感,入內之後,更是有大量的火焰爆開,形成無數的火焰飛射。

「落!」

唐龍斷喝聲中,飛射來的火焰統統落地,他也迅速的打量。

這核心地帶竟然布滿屍骨,全都是斷裂的,沒有一塊完整的骨頭,有人的,也有妖獸的,且這些屍骨都是赤紅色的了,上面附著一層火焰,就是方才攻擊唐龍的。

「屍焰骨!」

唐龍都不需要費神的去查驗,就斷定這些骨骼的身份。

屍焰骨,以骨骼來培養屍焰,也就是帶著屍毒的火焰,非常的歹毒。

這種屍焰骨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屍焰所在的骨頭很脆弱,脆弱到稍微有一頂點的力量就會爆開,使得屍焰亂飛,給予人致命攻擊。

方才唐龍闖入就引爆了屍焰骨。

禁地核心地帶密密麻麻的全都是屍焰骨,看上去很是滲人,而在那最中心的地方則是一口水潭,正是那赫赫有名的火焰潭。

唐龍背後生出金色的羽翼。


大力金剛翼扇動,冉冉升空,離地三米的高度,那風也使得那脆弱到極致的屍焰骨爆開不少,屍焰亂飛攻擊。

有落空術在手,這樣的威脅對唐龍是沒用的。

他就直接飛臨到那火焰潭上空,向裡面看去。 “鈴……鈴……”

當陶謙正與金老闆說着話時,陡然電話響起了,而號碼顯示是本市的,但很陌生,他不由眉頭微皺,招呼金老闆道:“不好意思,我接個電話。”

“行!”

陶謙走開兩步,按下接聽,道:“喂,哪位?”

“陶謙,是我,方嵐,你現在在哪,我求你幫個忙。”方嵐的聲音很急。

陶謙一聽,頓時心中納悶,看方嵐的語氣一副天塌下來的模樣,尤其是最後還用了個求自己幫忙,這到底是出了什麼大事?

當即道:“方嵐,到底出了什麼事,你慢慢說。”

寵妻上癮,總裁求放過 你還記得上次的事嗎?這次我遭到報復了,我家小怡被人綁架了。”方嵐一開口就放出一個**。

陶謙聽了一呆,沒好氣的道:“是誰幹的,話說你是警察啊,這事情你不是應該報警嗎?”

“對方讓我今晚九點去城西一個倉庫領人,索要一百萬,還要帶上一個案子的證據,我現在哪敢報警啊,對方都盯着呢,我都懷疑這裏有他們的眼線。”方嵐焦急的開口。

陶謙一聽,這事兒可就鬧大了啊,想起方嵐也是獨身一人帶着女兒,如今遇到這種事,還真不好解決,報警的話,自己就是警察,行得通也不用來找自己了,這樣看來,方嵐應該有別的想法,當即道:“你打算讓我怎麼幫你。”

“我看你身手十分不弱,所以我想求你今晚上幫我一次,我會拿着證據和錢去,但我怕他們到時候翻臉,也怕手中的證據真的被對方得手,所以想讓你暗中幫忙,幫我接應,有可能的話,先幫我將人救出來。”方嵐很快說出了計劃。

方嵐的計劃很簡單,無非就是她來吸引火力,因爲她自己本來就在對方的監視之下,但對方顯然沒料到陶謙這支奇兵,所以讓陶謙到時緊隨着方嵐,一旦方嵐接近對方,知道孩子在哪裏,陶謙就出手救人,而她負責正面迂迴。

“你現在知道孩子在哪裏嗎?如果知道的話,我現在一個人先去探探底!”對於方嵐的請求,陶謙很想拒絕,但想起方怡那小丫頭很可愛,加上自己最近無事,反正討好方嵐的話,自己以後也不會吃虧,所以他最終還是有些意動,畢竟打不過跑還是沒問題的,他對自己的身手很有信心。

方嵐道:“我要是知道就好了,他們就給了我一個交貨地點,具體是不是真的還不清楚,但我要求到時候要看到孩子,想來應該就在那不遠的地方,具體地點他們晚上纔會臨時通知我。”

陶謙一聽,就明白過來了,這典型的港產片的劇情啊,這電視真是害人不淺,不會的人跟着學也學會了。

對方都求上門了,陶謙自認自己有這個能力,也懶得反駁,嘆了口氣,道:“行!晚上九點是吧,我到時候暗中過去,就不跟你一路了。”

“好,好好,謝謝你。”方嵐顯然真的很着急,見陶謙答應,趕緊道謝。

方怡被綁架,對方看來膽子真的很大啊,勢力也大的嚇人,陶謙對能不能救回人也沒多大把握,當即道:“我只能說到時候我儘量,實在不行你就跟對方交易了,交易完了,東西我幫你取回來,孩子爲主。”

對於陶謙的叮囑,顯然方嵐也有心理準備,道:“我知道,到時候電話聯繫。”

“行!”

掛了電話,陶謙臉色陰晴不定,一方面爲方怡擔憂,另一方面也在鬱悶,這件事看來自己非捲進去不可了,反正從上次的情況看,自己早晚會和對方對上,對方收拾了方嵐之後,恐怕就會來對付自己,如今正好有方嵐在,倒也可以合作。

關鍵是,他有精靈在,很放心。

陶謙有些鬱悶的回到大廳,金老闆一件陶謙面色不太好,當即問道:“陶老弟,有什麼事?”

“恩,一個朋友出了點事,要我去幫忙,實在不好意思,耽誤你了。”陶謙勉強笑了笑。

“嗨,你跟我還客氣啥。”

“那行,今天的事情就說到這裏,等裝修完成了,到時候還請你幫我張羅下傢俱的事情。”陶謙笑着開口,也不見外。

金老闆果斷答應,他還想陶謙將來能給他多帶點生意呢。

分別後,陶謙回到下榻的酒店,就爲晚上的事情犯愁,他對於晚上的行事也沒太大的把握。

“精靈,你有什麼好辦法?”這種事問精靈準沒錯。

精靈過人不負陶謙所望,很雀躍的開口道:“主人,這是英雄救美呀,小意思啦,主人啊,你現在的速度都能比得上車子了,怕什麼,晚上只要吊在方嵐後面就行啦,等到了地頭,把那些壞蛋都砍了,很簡單的嘛。”

陶謙有些無語,那是小丫頭好吧,哪裏是救美,當即沒好氣的道:“我怕到時候對方人多,打不過。”

“切,那些人,三拳兩腳就解決啦,主人,你現在多厲害,難道你自己不知道嗎?”精靈十分不以爲然。

陶謙還是有些苦惱,沒好氣的道:“萬一有槍呢?”

“唔,這樣啊,那你交給我來,我保證解決。”精靈依舊滿不在乎。

陶謙也很心動,有些好奇精靈的身手,如今精靈可以俯身控制他的身體,他也想看看精靈身手如何,當即道:“你要什麼武器不?”

“武器什麼的,有更好啦,要不主人去買把劍,還有就是買點飛刀之類的暗器,這個對付槍的,我不會用槍,**就不必了。” 燈火闌珊處等你 ,興致勃勃。

“擦,還劍呢,現在買的都是未開刃的,而且質量都不一定可靠啊,槍肯定是買不到了,我不想犯法。”陶謙有些無語,不過也有些心動。


當即他也不怠慢,既然要買這些東西,顯然步行街的古玩店是個好去處,當然到了步行街,陶謙就直接走進了那家跟他有過交易的老闆那裏。

那老闆看到陶謙來了,明顯笑的不太自然,這位眼光太毒了,他一點都不喜歡有木有,好在陶謙這次依舊不是買寶貝的,他大大的放心了一回。

知道陶謙要買劍,老闆那還真有,最後飛鏢之類的當然是沒有的,陶謙也無所謂,最終選了一柄六斤多重的劍,見精靈很滿意,果斷買了,雖然看起來很秀氣,但據老闆說是硬鋼的,比較耐砍。

最後陶謙又買了塊磨刀石,沒辦法,劍沒開鋒,他得回家磨,原本想找個加工的鋪子幫忙,但感覺太招搖了,於是只有自己動手。

好在小時候家裏窮,磨刀什麼的他也見父母弄過,回來後他就呆在衛生間,磨了兩個多小時,勉強將前面一截磨開了刃。

“嘿嘿,主人啊,你要不要學劍術,我這裏有一套基礎劍術,很不錯呢。”陶謙好不容易完成,精靈又開始慫恿。

陶謙也有些意動,隨即搖了搖頭,道:“這玩意我用不上,又不是用來殺人,還有,今晚你也不許殺人啊,最多廢了他們。”

“知道啦,這個是用來擋子彈的嘛。”精靈不耐煩的支吾一聲。

陶謙對精靈的本事多強,心中也沒譜,見精靈說揮劍擋子彈,他也不在意,鬼才知道對方是不是吹牛,如果真能做到,自己以後不仿也學學,不過他也不想拿法律開玩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