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夜影看著倒在沙發上無聊的聖星,道:「你剛到家,公共頻道就有你要出征的消息了。」

聖星在沙發上揮手做無力狀:「想到了,又是科學側那幫戰爭瘋子搞出來的,一聽可能有仗要打都興奮的。」

夜影道:「這倒不全是,你不在的時候他們也天天外往派人,只是你領軍出去的時候不多,每次領軍星域內就得熱鬧一陣子,這次怎麼三天以後才走,小雪丟了你也不著急?」

凌舞倒是在旁邊哼了一聲。

伸了個懶腰,換了個姿勢,聖星把手枕在腦後:「著急也沒用,那丫頭哪次丟了不得找一陣子,唯一的區別就是找的快了麻煩小點,找的慢了麻煩大點,這次就算開疆擴土了。」

凌舞看了看別墅里的大鐘,道:「那你三天後才走?這幾天還去不去余市大學當教師了?」

聖星擺擺手:「不去了,不去了,那幫學生都不省心,咱們在家宅三天,好好放鬆放鬆,我還想著是不是辭職不幹了呢。」

夜影正在桌上擺零食,聞言道:「辭職?你捨得那些花容月貌的女學生?如果不是影響了這裡的時間線,你這麼多天沒上班,只怕咱們這家早是被你這幫女學生踏破了吧?」

都市至尊神婿 凌舞在旁悠悠地道:「阿星怎麼會捨得辭職,他也就是隨便一說,小影你想多了。」

聖星拿起靠枕一蒙頭:「不說了,不說了,你們倆個欺負我一個,我哪裡會是對手,我會周公去……」 星域一處浩瀚星空之上,一隊整編遠征軍靜靜地矗立在這無盡的星空之下,所有星艦全是白色,艦身流光華麗,整潔異常,以最中間的戰艦為中心,對稱向左右前後上下排列出去,這是一個星形隊伍,最中間的戰艦就是這星形隊伍的最中心點。

戰艦巨大而華美,是這次帝國遠征的混沌級旗艦戰艦帝國艦,但這不是星域最強大的戰艦,星域也永遠沒有最強大的戰艦,因為星域有科技部喪心病狂燕初白在,那麼星域就只有越來越強的戰艦,自打不知她何時加入星域以後,星域科學側就從來沒有停止過前進的腳步。

星形陣式的其它星點是巡航艦、護衛艦、驅逐艦、戰列艦、工作艦,無一不精緻美觀神秘,這些艦隊大都工作比較單一,但就屬工作艦最為複雜,帝國遠征時很多工作就是由這些戰艦完成的,星帝評價過科學側簡單明了,不像神秘側讓人糊裡糊塗,這正是科學側驕傲的地方,但是星帝也評價過科學側起名字太沒文化了,丟人,這也讓科學側頗為無奈,多麼適合的名字,怎麼星帝就認為不好呢?

可是這還沒完,一朵巨大潔白神秘的白蓮似實非實、似虛非虛的布滿在整個星形陳式里,就好像溶入了艦隊之中,又好像是脫離艦隊獨立存在。

這是星蓮,帝國暗傳的女瘋子封若蝶的精心之作,科學側出征都是整編艦隊,布局合理,陣容整齊,而神秘側遠征,經常是幾個人出去就算一個隊伍了,這個星蓮還是封若蝶專門為星帝設計的呢,說是出門帶著高端大氣上檔次,很是得星帝誇獎了一翻,讓科學側嫉妒莫名。

帝國艦主控室,裡面極其簡單,也沒有幾人,科學側一直是以越高級越要操作簡單為原則進行設計開發,所以諾大帝國艦,一般情況下都不需人工操作就可獨自完成所有工作。

一個身穿星域軍服的女子啪的一聲,向正坐在主控室中間的聖星敬了一個軍禮道:「回稟陛下,帝國第二遠征軍結集完畢,隨時待命!」她這一身星域軍服,美觀漂亮,人也肅穆寧靜,好似一朵夏荷,正直、堅貞。

她旁邊還站著一個穿著一身複雜無比的衣服,但看起來卻是有些懶洋洋的美男子說道:「陛下,神秘測昊天部隨時待命。」

花雨解還是看不貫神秘側的行事做派,能跟隨帝國出來是多大光榮,她在科學側都跟人打瘋了才爭取到這個名額,可是這神秘側的人,太讓人惱火了,有自己的星蓮為什麼還要上她的帝國艦呢,皺了皺眉,花雨解道:「雷鳳沐暮,注意言詞,不許對陛下無禮,否則你就給我下船去。」

主控室被一個透明星罩罩著,除了腳下背後,其它地方放眼望去,全是星空,主控室中心是一張巨大王座,聖星現在正端坐於此,夜影側是站在他的身側,抬首望著頭上無盡星空,指指頭頂道:「怎麼現在護衛艦連頭頂也布上了,這不擋我看風景嗎?」

花雨解又是軍姿一正,一板一眼的回答道:「陛下!這是最為合理的陣形。」

好吧!好吧!一幫不知變通的傢伙,聖星也就只能罷了,又道:「你也別怪沐暮了,咱們星域神秘側這幫人什麼德性雨解你也不是不知道。」

花雨解臉面喜意,顯然被陛下叫做雨解她很高興,可是隨即又是一個軍禮:「是!」

聖星手用敲了敲額頭,想了想道:「傳令遠征軍,由星域東部星點跨星面出域外,以第二十四節點第八支幹這條線下界東行。」

花雨解軍姿不斷:「您的意志無上!遠征軍起程!」

只在星空中白光一閃,不見這些戰艦開動,就突然消失於星空當中,放眼望去,漫天星空中已經無一絲殘留。

現在在由主控室看向外面,已是不見星空,只見外面奇光異彩,極是斑斕眩目,這是星艦正以無限速度跨越無限世界時候特有的光彩,在星域軍隊之中倒是最正常的景色了。

美男子雷鳳沐暮待這帝國艦開動了,向聖星說道:「陛下,不是凌雪大人聽計大人說西邊有好玩的才丟了的嗎?我們怎麼往東邊走?」

花雨解眼睛一瞪:「陛下意志不容質疑!」

聖星擺擺手,打斷了花雨解正要趕走雷鳳沐暮的心念,道:「小雪那丫頭哪次找對過方向,既然說西邊,那咱們來東方就錯不了。」這種方向不是指的世界中地面的方向,星空中其實是沒有方向的,但是星域科學側以聖元星為中心點籠統的設計了一種方向,向星域周圍綿延出去。

幾人全部恍然,都不由自主的點點頭,這話還真在理。

指指兩人,聖星道:「別站著,都去坐吧!」再看看夜影,往旁邊一指道:「影姐姐也坐!」

「謝陛下!」花雨解和雷鳳沐暮感謝了下向一左一右向倆邊走去,落坐於王台之下兩側的指揮席。

王座前邊右側光芒一閃,精緻椅子出現夜影也坐了下去,隨著出現的還有在王座前方的茶几桌具茶杯餐點等,這要是不熟悉聖星的人看到真感覺不出來這是出征。

王座巨大寬鬆,聖星乾脆整個身子都躺了下去,頭向著夜影,腿腳都放到王座另一側,整個人打橫倚在了王座之上。

正好面對著花雨解,看著她一身軍裝,腰板直立,端坐與指揮椅上,一絲不苟的樣子,聖星點點頭,這才是科學側軍人嘛,比那三個老大坑貨強多了,不過這麼坐著她也不累?

「我說雨解。」

「在!陛下!」

花雨解回話極快,差點沒把聖星接下來的話堵回去,聖星不由得感嘆了一下星域部分軍官的執著,接著道:「為什麼這次是第二遠征軍,第一遠征軍幹嘛去了?」

花雨解倒是暗自慶幸不已,還好他們不在,要不這美差鐵定落不到自己手中,不過星帝問話,必須要回答的快而利索,倒是沒時間瞎想:「回陛下,第一遠征軍已經三周星前已經出征,據出征前的影像來看他們這次是出征一個叫暗域的星際了。」

聖星精神一振道:「暗域?什麼來頭?」 聖星聽到什麼暗域,不禁向花雨解問這是什麼來歷,花雨解好似還真是知道,回答道:「回陛下,就是一個普通位面,那裡據說有不少邪惡勢力,所做已經威脅到虛空,所以北天昊大人與文自明大人協商後派遣軍隊過去遠征。」

聖星奇道:「既然是普通位面,為什麼還要第一遠程軍去?」

花雨解身體再是一正:「因為他們自稱是暗域,而帝國是星域,倆位大人認為這是犯了忌諱,科學側堅決不允許此事的發生,所以都爭先恐後的要去這個星面,遠征完畢後會給他們在系統里改名,屬下也遞交了申請,可是最後還是第一遠程軍拿到了名額。」還好沒去上,這不就有了最好的差事,等第一遠征軍那幫畜生回來還不羨慕死。

聖星一捂眼睛:「你們這幫好戰分子,我現在很是懷疑不是因為他們威脅到了虛空,純是他們作死起的這個名字招去了帝邊軍人。」

花雨解沒答話,聖星一看果然八九不離十,這幫人是沒治了,還好神秘側的人並不怎麼作妖。

絕色萌妃:腹黑殿下狂寵妻 精神一振,聖星一揮手,花雨解立時明白,沒開口精神網路里一聲令下,第二遠征軍瞬間停止前進,虛空中藍色一閃,這一整編艦隊立時出現在一個嶄新的星際世界里。

感受了一下,聖星道:「不錯!時機把握的恰到好處,小雪就在這個位面里的這個界面之下,沒想到這裡科技很發達嘛,竟然可以破世了。」

星面是星域的一種科學側的說法,連神秘側都罕見的認同了。其中星域就是在至高的星面之上,帝星大人言過星域已經位於頂點,絕對不會有比星域同級或更高的星面,所以說星域內不可有敵人,因為沒有文明可以上得來,這不是他們能理解的存在。

星域之下分為無數個星面,每個星面里都可能有無數個位面,每個位面里又可能有無數個界面,每個界面里又可能有無數個星際世界,每個星際世界里都可能有無數個次元空間、無數個文明。星帝大人還言過除了星域,絕對不會有科學級或者神秘級的勢力可以做到跨躍星面,能巡星的都不會有,最多只能做到破位,因為對於星域之外的人來講,位面就已經是他們能達到的至高的頂點了,這便是亘古不變的星空法則,而能破除位面屏障跨躍位面這種層次的文明恆古至今一隻手就數得過來。

經常有一些星域神秘系新員工剛進入星域時不明白這些概念,總得星域老手提醒他們,這裡的位面可不是像這些新員工老家那樣的概念,是什麼人間界到神魔二界的位面、或者什麼修真界飛升到仙界再由仙界二次飛升的位面,這些新手認為的這種位面充其量只是同一個星際世界的不同次元空間,只有部分仙界的二次飛升算是巡界水準,根本和星域的位面概念不可同日而語。

他們這種程度連自己的星際世界都還沒破除呢,中間差了至少三四個級別,就連界面的邊都沒摸到呢,離星域的位面概念就更加遙遠了,所以說能破破世界屏障跨躍世界的文明其實應該比較高級的了,其實關於這些級別科學側有更詳細的解釋,籠統來講就是:

一、巡世:已經可以離開自己的家園,在當前自己的星際世界中任意翱翔;

二、破世:在一個界面之下可以由本星際世界破開世界屏障躍至這個界面內的其它星際世界,只能一個一個發現,做不到隨意自如;

三、巡界:已經接觸到了本世界的界面層,在這個界面層里可以隨意穿行界面層內的其它世界,可謂只要在此界面層內,盡可做到收放自如;

四、破界:可以破開本世界所在的界面層,到達其它世界的界面層,同樣只能一個一個發現,做不到隨意自如;

五、巡位:已經接觸到了所在世界的位面層,在這個位面層里可以隨意穿行此位面層下的其它界面層或界面層內的星際世界;

六、破位:可以破開本世界所在的位面層,到達其它世界的位面層,同樣只能一個一個發現,做不到隨意自如;

七、巡星:已經接觸到了所在世界的星面層,在這個星面層里可以隨意穿行此星面層內的位面、界面或二者之下的星際世界,除了星域沒有文明可以做到;

八、破星:除了星域沒有文明可以做到。

當聖星說小雪就在這個界面內,花雨解開始傳令了,聲音文靜但是很嚴肅:「傳令前隊巡航艦探查整個界面情況、護衛艦注意防護、戰列艦做好戰爭準備、工作艦記錄位面坐標,探查所有有生命波動的星球並記錄上傳。」理論上這裡的文明只能破世,還不能巡界,所以先探查界面之下就可以了。

最開始星域科學側不是這樣的,他們發布命令都是瞬間就在精神網路里完成了,那時全艦一個開口的都沒有,所有工作都在精神網路里完成,後來星帝說帶著科學側出征時一點感覺都沒有,一個一個跟演啞劇似的,太令人不舒服,必須改,科學側從那以後才開始行動時以口述命,但其實沒說完的時候他們的精神網路就已經傳達完畢了,星域的工作效率那可是絕對非同小可。

時間不大,帝國艦控制室前側的星光罩上藍色一現,各種數據、圖形等以藍白色現顯出來,既不擋向外觀看的視線又清晰無比。

神秘側雖說與科學側很不對付,但是科學側什麼事情都能給你數據化的本事也是不得不佩服,像這樣的清晰數據一出來,什麼情況一目了然,不像他們神秘側,也是可以探查,但探查完了表述能力就遠遠不如神秘側了。

聖星看著圖表點點頭:「能破世的就一個文明,其他幾人都只能巡世,怪不得這個文明敢如此猖狂,本星際內無對手,膨脹到已經開始以神自居了,我想想……有了!」 到達目標界面,發現此界就一個文明可以達到破世水平,科學側再一翻探查,反饋了界面更加詳細的情況,最終聖星拍板做了安排:「給我準備一艘偽裝艦,傳入界面星球信息,遠征軍等我走後隱身於界面層,昊天部也在軍艦上待命。」

星域中心人跟隨星帝已經不知道有多久了,極是知道聖星的習慣,一看如此命令必定是聖星準備和夜影先下界游世,花雨解和雷鳳沐暮也不阻攔,按聖星吩咐傳了令,主控室艦門一開,聖星已是和夜影走入了傳送室。

本來科學側和神秘側都無需這麼做,一個空間轉移、一個空間移動就要以搞定了,船艦中本可不必設立傳送裝置,可是科學側不這麼認為,他們認為一切科學事物設計出來其基礎功能一定要達到可以讓星域新員工上手就會,這才是根本。

帝國艦側身艦上通道一開,一艘細小的藍光就射了出去,待藍光射出,帝國艦隊和星蓮上再藍光一閃,整個編隊就消失於虛空當中,這個界面里的文明剛剛只能破世,隱身界面層應該就足夠了。

偽裝艦航行由這個星際之當,聖星坐在駕駛室,看著眼前的星空隨手一指,星光罩現出這個世界的信息:「影姐姐,這個星際世界的信息已經收集非常健全了,其它小文明不算,你說咱們偽裝成哪個文明的飛船?能破世的羅普斯神族咱們是不能偽裝了,巡世的勢力倒有三家,呦……這個叫震星帝國,他還真敢叫,這是要震我嗎?后兩個是海華聯邦、艾略特沃共同體,咱們偽裝哪個?」

夜影選擇倒快:「除去羅普斯神族不說,震星帝國是帝國制國家,並不怎麼合格,海華聯邦、艾略特沃共同體這兩可都可以,我們應該還是偽裝海華聯邦,都不會做意識影響,形象就已經很接近了。」

聖星托著下巴點點頭:「這倒是,畢竟星域意志在,所有星面之下以人類軀體的文明是最多的,只不過長的有所差別而已,這個海華聯邦是標準的人類華人形態,我們來看看,偽裝這個聯邦里的什麼。」

說著虛點星光罩,信息變動,海華聯幫更詳細的資源顯示出來了,不斷點頭不斷撥動觀看:「除了不能和羅普斯神族對抗外,海華聯邦也算縱橫星空了,除了這個星際還未被踏足的地方,他們佔據了至少五分之一的星際空間,光殖民星就至少數以千萬計,那這倒好辦了,我找找啊。」

聖星不斷撥動信息影像,時間不大手就停了下來:「果然!這麼大一個聯邦,已經很久之前就有民間公司兜售星際旅行飛船了,咱們就選這個達力公司出產的最新版的飛船偽裝一下吧,偽裝成星際旅行者我們去海華聯邦這顆叫做望川星的殖民星。」

說完打了個聲響,飛船身上光影流動,以違背這個世界物理定律的現象變幻起來,瞬息之間就變成了一艘海華聯邦的星際開拓者X-32旅行船的樣子,這不是神秘測的本事,這是科學側科技部燕初白給偽裝艦的巧妙設計,能夠偽裝任何星際世界的星際飛船,就是變成戰艦也不在話下,很多時候產生需要武力解決的時候,軍部都不派軍隊過去,單憑先行的偽裝艦就可以直接就地解決。

海華聯邦的星際開拓者X-32旅行船也是全身白色,不大,大約與聖星在天夢大陸西海上使用過的極星號一般大小,但船身上就沒有流光了,只有航行時有尾部能源光噴出。

這種星際飛船能攜帶的武器不多,遠程空間跳躍時還需要很長時間來提前聚集能量,畢竟只是民間公司生產的旅客飛船,強不到哪裡去,當然聖星坐的這個可是例外,雖然外表與X-32已經一模一樣,但還是有本質區別的,星域出產那定是獨步虛空,白色光芒一閃就已經消失於星空之中。

再光芒一閃聖星他們的飛船就出現在了另一片星空之下,指指眼前的屏幕信息,聖星道:「我們現在已經跑出快二千微世遠,前面這個星球是海華聯邦的望川星,影姐姐,我們就去這了!」不但外貌變成了X-32旅行船,就連飛船船身里都變成了X-32,除了實際功能,可謂徹底改變,稍一調整,飛船就以海華聯邦旅行船的標準速度前進起來。

不同星際世界已經不能用距離來衡量,但同一個星際世界距離的單位還算有用,星域關於距離單位科學側也有統一解釋,倒極是簡單。

同一個星際世界之下,以世為單位,一世遠就是整個星際世界,萬微世等於一世;萬納世等一微世,就這麼簡單的三種單位。

以此類推,界面就是納界、微界、一界;位面就是納位、微位、一位;星面就是納星、微星、一星,這種長度並不是一樣長的,因為不同世界里一世遠的距離是不同的,嚴格來說即使同一星際世界里的一世遠都不是固定的,因為星空隨時在改變,有膨脹的、有收縮的、罕見有固定不變的,一世的距離也就隨時在改變,只不過以星域的速度,追上星空的膨脹就如喝水一樣簡單,所以不在同一層面之下時,這些單位都不能進行換算,星域之中,幾無距離概念,甚至空間和時間都是不同的。

二千微世等於跑了這個星際世界的五分之一遠,如果這艘飛船真是和海華聯邦的星際開拓者X-32旅行船一樣,就是跑到飛船報廢也做不到二千微世這種距離,別說二千微世了,就是一納世它也做不到。

從飛船里向太空望去,已經有一個巨大的土黃色星球進入視線,這明顯是一個後期人工開發的星球,望川星有二顆衛星圍繞它旋轉,還有就是數不清的太空設備了,聖星這個飛船剛進入外側的衛星軌道,就接到瞭望川星傳來的通行代碼,這種代碼是要有對接的,如果對接不上,那對不起,只能視你為敵國間諜飛船了,下場定然不是很美好。

看著望川星的通行代碼,聖星和夜影相視一笑。 望川星發來了通行代碼要求對接,當然以星域的水平,這通行代碼都不用破解就能對接得上。

核對完代碼,望川星又發來了泊停信號讓聖星選擇,一個是泊停到陸地,一個是泊停到小型飛船的空間站,像這種小飛船,是可以直接入大氣層泊停到陸地上的,如果有空餘位置,自然能讓你停靠。

另外的小型空間站一般都是一些飛船路過此處補充能源的時候予以停靠,或者地面沒有停靠位置時的第二選擇,什麼?如果二個地方都沒有位置怎麼辦?第一這種情況只能戰時發生,不過如果是戰時,一般人也進不來;第二真有這種情況,在星空外列隊靜待吧,如果能源不夠通報一下自然有續航飛船前來補給,只不過花費大些罷了,沒錢?沒錢別旅行!

聖星自然選擇的是泊停到陸地,按著指引,飛船飛入望川星的大氣層,放眼下望,只見下面陸地建築林立,一個個金屬感強硬,像就中宇世界的鋼鐵材料所做,但定是比那些材料要更高級更穩固了,遠處是黃土連連,看來這顆星球的水源應該是極其有限,不過以能巡世的文明程序,水源已經是很好解決的問題了。

甚至這類文命的自身生命都已經大副度加強,科技越進步的,生命越綿長,像海華聯邦,全人類平均壽命已經突破萬年,領導階層甚至百千萬年都不在話下,如果他們能衝破宇宙限制,達到破世的水平,則就可以問鼎那永恆的生命,當然這種永恆的生命是指當前的界面不滅亡而講的。

飛船很容易就進入瞭望川星T322停泊港,科技發展到這個地步,已經沒有人類做審查和檢驗的工作了,一切全是由各種設備和程序處理。

聖星和夜影從飛船中下來,停泊港都是單獨通道,看不到什麼人,直至出了停泊港,步入了這個叫黃煌城的城市時才看到人類,星際時代,每一個殖民星除了軍事單位不提,以民用停泊港口城市最為發達,蓋因這是中轉地,船來船往、艦來艦往,補給的、停留的、做生意的、跑星球關係的種種類型的人就太多了,也就不一一例舉了。

黃煌城就極其龐大,聖星和夜影兩人剛出停泊港便見到了街上人來人往的各色人群,當然有執法部門在,街上倒也沒有各種叫賣聲,這種星際兜售只有在剛發展的初級城市裡才能看到,黃煌城當然已經不是初級城市了,這種情況早已絕跡。

街道寬大無比,不寬不行的,地面、半空、高空,各種運輸往來飛船、小艦密密糟糟,還好地面最少,行人倒是無礙,至於半空、高空也就只能乘坐運輸設備才能通行了。

停泊港附近屬武器店、能源店最多,其次是賣星際產品的,再次就是大中小型星際酒吧,然後才是星際旅館,而且這種旅館沒有奇招生意不會怎麼好,一般還是住於自己飛船的旅行者或星際冒險者居多。

當然,如果你想買武器,那麼普通星際間開放的武器是沒問題的,然後各勢力的軍事限制武器在這種武器店都不會光明正大的買到,只有去星際黑市中去買了,而這種星際黑市一般都隱藏在這浩浩星際中,你不會知道它設立在哪個星球之上,除非知道內情的人帶你去,否則沒有門路,尋找起來那是極其困難的,否不然早讓各勢力打擊消滅了,當然中飽私囊,抑或出於政治目的官方開辦的黑市也是存在的。

除了武器店,能源店也是一樣嘈雜的,同一星際世界還好說,科技水平在那擺著,差距拉得並不是不能接受,但不同星際世界來說,武器、能源都會有極大不同,比如這個被星域科學側定名為D-24-8-DZD11842號界面,第SD1221-1652星際世界,此世界中人自己名為蒼然世界的能源就是一種星球里開發出來的一種被稱之為明能晶的放射晶體,只有羅普斯神族因為可以破世,所以他們的能源已經多了暗能,無盡星空里種類繁雜的一種星空能源。

至於科學側為什麼叫這個名字,聖星不會管,神秘側更不會管,他們要是想來這裡,僅憑自己的精神力就能直接定位過來,科學側的這種起名字的方法實際很複雜,一切皆由程序自己設置,這裡的0-9、A-Z也不是中宇世界里的那簡單十個數字和二十六個字母,這裡的每一個數字和字母放入星域科學側里都會有極大的不同,一個字元能引起億萬變化就如喝一口水一樣簡單,星域科學側不能以常理度測。

至於星域的能源,那倒是獨步一枝,所有能源都是虛空能源,取之不盡用之不竭,除了星域,沒有任何文明可以使用虛空能源,因為虛空一所無有,真正的虛空條件下,一切都是無,星面、位面、界面、世界、空間、時間、光、暗、能量等等能想到的東西它一概沒有,或發明了一種東西,那麼它到虛空當中同樣也是無,但為什麼星域能用,就是科學側都解釋不了,因為這能源是星帝大人讓他們使用的。

傳說,那已經不知道是多久的傳說了,星帝說星域從此以後可以在虛空中抽取能量,從那以後,明明虛空中什麼都沒有,可星域科學側就偏偏可以憑藉虛空驅動自己的各種逆天設備,也是從那以後,神秘側也可以憑藉虛空讓自己更加強大,所以現在的星域無論是科學側還是神秘側,都是以虛空為根本在發展。

對這個神秘側一直沾沾自喜,因為他們能解釋的通,這是星帝大的人言出法成,爾等科學側不懂那才是正常的,什麼?想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想把它變成科學理論?滾一邊去,那我們神秘側是幹什麼的!

星域兩大側,科學側和神秘側亘古開始都相互不對付,至於說誰更強,就連星帝都說他也分不出來,就更別談別人了,不過兩方也不得不承認對方的強大,有著許多讓自己這側佩服的地方,他們不對付,相互競爭,但真要合作起來絕對是親密無間。 望川星會,據說是望川星的星球執行官所開的會館,在這種星際年頭裡,只要你堅決聽命、不影響星球發展,中飽私囊已是完全可以光明正大,沒有人會白痴攔著你。

聖星和夜影在停泊港出來不久后就進入了這裡,據資料顯示,這個望川星會是星際冒險者和旅遊者在這個望川星中彙集最密集的單位。

入望川星,買完武器的、買完能源的、買完補給的等等,只要還有時間,大多數都會來望川星會裡坐坐,因為有一個最主要的原因,不管是大廳、還是私間、還是套房或是其它房間,望川星會都有辦法投放虛影信息,這裡面是當前星際世界的各種可以流通的情報信息、小道消息、八卦新聞等等,至於真實可靠與否,望川星不會負責,但是有人統計過,望川星會投影的消息真實性高達百分之九十以上,所以望川星會在星際世界中已是較有聲名,特別是海華聯邦之內,已算是出名的組織會所了。

無論是你選擇在大廳中高淡闊論,還是選擇在私密房間悄聲細語,抑或選擇套房臨時休息,都可以隨時看到相關信息情報,方便旅者下一步的自主選擇。

聖星和夜影選擇坐與大廳之中,大廳不用上樓,同樣也不用入地,這種會所,不光光是往高空中建了,地下也是層數極多,甚至都能在內部發現武器屋、能源店等等。

這大廳的範圍已經不能叫大廳了,就是叫廣場都可能不夠大,至少二三十條通道,條條通道整齊無比,兩邊金屬材質桌椅閃閃發光,但要是坐上去,定然溫暖無比,裡面真可謂人山人海,裝束又千奇百怪,簡直成了另一道風景線。

兩人找了一處靠中間的通道走了進去,直走至快到中部,坐入了一處無人的桌台兩側,望川星會大廳的桌台都是一樣大小,偏於橫向,每側坐入四人不成問題,夜影和聖星落坐后倒是非常寬敞,前後及側台都有水晶隔斷相擋,隔斷上雕星際花紋,只能看到前後側面的人影,你不會看清他們的長相信息,基本如果三側有人的話,如果對方大聲說話,估計也只是能聽其聲而不見其人。

兩人坐好后,雙手搭於桌上,右手處正好有個投影屏幕,聖星和夜影對各世界的科技那是一看就會的,跟本不用人教,很熟練的就選擇了各自自己的餐點,然後再一點投影屏幕左下角的一個功能鍵,兩人正中間就再次產生了一道堅著顯示的投影信息,與大廳正中一個三百六十度四面八方顯示的投影屏幕一樣,正是顯示剛才說的那些情報信息。一條一欄,極是清晰明了,如果對哪條信息有興趣,還可以用手虛點屏幕上的這條信息,它就會顯示出此條情報的更詳細信息。

時間不大,先是兩聲叮叮的提醒前起,半分鐘后兩人面前金屬桌上的的金屬板一沉一分,兩人所點的餐點就自動被設備託了上來,餐點停止上升的時候,金屬板也重新嚴絲合縫,什麼也看不出來。

什麼?人多點菜怎麼辦? 心有猛虎嗅薔薇 會不會把點完的菜摔下去?如果客人你在叮叮二聲后還不移開場子,待新菜上升,那麼只能被人當成笑話看了,就這智商還出來星際遊行,出醜是不會有人同情的,聚會時如果空盤過多,隨時選擇屏幕功能,金屬桌上就有了指示線,把空盤放在上面,再一按啟動類按鈕,餐盤自會掉落下去。

餐盤、餐具、餐杯也是金屬樣式的,這種專業消毒可不是中宇世界糊弄人的把戲,你就放心的吃,出事了自己檢查身體,定然不會是這飯的問題就是了。

科學發展到這個地步,行動坐卧走的方便實非常人能夠想象的,聖星、夜影二人一邊拿起刀叉吃著食物,一邊看著眼前的虛影屏幕,尋找有用的信息,當然一般最上邊的都是大勢力的消息,虛影屏幕單獨有一列,顯示各條消息的進入時間,消息也分顏色,屏幕左下有解釋,一看就能讓人明白,紅:緊急或危險;黃:中等或普通;綠:一般或簡單,其實還有更複雜的分類,也就不多複述了。

黃:01.羅普斯神族與本國的新衝突:據傳圍繞本國私自開發暗能的態度!

黃:02.震星帝國兵變:皇家再起血刃,二皇子弒權奪帝位的最新消息!

黃:03.本國海華聯邦對外宣言:武器自由,能源乃星際人的能源,第三方無權干涉!

綠:04.艾略特沃共同體:據傳其國發現一片資源廣博的無人星區,星際世界又將邁開一大步!

綠:05.中小星際團隊再現輝煌:利得亞聯盟終破了自身星區,向著大國前進了一大步。

……

一屏十二條消息,後續消息太多,每隔一斷時間自動翻滾,或者自行設置不予翻屏,或是用手在虛影屏幕上直接操作。

聖星他們坐的是通道的右側,再向右和前方的隔斷人影綽綽,看來同樣是有旅客,只有後方應該是一張空桌。

有人的那兩側聲音不大,不用方法聽顯然是聽不到他們在說什麼了,兩人倒也沒打算聽,只是不時看一下投影屏幕上的消息。

其實星域剛開始有很多人不理解為什麼很多事情星帝大人馬上就能解決,但偏偏不這麼做,比如凌雪大人丟失,以星帝大人能力,顯然是一把就能給逮回來,可是星帝大人總是以普通方式去尋找,很是不理解。

只是據傳偶爾有一次星帝稍微提及一些事情,涉及了述說這方面,他認為每個世界要以每個世界的規矩行事,通常不要打斷這個世界的自然運行,這當然不是說星域不能介入,而是要適當的控制,這點星域人其實不怎麼認同,破壞就破壞了,了不得給他們重建一片星空,這種創世手段即使是星域底層幹部都已經能熟練使用了。

星域的公共私密頻道私下裡都說這是星帝大人過於無聊,是怕一天天無所事事悶壞了,所以星域關於這類事件不約而同的悶聲不語,至於星域的公共私密頻道,那時除了幾個至高領導層外全星域都能看見並自由言論的地方。

其熱鬧程度超乎想象,這可是連神秘側也都天天使用的存在,在這一點上,神秘側可以說是完敗,但他們並不以為恥,反而是樂在其中。 武破九荒 聖星和夜影兩人在望川星會裡吃著餐點,看著虛影屏幕,飯還沒吃到一半,二條紅色信息突兀的顯示出來:

01.開戰:羅普斯神族對海華聯邦發出星際戰爭通告,戰端將起!

02.神秘汽車飛船再現:以古物翱翔於星際,神秘女子到底是誰?

……

聖星看了看兩條信息笑笑,點了點屏幕,讓他不在翻滾,對夜影說:「這第二條想必就是小雪這丫頭了,時間線不同,她在這個星際世界里只怕已經大半年了,指不定惹了多少禍呢。」這裡的大半年指的是中宇世界的大半年,聖星很喜歡以這個時間來溝通交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