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夜冰依靜靜地坐在他的身旁,觀望著他,不打擾他。

她們比之間彼此很信任,她想知道的話,他從來也不會隱瞞他,會主動告訴她,所以她不問。

「哇!美男,美男,美男!」小鳳凰突然醒來。 莊園大門口,陳志凡伸手一吸,紅光一閃間,紅色小蛇就從大黑的身上來到了他的掌心。

地上的四隻大黑老鼠在發現這一情況後,個個着急忙慌的仰起頭來連聲尖叫不已。

站立一旁的大鄉武夫,用一種不無好奇的目光,在地上的那四隻大黑老鼠,以及一動不動趴在主人掌心的紅色小蛇來回看了一眼。

說真的,他還是第一次看到長到體型如此巨大的老鼠。倒是那條小蛇,雖然顏色實在是紅得過於鮮豔,但也不會顯得很是異常。

忽然,大鄉武夫心頭驀地就是一動,卻是從手上握着的赤龍劍上,感覺到有一絲極其微弱的氣息,同那條小蛇聯結在了一起。

玄尊 “你們這四個傢伙,再叫的話,我就把你們嘴給封了。”聽着腳下四隻大黑老鼠的尖利叫聲,陳志凡略感一分不耐的低頭瞪了它們一眼。

呼吸之間,一道威嚴如獄的氣息霍地對着四隻大老鼠如同蜻蜓點水般倏然碰撞了一下。

“吱!”伴隨着一聲惶恐驚駭的低聲尖叫,以大黑爲首的四隻大黑老鼠,渾身瑟瑟發抖着紛紛蹲伏在了地上。

看着主人一眼鎮住了原本顯得有些情緒躁動的四隻大黑老鼠,大鄉武夫擡眼又看了那條小蛇一眼後,恭聲問道:“主人,屬下怎麼覺得那條小蛇氣機有些古怪?”

掌心一顫,刺激得紅色小蛇細長身軀一扭,就纏繞在了大拇指上後,陳志凡笑了笑:“你感覺到了?不過也對,赤龍劍在你的手上。”

視線在大鄉武夫手上的那把赤色長劍上掃了一眼後,他用下巴點了點它接着說道:“這把劍,可以作爲赤龍會的鎮會之寶。而這條小蛇,可以作爲赤龍會的護會靈獸。”

護會靈獸?

大鄉武夫眼裏橙光微微一閃,隨即不無疑惑的細細打量了小蛇好幾眼。就這麼一個小東西,恐怕一不小心一腳就能踩死吧?

“可是覺得這條小蛇不行,實力太弱?”瞥了一眼大鄉武夫臉上的表情,某青年輕挑了一下眉頭。

“主人,屬下不敢!”大鄉武夫臉上浮現出好幾分惶恐的躬身應道,“主人說小蛇可以作爲赤龍會的護會靈獸,那麼它就一定是赤龍會的護會靈獸。”

陳志凡微笑不語,只是靜靜看着紅色小蛇將它的細長身體在自己的大拇指上纏繞了好幾圈。

大鄉武夫對於小蛇的輕視,他又怎麼看不出來。

不過想一想也能理解,畢竟小蛇還只是一條剛孵化出來的小蛇,它那可以屏蔽靈念感知的天賦能力,不是隨隨便便誰都能看出來的。

目前看來,小蛇除了可以在到了某種境界的強者眼裏“隱身”之外,其他的能力還一點都沒有顯現出來。

這樣一條小蛇,細究起來的話,恐怕一隻小雞都能輕易將其霸凌的吧。

但是紅色小蛇也並非是一無是處,要知道在剛纔的一番煉製裏,它的氣機可是已經同赤龍劍聯結在了一起。

同赤龍劍聯結在了一起,也就意味着它同包括大鄉武夫在內的赤龍會一干人的氣機聯結在了一起。

從另外一個層次來說,紅色小蛇同大鄉武夫等人,完全可以說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這樣的關係,對大鄉武夫他們幾人來說,有利也有弊。

有利的方面就是,小蛇與他們幾人之間可以說是達成了生命共享的關係。要知道,像這樣經過了變異的蛇類靈獸,其壽元最少都是千年以上。

平攤下來的話,大鄉武夫幾人的壽命,怎麼說也至少增加了百年還有多。

什麼都不用做,就憑空比其他人多活上一百多年,這樣的好處,攤在誰的身上,都應該算是一件好到不能再好的事情吧。

壞處的話,就是幾人要時刻注意小蛇的生命狀況。

畢竟紅色小蛇剛剛孵化出來,生命機能還很是脆弱,要是它一不小心夭折的話,大鄉武夫等人的身體也將會受到一定的影響。

這還是因爲雙方之間的氣機聯結是陳志凡一手搭建,在建立關係、構成契約的時候,盡最大的可能朝着大鄉武夫幾人偏斜。

否則的話,依照那種祕術成功之後所成立的“同生共死”契約,無論是雙方當中誰掛掉,另外一方也是要跟着一起上路的。

事實上,如果不是某青年看在小蛇通體赤紅一片,跟赤龍會有點搭,再加上他一時心血來潮外,小蛇的最終命運,無非就是作爲一條有四隻大黑老鼠作爲親隨的特殊蛇類而已。

當然了,陳志凡是不會承認自己將小蛇同大鄉武夫等人的生命氣機聯繫在一起,是因爲一時心血來潮的。

不過爲了大鄉武夫幾人的身體着想,他也不會放任小蛇的生命機能還如此脆弱。

所以,在看了纏繞在自己大拇指上,那顆小小的紅色頭顱搭在大拇指指甲蓋上的小蛇一眼後,某青年眼裏灰芒一閃。

靈念一動間,那顆得自巨獸之心裏的血元珠就憑空漂浮在了半空當中。

血元珠一出現,陣陣沁人心脾的淡淡清香就朝着四面八方一波波擴散了出去。

“嗯?” 重生愛上安子遷 輕嗅了一口徑直飄入到鼻腔裏的淡淡清香,陳志凡忽地嘴裏發出了一聲輕咦。

不遠處,飄在半空的鬼撲滿兩隻綠豆大的小眼睛在眼眶裏瞪得溜圓,小巧玲瓏的鼻子飛快的翕動着。而它那張圓了的小嘴裏,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正有一滴滴的涎水在飛快的滲出。

地上,四隻大黑老鼠眼裏冒着綠光的齊齊仰頭看着那顆兀自懸浮在半空,通體散發出一波又一波充滿了無盡誘惑氣息的血色小珠子。

而那條纏繞在陳志凡大拇指上的紅色小蛇,細長身體倏地一下就伸展了開來,然後對着血元珠將自己的頭升起老高,蛇信一吐一吸間,稚嫩的身體表面漸漸閃爍起了淡淡的紅色氤氳光芒來。

一旁,體內屍氣翻滾,眼裏橙光爆閃的大鄉武夫,看着就在自己眼前的血元珠,臉上流露出好幾分迷醉神情的失聲低語:“主人,這血色圓珠又是什麼寶貝?爲什麼屬下在聞到它散發出的氣息後,體內竟像是充滿了熱水般?”

“珠名血元,跟之前拿給你們吃的血肉是同根同源的東西。”

對於大鄉武夫的疑問,陳志凡只是簡單回答了一聲,然後眼裏紫金光芒頻閃的微眯雙眼看向了血元珠。 這小傢伙自從從靈聖之地出來后,便每日里吃喝玩樂,吃飽了睡,睡醒了吃,唯一的剩下就是欣賞美人兒。

這不,它一起來便看到坐在它眼前的帝玄胤,立即又大呼小叫了起來。

直接從她的身上哧溜一下撲進了帝玄胤的懷裡,看得夜冰依一陣黑線,忍不住想要掐死它這個不知羞恥的小東西。

帝玄胤正在沉思想東西,突然看到一個小東西朝他飛過來,下意識的揮了揮袖袍,像趕什麼髒東西似的,嫌棄的把它給揮到了一邊。

「嚶嚶嚶,人家這麼可愛,你欺負窩,你是壞人!」受到美男子這樣的待遇,小鳳凰才剛睡醒,頓時忍不住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這時,一隻手臂輕輕將它接住,帝玄胤剛才揮它的方向正是龍漓塵的位置。

小鳳凰一抬眼便看到眼前有一張美絕人寰的臉,朝著它溫柔的笑了笑。

龍漓塵的臉上無時無刻都掛著那種淡淡溫暖的笑容,小鳳凰立即眼睛一亮,再次興奮了起來,「美男美男,有大把!」

龍漓塵輕輕揉了揉它的小腦袋,為她順了順毛,小鳳凰叫得更加歡樂了。

夜冰依險些絕倒,她能不能換一個守護神啊,這個花痴的小東西真是有損她的臉面。

夜冰依摸了摸下巴,想著既然小東西這麼喜歡美男子,帶上它又丟人,她又和龍漓塵在一起,乾脆直接把它送給龍漓塵養著好了。

有需要再把它叫回來,反正她們大家都是一家人,送給龍大哥養著自己也清閑,又不吃虧。

她這個想法還沒有說出來,小鳳凰便突然轉過頭,對著她用翅膀捂住臉,然後又悄悄的忍不住回頭望著龍漓塵,用屁股對著他,一副羞答答的樣子。

夜冰依的嘴角又是狠狠一抽。

「好了,我們的時間不多了,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趕緊動身去虛幻之境吧。」上官雲燁微微一笑,望著眾人。

「好!」

大家很快便一起動身,前往虛幻之境。

……

龍王學院。

大街之上,城中的人紛紛擾擾,喧嘩熱鬧,輝煌無比,在這裡行走的人,走路都比其他地方的人要有底氣幾分。

因為他們是龍王學院的學生,是這裡的人,他們是第一高高在上龍王學院的人,沒有哪個學院的學生能比得過他們學院。

他們身份尊貴,能夠進入龍王學院其中的人,本就是尊貴的象徵。

在這條街上,每天也都會出現大家族的人,因為他們想要出來拉幫結派,拉攏這些龍王學院學生,運氣好的隨便一拉,那都是對他們有很大的幫助。

比起龍王學院的名聲,彩翼學院可就要小的太多了,或者說根本沒有人問津,甚至也根本沒有人知道近來彩翼學改頭換面,新來了一位院長的繼承人,那就是夜冰依。

而在這條大街上,有幾位年輕的小少年,還有少女,他們蹦蹦跳跳,開開心心的逛街,正在買東西。

幾人的顏值都頗為高,尤其是那一個小少年和小少女的回頭率,簡直是百分百。 莊園大門口,清風徐徐吹過,陣陣淡淡清香,隨風吹向四方。

“味道好香啊!”

手持着古斯特長槍的大鄉衛門,一臉迷醉、眼裏充滿了渴望的伸出脖子看着那顆飄在半空,散發着迷人光暈的渾圓血色寶珠,嘴裏不禁發出了一聲囈語。

一旁,大鄉平川同樣眼裏閃爍着亮澤的看着血元珠。

更遠處,秋山原和藤田直樹眼裏黑光爆閃,身上氣息如同被充了氣的氣球般迅速膨脹了起來。

周圍,一道道高大的身影,不管是在幹什麼,都紛紛停下手上的動作,眼裏綻放出無盡熱量的齊齊望着血元珠。

細數全場,除了陳志凡表現稍爲冷靜外,就只剩美澤裏惠子和松下一朗表現顯得稍微平淡一點了。

不過在看了周圍所有人的異常表現後,兩人也不禁面上流露出幾許惑然的暗自惴惴不已。因爲兩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爲什麼大家突然之間,都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

“難道這一切,都是因爲那顆紅色圓珠的緣故?”輕聲低語了一句的美澤裏惠子,眸子裏忽地精光一閃。

飄在半空的鬼撲滿,在“咕咚”一下嚥下了一大口口水後,眨巴着小眼睛湊到了陳志凡的面前,看着血元珠脆生生說道:“主人,這顆紅色的圓珠子一定很好吃啦!”

某青年斜睨了它一眼:“想吃?做夢都別想,血元珠我還有大用。不過爲什麼這次一出來,散發出的精元氣息會如此的濃郁?”

實在是感到有點不解的他,神海虛空裏忽地紫金光芒一陣亂閃。

片刻後,眼裏神光一閃的陳志凡,靈念一動間,將血元珠重新挪移到了自己的心竅空間裏。

血元珠一消失,那飄散向了四面八方的淡淡清香,即在一道清風的吹拂下,迅速消散一空。

永恆國度 淡淡清香一消失,不管是鬼撲滿和它的五個手下,還是以大鄉武夫爲首的一干殭屍,都迅速從某種亢奮、渴望的情緒裏清醒了過來。

察覺到充斥在大家身上的些許瘋狂快速的退散了去,心裏依舊帶有幾分疑惑和不安的美澤裏惠子快步走到大鄉武夫身旁輕聲問道:“董事長,你們沒有事情吧?”

輕輕吐出一口濁氣的大鄉武夫,臉上浮現出一抹悵然的看了一眼之前血元珠所在的位置,定了定神後回道:“沒事,你不必擔心。”

隨即,他將注視的目光,投在了陳志凡的臉上。

“吱吱吱!”地上,四隻大黑老鼠一邊瘋狂聳動着它們的尖尖鼻子,一邊晃動着各自那又長又粗的尾巴嘴裏急聲驚叫不已。

而陳志凡在凝神靜氣了一會兒後,將一點靈念投入到了位於心臟上方的心竅空間裏。

很快,他就“看”到在心竅空間裏,懸浮在心臺上的血元珠表面漸漸閃爍起了一層淡淡的紅色熒光來。

隨着那層淡淡熒光的閃爍,一絲絲細若輕煙的淺淺紅霧從殷紅一片的心臺上緩緩飄起,然後逐一沒入到了血元珠裏。

靠哦,這顆該死的珠子竟然在偷吸自己的本命精血!

微瞪了一下雙眼的陳志凡,眼裏灰芒一閃的再次將血元珠從心竅空間裏給挪移了出來。

血元珠一出現,一股股誘人的淡淡清香又朝着四面八方迅速擴散了出去。

站在大鄉武夫身旁的美澤裏惠子在聞到那股清香後,驀地嬌軀微微一顫,只覺有一縷縷的熱氣隨着自己的呼吸,而從身體裏的某個角落洶涌翻滾了出來。

怎麼會是這樣?!爲什麼我會有一種想要吃掉那顆紅色珠子的衝動!?

還保留有幾分理智的美澤裏惠子,雙眸一凝看着那顆表面閃爍着淡淡氤氳紅芒的圓潤珠子在心裏驚呼了一聲。

屏住呼吸,用牙齒狠狠咬了舌尖一下,在一股劇痛的刺激下,她倏地扭頭,看向了身後幾米遠外的松下一朗。

當看到他臉上神情一點異常變化都沒有的時候,美澤裏惠子那張俏麗的臉蛋上流露出幾分駭然不解的暗自忖道:爲什麼自己在靠近了之後,也會受到影響?

忽然,她眼裏亮光一閃。距離,一定是距離!離那顆紅色的珠子越近,就越會受到它的影響!但是······

美澤裏惠子又轉首四顧了周圍一圈。

在比松下一朗與紅色珠子之間距離還要遠的周圍,那些身形高大、神情冷凝的的人所受到的影響,明顯還要更大一些。

體內驟然涌起了層層熱浪的她,呼吸着鼻間那一股股淡淡的清香氣息,止不住嬌軀輕顫、臉上酡紅一片的輕聲低吟了起來。

注意到因爲血元珠的出現,而身上氣息紛紛發生了劇烈變化的衆人,陳志凡沉吟片刻後,又將血元珠挪移到了自己的體內。

下一秒,他的臉上,浮現出些許淡淡的鬱悶之色來。

原本是打算將血元珠挪移進腹部的丹田虛空,可是在靈念覆蓋了整個珠子表面後,它居然異常頑固的直接出現在了心竅空間裏。

“看”着血元珠懸浮在血氣瀰漫的心臺上方,通體閃爍瑩瑩紅光的同時,緩緩但堅定的吸收着自己的一絲絲本命精血,陳志凡微皺了一下眉頭。

本來以爲是得到了一顆價值巨大的寶物,但是沒有想到的是,那還是一個吸自己血的寶物。

別看血元珠吸取的本命精血只是一絲絲,但是日積月累之下,其總量絕對不是一個小數。

本命精血對殭屍一族來說,那是一切的基礎。而血元珠現在乾的事情,就是在一點一滴的挖着自己的根基。

不過好在發現的還算及時,姑且再讓血元珠吸上一些時日,等回去之後一定想辦法把它給煉化了。

心中暗自發狠的陳志凡,眼裏灰芒頻閃之後,將注視的目光投在了因爲血元珠的消失,而顯得有些神情萎靡的紅色小蛇身上。

因爲血元珠在吸收了精純的本命精血之後,其本身所蘊含的精元能量得到了極大程度的優化。

所以在一顯露出身形後,就向着周圍將精元能量以淡淡清香的方式一波波的散發了出去。

本來他是打算用血元珠的精元能量來增強紅色小蛇的生命機能,以促進它的快速生長。

但是擔心在越來越多的精元能量的刺激下,會讓包括大鄉武夫爲首的一干殭屍發狂,進而產生一些不必要的麻煩,只能第一時間將血元珠收入到了體內。

這樣的話,想讓小蛇變得更強,就只能另想辦法了。 走過路過,都讓人一陣羨慕,誰家的孩子,長得這麼好看,還這麼小便是青梅和竹馬。

「小澈哥哥,這個糖葫蘆看起來好好吃哦。」小精靈般的小女孩說道。

「那我們去買。」一個紅衣小少年揮了揮手,豪氣雲幹道。

「師父,你看這把木劍做的好精緻。」

紅衣少年走到木劍跟前,「我們也買下了。」

「師父你看他一直跟著我們,是不是什麼壞人,我們要不要趕緊回去?」

紅衣少年走向後面的另一個陌生的小少年跟前,道:「我們也買了。」

小精靈和楊帆影兩人一陣汗顏,「師父,他是個人,不能買的。」

「哦。」夜雲澈走到小少年跟前問道:「你叫什麼名字?願不願意把你賣給我們?如果不願意,就不要跟著我們了。」

小少年抬眸望著他們,搖了搖頭,茫然道:「我的記性不好,剛才迷路了,然後就只好跟著你們了。」

「那你迷路了為什麼要跟著我們呢?大街上這麼多人。」夜雲澈疑惑的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