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夜冰依急忙召喚出了白眼狼,去幫帝玄胤。

然後又開始召喚精魄。

她發現了一件事情,自從來到這裡之後,這些精魄就會自動的想要融合在一起。

難道……

夜冰依有一個大膽的猜測,精魄是融合在一起了嗎?

推薦朋友的免費新書:~

筆名:搖光為星

書名:毒醫狂妃:邪帝,太兇猛!

簡介:

「痛……娘子輕一點!」

「……閉嘴!」帝搖光一巴掌拍在妖孽殿下的腦袋上,右手拿著銀針狠狠危險道:「再亂動扎死你不負責。」

她是帝國呆傻廢物大小姐,未嫁先休,被妹妹親手推入火坑。

一遭慘死,廢材逆襲!

她是腹黑,狠辣,睚眥必報的鬼醫世家家主!當強大靈魂注入!

渣男未婚夫一腳飛之!白蓮花一手掐死!

帝搖光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眼前這位一推就倒的病美人殿下!

某妖孽美人殿下可憐兮兮的捂著心口:「娘子,我又病倒了,快扶我起來……」

「靠!你倒是起來啊?拉著老娘幹嘛!」

男強女強1v1寵寵寵無絕期…………

各位寶寶去看一下收藏起來哦! 她是不是可以使用這些神力?

她真的可以打敗妖王?

一隻手突然抓住了她的手。

夜冰依抬起頭,對上那雙冰藍色的眼眸。

姬流音眼中滿是認真,動了動唇,對她說道,「依依,我把剩下的精魄,都給你,幫你融合它們,催動其中力量,定然能夠……但是你要答應我,留他一條命,可以么?」

如果她有了全部的精魄,就有可能打敗妖王。

但是如果留下妖王的性命,以後妖王肯定要卷土歸來。

可是如果不答應姬流音的話,或許她們現在就都要死在這裡了。

夜冰依心中正在猶豫,但是不等她多想,一道氣浪駭浪便狠狠的朝著這邊襲來,她躲閃不及,被打飛在旁邊。

夜冰依抬眼看過去。

看到帝玄胤和妖王兩人凌厲的出招。

他們兩個本是一個師傅教出來的,武功都一樣,就算這些年他們都有了新的招數。

可是帝玄胤仍然不比妖王厲害,很快帝玄胤就會吃不消了。

突然狠狠的咬了咬牙,抬頭對上姬流音的眼睛,「好,我答應你!」

姬流音將剩下的精魄交到她的手中。

隨後那些精魄便自動融合在一起。

霎時間,風雲涌動,天地都好像靜止了一般。

……

夜冰依整個人暈乎乎的。

突然傳來一陣喧嘩聲音。

「你們快看,寶貝全部都是寶貝!」

夜冰依聽到越來越多的人說話。

突然,她覺得,自己的體內有一股躁動,然後越來越瘋狂。

旋即體內有紅紅綠綠,白白黑黑的東西亮了起來。

那是精魄……

「咔!」

夜冰依看到自己體內所有的精魄全部撞在了一起,形成了一道白色的光芒。

融合……

融合了。

她記得火火說過。

只要這些精魄完全融合了,曦禾……就會復活。

她剛想用精神力聯繫火火,突然——

「天呀,你們看那是什麼!」

「好亮的光芒啊,那是什麼?會不會有危險啊!」

「恭喜來到輪迴夢幻九重仙靈,前生今世,有緣人,我們終於等到你……」

「希望有緣人旅途愉快,完成前塵未了之事……」

忽然一道飄渺的聲音傳入夜冰依的腦海中。

這道聲音不知道是從哪個方向傳來的。

但是卻能準確的傳入她的耳中。

接著,夜冰依就覺得有一股大力吸扯著她的身體。

然後眼前一團白色的混沌之力,將她的身體包裹住,然後輕飄飄的,飄了起來。

「依依!」

「依依!」

「娘親!」

「弟妹!」

夜冰依聽到無數道驚呼聲響起。

那焦慮和撕心裂肺。

怎麼回事?

夜冰依心中震驚。

隨即緩緩平靜。

妖族。

再次睜開眼睛。

眼前是一名紅衣女子。

紅衣女子眼中充滿了溫柔,但不知道想起了什麼,眼神突然變得猙獰,狠狠掐著少女的脖子,「曦禾,我恨你父親!我恨他! 重生之我有靈泉 你聽到了沒有!」

曦禾……好熟悉的名字,少女眨了眨眼,然後拍了拍腦袋,我……不就是曦禾么?

我竟然又做夢了。

還將夢境當做真的。

咦,等等,我剛剛做了什麼夢? 夜色下,位於紫櫻花拍賣大樓最近的一棟大廈頂樓,一間格調普通的辦公室裏,落地窗下站着一名年紀大概在四十歲左右,面色肅然,視線轉動間,盡顯大人物風采的男子。

透過靠近街邊的一扇被打開的窗戶,可以看到拍賣大樓的樓頂,一架水路兩棲的直升機正機翼飛速旋轉,緩緩飛離遠去。

忽然,一道黑煙,在夜風的吹拂下,穿過窗戶飄逸了進來。然後在那名中年男子的回身靜靜注視下,迅速凝聚成爲了一個身形瘦小,渾身籠罩在一層淡淡黑色煙霧的人影來。

腰樑挺得筆直的中年男子,看着來人眼裏劃過了一抹幽光的凝聲問道:“爲什麼耽擱了這麼久?”

“稟告大人,屬下在來的時候,遇到了茗山少爺。”黑影垂首簡單解釋道,“茗山少爺他看着有點不高興,可能是因爲之前在和四葉草公司的人交接事情時,不是很順利的緣故。”

黑龍會十大執事長老之一的東條英山聞言,沉吟片刻後,沉聲說道:“茗山那個孩子,做事的能力是有,就是經驗還不是很豐富。算了,先不去管他,說說吧,四葉草公司的那個大教官是什麼態度。”

黑影垂手回道:“回大人,喬治.凱伯的態度很強勢,只給了我們兩個選擇,屬下斗膽越權,選擇了繼續與四葉草公司合作。”

“你的選擇沒有錯。”東條英山頷首說道,“如果說我黑龍會在地球這個自然界裏是一頭黑狼的話,那麼四葉草公司就是一頭白虎。惡狼同猛虎合作,才能獵到更多的食物,強強聯合,才能走的更遠。”

“大人高見!”黑影周身黑煙輕顫的恭聲迴應了一句。

少頃,他又開口說道:“大人,據總部傳來的消息說,渡邊大長老已經決定親自出手對付赤龍會,看來這次渡邊大長老是真的生氣了。”

東條英山臉上滿是不屑表情的冷聲說道:“一個小小的幼龍會社而已,彈指可滅。不過渡邊大長老這麼一動手的話,渡邊家族的勢力又要增強了。”

眼底閃過一抹陰翳後,他搖了搖頭,轉身看着落地窗外不遠的拍賣大樓過了一會兒後,又忽地笑了笑說道:“之前因爲一直有大江錦川在,所以我東條家也不好太過於干涉拍賣行的生意。現在嘛,大江錦川已死,渡邊雄那個傢伙也好似喪家犬般跑回了總部,拍賣行每年數億美刀的利潤,合該入我東條家之手了。”

說到這裏,東條英山霍地轉身看着黑影揚聲問道:“今晚拍賣行的損失統計出來沒有?”

周身輕煙驀地一蕩的黑影,語氣裏帶有幾分小心的回道:“大人,情況很不好。大樓的主體結構倒是沒有什麼太大的損害,裏面殘存的毒氣倒是一個很大的難題。還有就是,因爲剛開始有一部分毒氣泄露的緣故,毒死了幾個警察,警備廳那邊有點意見……”

“什麼時候我黑龍會的事情,警備廳那些廢物也敢有意見了?”東條英山眼角,閃過了一抹森然的煞氣,“你待會兒給警備廳的三井打個電話,就說是我說的,如果他想平平安安的在廳長的位置上待到退休的話,就老老實實的把一些瑣事給我處理了。只是死了幾個警察罷了,我黑龍會還死了兩千多個人呢!”

說到死了兩千多個人的時候,他的嘴角,忽地浮現出幾許幸災樂禍來:“黑三啊,你知道我在來這裏之前看到渡邊雄的時候,他在幹什麼嗎?”

黑影湊趣的問道:“大人,渡邊執事長老他在做什麼?不過依屬下的推測,執事長老他的處境應該不是很好吧?”

“呵呵,處境不是很好?”東條英山微仰頭顱,心情着實愉悅的笑着說道,“黑三啊,你是沒看到啊,那是處境非常的不好啊!”

深知眼前這位大人同渡邊執事長老在年輕的時候,就一直是競爭關係的黑影,周身輕煙微微一蕩說道:“大人,依屬下看來,這完全就是渡邊執事長老他自找的。如果不是他在沒有調查清楚情況之前就趕過來打算接收拍賣行事務的話,又怎麼會在處理事情的時候,給黑龍會造成了那麼大的損失。”

“哼,那個傢伙平時就擺出一個高冷矜持樣,結果遇到有好處的時候,還不是像那見了骨頭的狗似的搶起來了!”臉上滿是不屑表情的東條英山眼底閃過一抹嘲弄的說道,“說到底,還是一個‘貪’字在作怪!”

想起自己在來之前看到渡邊雄那個傢伙被渡邊野雄一巴掌扇飛的場景,他心情十分暢快的嘴裏嘖嘖有聲道:“就是因爲他的一時疏忽,我黑龍會遭受了最近十年來最大的一次人員損失。兩千多個打手也就罷了,一小隊黑龍鐵衛也算勉強能承受,關鍵的是,一整隊血龍衛竟然只剩下了四個人……”

“更妙的是……”東條英山眼裏滿是笑意的說道,“那一整隊的血龍衛,可是大江大長老旗下的。損失了那麼多,他渡邊大長老還不知道要付出多大的代價,才能讓大江大長老滿意呢!”

若是兩大家族因爲賠償的事情而產生了嫌隙就最好了。

腦子裏泛起了一點陰私想法的他在眼光一閃後,眉頭微擰沉聲說道:“拍賣行的事情,你告訴下面的人,一定要儘快處理完。對了,那個叫小泉明的華夏人,找到他的行蹤沒有?說起來,我們能佔到今晚的大便宜,還得感謝他的出手幫助吶。”

黑影聞言躬身回道:“大人,屬下調動了總部所有的資源,只能查到那個叫小泉明的華夏人,最後在赤鐵嶺一帶出現過。”

“赤鐵嶺?”東條英山是一臉的不解,“他跑去那裏做什麼?難道是因爲擔心遭到我黑龍會的追殺,準備渡海逃回華夏?可是方向不對啊,赤鐵嶺那邊面向的可是大平洋,莫非他還想要先去一趟美帝不成?”

沉吟片刻後,他揮了一下手說道:“算了,不管他了,我只需要把拍賣行的事情理順了就好。至於別的事情,自有其他人去處理。”

“所以屬下最佩服的就是大人了!”黑影垂首輕嘆道,“什麼都不需要做,就爲我東條家族奪得了紫櫻花拍賣行,那可是每年好幾億美刀的收益呢!”

享受着得力手下的拍馬屁服務,再加上曾經的死對頭現在被自己徹底踩在了腳下,東條英山心情大暢之餘,終於是忍不住仰天哈哈大笑了起來。 「你發什麼呆!」紅衣女子冷喝一聲,牽著少女的手,微微發抖,眼神時而恍惚,好像一個瘋子。

少女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她,彷彿早已經成了習慣,張了張口,道:「娘親……」

突然看到紅衣女子一隻手狠狠拍向自己的胸口。

大口大口的血液,從她的口中吐出來。

藥植空間有點田 女人狼狽的跌坐在地上,抬頭看著她說道,「曦禾!你記住,我是被你父親害死的!我恨他們!我死都不會放過他們!」

轟隆隆——

天空突然閃過一抹閃電,噼里啪啦的雷聲落下。

下起了傾盆大雨。

一隻小妖家丁稟報,「大人,蓮姬仙子已仙逝。」

而被小妖家丁稱作大人的中年男子,此刻懷中正在抱著一個身形異常纖瘦,肚子卻圓鼓鼓的美婦人。

聽了這話,男人的臉上也沒有多大的表情,只是喃喃說道,「死了,死了也好。

她本來就是一個仙,哪會甘願與我一個妖過日子?

這麼多年,她都不甘心,活著生不如死,如今死了也好,死了也好……」

「去吧,厚葬。」

據說,蓮姬被埋葬的時候,嘴角的笑容猙獰,嚇得小妖都要灰飛魄散,最後男人出馬,用了一件法器,將她的屍體捆住,然後草草埋葬。

許久。

一個男人帶著一個美婦人,出現在曦禾的眼前。

那個男人正是曦禾的爹爹。

那美婦人……是真的美。

一襲白衣,長得清純,宛若那荷花池的青蓮一樣,看著就賞心悅目。

曦禾並不討厭女人,也並不覺得她像娘親口中的妖精。

女人站在她父親的懷裡,看著她,眼神帶著小心翼翼。

生怕曦禾不喜歡她似的。

但是男人的眼中卻並沒有多大的擔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