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城南破下,地下宮殿裏。

黑袍男子一派悠閒自在的輕輕釦着龍椅上的鍍金扶手。

冷剛恭恭敬敬的稟報:“神尊,慕容邵峯突然要拍賣鳳絕吟,只怕是想把神尊引出去,會是一個陷阱。”

上首的黑袍男子冷冷一笑。

“就算是把本尊引出來他們又能怎麼樣,他們不會是本尊的對手的。”

黑袍男子語氣中異常的張狂。

“神尊,還是謹慎一些的好!”

冷剛提醒着,在他的眼中,慕容邵峯也是一個狠角色,爲了蘇紫陌,他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

“慕容邵峯要拍賣鳳絕吟,有兩個目的,第一個就如冷剛你所說,要把本尊引出去,第二,就是那慕容邵峯根本就不知道鳳絕吟真正的用途。”

冷剛皺眉,會不知道嗎?

神尊不是說,鳳絕吟不是劉馥前輩的夫人親自送給慕容邵峯的嗎?

“冷剛,本尊知道你心裏在想什麼?”

黑袍男子起身,一身光華直泄而下。

“鳳絕吟在慕容邵峯的手中,不會起絲毫的作用,他愛慕蘇紫陌,只會用鳳絕吟來許下他們下一世的緣分,可鳳絕吟的妙用,遠不止這些。”

黑袍男子語氣中透着堅定。

他一定要救回妍兒,不過在這之前,他要把擋着他路的人都給殺了,特別是蘇紫陌和莫雲天,還有庚樂羽,只要這三個人死了,妍兒就完整的屬於他了。

隨即,黑袍男子長長的呼出一口氣,心裏的怒意和恨意微微減少了一點。

“冷剛,隨時注意慕容邵峯的動靜,本尊會親紫去確認鳳絕吟的真假。”

慕容邵峯想大張旗鼓的引他出去,只怕會讓他失望了。

“是,神尊,冷剛這就去。” 皇宮裏,君臨天知道慕容邵峯也拍賣的消息,也讓人查了鳳絕吟的來歷。

知道鳳絕吟的用途之後,他只是莞爾一笑,便讓林普達準備好了銀子。

巫族,禁地了。

紅嫣也把慕容邵峯要拍賣鳳絕吟的事情稟報了庚樂羽。

“紅嫣,你可知道慕容邵峯這樣做的目的?”

庚樂羽沉聲問道,來回踱步已掩飾心裏的不安。

“族長,紅嫣猜不透慕容邵峯的想法。”

紅嫣如實回答,她雖然已經這個年紀了,可依然看不透慕容邵峯的想法。

“是嗎?慕容邵峯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想將他引出去,他藏住了祕密,卻藏不住憂傷,他依然想讓穆欣妍那個賤人回到他的身邊。”

庚樂羽雙眸裏充斥着濃濃的恨意。

她,終究鬥不過一個死人。

她是費了多少心思才讓穆欣妍命喪黃泉的,怎麼可能會讓她在復活。

庚樂羽突然微微蹙眉,猛的轉身看向紅嫣。

“紅嫣,本座有一個能讓蘇紫陌死得更快的辦法了。”

庚樂羽不由得激動起來。

紅嫣看向她,凝眉問道:“族長,是什麼辦法?”

“蘇紫陌不是已經找到了穆欣妍的一百七十片精元養在她的丹田裏了嗎?”

“是,族長,穆欣妍留下了四色錦,當時她修爲不高,卻有沐雲軒和她兩個兒子的保護纔會讓她取回了那些精元的,不過還差最後一片,蘇紫陌並不知道那最後一片在什麼地方。”

“最後一片,他知道。”

庚樂羽突然震怒,反覆無常的性子,總是讓紅嫣拿捏不準。

“那族長的意思是……?”

“讓陸元想辦法傳信給他,穆欣妍的一百七十片精元在蘇紫陌的丹田裏養着,以他對穆欣妍的愛,他會做出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的,特別是在鳳絕吟出現的這個時候。”

庚樂羽一臉冷笑,這鳳絕吟出現的正是時候。

“是,族長。”

紅嫣擡眸看着她滿是恨意的臉,這麼多年了,族長的恨意還是很強烈,時間並沒有一點一點的磨消她心裏的恨意。

明月山莊裏,蘇紫陌這幾天比較悠閒。

過了兩天以後,她纔想起了賀蘭君和尤溪來。

她讓青蓮暗中觀察了兩天,也應該有結果了。

吃過早膳以後,蘇紫陌換了一身淺藍色的衣裙,柔軟如瀑布般的黑髮,僅用一根玉簪束起,看着清純又出塵,特別是那一雙靈動的美眸,攝人心魂。

“青蓮。”

出了明月軒,蘇紫陌朝着遠處喊一聲。

“莊主!”

青蓮飛身到蘇紫陌的身邊。

“青蓮,他們兩人有何動靜?”

“很安分,只是前日回到院中,爭吵了幾句。”

“哦!還真忍得住性子。”

蘇紫陌到是小看他們了。

“也沒有要出莊的意思?”

“沒有,兩人都很安分,也沒有去找其他幾族的人聊天。”

“還真是按耐得住性子啊!”

蘇紫陌微微蹙眉。

“青蓮,繼續盯着,不超出三日,他們當中的其中一個,肯定會出莊,如果他們出莊了,立刻來稟報。” “莊主,青蓮知道了。”

青蓮退下後,蘇紫陌本想轉身回去。

卻看到了朱巖。

“莊主。”

朱巖老遠就喊道。

“朱巖,你這個大忙人,還真是很難見到。”

蘇紫陌打趣他,是邵峯有事找她?

“莊主說笑了,莊主好不容易得了空閒,朱巖怎敢過來打擾。”

“哦!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有自知之明瞭,不過朱巖你沒有說錯,我這一閒下來,確實挺無聊的。”

蘇紫陌走過去,“不過你這個時候來,不會是邵峯有什麼事吧?”

蘇紫陌眨了眨大眼,笑得一臉的溫馨。

“莊主猜對了,皇上知道莊主這幾日無聊,特意在別院準備了有趣的事情,朱巖就是過來接莊主過去的。”

“走吧!邵峯一向很懂我的心思。”

蘇紫陌一臉歡笑。

“莊主請!”

朱巖轉身,臉上的笑容瞬間消息。

今日,也許會是皇上最開心的一天了。

馬車一路顛簸着往城外走去。

暗中的青楓一看,立刻趕回雲城通知沐雲軒。

雲霄殿裏,青楓急急的進來。

“聖主,星月皇把莊主接到別院去了。”

“什麼?哪裏的別院?”

“朱巖沒有說。”

青楓搖了搖頭。

“慕容邵峯在皓月國一共有十座別院,立刻派人去找,一但找到,立刻發信號給本座。”

“是,聖主。”

沐雲軒快速的起身往外走去,他自從聽到慕容邵峯要拍賣鳳絕吟之後,他就提防着慕容邵峯會在陌兒身上做手腳。

畢竟要引出沐瑯豫,假的鳳絕吟絕對不行。

出了雲霄殿,慕容邵峯快速的召喚出九翼金龍,直奔慕容邵峯城外的別院。

慕容邵峯在城外也有別院,只是他不知道具體的位置。

朱巖按照慕容邵峯吩咐,把蘇紫陌帶到他新購買的別院裏。

“朱巖,怎麼出城了。”

蘇紫陌掀開車簾看了看外邊。

“莊主,是近日皇上剛買下的院子,景色很不錯,皇上讓莊主過去讓,一來是認認門,免得以後不認識,二來那裏的景色真的很不錯。”

朱巖在車外說道。

“哦!邵峯他買這麼多別院,自己一個人住得完嗎?城中就有十座了,看來,他是錢多到沒有地方用了。”

蘇紫陌抿脣一笑,做皇帝就是不一樣,說呼風喚雨一點都不過。

朱巖聽着,也是抿脣一笑。

皇上能得到天下的很多的奇珍異寶,唯獨她,皇上這一輩子,窮奇一生都得不到。

京城裏,青楓和敬淮在城中慕容邵峯所有的別院都查探過了,沒有慕容邵峯和蘇紫陌的身影。

兩人隨接到暗衛的消息,朱巖的馬車出城了。

青楓放出消息以後,到城門口和沐雲軒匯合。

“聖主,城裏沒有見到夫人的身影,他們出城了。”

“本座知道了。”

沐雲軒陰沉着臉。

青楓招來暗中的暗衛才知道,暗衛被朱巖甩了。

沐雲軒看了看四周,冷聲說道:“慕容邵峯做事情一向心思縝密,他不想讓人知道,就一定不會讓人知道他的去處,立刻擴大搜索範圍,城外單獨的別院,一家都不要錯過。” “是,聖主。”

青楓和敬淮二人分頭去尋找。

沐雲軒陰冷又憤怒的看着遠方,雙拳緊張的握在一起,慕容邵峯,你要是敢,本座絕對饒不了你。

陌兒,如果你心裏真的愛我,就不應該碰那鳳絕吟。

他那天是故意說給陌兒聽的,他一聽說慕容邵峯要拍賣鳳絕吟就一直提防着慕容邵峯。

沒想到今日,慕容邵峯趁他回陰沉的空當就接走了陌兒。

“金龍,走。”

沐雲軒是瞭解慕容邵峯的,他不會在他知曉的別院裏做這件事情的。

他知道自己暗中派人跟着他。

馬車繞了兩座大山,纔來到了慕容邵峯新買的別院。

在蘇紫陌的心裏,慕容邵峯是從來不會做傷害她的事情的,每次見到她,他都會給自己驚喜,這次也一樣,因爲信任,她心裏也沒有一點提防。

“莊主,下車吧!已經到了。”

朱巖下車,給蘇紫陌放好了凳子。

“朱巖,這別院真遠。”

蘇紫陌下車,映入眼簾的是一片山谷,谷中,是她喜歡的鳳尾花。

“鳳尾花。”

蘇紫陌被眼前的美景給震住了,這谷中的鳳尾花,就和明月谷鳳尾花一樣漂亮。

朱巖也隨着她的目光看去。

看着谷中滿山盛開的鳳尾花,皇上爲了這個可沒少花心思,周圍被皇上佈下了結界,這花,又被他日夜用玄氣養着,已經快入冬的了,依然能開得這樣茂盛。

“真美!”

蘇紫陌慢慢走進鳳尾花中。

不遠處,一襲白衣的慕容邵峯站在鳳尾花叢中,鳳尾花中,他如一顆閃亮的明月,耀眼奪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