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地攤中心,一連串的對話聲不斷傳來。

林淵和紫菱一路擠進去,第一眼便看到了地攤上面坐著的一個青年武者。

此人看上去二十五六歲,修為在暴氣境三重左右,在他面前是擺放著的三具石俑,每一具石俑皆是面目醜陋的怪物,除此之外,還有一陣陣詭異的氣體從石俑上發出來。

「看著有些玄虛,不過也不像是什麼寶物,二十顆靈石太貴了。算了,還是不買了,畢竟靈石才是實打實的寶物,而不是這些虛無縹緲的東西。」

圍著地攤的大多數都是一些看熱鬧的煉力境武者,看了一會兒之後,不少人紛紛是離開,對於這價值二十顆靈石的西貝貨不敢真碰。

「誒,都是群不識貨的東西!」

那名叫汪小永的青年看著人群大部分離去,有些失望,收拾起東西準備離開。

「等等,你的這些石俑真的都是從千殺魔境中弄出來的?」就在這時,一個聲音突然響了起來。

說話的是一名非常俊美的少年,汪小永抬頭看了一眼,有些不耐煩地道:「我不想再重複了,我剛才已經重複過無數遍了,不要質疑我汪小永的人品!信就信,不信算了!」

「呵。」

林淵一笑,道:「我倒不是有質疑你的意思,只是想聽聽你是怎麼弄到這三具石俑的,想必一定充滿危險?」

「廢話。」

那名叫汪小永的青年像是被林淵點燃了心中的激情,當即是滔滔不絕講述起來:「五年前千殺魔境開啟,那時候我還才剛進入暴氣境,就大著膽子往裡闖……」

接著汪小永開始講述他在千殺魔境之中是如何遭遇種種危險,並披荊斬棘殺進一處破敗山神廟的,最後在那山神廟之中便發現了這三個詭異的石俑。

他一眼認定這三具石俑絕不是簡單之物,只是回來之後研究了幾年都無法發現這石俑的秘密,無奈之下,他只能嘆息自己可能不是傳說中的「有緣之人」。

畢竟寶物都要遇到傳說中的「有緣之人」才會開啟,他可能沒有那個福分,於是從去年開始,他便開始在這回龍谷叫賣這三具石俑了,希望能讓手中的寶貝遇到那傳說中的「有緣之人」……

奈何二十顆靈石一件居然都沒人買,足足幾個月時間,一個都沒賣出去。

「有緣之人?」

林淵聞言,露出些許好笑的神色。

超品貼身保鏢 怎麼,你不信?」

汪小永皺了皺眉,厲聲爭辯道:「我相信我的這三件石俑絕對是寶物,只是沒遇到能讓他開啟之人。別廢話了,你買不買,不買我就走了。」

「買。」

林淵點了點頭,道:「不過我只買一件,畢竟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緣之人』,萬一沒緣也不用吃太大的虧。」

「只買一件?」

汪小永猶豫了一下,心想一件也是二十顆靈石,還是賣吧!

什麼有緣之人都是騙鬼的話,到了現在,他早就不信這石俑是寶物了。

「好吧,你要哪一件?」汪小永問道。

重生漠北一家人 就這一件吧。」

林淵指了指中間那個大肚石俑,看上去那石俑就像是一個懷孕的女性,當然,石俑本身的形象和人類女人還是有很大差距的。

「拿去吧。」


汪小永不想太多,直接是將那件石俑抱起遞了過來。

林淵接住石俑,然後在懷中摸了摸,很快摸出二十顆靈石遞給了對方。

「小子,你比他們更識貨,不過要是三件全買,我相信你是有緣之人的概率更大,現在么,就不確定了。」

汪小永拿著到手的二十顆靈石,說完,將剩下兩具石俑打包,揚長而去。

望著其背影,林淵只是微微一笑,並沒有多說什麼。

「林淵,你剛才不是說這些東西應該是騙人的嗎?你怎麼反而買了?」等到汪小永徹底離開,一旁早就想問出心中疑問的紫菱才有機會對林淵問道。

「這裡面另有玄虛,等出去之後你就明白了。」

林淵揚了揚手中肥胖的石俑,意味深長地道。

「哦?」

紫菱露出感興趣的模樣,忍不住問道:「你是怎麼看出來的?」

「這個……也回去再告訴你。」

林淵簡單道。

「你不會有透視眼吧?」

紫菱猜測道。

林淵不語,沒想到還真被紫菱給猜中了。

不再多說,他帶著石俑開始往回龍谷外走去。

紫菱見狀立即跟了上來,很快兩人就出了回龍谷,來到一片無人的山坡之上。

林淵在山坡上找了一塊大石,然後將石俑放上去用劍氣猛地一割。

咔嚓!

石俑破碎,那大肚內部頓時劃出一塊玄黑色的石板來。

石板之上雕刻著一個詭異的符號,像是眼睛,又像是魚兒,散發著一種凄厲的氣息,讓人看了一眼便覺心中生寒。

「這是什麼?」

看著這石板,紫菱露出驚訝之色。

「我也不知道。」


林淵搖了搖頭,接著道:「 我的總裁小冤家 。」

林淵之所以購買一具石俑,無疑便是因為這塊石板,這石板藏在石俑體內,肯定有原因,二十顆靈石不多,他寧願賭一把,看看是不是真買到什麼寶貝了。

從懷中將虛空戒取出來,林淵將石板放進了虛空戒中。

紫菱看到這一幕,什麼都沒說,她早就知道林淵有虛空戒了,剛才在拍賣會上之時,林淵就曾從裡面將靈石取出來,給自己備著,以免到時候突然拿出來,惹人生疑。

她也知道虛空戒的價值,心中清楚必須為林淵保守秘密,否則光是一個虛空戒就足以為林淵引來殺身之禍了。 器王山莊。

後山。

和許多家族一樣,器王山莊後山也有許多懸崖,懸崖上的平台經過特別的修砌,很適合練武。

此時半山腰某座懸崖上的平台上,便有一個身影在此不斷挪動,修鍊著一門迅捷無比的身法。

嗖嗖嗖!

身如鴻雁,浮光掠影,少年每一次移動都快得不可捉摸,幾十米的距離在他身下好似不存在一般!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是在空中不斷挪動的,就像是飛燕,只要腳尖在地上輕輕一點,就能劃過上百米的距離,這期間速度非常快,有時候甚至看不清軌跡,只能捕捉到一些零星的殘影。

蓬!

驀然,大雁落地,化作一個十五六歲的俊美少年。

「想不到短短半個月就能將這門人階頂級身法《九霄雲燕功》修鍊到小成,那秘籍字裡行間的註解和推導對我的幫助實在是太大……」

林淵盤膝坐在地上,緩緩恢復著自身的真氣,同時回憶起這段時間的修鍊《九霄雲燕功》之事,不斷發出感慨。

這段時間他的修鍊,進展實在是快,短短半個月竟然能將一門人階頂級武技修鍊到小成,這是過去不敢想象的,多虧了那秘籍之中的註解,否則他不可能修鍊得這麼快。


林淵有種感覺,只等這門身法修鍊到大成,然後再根據秘籍上的註解推導繼續領悟,有朝一日,真的可能領悟出一門地階身法來也不一定。

「嗯?好像又開始了……」

陡然,盤膝坐在地上的林淵心中一動,站了起來,目光望向懸崖外四五百裡外的地方。

昂!

就在他目光剛剛看向那裡之際,陡然間一聲龍吟便是從那裡傳來。

同時,一道黑氣衝天而起,在空氣中化作一條虛影黑龍,不斷咆哮,咆哮了一陣之後才沖入雲霄消失不見。

林淵深吸口氣,再度盤膝而坐,不斷調理著自己的氣血,丹田中,此刻的血神鼎明顯比平時震動得要快得多。

已經三天了!

三天前開始,千殺魔境的方向每天這個時辰便有黑氣衝天,龍吟不斷的癥狀,而這個時候林淵體內的血神鼎也最為活躍,似乎是感受到了魔境空間不穩泄露出來的鼎身碎片氣息。

「這次的千殺魔境開啟看來註定不簡單,三天前聽他們說這種黑龍出世的異狀往往要上千年才會出現一次,一旦出現,魔境之中必有寶物出世……」

調息許久,林淵心中卻不能平靜下來。

千殺魔境出現黑龍嘯天之狀,代表必有寶物出世,這種事每過千年左右都會出現一次。

而每一次,都會引來大量暴氣境高手蜂擁而至,甚至一些隱藏在宗門的老怪物也可能會暗中參與。

這代表著,這一次千殺魔境之行之兇險將會達到難以想象的程度,不光是寶物出世,魔境中妖魔並起,人類武者自身之間也會你搶我奪,互相暗算,殺人劫財!

林淵原本只想進入千殺魔境之中找到父親叮囑的那一塊血神鼎殘片,但現在看來沒有那麼容易了……

這次的危險超乎想象!

「不管了,縱使高手再多又如何,血神鼎碎片是我必得之物,無論如何我也要得到。」

驀然間,神情一震。

林淵不再多想,當即是站起身來,立即又開始修鍊起《九霄雲燕功》來。

他要將《九霄雲燕功》更進一步,以備進入千殺魔境之後與人,與妖魔爭雄!

嗖嗖嗖!

鴻雁展翅,掠空如地。

……

又是半個月後。

器王山莊,西苑。

「小淵,你真的要去千殺魔境啊?這次千殺魔境的異狀已經出現了大半個月,代表寶物絕不簡單,爭搶的人會數不勝數,甚至各大家族都會派遣暴氣境中後期的強者進去,你才暴氣境初期,小姑勸你還是不要去了。」

今天,林淵準備出發前去千殺魔境入口,林蓉聽說之後便是立即相勸。

千殺魔境這次的異狀太厲害了,已經吸引了不少附近的暴氣境高手前往,甚至敖山城各大家族都已經開始籌備力量,將家族中頂尖的高手派出來,準備進入千殺魔境爭奪寶物!

林淵的實力,以前闖闖千殺魔境還沒有什麼,這一次去了可以說九死一生!

「小姑,別說了。我意已決,千殺魔境我是一定要去闖一闖的。」

林淵搖了搖頭,無論林蓉怎麼勸,他都一定要去千殺魔境。

「好吧,你一定要去,小姑也沒辦法,小姑能幫你的就只有暫時將這柄上品靈器蔻蕭劍借給你了,希望你能平安回來。」

林蓉見無論如何也勸不住,最後只能將自身攜帶的上品靈器寶劍借出,無奈道。

「不用了,小姑,上品靈器和中品靈器差距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大,我就用我自己的細水劍應該能夠應付的。」

林淵不欲接受,搖了搖頭道。

「不行!這劍你一定要拿著!」

林蓉這次態度極為強硬,根本不容拒絕,強行將蔻蕭劍塞給了林淵。

無奈之下,林淵也只能先接受。

「那就多謝小姑了。」

「沒事,我們畢竟是一家人,沒什麼謝不謝的。進入秘境之後,一定要保住自己的性命,其他的什麼寶物都是小事。」林蓉叮囑道。

「恩。」

林淵點了點頭,隨即走向一旁的紫菱,有些抱歉道:「菱兒,我本來想帶你一起去的,但現在看來,不能帶上你了,你這段時間就留在器王山莊吧,等我回來,我會第一時間想辦法去幫你弄到凝真丹的。」


「恩。」

紫菱比較懂事,知道林淵一旦做了決定,別人怎麼勸都是沒用的,只好道:「你小心。」


三個字,包含著所有的情誼。

林淵聞言點了點頭,朝著西苑大門口走去。

身後,林蓉、王章、王珣、紫菱四人紛紛是相送。

待得林淵要出山莊門口之時,一直沒開口的王珣才突然走上前來,有些猶豫道:「林淵……」

「怎麼了?」林淵皺眉。

「我……想對你說聲對不起,你剛來王家的時候,我……」王珣一臉的歉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