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地圖中段往南三處,往北一處。

五毒刀遇到了難題。

他需要重新考慮轉移的路線以及目的地。

但不管怎麼說,他們轉移的方向……一定是南部!

「我靠,這是什麼靈異的圈?」八卦掌根六脈神劍看完地圖,接着罵出聲來。

「怎麼還有水域啊,系統出問題了?」

「冷靜,不要慌!」五毒刀安撫着他們兩人的情緒,而九陰九陽已經把藏起來的車開了出去,只等他的決策,隨時出發。

「遊戲刷圈不刷路,我們有五條路可以轉移到南面的安全區,稍等,我好好選一條。」

五毒刀忍住心中的急躁,屏氣凝神的在地圖上看了一會:「走這條,看我標線。」

六脈神劍:「直接扎嗎?」

「廢話!」五毒刀沒好氣的回了句,然後反問:「都第幾個階段了,不直扎還能怎麼辦?」

「好,那就走吧。」

五毒刀選擇轉移的目的地並不是清泉湖泊,而是東南方向的小型城池:田城。

那裏雖然不如弓城大,但好歹也是個城池,非常適合隊伍盲扎。

這個時候,除了轉移路線特別差,迫不得已沒地去的隊伍,才會選擇地理位置糟糕透頂的清泉湖泊。

五毒刀他們有五條路線,當然不可能去清泉湖泊。

於是,五輛車齊齊出發,開出弓城,向南邊飛速駛去。

四隻灰鷹在前方開路,盤旋在天空之上,以便第一時間察覺前方的危險。

隨着時間的流逝,車隊距離田城越來越近。

五個人的視野的遠處,已漸漸有了田城的輪廓,再用二十幾秒,已車輛的速度,絕對能夠進入城內。

但就在這時,意外突然——發生了!

五毒刀標記的路線出了問題,走在隊伍最前方的頭車,由六脈神劍駕駛的越野很突兀地……陷入了沙土裏!

「有陷坑!!!」

驚慌中,他只來得及喊出這三個字,隨即便連同車輛,一併栽入進黝黑的坑裏。

「玩家俠影丨六脈神劍擊倒俠影丨六脈神劍,注意,您的隊伍有人員倒地,請儘快救助!」

系統提示如約而至。

因為使用者倒地,原本飛在空中的四隻灰鷹頓時消失不見。

第二輛的五毒刀狠狠踩下剎車,強行在路中間停住,接着着急跳出車外:「別慌,我來拉你!」

與此同時,九陰和九陽卻彷彿察覺到了什麼,異口同聲的大喊:「不要拉!回到車上!」

但提示已經晚了。

就在五毒刀雙腳落地的一瞬間,三發子彈在同一時間,異常整齊的——穿過了五毒刀的腦袋!

「玩家GL丨靈擺以木椿南輕狙擊倒俠影丨五毒刀!」

「該死,是GL的人!」

「六脈!人在哪打的?」

「我倒了,鷹沒了!」

「好像是九點鐘方向,七十米左右的沙坡!」

「不是三個人同時開的槍嗎?其他兩個人呢?」

「沒聽清!」

「快走!」

語音里亂成一團,不過好歹是俠影戰隊,騷亂並沒維持太久,也就幾秒鐘。

這個時間,九陰九陽已經調轉車頭,飛快向來路開去!

進入由遠程職業組成的伏擊包圍網,只有兩種選擇,一,找掩體:二,跑。

所以即便九陰九陽雙人再強,也絕不可能停下來反擊。

因為這不是一場公平的戰鬥。

他們只能選擇撤退。

不過隊里的另一個活人八卦掌,運氣就沒他們這麼好了,他是中間那輛,撤退是最後一個。

他的車輛剛把頭轉過來,七八發輕狙的子彈頓時射穿車窗,準確命中了他!

「玩家GL丨祭品以赫馬爾輕狙擊倒俠影丨八卦掌!」

「靠,還是個窮b,1+1的裝備都帶着!」

九陽一咬牙,滿是不甘的驅車與九陰駛出了埋伏地帶。

他們虧大了。

血虧。

對方三個遠程明顯沒有千手唐,假如五毒刀的標線沒有錯,頭車進不了陷坑,只靠三把輕狙,是不可能把飛速行駛中的他們從車上打下來的。

隊伍遭此重創,這個鍋五毒刀是背定了。

但現在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一切的一切,還是得等打完這把再慢慢復盤,找出問題解決。

「平生,去哪?」離開包圍網,九陰立馬問道。

平生是九陽現實的名字,是九陰習慣的昵稱。

「沒地方去了。」九陽眉頭緊皺,目光快速地圖上跳過:「看來,只能去清泉湖泊了。」

「好。」

大難不死,僥倖存活下來的兩人決定好,隨即開往清泉湖泊。

這段路途比較順利,中途沒出現伏擊的隊伍。

又或者說,也沒幾支隊伍願意來這,整條路上都非常的冷清。

他們順利來到清泉湖泊的沙丘,第七階段也終於結束。

四個彩色的光點,由明轉暗,最後只剩下了一個彩色。

而這個彩色代表的區域,也就是最終的決賽圈位置了。

——清泉湖泊。

九陰九陽面前冷冷清清的沙丘北面,正是本次遊戲的決賽圈!

「哇,不是真的吧?」兩人無疑喜出望外,激動的互相看了對方一眼。

萬般無奈,被迫來到此地的他們……圈居然也正好刷在這了?

「別急,我們還不知道這裏有沒有人。」

終歸是有經驗的老選手,兩人並沒有因為驚喜而沖昏了頭腦。

九陽拿出了離子火炮,藉助上面自帶的倍鏡向上看去。

如同圍牆一般的高聳沙丘之上,他們一個人都沒看到。

而這附近也靜悄悄的,沒有一絲聲響,不像有隊伍來過的樣子。

「上坡!」兩人稍稍放下了心,壓着腳步,繞開記憶中的大概陷坑位置,向沙丘上爬去。

來到坡頂,下面的視野一目了然,非常清楚。

只有幾處木屋內,他們看不到裏面的狀況。

「沒有車,應該是沒人。」兩人終於徹底放下了心,準備下坡,到那幾個木藏起來。

果然,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有些時候運氣就是這麼的奇妙,猜不透,也摸不著,但往往會給你一個意料之外的驚喜!

兩人心情放鬆的逐步向下走着。

可走了沒幾步,九陰的腳下就莫名一軟,驀然掉入了陷坑。

「啊!」

「怎麼這麼不小心。」九陽寵愛的語氣里夾雜着一絲無奈,笑着搖搖頭,準備去把她拉起來。

但往她方向僅僅走了兩步,九陽就猛地停住:「不對,怎麼沒有擊倒信息?」

這不是遊戲自帶的陷坑,而是……玩家的陷阱!

驟然之間,他還是及時察覺到了不對勁。

與此同時,坑裏的九陰更是焦急的喊道:「別管我,快走!」

反應過來的九陽,哪怕坑裏的人是自己的女友,也依然沒有任何遲疑,直接掉頭就跑!

「是我眼花了嗎?現在竟然還有玩陷阱專家的?」

他又驚又怒,心裏滿是疑惑。

不過還好他們發現的夠早,要不然——

啪!

一聲清脆的鐵器合閉聲,幽幽的自他腳底板升起,將他心中才升起的那絲微弱慶幸……無情打破!

他難以置信的低頭看去。

一個精緻的黑色鐵夾,不知何時浮現在沙土之上,牢牢地——扣住了自己的腳踝。

。 貝黑走了,乾珏卻沒走,狼靈的確是從那爛牙魂師的背後攻擊的,但他卻不在爛牙魂師背後那個方向。現在對方將貝黑支走,反而是給了乾珏方便,因為這樣,對方就暫時又少一個戰力了!

而就在貝黑離開后,元覺看著場中的與青足虎豹獸戰鬥的刀疤臉和猶二兩人,忽然大聲向著場中喊道。

「刀疤,猶二,別拖了!趕緊用你們的第五魂技配合著解決它!我們不能再腹背受敵了!」

聽到與元覺的喊話,刀疤臉和猶二對視一眼,他們何嘗不明白這個道理?但大爛牙的遭遇還歷歷在目,所以他們在和青足虎豹獸戰鬥的時候,總會小心翼翼地警惕著後面,防止有什麼東西來偷襲他們,這樣又怎麼可能快速解決戰鬥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