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在這樣一個地方,其他勢力如果想要打開局面的話,那自然是更加的困難了。七公主他們就幾個人,想在這流血之地,難度是可想而知的。但是,他們卻真的做到了。無論是琴帝還是劍皇或者是燕十七對七公主都是佩服了起來。這麼短的時間內,也就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他們已經有了根基,跟著他們的人已經有了近千人,一個個可都是神帝級別的強者。七公主的手段看起來很簡單,那就是將敵人變成自己的人。然後施行連環計,將這些人熟悉的人一個個發展成自己的人。

說起來好像是挺簡單的,但是如果實際上做起來的話,那是非常的做到的。其他大勢力不知道這樣做嗎?他們當然知道,但是,他們卻都沒有做到過。都是大勢力的人,都是對他們勢力無比忠誠之人,怎麼可能將對方的人變成自己的人?七公主就是這樣做了,並且也做到了。還讓幾個勢力之間有了很大的摩擦,甚至起了大的衝突。

「一號,你說咱們門主真的猶如傳說的那樣出事了嗎?」琴帝對著七公主問道。

來到這裡之後,李月窯對他們就有了規定,以後他們都不能稱呼對方的名字,要稱呼的話,就只能稱呼對方的代號。

七公主的代號是一號,琴帝的代號是二號,劍皇是三號,小帥是四號,小美是五號,燕十七則是六號號。在他們當中燕十七的實力是他們當中最強的,為何是六號呢?用七公主的說法,如果他們的號碼暴露出去了,會給他們的敵人震懾力,六號都這麼強了,那前五號該多麼強大呢?這就會讓本來想對付他們的敵人有所忌憚。從而不敢輕易的對他們出手。

「你覺得呢?」七公主輕輕一笑,看著琴帝反問道。

「我覺得無風不起浪啊。如果門主幾個要還活著的話,那為何聯繫不到了呢?門主幾個最起碼應該回復我們幾個吧?」琴帝很是嚴肅的回道。他心裏面也不想楊風出事。但是,綜合他們得到的消息來看,楊風真的有可能出事了。天門失去了楊風,那就失去了靈魂,他們在這邊再努力也是沒有用的。

「相信楊風,相信若蘭,他們不可能有任何的事情。楊風這人我了解,想死也難,再者,他還是有分身留下的。其他人不知道但是你應該知道的。所以,即便發生意外,也影響不了大局。」七公主淡笑著說。

「門主是有分身是不錯。但是為何他的分身也聯繫不到呢?我擔心門主被殺死後,其他分身也跟著會死。神界有一種攻擊方式,殺死一個分身就會讓其他分身也跟著死去。這也是有可能的。」琴帝皺著眉頭說道。這正是他心裏面極其擔心的地方。

「放心吧,絕對沒事。就在現在,若蘭已經給我發了消息,他們沒有事,反而收穫很大,不過這消息暫時不要泄露出去。反而我們要將門主死的消息傳出去,並且說明門主的所有分身都死了。現在你琴帝要成為天門門主。」七公主看著琴帝淡笑道。

歐陽若蘭一給她說不要將他們活著的消息泄露出去的時候,七公主就知道怎麼回事了。

「我?」琴帝一愣,他對於天門門主的位置可沒有任何的興趣。他留在天門不過是想幫助楊風,希望最終可以向天問計,知道如何讓人復活。

「你是我們天門的旗幟。在外人看來,你應該是現在天門最強的強者。你現在就返回天門,然後散出消息,說你不滿小帥繼位天門門主的位置。準備廢掉小帥,自己做天門門主。這樣的話,其他勢力都會覺得門主死了。我們這也算是配合若蘭的計劃。你坐傳送陣回去,快去快回。我們這裡還需要你呢。」七公主看著琴帝輕笑道。

「明白了。」琴帝也是聰明之人,七公主說的這麼直白,他自然也明白了。這樣做的目的就是引魚上鉤,打敵人一個措手不及。

看著琴帝離開的背影,七公主的臉上也是笑容。和琴帝在一起,確實非常的養眼。這個男人,非常的帥氣,實力也很強,能力也很強,各方面都不錯。就是太過於冷淡了一點。整天都是一副公事公辦的態度。

琴帝返回了天門,立刻的對著留守在天門的眾人宣布了他將繼承天門門主的消息。一時之間,天門大震。所有的人都感覺到不可思議。這不就代表著以前的天門門主真的就死了嗎?這樣的話,天門的前途將會如何呢?天門這麼快的崛起,難道這麼快的就隕落了嗎?

不但如此,很多人對琴帝的做法非常的不滿,甚至是直接的反抗,這其中以楊天,楊林,楊欣,楊北,楊小勇幾個反應最為激烈。楊北和楊天,楊小勇都是直接的對琴帝出手了。[本章結束] 楊天,楊欣,楊北,楊林,楊小勇幾個要麼和楊風是有著血緣關係,要麼是楊風的生死兄弟。他們絕對不允許琴帝成為天門門主。一來,他們都覺得楊風沒有死,他們不相信楊風會死。退一萬步來講,就算楊風死了。那接任者也不應該是琴帝啊。

小帥,那是楊風的生死兄弟。小帥接任也要比琴帝好。就算小帥不行。還有楊欣呢?楊欣是楊風的女兒。

怎麼著也輪不到琴帝,琴帝這樣做實在是太過分了。他們覺得琴帝之所以加入天門就是奔著天門門主這個位置。

楊風幾個出現了危險很有可能就和琴帝有關係。

這將他們直接的激怒了。楊北和楊天在琴帝面前根本就沒有任何抵抗能力,瞬間就被打趴下了。站都站不起來了。

「就你們這點本事,還想和我爭?你們不滿,那也得有不滿的資本?你們有嗎?如果不是看在前任門主的面子上,我早就滅了你們。」琴帝冷著臉,怒聲的說道。

「哼,那就滅了我們吧。」這個時候,楊小勇出手了。他的眼睛當中射出了兩道虛無的光芒。

琴帝很隨意的就是一擋。

「轟。」

「轟。」讓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的情況發生了。琴帝的手臂竟然直接的發生了爆炸。他的半邊身體直接的炸沒了。

這可是琴帝啊。地榜高手。天門的人都知道琴帝幾乎是天門的最強戰力。他們都不認為楊小勇能對琴帝造成任何的麻煩。

琴帝也是啞然的看著楊小勇,快速的吃了一顆療傷的丹藥,身上的傷勢快速的恢復。但是,有一部分卻是難以恢復。就是被那兩道虛無的光芒擊中的部位。那裡有著極其特殊的毀滅的力量,每當他的肢體想要恢復的時候,立刻的就再次的炸開了。

「你,你。」琴帝知道楊小勇的實力增長的很快的,讓楊風還有他們幾個都感覺驚訝,但是他琴帝的實力同樣也增長很快啊,現在他已經比向天明強了,實力直追燕十七,怎麼可能被對方這樣的重創呢。

「琴帝,天門是我楊風哥哥的,就算我楊風哥哥死了,還有我小帥哥哥,還有我楊欣侄女,怎麼也輪不到你。你憑什麼能成為天門門主呢?憑什麼?我對你說,我就是不服氣。」楊小勇怒聲的吼道:「我知道你琴帝的實力很強,但是,我也不怕,今天就算拼了這條命我也要斷了你的念想。我不能讓我哥的基業毀於一旦。」

「哈哈。」琴帝大笑了起來。自己的一番苦心這些人是無法知道的。他也不打算告訴這些人。只有這樣的話,戲才更像嘛。他現在是斷了左臂,但是他還有右臂呢。

他這個時候卻絲毫不敢大意了。這個楊小勇值得他去重視。

「地獄輪迴曲。」

琴帝獨臂開始彈琴。優美的聲音響起。但是所有的人都知道這聲音可是殺人的聲音。一首曲子讓人陷入地獄當中。永遠的沉浸在地獄當中。琴帝用這首曲子不知道到底殺了多少的人。

一首曲盡,多少次屍骨如山?殺人之曲,多少人聞之膽寒?

「虛空之門。」

楊小勇也隨即進行防禦。琴帝的琴音,他可絕對不敢硬抗。整整五個虛空之門出現在了他的身旁,將他圍的是水泄不通的。那些琴音全都進入了虛空之門當中,不知道到底去了何方。

「小勇叔叔好厲害。」楊欣看到這樣的情形,驚喜的說道。在這之前,她覺得楊小勇會像楊天還有楊北那樣瞬間得就被琴帝所重創,甚至琴帝如果要是不念舊情的話,還會將其擊殺。現在呢,楊小勇卻是將琴帝給重創,現在還防住了琴帝的攻擊。

「真的把我們都超過了。」楊林感慨道。

「有點本事。」琴帝看到這樣的情形,不由的感慨道。這樣一來,他的攻擊就會落空,對方完全的將自己弄成一個烏龜了。自己的琴音都被虛空所吸收了。這傢伙真的是好手段,竟然用這樣的方式來抗衡他。

如果要是無法降服這個楊小勇的話,那就無法完成任務了。今天這戲就要演砸鍋了。

「哼,琴帝,你厲害的話就攻破我的防禦。如果沒有本事的話,就別說這些廢話。」楊小勇的聲音在琴帝的四面八方響起。我就不出去,我先防著,同時我也繼續進攻。看琴帝能將他怎麼辦?

「那就聽我一曲,這是我成為神帝后所領悟的一曲,本來沒想用來對付你,現在就先讓你嘗嘗吧。我的空間我做主。」琴帝淡笑。

說著,琴帝拿出來了九天奔雷琴。如果是一般的琴,他還真的有些擔心對這個楊小勇無可奈何的。我的空間我做主,就是破除空間的一首曲子。

即便是隔著各種空間,或者是空間扭曲,甚至能穿透虛空讓敵人知道他曲子的恐怖。就像現在。楊小勇用出了虛空之門這一招,並且將他的整個身子都圍住了。一般的曲子都沒有用處了。哪怕這些曲子威力是多麼的恐怖。他們都會被這虛空之門給吸收了。而我的空間我做主這一曲,卻能穿越這虛空之門,哪怕中間會受點影響,但是重創楊小勇卻是可以做到的。

「啊。」楊小勇慘叫了一聲,他四周的虛空之門都是消失了。他知道琴帝很強,但是卻沒有想到琴帝這麼的強,這曲子隔著虛空之門竟然能夠傷到他。這樣的攻擊誰能防得住?

「現在滾我還能饒了你。不然的話,我才不管你和楊風什麼關係,我都可能殺了你。」琴帝冷冷的瞥了楊小勇一眼,淡淡的說道。他的攻擊也是隨即停了下來。

「哈哈哈。」

「琴帝,你覺得我像你一樣是個卑鄙的小人嗎?你以為我是個貪生怕死之輩嗎?我哥救過我的命,對我一直很照顧,我今天就算是死在這裡,我也要為我哥討個公道。要麼殺了我,要麼你就要死。」楊小勇大笑著說。話音一落,他就朝著琴帝狂奔而去。

今天,他要和琴帝不死不休,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本章結束] 看到這樣的情形,琴帝的眉頭不由的一皺。現在這情形糟糕了。楊小勇要和他拚命,但是他卻沒有和楊小勇拚命的打算。他不能殺了楊小勇的。但是現在的局面該怎麼辦呢?

「不知死活。」琴帝輕輕的咬了咬嘴唇。現在戰鬥停止是不可能的。那就一邊戰鬥一邊想辦法了。最好的辦法就是生擒楊小勇。這樣的話,才能解決問題。但是他擔心楊小勇寧死不從,最終來個自爆,這就得不償失了。琴帝極其擔心這種情況的發生。到時候,一切都是他的罪過。

「住手。」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聲音響了起來。

如果是一般的聲音的話,楊小勇和琴帝都不會停止戰鬥,但是,這聲音是向天明的聲音。向天明的態度對雙方來說很重要。畢竟向天明的實力擺在那裡。

向天明支持哪一方的話,哪一方就具有了優勢。

「天明哥,琴帝他背叛了我們,他是一個叛徒,他想做天門門主,我們不能讓他得逞。」楊小勇看向了向天明,連忙的說道,他想爭取向天明的支持。

「你支持誰?」琴帝則是淡淡的看著向天明。如果要是這個向天明支持楊小勇的話,那就沒有必要演下去了,直接的就走人了。再說,這種情況下走人的話,也屬於正常,其他勢力也都覺得天門肯定出現了分裂。想到這裡,琴帝的臉上則是出現了笑意。

向天明出來的時機可把握的真好,估計應該是血魔女算的時間。這是要幫他解圍呢。

「琴帝,一個天門門主的位置有什麼的,何必去爭呢?天門離開了我們就什麼都不是,我們何苦給自己留下一個小人的名聲呢。我們另外創立一個勢力豈不是更好?比呆在這裡強的多了。」向天明看著琴帝淡笑著說道。

「我只是不甘心啊,天門也算是我們一塊創立的。如果要是讓他們領導天門的話,天門很快的就會沒落,我心裏面真的很擔心。所以,我才想做這個天門門主。」琴帝看著向天明淡淡的說道。

「我知道,但是人家不領情啊,你沒看看他們都和你拚命了。那你這樣的有什麼意義呢?」向天明輕笑道。

琴帝的臉色不斷的變幻。有些不甘,但是也有些解脫。不得不說,琴帝為演好這戲,也是下了很大的功夫的。

「哼,天門如果出現危機的話,千萬別去找我。天明兄,我們走。」說著,琴帝瞬間的就離開了這裡。

緊接著,向天明也是離開了這裡。

這讓天門其他的人都是面面相覷。本來天門都沒有多少的高手了。琴帝和虛幻之皇向天明是最強的兩個了。這可是天門的兩大支柱啊。這樣一來的話,天門還怎麼和其他勢力抗衡呢?估計用不了多長時間,天門就要被其他勢力吞併了吧。對於此,他們都沒有辦法。

天門的一處密室當中。楊風幾個都是看到了這樣的情形。

「老大,琴帝和向天明都背叛了天門?他們真的以為我們死了嗎?」

小荒看到這樣的情形神情自然是非常的不好。他不能忍受有人這樣的背叛天門,尤其還是天門的高層,在這關鍵的時候,他們更應該守護天門才對。結果,太讓他失望了。

「你真這麼認為?」楊風啞然的看著小荒,小荒沒看出來,這都是一場戲嗎?不過楊小勇幾個是真的當真了。

「肯定啊,我恨死他們了。老大,你應該讓我出去,我這就去滅了他們。不能輕易的饒恕叛徒。」小荒怒氣沖沖的說。他和楊小勇這些人的心情是一樣的,他們都被琴帝的演技給騙過了。

「小荒叔叔真笨,都看不出來他們在演戲?」妞妞嘴裡面吃著糖果,用不太清晰的聲音說道。

「妞妞,你是小孩子你不懂。別以為琴帝就不會欺騙我們了。他們真不是在演戲。」小荒瞪了妞妞一眼。這個小丫頭,都這個時候了竟然還覺得琴帝是好人。人長得帥難道做什麼都是對的嗎?

「哈哈。」楊風不由的笑了。

「老大,您這個時候竟然還能笑的出來。」小荒很是著急的說:「我們現在趕快殺出去吧。好好教訓一下琴帝和那向天明。」

「小荒,不用出去,還不到我們出手的時候,不得不說,月瑤和血魔女都看的很透徹,一個比一個都配合,這樣一來,由不得他們不信了。」歐陽若蘭輕笑道。

小荒很是認真的考慮了起來,歐陽若蘭都這樣說,那他就可能真的錯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天門高層決裂的消息很快的就傳遍了整個混亂之地。很多勢力都不由的惋惜。天門,崛起的速度非常的快。震撼了整個混亂之地。很多勢力都覺得天門應該很快就能成為神界的大勢力。將會創造一個記錄。但是誰能想到,崛起的快,崩潰的更快。這樣快速的崛起,根基就相對的比較弱。

一旦出現意外,就會分崩離析,天門就是如此。

不少勢力都準備進攻天門。希望在瓜分天門之後,分得一杯羹。現在的天門,財富可是相當的驚人的。頓時,本來被天門打壓的各方勢力都是開始了瘋狂的反攻。天門則是不斷的退守。

一則則壞消息傳入了天門。楊天幾個都是愁眉苦臉。現在的天門沒有多少的震懾力。高手就剩下了王淼還有楊小勇幾個,不可能四面出擊,只能是被動的防守。

」大人,一路大軍兵臨城下了,統帥大軍的是不死神帝羅峰。「正在楊天幾個商量對策的時候,他們收到了這樣一個消息,彙報消息的正是黑夫人。

他們都在為四周的邊境憂慮的時候,竟然有大軍悄無聲息的來到了他們的門前。

屋漏偏逢連夜雨。

福無雙至禍不單行。

現在的他們就是這樣的感覺。

」天哥,這個不死神帝我去對付。「楊小勇立刻的站了出來。他現在有自信應付不死神帝。雖然他也殺不了不死神帝,但是不死神帝羅峰也殺不了他的。

」除了不死神帝外,他們還有三位地榜高手。「黑夫人再次的開口道。

」可惡。怎麼辦呢?「楊天直接的站了起來,他眼睛掃視了一圈周圍的人:」今天,我們就要為天門而戰,哪怕是我們都死在這裡。」

最快更新無錯閱讀,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 第一千六百四十七章雲長空的態度

「不能著急。」這個時候,千手王淼開口了。他的心裏面和明鏡一般,琴帝和向天明都在演戲罷了。琴帝怎麼可能對門主的位置有興趣呢?向天明更是決心要和天門共存亡,自然更加不會背叛天門的。

不過這些他都不會點破的,而且他還會配合好這齣戲。

「王長老。那我們現在還能怎麼辦呢?」楊天看著王淼立刻的問。其他高手都離開了,現在也就千手王淼留了下來。這讓楊天內心深處對王淼很是敬重?

「我估計我們的情報還不是很準確。對方很有可能有更強的強者。如果這樣的話,我們和對方硬拼的話,你也只知道後果的。」

「難道我們就這樣放棄天門而逃跑嗎?」楊天沉聲的問。

「當然不是。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和雲家的人聯繫一番。看雲家能否出幾個高手幫助我們。我們天門和雲家是有傳送陣相連,他們很快就能派人過來的。這樣的話,豈不是有更大的把握保住天門?」王淼淡笑道。

「對啊。我怎麼沒有想到?」楊天的眼睛當中立刻的射出了興奮的光芒。他們自己難以抵擋的話就應該請援兵的。如果要是雲家出手的話,那他們就不用怕了。

楊風在離開的時候將雲長空的聯繫方式給了他,告訴他如果要是天門出現意外情況的話可以和雲長空進行聯繫,請求雲家支援。在剛才的時候他卻將這一點給忘了。

楊天立刻的就開始和雲長空進行了聯繫。不過雲長空那邊始終沒有任何的回應。

「雲家家主或許在閉關。」楊天擦了擦臉上的汗水,剛才那會兒的等待讓他真的非常的緊張。

「不可能的。」王淼淡笑著搖頭。

閉關?

雲長空可是有分身的,那分身常年都不閉關的。

雲長空不理會楊天明一種情況,雲家不準備理會天門了。

雲家和雲長空都現實的很,以前為什麼和天門合作?那是看中天門的潛力,現在天門有什麼?看起來一無所有,幾乎分崩離析。

他們自然不可能來維護現在的天門。

他之所以讓楊天去聯繫雲家,就是告訴雲家,天門真的不行了,看雲家到底是怎麼一個反應。

「難道他們不會管我們了嗎?」

楊天臉色異常的難看。

「天哥,這很正常,牆倒眾人推。雲家不對我們下手就算不錯了。怎麼可能來幫我們?」

楊天身旁,楊小勇沉聲的道。

「我父親也過,在這混亂之地,盟友很有可能就是用來賣的。」楊欣也是開口道。

「那我們只能拼了。」

楊天咬著嘴唇道。

「不能拼。」

王淼立刻的進行阻止。

拼?

現在的天門拿什麼去拼?

楊天幾個出去的話,那絕對是必死無疑。

他可不能讓楊天幾個去死。

到時候楊風必然會責怪到他的身上。

「欣兒,能聯繫到你父親的分身嗎?」王淼看著楊欣問。

「也是怪了。我父親的分身好像消失了一樣,怎麼都聯繫不到。難道我父親的分身也都出問題了嗎?」

楊欣臉色很難看的。

天門出現變故的時候她就去找楊風留在天門的分身了,根本就找不到。

這讓楊欣有著一種特別不好的預感。

自己的父親,母親,妹妹都死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