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在這些人的最前方,我看到了囡子的班主任和王小明。更讓人疑惑的時候,班主任正在扇王小明的耳光。這一點,囡子畫的特別好,班主任凶神惡煞,王小明滿臉委屈眼淚快要流出來。

“這個小男孩兒是誰?”李隊長有些好奇的指着王小明朝着我問道。

“那就是王小明。”我跟李隊長說話的時候,腦子裏想的都是這張畫的內容。那些學生明明都在醫院裏檢查,爲什麼會出現那裏。而且,那裏看上去,根本就不像是在教室裏。

“李隊長,想辦法讓我進去看看那些學生,不然的話,我根本看不出來到底發生了什麼是去給你。”我忽然坐起來,把那張畫塞進口袋裏,朝着旁邊的李隊長說道。

我的動作,讓李隊長那邊也是嚇了一跳。不過李隊長很快的就反應過來,然後過去到那邊商量了好一會兒,纔給了我答覆。只讓我遠遠的看一眼,而且不準拍照,也不準把這些事情傳出去。

對於這個,我並沒有抱怨,而是立刻拉着囡子跟李隊長一起朝着病房方向跑了過去。

剛看完兩個學生,我就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了。這兩個學生的三魂七魄不全,都是丟了一魂兩魄。之所以陷入昏迷狀態,也正是這個原因。

聽我這麼說之後,旁邊一起的那醫生和護士都投來了鄙視的眼神。我知道在醫院跟他們說這些遭白眼是在所難免,不過李隊長聽我這麼說之後,明顯的相信了。他經歷的事情多,並不是和那些人一樣不清楚。

“葉子,能找回來嗎?”李隊長背開那些人之後,臉色焦急的朝着我問道。

“魂魄都在這兒了,至於這是哪兒,我還真的不太清楚。方大師,這就得你來配合了。”我拿出囡子的那張畫,朝着李隊長那邊說道。

這邊看完之後,我和李隊長都沒有在醫院繼續留下來。而是帶着囡子一起從醫院走了出來,沒想到那些記者竟然一哄而上圍了過來。因爲囡子是在這次事件當中唯一一個沒有暈倒的學生,因此他們都想從囡子這邊知道事情的經過。

我們花費了很大的力氣,才擺脫那些人。這次,我們也沒有回到警察局去,而是找了個清靜的地方開始商量接下來的事情。

我讓李隊長把他了解的市一小所有情況都說一下,看看是否能夠有什麼有用的信息。本來對於這個都不抱着太大希望的,可是沒想到李隊長接下來的信息當中,還真讓我找到了一條有用的。

市一小並不只是這一個校區,以往市一小是在老城區的。後來老城區漸漸的衰落,市一小才新建在了這邊。

“李隊長,拜託你把囡子先送回去,我去老城區那邊看看。”聽完這話之後,我覺得有必要過那邊看看情況。而且,這次去看說不定就得一個晚上,因此我也不想帶着囡子跟李隊長。

雖然囡子也想過去,可是我還是讓李隊長把她送了回去。李隊長走的時候讓我凡是別太逞能,如果真的發現了什麼,立刻打電話給他。

在囡子跟李隊長走了之後,我直接打車就朝着老城區那邊去了。老城區近幾年發展很緩慢,所有人都在往新城區那邊湊,所以這邊顯得十分的蕭條。到了這邊之後,幾乎街道上都看不到幾個人。

尤其是靠近市一小老城區舊址的那條路,兩邊的樹木有幾層樓那麼高,枯黃的樹葉落在地上,踩上去滋滋作響。一眼望去,讓人不禁產生一種衰敗的感覺。

元後傳 遠遠的,就看見了市一小舊址的大門,上面的第一小學顏色也變得相當的暗淡,毫無力氣的搭在校門上。 其次就是樂天這樣的,使用柳葉作為載體,巫門那些人使用的是怨氣和陰氣作為載體,他們是一個級別的。

再就是用一些古器!

這個就更高級了,比如樂天的銅匕首還有魔偶,需要使用血液作為引子……

柳葉上下翻飛,這個女人和那個中年男人就直勾勾的看著樂天。

突然兩個人莫名其妙的瞪大了眼睛,因為樂天在她們的面前消失了……

小五突然退後了一步,因為她察覺到有人站在自己的面前,她奇怪的伸出手指捅了一下,手指碰到了什麼東西。

「別動。」樂天的聲音傳來。

小五吸了口氣,太奇怪了,自己明明看不到人,可是卻可以摸到人……

「看到了吧?這個神術比你的那些騙術怎麼樣?」樂天的聲音傳出來。

那個女人已經傻眼了。

樂天一揮手,幾片柳葉被他收了回來。

「你……你……你是大仙?」女人驚訝的看著樂天。

「哼!大膽小輩,見到本仙居然不行禮?」樂天呵斥道。

這女人微微一愣,急忙趴在地上,連連叩頭。

「我問你,教你這些巫術的人是男是女?」樂天問。

「是女的,是個女的……」女人急忙回答。

「她在哪裡?」樂天問。

「她……她不住在這個小區的裡面。」女人回答。

樂天一愣,不住在裡面?這怎麼可能?

種種跡象表明,這個女人就在這個小區裡面!

「其實我也不知道她住在哪裡,我只是每次和她見面都是在小區外面的拉麵館……」女人小心的回答。

「拉麵館?」

總裁爹地:媽咪要出軌 樂天皺眉,這怎麼又扯上拉麵館了?

「你們見面都做一些什麼?」他追問。

「就是拜神仙啊……那個女仙姑還讓我蒙上眼睛,帶我去了一個地下室,那裡面有一個牌位,她讓我跪拜那個牌位。」女人想了想回答。

「誰的牌位?」樂天奇怪的問。

「不知道,我看不懂那上面的字……」女人回答。

「然後呢?」樂天問。

「沒有然後了,有時候仙姑會教給我一些法術,說讓我發展一些信徒,收一些錢維持生活。」女人搖搖頭。

樂天沉默了,他仔細的思考了一下,總覺得這裡面有什麼東西不對勁。

「你去見這個仙姑是什麼時間?」他問。

「一般都是下午。」女人回答。

下午?

下午的時間,拉麵館……地下室,蒙著眼睛……

這裡面很明顯有些不對勁,下午的時候拉麵館即使生意冷淡,也不可能一個人都沒有,至少還有那個拉麵館的老闆兩口子在呢,這個女人去那個地下室還需要蒙著眼睛,這個動作豈不是太明顯了嗎?

「哥哥……拉麵館有問題。」小五說道。

樂天點點頭。

「你每次蒙上眼睛要走多遠?」他問這個女人。

女人想了想。

「我每次都數著步子,大概要走一百多步的樣子……有時候一百二十多步,有時候一百三十步,大概就是這些。」她回答。

樂天點點頭。

也就是說……那個地下室在拉麵館周圍一百二十步到一百三十步之間?

這個範圍就小了許多了。

一旁的男人忍不住發出痛苦的呻吟。

「你走吧,現在去醫院你這個手還能保得住,502的膠水是粘不住你的手指的。」樂天看著旁邊傻眼的男人。

這男人看起來還不太想走……

「你留這裡,就必須死!」

樂天惡狠狠的說道。

這男人看到小五再次拿出了匕首,他急忙的跑了,502膠水?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指,這才心一橫急急忙忙的往醫院跑去。

「你做過開顱手術?」樂天看著這個女人。

女人點點頭。

「我得過腦瘤,醫生說我只能活三個月,即使我做了手術,也就只能多活一個月,我已經活了三個月了,這三個月我活的痛苦無比……一直到我碰到了仙姑,她給我吃了一種藥丸,我就不痛苦了……」她慢慢的說道。

「不知死活!那藥丸是一種劇毒,你沒看到你的口水都是有毒的嗎?」樂天呵斥。

「可是我不痛!如果不吃這個藥丸,我天天頭痛欲裂……還不如死了。」女人看著樂天。

「那你是想活著的時候痛苦,還是想死了以後痛苦?」

樂天看著她。

女人愣住了,什麼意思,死了一了百了還說什麼痛苦?

「你是不是以為人死就燈滅? 公主嫁到:莫少,請接招 那你可真的是想多了,別人是人死燈滅,可是你不是……因為你的靈魂已經變成了毒魂,所以非常適合煉魂!你知道煉魂是什麼嗎?」樂天陰森森的說道。

女人突然面色大變,她曾經見過一次,那位女仙姑在她的面前施展過一次。

而且還警告她,如果背叛她,就會受到一樣的痛苦。

「你這個傻子……別人早就想把你煉魂了,你還傻乎乎的幫別人數錢。」樂天冷笑了一聲。

「你……你胡說!」女人心虛的反駁。

樂天不再和她說話,他的眼睛看著這個女人,女人的身體已經充滿了劇毒,她時日無多了,按照樂天的估計,這個女人也就是三兩天的活頭了。

只不過這個女人自己察覺不到罷了。

小五看了看樂天,她突然在樂天的身上感覺除了一陣陣微弱的殺意!

樂天要殺了這個女人?

「我不能讓你去害人了。」樂天突然開口。

「你……你要做什麼?」女人一驚,她明顯的感覺出了樂天眼神的變化。

「你充其量還能活兩天……但是在這兩天之內,你如果突然在外面暴斃,你屍體的毒會毫無疑問的散播開來,那樣麻煩就大了……所以,我要將你控制在這個屋子裡!你死後,我會來給你收屍。」樂天說道。

「你……」女人驚嚇的看著樂天。

樂天手中的柳葉突然飛了出去,柳葉貼在女人的七竅之上,女人馬上昏迷了,她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哥哥……」小五看著樂天。

樂天搖搖頭。

「身離玉座步躡蓮花,真人侍於左右,玉女扶於曳,苦海之內,無量眾生,橫遭厄難!罪網牽纏,異類羣情,難逃生化,吾不可住於太清……欲仗威光分身三界,救度羣情!唯望至尊,觀心慈愍。」

他口誦太乙救苦妙經,地上的女子突然長長的吸了口氣,然後再也沒有了動靜。 離開了這個女人的家,小五一直看著樂天。

「想問什麼就問唄。」樂天說道。

「那個女人死了嗎?」小五想了想問道。

樂天搖搖頭。

「沒有死,但是我封閉了她的七竅,她會睡上幾天。」他說道。

「為什麼要這麼做?」小五疑惑不解。

「她活著就是痛苦,這樣的昏睡對她來說是一種最好的解脫。」樂天淡淡的回答。

小五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哎,小五……如果我有這樣的一天,我給你一個任務。」樂天看著小五。

小五一愣。

「毫不猶豫的殺了我!」樂天說道。

小五瞪著眼睛看著樂天。

「人吶,一但到了要死的那一天,總會變得無比的瘋狂,殺人、放火、做以前自己想做又不敢做的事!少有人能夠看淡自己的生死,大部分的人都會作出一些極其自私的決定,讓別人來承受更大的痛苦,來轉移自己的痛苦……」樂天嘆了口氣。

小五眨了眨眼,沉默的跟在樂天的身邊。

「走了,回去睡覺!」樂天說道。

「可是那個小可姐姐……」小五看著樂天。

「沒事,我估計她現在已經睡了,我們也是一宿沒睡啊,小五……以後你每天都來看看小可,給她帶點吃的。」樂天搖搖頭。

「你去找那個女人了嗎?」小五點點頭詢問。

「不找了,反正她也跑不了。」樂天說道。

兩個人快速的離開回到了夜總會,小五去李大利的包間了,樂天隨便找了個空的包間睡沙發了。

一覺睡到大天亮,樂天的電話瘋狂的吵鬧。

「你在哪呢?那些女人都要控制不住了。」

樂天接起電話,蘇紫萱焦急的聲音傳出來。

「什麼意思?」樂天奇怪的問。

「一個記者偷偷的跑進了那些女人的裡面做採訪……」蘇紫萱說道。

「胡鬧!看守的人死哪去了?我特么叮囑了多少遍了,任何人也不許放進去的!」樂天破口大罵。

「現在不是罵人的時候,你到底在哪?」蘇紫萱問。

「我在鄧建輝這裡了,我馬上回去,你盡全力控制一下局勢。」樂天說道。

蘇紫萱看著掛上的電話,樂天居然在鄧建輝那裡?

他在夜總會住了一宿?

那些女人一個個都發出凄厲的嚎叫,就像是起了連鎖反應,大群的警察守著她們,已經有四五個女人自殘過了,好在發現的及時,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

「混蛋!誰讓你進來的?」蘇紫萱暴怒的看著那個記者。

「我進來怎麼了?記者有採訪的權力!」這記者嘴還挺硬。

「你有個屁的權力!這些女人的精神都受到了極大的傷害……你身為記者你難道不知道人命的重要性嗎!一個頭條比這些女人的命都重要是不是!」蘇紫萱呵斥道。

這幅模樣看起來就像是馬上就揍人似的。

其他幾家媒體站在不遠處,都遠遠的拍到了蘇紫萱的這幅畫面,電視上已經出現了現場直播。

Leave a Comment.